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追踪

    更新时间:2015-08-01 18:21:28本章字数:3202字

    高阳解开了赵青颜身上的禁锢,可赵青颜也并没有立刻用‘破妄眼’勘探高阳,这也可以理解,目前来说,找到刚子,祛除刚子体内的异类才是最重要的,而高阳的实力赵青颜是亲身领教过的,没准到时候高阳还能帮上忙。

    如同昨夜追踪高阳一样,赵青颜如法炮制的用符做出了一张江阳的浓缩地图,那紫色的小红点表示追踪信号,这东西,还别说,比定位系统还好用。

    “昨夜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找到我的住处?”高阳对这道家的法术还真是有些好奇。

    赵青颜摇了摇头:“之前我在查看刚子情况时,暗中放了一道符在他口袋中,而昨夜我追踪到你,是靠之前贴在你额头上的‘定神咒’,上面有我特殊的道气,但制作追踪符要比现在程序繁复不少。”

    高阳点了点头,说道:“这么说,你仍然可以时刻追踪到我?”

    “所以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赵青颜一脸得意的握了握右手。

    高阳一耸肩,说道:“我也没打算逃,也没必要逃。”

    赵青颜微微一偏头,看着高阳:“看你样子,你似乎很自信?”

    “用不着套我话,你还是先解决刚子的事吧。”

    赵青颜也没继续纠缠下去,拦了一辆的士,循着符咒上显示的路线追了下去,由于刚子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了,而且现在还在快速的移动。

    赵青颜初来江阳,即便是符咒能幻化出整个江阳的地图,但也说不上什么街,什么位置,只得不停的要求的士师傅改变路线。

    的士师傅是一位约莫四十的中年男子,一张方脸,看上去很是憨厚,对于赵青颜不断的要求改变路线,他不仅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赵青颜每次说改变路线时,这憨厚师傅还点头说声‘好的’。

    这不仅让高阳心头感慨了一番,记得前两天他刚来江阳时,因为要去当年的他所在的‘鸿兴孤儿院’,但这几年,江阳变化太大,高阳只得打了一辆的士车,结果上车只是拐了一个弯就到了。

    高阳本想和那的哥理论一番,但想来也没必要,自己只说去‘鸿兴孤儿院’,又不是问去‘鸿兴孤儿院’怎么走。

    再说,高阳当时急于想回孤儿院见见当年的院长,也就没去计较了,可让高阳想骂娘的是,那根本就不是‘鸿兴孤儿院’,而是‘红星孤儿院’,而且,他还被告知,‘鸿兴孤儿院’三年前发生了一起火灾,当时还烧死了几个人,之后也没有重建,至于那些幸存的人,具体消息也就不得而知了。

    高阳听后,当时那个心情啊,除了悲痛担忧院长以及孤儿院那些孩子之外,他还真想冲出去,抓住那个的士司机,好好理论一番,最后也只得仰天长叹一句:华夏文啊,你还能再博大精深点吗?

    此刻,面对这位的叔,高阳觉得,如果当时自己坐的是这位的叔的车,他应该会对自己说:前面拐弯就是。

    即便不是‘鸿兴孤儿院’,起码,人心里好受一点不是。

    的确,五根手指尚且长短不一,左右手尚且大小不一,任何一个职业,都会有那么几个害群之马,但也绝对只是少数。

    任何事,其实我们都不应该去以偏概全,以点概面,殊不知,你在以偏概全别人时,别人也正在将你概全了。

    道理,实际往往就存在于生活中的点滴之中,这更让高阳坚定了自己应该利用这具不死之身,不说做一些太大那些有利国家的事,但起码也得做一些积极向上,有意义的事。

    “咦,怎么消失了?”

    就在高阳思考人生之时,旁边赵青颜符咒上那紫色的追踪光点突然消逝了。

    “妹子,再往前面就没路了,左拐还是右拐?”

    的叔将车踩停了,转头向赵青颜问道。

    “没路了?”赵青颜抬头看了看前方,前方却是一片开阔:“怎么会没路了呢?前面不是吗?”

    “妹子,前面在修桥,还未通行,禁止一切车辆通过。”的叔耐心的对赵青颜说着。

    赵青颜只得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在这里下了。”

    给了钱后,的叔开着车离开了,高阳刚才在思考人生,没来得及看一路行来的情况,原来,不知不觉间,车几乎已经驶出了市中心,这里应该新扩建的滨江路,有些地方的绿化带还没有完善,靠内的一些楼盘也还在修建。

    此时,午时刚过,楼盘也未施工,这一片,更是鲜见人影,赵青颜也在打量着四周,还不时皱皱小巧的鼻子,似乎是在捕捉空气中的什么味道,而后说道:“刚子来过这里。”

    “他上了前面这座桥?”高阳抬眼看了看这座明显还没有竣工的大桥。

    “我们过去看看。”赵青颜当跨过了阻断处,向大桥面走去。

    高阳也跟了上去,这座桥共有八条车道,宏伟磅礴,一眼往前看,宛如一条通天大道。

    二人快速向桥中心走去,不多时,就来到了这座桥现在所修建的尽头,而这里,距离对面桥梁的链接处起码还有好几十米。

    “你确定他上了桥?”高阳看了看对面,又看了看四周,根本没有刚子的身影。

    赵青颜突然转过头,看着高阳问道:“你能不能跳到对面去?”

    “呵呵!”

    高阳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赵青颜还真敢问出口啊。

    不过说实在的,高阳自信如果这之间相距二三十米左右,自己或许能全力一试,但事实上,这里相距起码四五十米,高阳当即一脸正经的反问道:“你看我像鸟人吗?”

    赵青颜没有理会高阳有些嘲笑的语气,站在桥面边沿处向下看了看,几十米之下便是湍急而浑浊的江水。

    赵青颜又皱着小巧的鼻子在空气中四处闻了闻,高阳不禁问道:“你不会认为刚子从这里跳下去了吧?”

    赵青颜仍然看着脚下的江水,不置可否的回道:“现在除了这个解释之外,我想不到其他了,我当时将符咒放在刚子的裤袋之中,眼下情况,也只有他跳入江中,符咒浸湿了,失灵了,我才失去了追踪信号。”

    高阳探头看了看脚下湍急的江水,摇头说道:“如果他真的跳了下去,以这水流速度,现在他恐怕已经在数里之外了。”

    “不。”

    赵青颜却摇头说道:“我不认为他被冲走了。”

    “你觉得有人能在这么湍急的江水之中稳住身子?”高阳觉得赵青颜的思维太过天马行空了。

    赵青颜突然转头直勾勾的看着高阳,说道:“如果不是一般人,亦或是根本不是人呢?”。

    很显然赵青颜是想从高阳眼神中看出什么来,但可惜的是,站在她面前的是高阳。

    高阳三年前便在秘密部队,经过非人的训练,早就做到了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己的表情甚至是眼神。

    可即便是如此,咋听赵青颜提及‘不是人’的时候,高阳心头却是猛然一怔,而后心头自嘲不已,是啊,自己都已经变成怪物了,竟然还在以正常人的思维思考问题,实在有些愚不可及。

    赵青颜说得对,一般人在这桥下的江水之中,绝对是稳不住身子的,但对高阳来说,却是小事一桩,如果刚子真的遭遇异类附身,那站在江水之中也应该做得到。

    高阳这一思忖,方才醒悟,看来自己以后思考问题要多向赵青颜学习学习才是,高阳毫不避讳的看着赵青颜的眼睛,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赵青颜又将头向前探了探,致使她的鼻子距离高阳的鼻子几乎不到十公分了,高阳当然知道赵青颜想极力从自己眼神中看出什么,当即一笑,说道:“你说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闭上眼呢?”

    “嗯?”

    高阳这冷不丁的一句,倒是让赵青颜微微一愣,但两秒后,她就回过神来,一脚向高阳踢了过去:“王八蛋,你敢占老娘便宜。”

    高阳微微一侧身就躲了过去,为了分散赵青颜的注意力,高阳语气戏谑的说道:“某人厚着脸皮对别人说,是什么大婶,还什么都听某人的,还置办什么家具的,哎,这到底是谁占谁便宜呢?”

    “你……”

    赵青颜为之语塞,俏脸上竟然奇迹般的浮起两朵红晕,高阳一见,更是戏谑心大起,笑道:“咦,我今天是眼睛花了还是咋的了?怎么看见某人脸红了呢?某位女汉子也会害羞吗?”

    “王八蛋,你再说,老娘撕了你的嘴。”赵青颜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发怒,一张脸通红,张牙舞爪的向高阳扑了上去。

    高阳自然不能让她得逞了,闪身躲开,赵青颜性子暴躁,哪里肯就这么罢休了,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追打,二人就在这大桥边沿嬉笑打闹起来,还真好比一对热恋的情侣,正所谓打是情骂是爱嘛。

    “啊!”

    突然,赵青颜一个扑空,一声尖叫便向桥下坠落而去。

    高阳倒是没想到,赵青颜会这么不予余力的向自己扑来,眨眼间,赵青颜就坠落桥下好几米,高阳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犹豫的飞身扑了下去。

    看着高阳即刻扑了下来,坠落过程中的赵青颜嘴角竟然漏出一丝笑意,这看得高阳微微一皱眉。

    我推你妹的,莫非,莫非赵青颜失足坠桥是故意的,这又是她对自己的试探?

    只是这试探也太冒险,太胆大,太疯狂了吧?

    疯了,高阳觉得赵青颜已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