• 第五章 牛叉的赵青颜

    更新时间:2015-07-13 20:54:44本章字数:3192字

    被这道家女子盯上,高阳很是头大,他回到都市,只想过一个平凡人应该过的生活。

    如今,被这道家女子盯上,又不能杀,高阳只好选择避退,即便是舍了这几个月的房租,也不想一直被这道家女子缠着。

    哪知道,明明感觉到这道家女子已经入定了,不想道家女子却是极为的警觉,高阳刚刚一动便被发现了。

    “我说,我上个厕所不行吗?”高阳一脸郁闷的说着。

    “好啊,我正好也要去,一起吧。”道家女子也准备站起身。

    高阳一听,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真的想一巴掌拍死这死脑筋的道家女子,你还知不知道‘矜持’怎么写了?

    高阳只得无奈的又坐了回去,看着高阳吃瘪的样子,道家女子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那一瞬间的风情,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但高阳可没有那个心情去欣赏。

    把这丫头打晕?

    高阳脑海中冒出了这个想法,不过想了想就被否定了,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现在是跑了,以这道家女子刚才死脑筋的表现,恐怕以后将会遭到她无休止的纠缠,甚至很可能还会找来一大批的道家之人人肉自己。

    而且,高阳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这道家女子到底是怎么追踪到这里来的,恐怕是有道家独特的法门。

    以其那样,还不如现在被这道家女子缠着平静一点,倒是要看看,你道气被封,还能干个啥?

    这般,高阳也就不多想了,渐渐的也就睡了过去。

    翌日一大早,萌妹纸打开了房门,却见外间中,道家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倒在了高阳的腿上,或许是因为昨夜追那异物,随后又与高阳一战,加上道气被封,有些疲倦,此刻,在高阳怀中睡得正香呢。

    萌妹纸眼神扫了一下空荡荡的外间,不仅感叹道:“大叔大婶真是好人啊,床都让给我这个陌生人睡,他们却打地铺。”

    其实,高阳早就醒了过来,只是,看着道家女子竟然倒在了自己腿上,高阳也是哭笑不得。

    要说推开吧,肯定又会弄醒道家女子,到时候少不得这女子又是一番言语,没办法,高阳也就勉为其难的做一回枕头了。

    道家女子缓缓醒了过来,立刻感觉到不对,急忙一下坐直了身子,正要出言训斥一下高阳。

    不想,萌妹纸却已经上前,还躬身行了个礼,随后一脸歉意的说道:“大叔,大婶,真是对不住你们,害你们打地铺了。”

    大叔,大婶?

    道家女子一听,又是一愣,想要出言反驳,抬眼间却看见萌妹纸,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她赶忙掏出自己那水果手机,快速的翻动着相册,不多时,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女子的图片,竟然正是萌妹纸。

    道家女子又抬眼看了看萌妹纸,昨晚她并没有看得真切,现在仔细瞧瞧,方才确定,心道:“这,这难道就是师傅要我接近,而且要保护好的秋紫陌,不会这么巧吧?”

    昨晚,道家女子刚抵达江阳,准备找个地方住,不想却感应到一股异常的气息,这才追到了那桥洞之下,才会发生昨夜的事,只是没想到,眼前这萌妹纸竟然就是师门任务的对象。

    “师傅要我保护她干什么?难道与妖魂的复苏有关系?”

    道家女子很是不解,却也不露声色,缓缓的收起了水果手机,站了起来,也好,本来还想着怎么接近这秋紫陌,这倒省去了一番手脚。

    高阳也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他倒没去注意道家女子的手机问题,只是对萌妹纸说道:“好了,道歉与感谢就不必了,你自己回家吧。”

    萌妹纸一听,面色立马就黯淡下来,低声道:“我不回家,大叔,大婶,我能不能在你们这里住几天,就几天,我可以不睡床的,我就睡这里,我就打地铺,我不会打扰你们的,而且我晚上睡得很死的。” 

    扑哧!

    高阳与道家女子同时感觉到几把无形的刀插在心上,什么叫‘你晚上睡得很死的’,别暗示哈,说直接点。

    高阳赶忙一正思维,断然拒绝道:“不行,昨晚让你在这里休息一晚,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再说,你若不回家,家人也会担心的。”

    “可是,可是我爸爸不爱我了,他要给我找一个后妈,你们肯定听过的,后妈都是很可怕的,她会虐待我,捆绑我,皮*鞭,滴*蜡什么的,大叔,大婶,我求求你们了,收留我几天吧。”萌妹纸一脸可怜兮兮,说着都快哭了。

    高阳一听,差点栽倒在地,这都什么理由啊,皮*鞭,滴*蜡都搞出来了,有那么可怕的后妈?

    咳咳,让她来找我!

    再说,你还可怜,我别说后妈了,我连亲妈都没看见过。

    赵青颜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不过她还是几步走上前去,一脸同情心泛滥的摸着萌妹纸的头发,说道:“小妹妹别哭,乖,你大叔不收留你,你大婶收留你。”

    大婶?

    我推你妹的!

    高阳转头惊愣的看着道家女子,你脑子真修道修坏了,这又是演的哪一出呢?

    殊不知,道家女子这可是一箭双雕,不仅留下来可以随即观测到高阳,趁机弄清楚高阳是什么‘怪物’,而且还可以完成师命,‘名正言顺’的保护这萌妹纸秋紫陌。

    “太好了,谢谢你,大婶,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萌妹纸立刻破涕为笑,变脸那个快啊。

    高阳一听就很是不好了,什么叫你大婶就是好人了,我就不是好人了,不对,什么大叔大婶的,哥们和这有毛病的道家女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高阳当即沉声道:“你们可要搞清楚,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不能留就不能留。”

    哪知道,萌妹纸却说道:“我知道大叔爱大婶,你们昨晚还恩爱得听轻音乐,还跳舞,大叔,你肯定会听大婶的话,对吗?”

    啥?

    听轻音乐,跳舞?

    高阳一听,虎躯一晃,差点栽倒在地,那哪里是听轻音乐,哪里是跳舞,差点要了我的僵尸命。

    道家女子也是娇躯一颤,她倒是没想到,萌妹纸竟然会这么看昨晚的事,那倒也好,有些事,小孩子还是不知道为妙。

    “小妹妹你可说对了,你大叔最听我的话,你放心,大婶给你做主了,他要敢多说一句,大婶立刻将他扫地出门。”道家女子一副‘这里我当家作主’的女主人派头。

    高阳面色一黑,气得差点要吐僵尸精血了。

    你这就算是要缠着我,也不必将自己也搭进来吧,还大婶了,你还知不知道‘矜持’怎么写啊?

    敢不敢把民政局发的证书拿来看看?

    “谢谢大婶。”萌妹纸乖巧的说着。

    道家女子微微一笑,说道:“我叫赵青颜,你还叫我‘姐姐’吧,‘大婶’都把我喊老了,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秋紫陌。”

    道家女子赵青颜暗暗点头,这真是没错了。

    高阳懒得理会这一个有病的道家女,一个叛逆不愿回家的小女孩,一声不吭的,直接回卧室,‘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老子是僵尸,有的是时间和你们耗,看你们能耗多久?

    再说,这里就只有一架单人床,你们爱睡地上睡地上。

    “大……姐姐,大叔好像生气了?”秋紫陌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给我玩脾气,看我的。”

    赵青颜丢下一句话,走到门前,愤然一脚就将房门给踹开了。

    秋紫陌一见,顿时吓了一眺,这大叔和大婶不会打起来吧,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自己罪过就大了。

    而房中,高阳刚站在那狭窄的卫生间门口准备嘘嘘,陡然一下房门被踹开,他自然的转过身来。

    赵青颜顿时一愣,不过,那只是十分短暂的,而后她眼神往下瞥了瞥,最后,更是浑不在意的反手将门一关,整个过程,那一个叫处变不惊。

    更让高阳要给跪了的是,赵青颜竟然还大咧咧的坐在了床沿上,好整以暇的催促道:“动作快点,我有事要对你说。”

    啥?

    高阳愣神了,这道家女子果然是修道修出毛病了,我说你,你还知不知道‘矜持’怎么写?

    不过,高阳是谁?

    以前在特殊部队自然就不说了,大世面没少见,现在更是传说中的不老不死的存在,短短几秒钟,高阳就回过神来,好吧,你都不在乎,哥一大老爷们,还怕了你了,当即转过身去,厕所门依然没关,继续嘘嘘。

    赵青颜大咧咧的坐在了床沿上,冷哼了下,沉声骂了句:“流氓!”

    高阳一听,忍不住打了个尿颤,顿时就不好了。

    我流氓?

    这到底是谁流氓了?

    高阳再次有了想拍死这赵青颜的冲动。

    高阳倒没去管赵青颜是不是在对自己伟岸的嘘嘘背影行‘注目礼’,总之,整个嘘嘘过程,高阳那是水花四溅,嘘声不断,爷们气概彰显得淋漓尽致。

    坐在床沿上的赵青颜即便是性格再大咧咧,再大胆,再神经大条,但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欣赏’男人嘘嘘,一张俏脸还是无法控制的发烫了。

    高阳霸气的抖了几抖,收拾完毕,走出卫生间,点了一支烟,忍不住调侃一句:“女流氓不可怕,可怕是女流氓还胆子大。”

    这句话更让赵青颜俏脸发烫,不过,她聪明的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沉声道:“少废话,我进来是要告诉你,从现在开始,就该你养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