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饭店事件

    更新时间:2015-07-24 21:45:45本章字数:3567字

    其实这出学校这段路,高阳三人倒没少遭到路过学生的指指点点,想来之前林弘扬被狂殴的事应该是传开了。

    当然,学生们讨论林弘扬那二世祖被打的事只是一个引子而已,大部分的‘手速男’还是冲赵青颜和秋紫陌来的,为睹美女芳容啊。

    “姐姐,看来你在我们学校要出名了。”出了学校没多远,秋紫陌对赵青颜说着。

    “我怎么听到刚才有人在谈论妹妹你呢,还说什么校花之类的,我看他们都是来看紫陌妹妹你的吧。”

    赵青颜虽然道气被封,但六识仍然远远超出常人,一路上,自然也听到了不少‘手速男’彼此的窃语。

    秋紫陌也没有去辩驳,反而得意的说道:“不管他们是看谁,反正他们也只有看看的份儿。”

    赵青颜却是诡秘的一笑,头微微向秋紫陌的耳边靠了靠,说道:“那可不止,谁知道他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不会幻想幻想呢。”

    秋紫陌虽然还在读高三,但现在这世风,她又怎么会听不出来赵青颜话中的意思,但毕竟秋紫陌年纪小点,面皮还是要薄了,更何况后面还跟着一个高阳,跟着她心目中的英雄。

    当即,秋紫陌微微转头,瞥了瞥身后的高阳,只见高阳正美美的抽着烟,而且眼睛还是看着另外一个方向,秋紫陌暗自松了一口气。

    当然,还是感觉面上发烫,有些嗔怪的说道:“姐姐,你太坏了。”

    “坏,我哪里坏了?我说啥干啥了?”赵青颜一脸无辜的表情。

    跟在后方的高阳差点没忍住就笑了出来,以他的耳力如何会听不见,高阳不禁腹诽着:赵青颜啊赵青颜,你连秋紫陌竟然都要捉弄一二,你太女流氓了。

    你有想到,当一个男人在嘘嘘的时候,旁边一个女人一边观看,一边还淡定的对那个男人说:动作快点,有事对你说。

    不知道这事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是什么感想,总之,在高阳心目中,虽然和赵青颜相处不久,但他已经彻底领教过赵青颜的彪悍,那绝对不能用一个正常女人的标准去衡量她。

    “姐姐你……”

    秋紫陌一时语塞,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秋紫陌这丫头聪明伶俐,知道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自己是说不过赵青颜,再加上,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当即转换了话题。

    “姐姐,你真的要去添置新家具吗?”

    “当然。”

    赵青颜也只是一时兴起,知道秋紫陌转了话题,也不再继续,说道:“我和你大叔才来这江阳没两天,对这边不熟,当然得让你带路了。”

    “好啊,这个没问题,正好让大叔去买个手机。”

    接下来的事宜高阳已经插不上手,说不上话了,赵青颜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决定了一切。

    高阳知道赵青颜是下定决心盯上自己了,也不再想着赶赵青颜走,乐得清闲的跟在后面,反正那些东西都是包送的。

    只是,当赵青颜要高阳付账时,高阳一句:东西是你要买的,不是我要买的。

    这话立刻让那些服务员对高阳鄙夷再鄙夷,当然,以高阳的经历以及心态,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再说,他说的也是实话。

    从高阳所住的地方,赵青颜哪里会看不出,高阳就是一个穷光蛋,本就没抱高阳会付账的希望。

    而为了表示对高阳的歉意及谢意,秋紫陌抢着要给高阳买一个最新的水果手机,但高阳坚持在一家小店买了一个几乎和老人机有得一拼的手机,对于高阳来说,要个手机也无非就是和夏念夕联系一下而已。

    时间很快就到了午时,两个女子也逛饿了,就近找到了一家并不算高档的中餐饭店,但饭店已座无虚席,好在高阳三人运气好,正好有一桌人结账。

    一位四十左右,围着围裙的中年妇女收了饭钱后,拿起抹布,熟练的开始收拾起来,看样子应该是老板娘亲自操刀,见高阳三人过来,立刻笑脸迎了上来。

    “请问一共几位?”

    赵青颜大咧咧的坐在了椅子上,说道:“就我们三个,把菜单拿来,快饿死了。”

    “好叻。”

    老板娘麻利的将菜单拿了过来,快速的收走了桌上的碗筷,动作快得不可思议的在桌子上来回抹,几下就收拾干净。

    “回锅肉,烧白,红烧牛肉,嗯,再来一个蹄髈,我就点这么多了,给。”赵青颜似乎是早就想好了,瞬间点了四个菜,而后将菜单递给了秋紫陌。

    扑哧!

    高阳只感觉几把无形的刀飞向自己的心脏,你还就点这么多了?

    赵青颜相貌算不上是绝美,但胜在清新秀丽,而且隐隐有三分一般女子不具备的英气,如果赵青颜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那绝对给人一种文静淡雅的美好感觉,若再给她换上一套古装,那还真有一副才女闺秀的派头。

    可她那大咧咧彪悍的性格又与她的文静秀丽的外表南辕北辙,就连点菜也是个个荤菜,看她那样子,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

    高阳觉得,赵青颜恐怕也是想着等下是她自己付钱,否则怕是得再点几个,那老板娘也是一愣,随即便眼中露出喜色。

    在她最初看来,高阳这三人,其中两位女子,赵青颜相貌清秀,淑女风范,秋紫陌身材娇小,就高阳一个男人,怕是吃不了几个荤菜,哪知道,赵青颜一个就点了四份荤菜,试想,老板娘如何能不小开心一下。

    “啊,姐姐,我还点啊?”

    秋紫陌也是愣了一下:“都四个菜了,我就不点了,等下吃不完浪费。”

    “怕什么,不会浪费,点。”赵青颜将菜单一推,极力的让秋紫陌点菜。

    秋紫陌实在推不了,只好点了一个素菜,而后将菜单递向了高阳,哪知道,高阳还没来得及伸手接,赵青颜已经一把将菜单给抢了过去,直接递给了老板娘,说道:“就这些了,搞快点。”

    秋紫陌无奈的看了看高阳,她也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毕竟,从认识高阳与赵青颜到现在,秋紫陌总觉得这两‘夫妻’很怪,但在秋紫陌心中却又认为高阳二人十分相爱。

    当然,那都是源于昨晚上,秋紫陌眼中所看到的什么轻音乐,跳舞的,以至于,秋紫陌觉得,这可能就是高阳与赵青颜之间爱的方式,说实话,在秋紫陌心中,她还觉得高阳与赵青颜这种夫妻相处之道十分的新颖有趣,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假象。

    “这位帅哥,要不要喝点酒?”老板娘眼中带着笑意的问着高阳。

    “不用,谢谢!”

    高阳摇了摇头,老板娘退去报菜了。

    高阳也懒得和赵青颜计较,毕竟,吃不吃饭,对他来说问题不大,最重要的是,身为僵尸的高阳,这些五谷杂粮入口,如同嚼蜡,只有鲜血才能唤起高阳的味觉。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赵青颜的彪悍程度在高阳心中再次刷了新高,秋紫陌已经楞了,饭店的其他时刻也相继转头,个个目瞪口呆。

    只见赵青颜挽起袖子,双手齐动,不断的向嘴中塞着食物,那粉嫩的腮帮子被胀得鼓鼓的,她甚至还发出‘嗯嗯’的声音,就差没有一边挖鼻孔了。

    什么叫‘人不可貌相’,什么叫‘三观尽毁’?

    这就是赵青颜,彪悍的人生,需要解释吗?

    秋紫陌老半天才回过神来,微微转头看着高阳,那意思很明显:姐姐一直就是这样吃东西吗?

    高阳无奈的笑了笑,伸手示意秋紫陌:丫头,赶快吃吧,等下恐怕连油汤都没得剩咯。

    此时,高阳总算是理解到赵青颜刚才对秋紫陌所说的那句‘怕什么,不会浪费’的话了。

    高阳象征性的吃了点东西,说实在的,当在吃这些东西时,高阳心头很不是滋味,每一下咬肌的开合,似乎都在碾碎他以前对食物美好的回忆。

    秋紫陌也吃得很少,因为她大部分时间都去欣赏赵青颜这位‘女汉子’的‘优雅’吃相去了。

    好半天,店中的食客方才适应了赵青颜那彪悍的吃相,各自用餐。

    “砰!”

    突然,一声闷响传来,隔着高阳这桌还有两桌的一张饭桌上,一个年约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毫无征兆的从椅子上仰头翻倒在地。

    “刚子,刚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啊,刚子,刚子。”

    小男孩的妈妈最先反应过来,猛然一下跪倒在小男孩身边,双手抓着小男孩的肩膀,一脸惊慌的呼喊着。 

    小男孩刚子的爸爸也急忙跪下来,满脸的担忧,这一家三口衣着普通, 桌椅旁还放着几个购物袋,虽不是什么名牌,但几乎都是童装,看来两夫妻是专门带孩子来这里购物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刻让整个饭店沸腾起来,食客们纷纷丢下碗筷围了上去,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帮忙。

    食客中立刻有人指指点点的说道:“我看这孩子八成是食物中毒了,你看,嘴唇都有些乌紫了。”

    “不会吧,他们点的是什么菜,我们没和他们点同样的吧?”

    “糟了,我们有一个菜是一样的。”

    “老板,找老板来。”

    ……

    食客中,有人莫名的猜测,立刻引起了整个饭店的躁动,有人大声吆喝着要老板过来。

    实际上,这边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在厨房中亲自掌厨的胖老板已经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胖老板一面向内挤着,一面大声问着。

    “发生什么事了,老板,你这饭菜把人都给吃坏了。”

    “是啊,你看别个小娃,都成那样了,你这饭店中,肉是不是变质了,啊,对了,听说最近‘僵尸肉’泛滥,你不会进的是‘僵尸肉’吧?”

    “这,这也太黑心了吧,不把我们当人啊?”

    ……

    事件被食客们的猜测瞬间放大,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胖老板与那老板娘,一看都是老实人,此刻,听见食客们的猜测,在看躺在地上,浑身颤抖的那小男孩刚子,两夫妻是吓得脸色煞白。

    “不,不,我店里的肉菜都是今早到市场批发的新的,不会有变质过期的。”胖老板哆嗦着说道。

    “狗娘的黑心老板,老子打死你。”

    就在此时,那刚子的爸爸豁然站起身来,一拳向胖老板脸上打去。

    “啊!”

    老板娘吓得一声惊呼。

    眼看着胖老板就要遭受皮肉之痛,一个人影一闪而过,下一刻,刚子爸爸的手腕被一直手给抓住,定在空中无法动弹。

    来人不是高阳,竟然是身着黑色披风,嘴角甚至还残留着油渍的赵青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