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回 薛宝钗弥望霭烟缘 史湘云喜得如意郎

    更新时间:2015-07-16 08:57:32本章字数:8972字

    (按:原回目为“薛宝钗弥望口口缘 史湘云喜得如意郎”,其中底本两字蛀毁,“霭烟”二字为校勘时后补。)

    诗云:

    绿媛殊众宁久微,心比盘道播是非。

    金锁间色一麒麟,运机转腾谁可违。

    话说鸳鸯冷笑道:“人家再好,又与咱们什么相干?将来咱们就有好结果了?大老爷说过,凭我到天上这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如今他又买官升迁,日后必饶不了我。我也不怕,就等着他来报仇,横竖都是一死。”玉钏道:“那你怎不离了此处往他乡去呢,再说大老爷的性子你是知道的。纵然老太太才去,此刻不敢把你怎么样,等到三年孝满,还不是落在他的手心里?”鸳鸯道:“又能到那里去?他本事大的很,凭你到天边去也能找到你,在这里由众人庇佑着兴许还能平安无事。”玉钏道:“这倒也是。太太那回打湖边经过,不知怎么掉湖里了。园内人都说,那佛书上说的大凡官宦富贵人家只一生下来,暗地里便有许多促狭鬼跟着他,得空便害他。想来太太也是遇着促狭鬼了,多亏一个道人拿宝二爷的通灵玉照了几下说疗疗冤疾,太太一时好转过来。谁知请来一个名医开了个方子给太太抓了药,太太非但没有好反加重了。名医也骗了錢卷铺盖跑了,太太竟一病归西了。” 

    鸳鸯看左右没人,悄悄道:“你真的不恨太太?你姐姐金钏是谁逼死的,你竟不知道?”玉钏低首道:“不恨是假的,可恨又能怎么样?”鸳鸯冷笑道:“老太太一去我也想明白了,随你怎么服侍殷勤,终究还是白忙一场。主子们又有谁记得你的情,人人都把次序尊卑看的愈重了,个个长着一颗功利心,两个势利眼。这园里没一个好人,你瞧瞧就知道了,一个个仗着权势欺负人,难不成做奴才的天生就是被呼来唤去的?想来都是人,不过名分里头差些,何苦这么刻毒,说骂就骂说打就打?老太太死后,不瞒你说我对府中也只剩怨恨了。什么琏二奶奶,你看把他兴的,我咋不能瞧了呢?还有这姑娘那小姐的,成日把脸一仰不见个笑脸,好象人人都欠他们二百两银子似的。都死绝了也活该!”

    玉钏忙“嘘”了一声道:“这话咱姐妹偷偷小声说,别叫他们听到了才好。说实话,你这话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咱们尽心尽忠,到头来还不是被主子恶声恶语骂着赶了出去。那回太太骂我姐姐小婊子我就听不过去,就算怎么着也服侍了你一场,怎么拿那样话去骂一个女孩子家。我姐姐死后太太把他的二两银子分给与我,可又能怎么样?人已经死了也换不回来命了,可见这些主子实在恶毒。”两个人正在嘀咕,忽见远远路上走着几个婆子,由凤姐陪着有说有笑往这边来。两个忙不言语了,离了沁芳亭走开了。

    原来贾赦升迁,阖家欢欣雀跃,凤姐等皆是赶来庆贺。代儒放了宝玉假,笑着恭贺,要他回家看看,不可到园子里乱逛。宝玉答应着回来,进了二门看见停着许多车马,只见满院里丫头老婆都是笑容满面,亲戚族中的人来来去去闹闹攘攘着都来贺喜。贾赦、邢夫人正忙着接待来客,贾政坐在堂屋一言不发,几个清客陪他闲聊。宝玉本不喜欢这样热闹场合,只是看见北静王也在大堂安坐,见他人品越发風流俊逸,心里赞叹他好俏丽,不免多看了几眼,偏被北静王看见了,招手要他过来。宝玉含羞走到他旁边坐了,北静王拉着他的手问好,又问他怎么多日不去他府里逛逛了。宝玉笑道:“早想去的,只是学里不曾放假,故抽不开身。”两个说说笑笑,相见甚欢。

    王子腾和亲戚家本打算送过一班戏来,想在正厅前搭起行台。只是贾赦说了,老太太孝期未满,故婉拒了。外头堂官都穿着公服陪侍,亲戚来贺的约有十余桌酒。薛姨妈也来了,是邢夫人宝琴陪着,黛玉、湘云、李纹、李绮都在旁席坐着。宝玉见宝钗没有来,走过去笑问薛姨妈何故,薛姨妈笑道:“铺子里还有些事,蟠儿、宝丫头都抽不开身没来。”宝玉笑着仍往北静王这边来坐了。正说着,丫头们下来斟酒上菜,外面已开宴了。宝玉因北静王在场,心里高兴多喝了几杯,宴罢被茗烟、李贵搀扶着回怡红院去了。

    因秋闱近了,贾政要宝玉试着科举一场,宝玉近来读书不太精到,却拗不过父亲,只得答应了去赶考。

    且说过了几天便是场期,别人只知盼望他作了好文章便可以高中了,詹光、单聘仁等清客都来祝贺贾政,说此一去必是高中,可为国效力了。贾政笑道:“众位莫要过度褒奖他,他腹中有多少墨水我是知晓的,只怕是名落孙山,愧对众人啊。”詹光等都说贾政过虑了,贾政叹道:“如今国家有难,若宝玉可得一官半职为圣上解忧,也是极好的了,只是未必如愿。”只有黛玉见宝玉的功课不佳未必得中,得知他要去赴考,心里不免打鼓。头一件,宝玉是初次赴考,恐人马拥挤有什么闪失;第二,又怕他厌恶禄蠹,说些不妥的言语惊扰了别人,因而甚是担忧。

    次日,宝玉换了新衣裳来见贾政,贾政嘱咐道:“这是初次入场,你活了这么大并不曾离开我一天,就是不在我眼前也是丫鬟媳妇们围着,何曾自己孤身睡过一夜。今日各自进去,孤孤凄凄举目无亲,须要自己保重。早些作完了文章出来,找着外面守候的随从早些回来,也叫家人放心。”说着不免伤心起来。宝玉听一句答应一句,又跪下磕了三个头,说道:“母亲生我一世我也无可答报,只有这一入场尽心而已,父亲莫要过于牵挂了。”贾政听了,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老太太、你母亲不能看见了。”宝玉不免掉下泪来,起身出门赴考去了。

    又过了许多日子,贾政看看到了出场日期,命人去看看宝玉一行人有没有在回来的路上。一时有人来报,说宝玉已经回来了,贾政忙命人把他叫进来。宝玉一脸疲悴进来,眼里含着泪道:“孩儿文章做的不好,甚是惭愧。我早说过八股文贻害不浅,场里有位贤弟做的不好,发疯一般把文章撕碎,人也疯了,都是被八股文逼成这样了。”一语未了,贾政面含嗔怒道:“住嘴,再敢胡说看我不拿鞭子挞你。”宝玉只得低下头去不言一声了。贾政问他都是怎么写的,宝玉勉强念了几句,贾政就叫他出去了。又过了些时日,秋闱揭榜宝玉未有得中,贾政气的训了宝玉一顿,仍然要他用心读书去了,来年再考。宝玉颇不以为然,只唯唯诺诺答应下了。

    且说香菱被金桂勒死,薛姨妈、宝钗虽疑惑他颈上的血印系金桂所为,因偷偷商议道:“报官万万使不得,一则未有凭证,恐疑到己身;二则他不过是个侍妾,死了就死了。金桂毕竟是主子,不可因小失大。”遂不报官,将他好生安葬了。

    薛蝌同邢岫烟成婚一年,也离了贾府,住在城里古董行西南的巷子里。宝钗时时看望他夫妻两个,见他夫妻日子艰难,将些衣物粮米周济与他们。薛蝌父亲虽为皇商,然多年经营下来不懂节余,家况逐渐萧索。如今父亲去世,母亲又患痰症,薛蝌身为长子却并未落得几多遗产,不过是几间房子一个院落,凭着一点碎银子到城里做个小生意,却是入不敷出。眼看天气越发凉了,岫烟还穿的恁般单薄,薛蝌叹气,拿不出银两给他添置衣裳。

    这日宝钗来探望他夫妻两个,带来几件衣裳,乃是一件大红洋绉的小袄儿,一件松花色绫子,一件斗珠儿的小皮袄,一条宝蓝盘锦镶花绵裙,一件佛青银鼠褂子。岫烟本不愿接着,被宝钗一番言语劝慰,才羞惭着收下了。宝钗道:“叔叔好歹是个皇商,是替圣上做生意,怎么就没有留下多少产业?”薛蝌道:“父亲一向信奉做官的应清正廉明两袖清風,那些人趁着替圣上东南西北做生意为自己捞便宜,偏父亲不肯,也是怕落人把柄,故没有留下多少家产,如今果真是两袖清風了。”宝钗道:“如此甚是不妥,世人原妒忌做官的营私谋财,巴不得官员个个家徒四壁以博取好名声。然而官员也是俗人,要养家糊口,两袖清風竟不是什么好词。我看见兄弟这样境况怎不心酸,这都是叔叔为了博得好名声才落得一贫如洗白,子孙也没有荫蔽。”说着眼圈也红了,薛蝌、岫烟也低头不语。

    宝钗因想着到街上给母亲包药便告辞了,薛蝌、岫烟将他送到街口才转身回来。宝钗买了药往家赶,刚到大门外就听见里面吵吵闹闹的。原来金桂见香菱已死,宝蟾却不肯受他挟制,反向自己寻趁滋事大有独竖旗杆之意,时时占了上風。薛蟠又听他的,自己不免孤立,只后悔当初将宝蟾带至薛家,如今竟成了死对头。

    这会二人站在各自门口对骂,薛蟠从里间出来,拽着宝蟾往屋里拖。宝钗见了看不下去,也不搭言径直进了薛姨妈房里,看到母亲歪在炕上捂着胸口生闷气。宝钗一边倒茶一边问道:“母亲可好些了?”薛姨妈道:“岂能好了,我生是被他两个气的,成天吵吵闹闹,成什么体统!”母女两个陪着又是掉泪又是叹息。

    薛蟠从贾家借习射之名和贾蓉贾蔷斗酒开赌回来,因输了几局不免烦闷,回来又被宝蟾金桂闹的头疼,进母亲屋子里见宝钗和母亲在屋里做针线,便没好气道:“妹妹还有心思做这个,贾家人人都传开了,说等一二年孝期满了就给宝玉办喜事。”宝钗道:“哥哥管人家的闲事作甚,又与我们何干?你也别往那赌场里去了。输几个錢倒是小事,那里头没有多少正经人,哥哥跟着他们只怕越发学坏了。”薛蟠一听急了,叨叨道:“少来管我,宝玉倒是正经人,你想嫁他就去找他啊!如今人人都传开了要娶的是姓林的,你早没有份了!”

    宝钗听了登时气的哭了,对薛姨妈道:“哥哥又说些混帐话气我。”薛姨妈也气的直骂:“半吊子混帐东西,在外灌丧了黄汤输了錢就回来混说,真真要把你老子娘气死才心安。从此你不许出去,一点正经事也不做。明儿还给我到铺子里去,快回屋里待着罢!”薛蟠嘟囔几句回自己房里去了,薛姨妈用手抚摩宝钗道:“别理那混帐东西,你也好久没有去探望黛玉那孩子了,闲了也和他叙叙话散散心。”宝钗点头道:“母亲说的对,我们姊妹俩也该聚聚了。”说了一宿的话,母女都安寝了。

    天明一大早,宝钗便来贾家探望黛玉,两人多月没见,一见面都说亲道热的。一时说起湘云,宝钗道:“湘云怎么不来了,也出阁一年了,挑个日子来看看也是咱们的情意。”黛玉笑道:“云丫头现在可遂心了,得了如意郎君竟一会半会也离不开了,那还有心思来看咱姐妹俩,早把咱忘了。”宝钗笑道:“看把他得意的,真真勾出我的气来。咱也不差,宝兄弟不比他的才郎强?将来与妹妹成了亲,日日吟诗作赋快快活活的,气死他!”黛玉不觉羞红了脸道:“姐姐又取笑我了,不理你了。”说完到里间去了。

    宝钗在屋里转了转,恰见紫鹃端出茶来道:“宝姑娘喝茶。”宝钗笑道:“近来你家姑娘又写了什么诗没有,拿来我读读。”紫鹃道:“我帮你找找。”便进了套间,不多时拿出诗稿来,递与宝钗。宝钗见那篇首写着“十独吟”,坐下细看了半晌。只见黛玉抿着鬓角出来道:“紫鹃淘气的很,乱拿我的东西,没的叫姐姐看笑话。”宝钗道:“倒不是笑话,作的可不错呢。”黛玉夺过来就要撕,被宝钗笑着夺去揣在袖里。黛玉便坐下问他家里近来可好,薛姨妈如何等等。宝钗笑着告诉了他,回头对紫鹃道:“这丫头天天也不经心,照顾的姑娘不周,怎么好多日子不来姑娘仍是未愈,病根儿怎么就去不了,待我告诉你一个法子,你才知道。”要黛玉好生候着,因拉了紫鹃到院里细说。黛玉笑了笑仍到内间去了。

    紫鹃笑问宝钗道:“宝姑娘既有法子,快告诉我,姑娘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做奴才的看着也揪心。”宝钗道:“我听人家说园子里有邪气入侵,好多促狭鬼暗地里害人,太太就是遇见促狭鬼才出事了。我特特找一个算命的算了,说林姑娘的病也是被促狭鬼牵制的不能痊愈,何不请先生进来看看風水驱驱鬼,林丫头的病可不就好了。”紫鹃听了心窍一动,笑道:“真真宝姑娘提醒的及时,可不就是促狭鬼闹的,多谢姑娘操心了,还得求姑娘带了那人来给我家小姐看看。若治好了病,我一辈子记着姑娘的恩情。”宝钗笑道:“谢什么,林丫头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这就回去叫先生过来。”于是进屋和黛玉说了,黛玉也半信半疑,被紫鹃雪雁一番撺掇,心下也有些活动,便答应了。宝钗便回去请人。

    忽见麝月进来道:“姑娘在屋里吗,二爷托我来告诉个话儿。”黛玉忙请他进来细说。麝月道:“宝二爷听茗烟说在园子里看见宝姑娘了,不知又为何事,叫我过来问问。”黛玉道:“也没什么,不过日子久了过来叙叙旧情。”紫鹃便告诉他宝钗要请先生为黛玉驱邪治病,麝月笑道:“宝姑娘竟懂的多,二爷知道了一定高兴。”便回怡红院去了,恰见贾政在门口训斥宝玉,忙垂手一边低首站了。

    贾政肃色对麝月训道:“宝玉在屋里读书,做丫头的别走开,多看着点,刚刚你又上那儿去了,莫非又是贪顽逛去了不成?”麝月低首说道:“奴婢不敢乱走,只是听见宝姑娘来了,要请算命的给林姑娘驱邪,二爷才叫我过去看看的。”贾政颇为吃惊道:“竟有此事?”因想起王夫人去岁在湖边被促狭鬼推入湖里,已是经了心,今儿又见麝月亦如是说,也不阻拦,只道:“也好,等先生来了叫他过我这边来,我也请他看看風水。”麝月点头称是。

    贾政又教了宝玉一番话就走了。宝玉催着麝月进屋,笑道:“宝姐姐竟是这么好,也关心林妹妹的病来了。等会算命的来了,我问问他宝姐姐的姻缘如何?”麝月笑道:“人家的姻缘自有人家来问,你操的那门子心,仔细宝姑娘恼了看你怎么收拾。”宝玉笑着不语,进里面坐着,麝月看着他读书。 

    且说宝钗约莫半天工夫才带了算命的进了大观园,一路遇见探春、李纨和几个丫头,忙笑着解释说是为黛玉驱邪而来。探春心内诧异,笑道:“若是如此,必得一观。”因陪同李纨等一起往潇湘馆来。宝钗边走边对张半仙道:“看看風水可以,但不可妄入房间冲撞了姑娘,我们这里规矩多,特叮嘱你。”张半仙笑道:“在下也见过世面,大户人家也去过,岂有不知规矩的,小姐尽可放心。”方进了潇湘馆,黛玉躲在屋内不出。

    张半仙先是四处转转,说这一处不妥那一处方位不吉,听的几个丫头捂口发笑,被李纨探春喝止住了。张半仙又要紫鹃端水净手,设下香案。一时紫鹃雪雁等安排了,张半仙燃香合掌道:“让我起出一课看看。”从那怀里掏出卦筒来,走到案前恭恭敬敬的作了一个揖,手内摇着卦筒,口里念念有词,也不知说些什么。说着将筒内的錢倒在盘内,笑道:“内情尽知。”宝钗、探春、李纨便问他详情。

    张半仙道:“园里果有妖孽,待在下作法事驱邪逐妖。”正说着,忽见贾政、贾琏进来,宝钗、探春、李纨和众丫头忙一边恭敬站了。贾政道:“先生既然来了,先住两天,不管有没有,将各府都摆坛做做法事驱驱邪。”张半仙笑着称是。贾政便命贾琏到各处准备,贾琏答应着去了。这一二日张半仙在荣宁两府铺排起坛场,设了香花灯烛,摆了钟鼓法器,引来贾氏宗族子弟围了几层,都指手画脚看热闹。

    贾珍、尤氏、凤姐都来看视。巧姐也大了,缠着平儿一同来看。只见张半仙煞有介事将剑指指画画了一回,说是已将妖邪收下,加上封条。一面又撤坛谢将,早出了一头汗。贾政催他道:“好了没有,折腾了半天,看你装神弄鬼的倒也好笑。”张半仙笑道:“好了,贵府公子乃衔玉而生,据在下看来玉为土,与金相生,公子又名宝玉,须和相生之金匹配才妥,不可与木相配,因木克土,不吉也。”贾政便问其详,张半仙道:“公子名玉,不可找名中带木的匹配即可,须找带金的为佳。”贾政摇头笑道:“不好,宝玉为土,更不可找金了。人人都知土生金,土反吃了亏。不妥,不妥!既是宝玉为土,还找个名字中带玉的就妥了。都是玉,就没有相生相克了。”张半仙呆了半天道:“也是,在下就不多言了。”贾政叫人封了银子打发了他去了。

    宝钗、探春、李纨正在黛玉房内说笑,忽见紫鹃探了消息回来笑道:“老爷才和算命的说了,宝玉的玉与金不合适,还是要找名字里带玉的娶亲才妥当。”宝钗等不觉呆住了。李纨笑道:“好极了,玉玉相配,我等无话可说。”探春等都笑道:“正是!正是!” 宝钗亦笑着道:“林姑娘的终身有靠了。”黛玉红了脸拿帕子往紫鹃头上打来,嗔道:“这丫头尽是多嘴,讨人嫌。”探春等都笑了起来。紫鹃笑道:“多谢宝姑娘请来的先生,说的灵验的很。”宝钗笑道:“要不请先生给紫鹃姑娘也算算姻缘?”紫鹃一撇嘴出去了,大家都笑了起来。宝钗便要告辞,黛玉探春等留他不住,送他往园子里来。 

    宝钗看见贾政和几个人远远的往那边去了,发怔看了半天也不言语。探春见他呆呆的望着那边,笑道:“园子里越发冷了,花儿也谢了,没以前好看了。”宝钗笑道:“可不是呢。”一时散去不提。

    且说宝钗赶回家里,把门一关,歪在床上默不作声。莺儿掀帘子进来道:“姑娘,张半仙怎么说的?”宝钗半晌才道:“别多嘴了,出去罢。我身上不爽快,想独自歇一会。”莺儿见宝钗面有愠色,便退了出去。

    刚至院内,就见金桂靠着门槛问薛蟠道:“大爷今儿怎么回来这么早,敢是又想你的宝蟾心肝肉了?”薛蟠没好气道:“在外头不顺心,回来还要听你这臭婆娘絮叨。”金桂道:“如今你们合伙欺负我,老娘连话也不叫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薛蟠道:“不过了正好,我这就写休书,你还回娘家去罢,省的闹心。”金桂哭道:“好啊,敢情你早想撵我走了!这个和我摔脸子,那个也说硬话气我,你们别想过安稳了,老娘二百年也不走!除非把我勒死了,不然老娘就和你们闹着过了!”宝蟾摔帘子气冲冲出来道:“少拿闲话唬人,我就是和你摔脸子说话了,我还咒着你快点蹬腿登仙呢,你敢把我怎样?”说着上去和金桂扭做一团。

    薛蟠气得去拉,却见薛姨妈气喘喘过来道:“还让不让人过了,这里也不象个人家了,家反宅乱的也不怕亲戚们听见笑话了,都混帐的很!”金桂一边撕扯一边哭道:“确是个混帐世界了,奴才欺负主子,也没有妻也没有妾,不如大家拼完了倒也干净!”薛姨妈明知劝不过,便叫儿子进他屋里去:“别拉了,随他们闹去,一时也死不了人,你给我到屋里待着去。”薛蟠乖乖的回屋子里,外头仍是撕打不住。

    薛姨妈进来道:“我早劝你别到那府里赌錢吃酒,你非不听。”薛蟠道:“从今我再不去了,去了也没意思。那府里越来越寡淡了,吃的穿的顽的都大不如以前,奴才们的月錢也减了一半,谁还有多少闲錢去赌?连吃的都舍不得了。”薛姨妈叹道:“咱家里还略好些,生意还过的去。你到外头看看,挑儿卖女的都挤满了街。老天一连几年不下雨,地里蝗虫满天飞,天天都有饿死的人。你也别往那府里去了,在家好好待着。”薛蟠道:“妹妹去那府里回来怎么说?”薛姨妈道:“你那肚子里也装不住事,告诉你了又乱传混说。”薛蟠道:“啥话该说不该说我自有分寸,母亲太过虑了。”薛姨妈道:“你妹妹的亲事还没谱,以后再说罢。”母子两个又叙了些铺子里的事。 

    话说贾政叫人封了银子打发了张半仙走了,凤姐急忙赶来道:“人已走了吗?我正和琏二爷商议叫他看看巧姐的年庚八字,也算一算,怎么就去了。”贾政问道:“巧姐今年多大了?”凤姐道:“十四了,想说个好的,提早做打算。”贾政道:“等孝期满了再提亲不迟。”凤姐点头称是,于是往自己院子走去。只见几个小丫头并老婆子忙忙的走来,都笑道:“史姑娘的女婿真是一表人才,和史姑娘直是天设地造的一对。”凤姐迎上去问道:“史姑娘来了吗,这会在那儿呢?”几个人叽叽喳喳道:“可不是来了,都在宝二爷那里呢。”凤姐含笑不语,转身回房去了。

    原来史湘云和夫君成婚已有年余,早嚷着要来看看众姐妹和宝玉,他夫婿拗不过他,陪他同来贾家探望,来时带了诸多礼物。凤姐命人收了,又预备了酒筵为二人掸尘。黛玉、探春、李纨、宝玉和众丫头在怡红院笑语喧哗,和史湘云说的好不热闹。宝玉见卫若兰穿着白色蟠龙细纹箭袖,束着赤色斑花长穗宫绦,足登黑缎尖翘朝靴。生的魁伟英武,星目传神,好个才貌佳郎,恰与湘云是佳偶妙对。又见卫若兰潇洒开朗快人快语,性情与湘云有几分相似,便和他聊叙多时,更觉此人言谈爽快识见不俗。卫若兰也喜宝玉待人真纯,只寥寥几句两人遂成好友,一同到院子里谈笑。

    李纨笑道:“怪不得枕霞妹子老是喜气盈腮,原来得了个如意仙郎。”湘云一副洋洋得意道:“这话我爱听,也不用遮遮掩掩的,你们若不服气,也得一个佳郎我瞧瞧。”黛玉笑道:“看把他兴的那狂样。”紫鹃一边笑道:“我们这里也有一个佳郎,是林姑娘的,比你那位也不差多少。”史湘云左右顾盼道:“在那里?我看看。”李纨忙岔开道:“紫鹃敢是喝多了不成,怎么胡说起来?”黛玉笑着骂道:“你这蹄子在人面前尽给主子添乱,还不回去坐好了。”大家都笑了起来。紫鹃也自觉失言,不好意思走开了。

    湘云摇着黛玉胳膊笑道:“好姐姐,想死我了!这回来非开个诗社不可,我还要和你们比比诗才。”黛玉笑道:“好容易见了就撒起娇来,原来还没有长大。行了行了,明儿咱们就开一社,谁也不许逃。”李纨道:“这有何难,做的好不好都无关大碍,到时我胡乱写几行字就完事了。”探春湘云不觉笑了起来。

    外面宝玉和卫若兰谈意正浓,两个聊完家事又谈各人喜好。卫若兰一提起习武打拳便眉飞色舞的,听的宝玉索然无趣,面上却不肯显出,仍不停应和点头称是。卫若兰便问宝玉可练弓否,闲了比比各人臂力眼力。宝玉笑道:“我们这里有个天香楼,时时有家人在那里习射,不如我带你瞧瞧?”卫若兰道:“来日方长,也不在这一时。如今世道不兴,天灾人祸频出,战事不断。只恨不能食戎羌血、餐胡虏肉,为朝廷效力,日日守在家里倒挺憋屈。”宝玉道:“这不过是一时的不兴,将来战乱平定了就好了,咱又何必多虑。”卫若兰正要作答,忽听湘云喊他们到屋里坐,两个不则声往房内来。

    大家团团围坐在一起,磕着瓜子说说笑笑,热闹非常。忽见麝月进来,笑着和各位点头。宝玉道:“你刚去那了?连个影子都不见。”麝月道:“这不回来了不是,才刚听茗烟说的街上都关门闭户的,一伙流民闯入衙门,嚷着要杀了当官的,说都快饿死光了,都乱着要造反。咱们待在府里还好,只是以后还怎么到外面买菜呢,真让人愁的慌。”宝玉闻言不悦,低头不则一声。众人亦有烦闷之感。

    半晌,麝月道:“邢姑娘刚才来找大太太借粮米,说没有闲錢了。”宝玉细问方知邢岫烟年初和薛蝌完了婚,因家贫难捱,故和邢夫人借银。宝玉又问借到了没有,麝月答不清楚。卫若兰、湘云、探春、李纨、黛玉都道:“咱们也帮帮他,出些银錢给他。”宝玉道:“正该如此,不过宝姑娘和薛姨妈薛大哥怎么不帮?”麝月道:“依我想来也帮过,只是他家里天天吵闹,那两个怕是不愿意帮他。或是邢姑娘见他家里乱着,不敢上前也不敢说。”大家都点首称是。晚间卫若兰同宝玉都在怡红院安寝了。

    且说宝玉一大早起来却不见卫若兰,漱洗完毕,便问麝月卫公子去那儿了,麝月说他一向早起习惯练功,到宁府天香楼射圃去了。原来贾珍在天香楼设个圃场,专供子弟习武所用。贾兰、贾蓉等人看见有个佩戴金麒麟的潇洒公子气度飘逸英气逼人,正是湘云平素所佩那只麒麟[4],大踏步过来取箭弯弓,身手矫捷一射一个准,众人都哄然叫妙。卫若兰亦是踌躇满志满脸自得,那些子弟都纷纷打听其底细,俱是敬佩不已。宝玉赶来在一旁打量多时,不忍打搅,含笑看了一阵就先走了。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注释

    [4] 第三十一回庚辰侧批: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