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父女交谈

    更新时间:2015-08-10 23:03:57本章字数:3243字

    “抽抽抽,就知道抽烟,抽死你。”

    焦灼的等待,加上高阳一支接一支的烟,让赵青颜显得很不耐烦,丢下一句话就进了里屋,重重的关上房门。

    高阳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微微笑了笑,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赵青颜现在的身体很是虚弱,已经不适合再出门了。

    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高阳又看了看里屋,他能清晰的听见赵青颜均匀的呼吸声,此时,高阳方才缓缓站起身,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而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房内的空气,因为这房间内还残留着秋紫陌的血气。

    血气,是高阳成为僵尸后,通过这三年来对自己这僵尸之身的研究,进行过一些实验后,总结出的词,其实也没什么深奥的,就是血的气味。

    其实,每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是不同的,这自不用说,军犬就是通过味道寻人。

    虽然高阳不是军犬,但异变成僵尸的他,嗅觉变得远远超过了军犬,而高阳所能闻到的不仅是一个人身上的气味,还有血肉的味道。

    这血肉的味道难以言明,它就像是一条丝线,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交织成一个巨大的线团,但高阳的‘僵尸眼’却总能一眼找到这个线团的线头。

    秋紫陌在这个房间内呆过不短的时间,因此,这里残留着她的血气,高阳牢牢的记住了这种血气,这血气常人绝不可能看见,但在高阳的眼鼻配合下,却像是一个线团在之前滚了出去,现在高阳不过是沿着线头追出去而已。

    房中莫名的刮起了一阵风,当风停了后,房中已经没了高阳的影子。

    出了房子,秋紫陌的血气变得淡了不少,这是因为秋紫陌从这里经过的次数并不多,不过,高阳还是能准确的捕捉到那淡淡的血气。

    很快,高阳就追出了这片旧城区域,秋紫陌的血气是沿着市区马路的,而且极为的淡而细,因此,高阳肯定,秋紫陌是乘车离开的,至于是她自己乘车离开还是被人胁迫离开,高阳也无法肯定。

    毕竟,每天经过这条道路的人不在少数,高阳能在这么多的血气中找到秋紫陌的,并且沿着正确的方向追下去,已经是不容易了。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高阳追寻得更是无所顾忌,即便是偶尔有加夜班的人下班路过,也只是感觉到身边一阵怪风一掠而过,根本看不见高阳的身影。

    沿着秋紫陌的血气,高阳追到了一个叫‘南湾半岛’的小区门口,他十分肯定秋紫陌已经进了这个小区。

    小区门口的保安亭依然有保安值夜班,只是,他完全没察觉到高阳进了小区,到了小区内,高阳方才发现,这小区中的房屋竟然都是别墅,有三层,有四层的,而且还分为南北两面,中式与西方两种不同的风格。

    每一栋别墅间都间隔不短的距离,如此小区,能进驻的非富即贵,在小区中,高阳能捕捉到秋紫陌不少的血气,虽然很淡,但高阳也可以判别出,秋紫陌应该是经常出入这个小区,否则不可能在这里留下如此多的血气。

    高阳不仅想到:只是不知道秋紫陌来这里,这里会是她的家?

    高阳随便沿着一条血气,很快就来到了一栋编号为‘0601’的四层华夏古时建筑之前。

    看着大门上那‘秋宅’两个金色大字,高阳心头已经有了答案,看来这就是秋紫陌的家。

    藏在旁边的绿化带中,高阳抬眼看了看这栋宛如一座小宫殿的‘秋宅’,他能感觉到在这‘秋宅’的四个角落处,分别隐藏着一道气息。

    四道气息绵延细长,让高阳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部队中特殊的呼吸潜藏方式,能大幅度的降低人呼出气息时与空气碰撞发生的细微声音。

    看着隐藏在这‘秋宅’四个角落的人都应该是退役下来的,而且还应该是特种兵退下来的,一般的军人是不可能接触到那种呼吸潜藏方式的,高阳想来,这隐藏的四人是暗中保护‘秋宅’的。

    能请到四个退役的特种兵,秋家手段不错,不过,这四个隐藏的特种兵在以前的高阳眼中就算不得什么,当然就更别提此刻的高阳还拥有不老不死的僵尸之身。

    无比轻松的进了‘秋宅’,高阳来到了三楼,因此他已经感觉到那里有着秋紫陌浓郁的血气。

    不过,一靠近窗台,高阳却听见一个声音十分有磁性的中年男人声音:“陌儿,爸知道让人强行将你带回来,这样做很不妥,但我只是想我们父女俩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这事。”

    “不可能。”

    秋紫陌倔强的声音传来:“这没什么可谈的,我说了,你要选择那个妖精,我就离开。”

    不用说,这中年男人就是秋紫陌的父亲,秋照天,父女俩应该还是在为‘后妈’一事争论,秋紫陌显然还是不肯妥协。

    只听秋照天语气无奈的说着:“陌儿,你知道,爸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我怎么舍得让你离开呢?”

    “那你就甩了那个妖精。”秋紫陌抬头看着父亲秋照天,语气强硬,态度咄咄逼人。

    秋照天叹了口气,说道:“陌儿,爸不知道你这是为什么,刘梅她温柔大方,和你说的什么妖精八竿子都打不着,你怎么就对她这么大的成见呢?”

    “难道你不知道,人与人之间是有磁场的吗?说不准我和她上辈子就是敌人。”

    秋照天苦笑了一笑,说道:“你这是什么理论?”

    “总之,我是不会让那个妖精进家门的,就算你关我一辈子,我也不会妥协的。”秋紫陌重重的哼了一声,扭过头,不去理自己的父亲。

    秋照天并没有离开,将凳子拉了过来,坐在了秋紫陌的对面,秋紫陌又将头转开了。

    秋照天没有再挪凳子,一脸无奈,语气低沉的说着:“陌儿,我们‘秋氏集团’如今在江阳市也是有头有脸,能有今天的成就,说实在的,爸爸很骄傲自豪,算是已经不枉此生了。

    你说你不愿意接手公司,你将来要凭自己的能力,自己的爱好创业,好,爸都依着你,虽然有些遗憾,但只要你能开心,爸觉得也开心。

    爸已经五十几岁了,我已经没有年轻时的热血了,财富权利,对我来说,早就看淡了。

    哎,说句不吉利的话,这些年来,爸起早贪黑,留下宿疾,还能有几年时间,但在这人生的中晚期,爸爸遇到了刘梅,她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爸对她也产生了感情。

    所以爸希望你能接受刘梅,让爸可以安享几年清福,人生没有遗憾的离开。”

    秋紫陌从来没有听父亲有过这样低沉的语气,语气中甚至还带着恳求,此刻,她哪里还有心思很秋照天赌气,赶忙转过身来,急切的问道:“爸,你是不是身子哪里不舒服了?”

    秋照天看着女儿关切的眼神,心头也是宽慰,自己的女儿说什么都还是心里向着自己的。

    秋照天不禁抬手抚摸着秋紫陌的头发,一脸慈爱的说着:“爸爸没事,陌儿,你可以为了爸爸接受刘梅吗?”

    秋紫陌眼神犹豫着,她之所以那么排斥刘梅,完全还是因为那个从没有谋面的母亲。

    秋紫陌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她从父亲秋照天口中得知,自己的母亲叫何文静,母亲是在生她的时候,出现了意外去世了。

    而无论在秋照天的房间,还是秋紫陌的房间中,都放有何文静的照片,从照片上可以明显的看出,秋紫陌与何文静有五六分的相似。

    只是,那相片多十八年前的,看上去就像是秋紫陌的姐姐一般,每次看着照片上母亲的笑容,秋紫陌都双眼通红,止不住眼泪。

    却正是因为这种未曾谋面的母爱,化作无穷无尽的思念,让秋紫陌在内心中十分反感父亲秋照天再娶。

    她觉得,母亲何文静为了生自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父亲不应该再娶,有了这样的想法,秋紫陌才会对刘梅那么排斥。

    秋紫陌也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相反,她十分的懂事,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特殊家庭的原因。

    不过,带着对母亲的思念,秋紫陌也很是固执倔强,特别是在父亲的感情问题上,她容不得一点沙子。

    自从前些日子知道父亲秋照天与刘梅的事后,这段时间,父女两几乎没好好谈过一次。

    秋紫陌更是偏激的离家出走,秋照天实在没有办法,这才命人强行见秋紫陌带了回来。

    听着父亲之前的话,秋紫陌心头也反省着,看着父亲双鬓的白发,秋紫陌鼻子一酸,但要她突然就这么接受父亲与刘梅的感情,秋紫陌又实在没法这么快转变过来。

    只好说着:“爸,之前是我不懂事,但我需要一些时间,可以吗?”

    一听女儿松口了,秋照天既宽慰又高兴,女儿的确是懂事了,当即点头道:“好,爸爸不要求你能立刻接受刘梅,慢慢来吧,爸爸可以等,爸爸为今天的事向你道歉,时间很晚了,好好休息吧。”

    “爸,你也是。”秋紫陌起身说着,送秋照天出房。

    虽然父女为了刘梅的事闹得有些不愉快,但好在秋紫陌懂事,事情还是得到了缓解。

    高阳身形一动,来到了楼梯处,正好见秋照天微微摇头走了过来,却听他轻声叹道:“哎,时间过得真快啊,不知不觉,陌儿都十八了,只是陌儿,原谅爸爸恐怕没有多少时间帮你查清身世了。”

    嗯?

    高阳一愣,秋照天这话是啥意?

    难道秋紫陌会不是秋照天的亲生女儿?

    这……这秋紫陌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