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藿香

    更新时间:2015-07-15 18:15:50本章字数:5019字

    吃完饭,沈惜凡原本打算早点睡觉,把那些该死的回忆通通给睡没了,结果领班一通电话打来,“沈经理,有一个VIP客人投诉Room Service!”

    她立刻跳起来,十二分的警惕,“谁?”

    “景阁7号别墅的客人!”

    她太阳穴无故的开始疼起来,“去看看。”

    刚入冬晚上极冷,沈惜凡只穿着普通的套装,薄薄的布料根本御不了寒,7号别墅又是临水,风大又冷,她冻得瑟瑟,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原来是投诉客房卫生问题,客人态度强硬不依不饶,Room Service的服务员咬着嘴唇站在一旁,按捺着委屈和脾气,结果越解释越混乱,于是情况变得不可收拾。

    最后她为客人换了房,亲自检查卫生情况,才把挑剔的客人安抚下去。

    走出客房,她这才松了一口气,领班小声问道,“沈经理,这件事要不要上报?”

    她揉揉太阳穴,“算了吧,又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客房哪有什么卫生问题,不过是别墅临水,湿气太重而已。”

    服务员小声嘀咕,“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就是这点问题,早说不就好了?”

    沈惜凡笑笑,说的漫不经心,却暗藏深意,“有时候客人不需要说,你就可以明白,这样你也可以做我这份工作了。”

    服务员尴尬的笑笑,眼见前面开来一辆车,连忙转移话题,“这个车在大陆不多见呀!”

    她不由的侧目,却发现车牌号很眼熟,还没反应过来,车便从“倏”的从她身边经过,然后那个俊逸的脸庞一闪而过,车灯消失在融融的夜色中,只剩下微弱的残光。

    碎头发被风卷起,冷不防的打进眼睛里,让她猝不及防,眼泪刷刷的就掉了下来。

    一如刚才的擦肩而过,没有预兆,可是她的心还是隐隐作痛。

    漫无目的在华灯闪耀的潮湿天空下游走,她不知不觉的又转回别墅区,不经意间,她瞥到那辆车,屋里橘色的光华撒在银白色的车身上。沈惜凡不由的轻笑,这样的车型真的很符合他的气质,不张扬也不低调,恰如其分。

    别墅里灯火通明,却安静异常,她怔怔地望着,却什么都没有看在眼里,只是感觉到那晕黄的灯光在室内流泻。

    很熟悉的情景,很多年没有改变的习惯——上大学的时候,每次去他宿舍,即使是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习惯把所有的灯打开,白色、橘色的光线交织在一起,柔和温暖。戴恒告诉她,因为小时候一个人在家的缘故,喜欢把所有的灯打开,即使夜再黑,也不会害怕。

    沈惜凡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单亲家庭出生的,这样的孩子,天生缺少安全感。

    那时候,她幻想,如果将来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她会亲手设计这些灯,有吊灯、壁灯、台灯。当打开所有的灯,屋里就会如白昼一般明亮。

    她期望每天比他早回来一点,为他点亮一盏灯,打开一室的灯,让他知道世界上总是有一个人在等待,在守候,不求回报,默默付出。

    可是最终还是没能实现。

    第二天起来,沈惜凡就觉得不太舒服,浑身软绵绵的提不上劲。开晨会时候林亿深坐在她旁边,时不时瞅她。散会时候,他问,“小师妹,你脸怎么通红的?是不是发烧了?”

    许向雅闻言,也凑上来看,摸摸她的额头,叫起来,“哎呀,稀饭你发烧了!”

    她晕晕沉沉,急忙辩解,“没关系,可能是着凉了。”撑着桌子想站起来回办公室,没想到头一阵眩晕,一个踉跄差点摔地上去。

    吓到了一干人,林忆深连忙扶起她,“别逞强了,快去休息!”

    最后把程总也惊动了,“沈经理先去医院看看吧,今天不用值班了。”

    她暗叹时运不济,便回家量了一□□温——不是太高,37度6,喉咙也不痛,更不可能扁桃体发炎。俗话说久病成医,她从小便是老病号,医院里护士、医生全认得她,长大后体质好多了,但也时不时的小感冒。

    还是乖乖的去医院看病,沈惜凡没敢说自己发热,怕被当非典病人隔离起来,挂了门诊呼吸科,所幸人不多,一会儿就轮到她。

    她有些紧张,“医生,我会不会是非典?”

    主任医师很肯定的告诉她,“绝对不是,只是着凉了,扁桃体没发炎,又不咳嗽,只是低烧,都用不着打针,吃点感冒药就好了。”

    她犹犹豫豫的问,“可是吃药会不会太慢了,我最近工作挺忙的!”

    老医生很和气的建议,“你这个感冒中药治起来比较快,要不你去挂个中医内科的号?”

    还是去挂了中医内科的号,只是今天中医楼人特别多,都是年轻的准妈妈和老头老太,沈惜凡只好在前台交了病历,坐在一边等待叫号。

    对面的中药房传来阵阵苦涩的味道,夹着几许热气,熏的原本就困意十足的她更加昏沉,身上不知不觉的更重了,她恍惚中想起大学时候自己生病的那些经历。

    那时候自己还是戴恒的女朋友,他极宠她,顺着她,紧张她,她一风吹流鼻涕、咳嗽他都要紧张半天,宿舍里堆的都是常备药。戴恒曾经开玩笑的说,“小凡,早知道会遇上你,我就去读医学院了,可以第一手的照顾你了。”

    她佯怒,但是心里却是甜滋滋的,“没关系,你以后赚多点钱,咱不怕去医院。”

    尽管很小心提防生病,结果大二冬天的时候,自己真的得了重感冒。

    记得那几天,戴恒陪她去医院吊针,从挂号到取药到输液,寸步不离。

    当冰凉的药水缓缓的流入静脉,她手臂发凉,肿胀的难受,他就用温暖的手捂她,帮她把滴注调到最小,安慰她“不要急,慢慢滴”,她就昏昏沉沉的靠在他肩膀上,似睡非睡,静静享受他的体温;她没有胃口,他便给她煮蔬菜粥,然后用棉衣裹了给她送去,一口一口的喂她;他会在离开时候,轻轻吻她,一点都不介意感冒病毒会传染给他。

    那时候,她竟然暗暗祷告自己的感冒迟一点痊愈。

    只是后来,他们分手了,因为他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她不知道那几天是怎么度过的,行尸走肉的噩梦一般,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高烧来势汹汹,而这次没有一个人陪她,她只好一个人缴费输液。一个人坐在人声鼎沸的输液室,对面一个吊针的女孩子依偎在男朋友怀里,一如一年前的他们。

    她惶惶然,眼睛蓦地有些湿润,摸索了半天发信息给戴恒——“我病了,在医院里,你能不能看看我?”

    那时候她以为用病痛就能挽回他的心,即使不行,起码他会觉得一点歉疚。结果望穿秋水,他只回到,“沈惜凡,我们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为什么你还对我纠缠不清?”

    她眼泪一滴滴,滴在输液的手上,心里默念,是呀,我现在只剩一个人了,一个人也得好好的活下去,只是我为什么还那么怀念生病时候,在你身边的温暖。

    她拎着点滴去叫护士拔针,一旁的小护士好心帮她拎着包,嘱咐她要按住三分钟才不会留下青斑,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她无法承受,几乎是狼狈的逃离医院。

    她至今仍然记得清楚,从医院走出来,一切都朦胧迷糊起来,天空是迷迷蒙蒙的轻烟湿雨。然后她倔强的甩掉溢出来的眼泪,挺直脊背,一步一步向学校走去。

    回忆沉沉的压在心头,挥之不去,只听见耳边有人唤她名字,她猛然睁开眼睛,发现眼角已经微微潮湿,扭头看却吓了一跳,“....啊…..何医生....”

    第一次看到她那么失态的样子,何苏叶有些惊讶,随即便微笑着跟她解释,“护士唤了你好几次,都不见有人应答,现在已经中午了,门诊结束了,我出来才发现你在这里,怎么,生病了?”

    她夸张的吸了一下鼻子,努力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我发烧了!”

    何苏叶笑笑,“发烧?没关系,进来,我帮你看一下。”

    沈惜凡怔怔的望着他,跟在他后面,从背后看,他肩膀宽阔,让人觉得很可靠。

    仔细的诊视之后,何苏叶笃定的下结论,语气轻柔,“只是单纯发烧而已,不是非典型性肺炎,现在可以放心了?”

    她觉得过意不去,“真是太麻烦你了,何医生。”

    何苏叶礼貌的笑笑,“没事,不过是外感发热,吃两剂中药就好了。”

    沈惜凡喃喃自语,“外感发热?麻黄桂枝汤?”

    他“噗哧”笑出来了,看她的眼神便的清亮,“你可不能吃那个,那个药太猛,一发汗你身体那么虚肯定承受不住。”他顿了顿,探究的询问,“你怎么知道有这个方剂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以前上学时候接过一个中医方面的翻译资料,当时找了好多书才找到,自然印象深一点。”

    何苏叶点点头,拿笔开始开药方,边写边念,“金银花、连翘、豆豉、蒲公英、柴胡、黄芪、防风、茯苓、藿香、法半夏、生姜,红枣,可以了。”

    她指着“藿香”说,“这个名字好熟悉呀,藿香正气液?”

    何苏叶点点头,“藿香——芳香化浊,开胃止呕,发表解暑,用于发热恶寒、湿温初起、胸脘满闷。”然后他又补充到,“其实藿香也是一种观赏性植物。”

    她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得点头,看了一会处方准备出去缴费。

    何苏叶喊住她,“沈小姐,等一下,呃——这样吧,你先去缴费,我去药房给你煎药,你下午就不要来拿了,能等半个小时么?”

    他笑起来很真诚,眼神里有种执拗,让她拒绝不了,沈惜凡心想这个医生怎么这么好心,只得连连的道谢,“实在麻烦你了,何医生!”

    果然半个多小时后,何苏叶拿了一包药出来,她一摸还是滚热的,医生嘱咐,“一天三次,连续两天,别再记错了!”然后又拿起笔在药单上做上标记。

    沈惜凡愁眉苦脸,“何医生,我快要被中药淹没了!”

    他一副“你这个病人怎么这么不开窍”的表情,眉头蹙了起来,“你吃这个药的话,那个药就可以不要吃了,但是如果你觉得不够的,两副药也不冲突。”

    讪讪的笑,沈惜凡暗暗嘀咕,除了有时候这个医生喜欢教育我之外,别的还是挺好的。

    回到家里,立刻拿药出来,发现还是温热,就倒在碗里,闻上去微微的有些辛辣的味道,但是很香,她以为这次药还是和上次一样甜,便没有心理准备,喝了一口,立刻想吐出来——真的非常的苦。

    她只好强忍着恶心,一口气喝下去,用白开水漱了几遍口,才缓过来,这一次唇齿间是隐隐的辣味,一定是藿香和生姜的味道,但是辣的又很醇厚,让人回味无穷。

    俗话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发烧出不了的汗,被这副中药一下子催了出来,不一会,额头上便开始冒汗——退烧的前兆。她有些欣喜,便爬上床,捂着厚厚的被子,倒头就睡。

    半夜出了一身汗,再一摸额头,温度如常,她心里高兴,嘀咕了一声“中药真管用,谢谢医生”,然后翻个身,接着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候,她拉开那层层厚重的窗帘,温暖柔和的阳光一下子就流泻了一室,窗外的小区景色尽收眼底,绿意盎然,深秋的萧索之气全无。

    神清气爽,只是睡衣上都是汗,她便去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手机铃声大作,她不去理会,过了好一会,又响了几遍。

    穿好衣服出来,发现是许向雅打过来的,她笑笑,没去理睬,从冰箱里拿出果汁和鸡蛋,烤了几片吐司,端到桌上,就着暖暖的阳光,开始吃早餐。

    手机又响了,她迟迟的接起来,然后那边就传来许向雅怨念的声音,“稀饭,你说严恒到底要吃什么呀?问遍了所有的人没有主意,我只好找你来了。”

    她一愣,叼着的面包掉了下来,许向雅还在那头不平,“要不我就买点狗粮去算了,今天早上送餐时候,服务员就说他看到早餐皱眉,只吃了几口就没动过了。”

    戴恒极其挑食,沈惜凡是知道的,她问,“你早上都准备了什么?”

    “煎蛋,全麦面包,牛奶,火腿和果酱。”

    她叹气,“煎蛋要八成熟,保留糖心,全麦面包换成牛奶吐司,果酱他只吃白樱桃玫瑰果酱,牛奶要温热,火腿换成土豆泥。”

    许向雅抽气,“真,挑剔!我都不好意思骂出脏话了!”随即她又好奇的问道,“稀饭,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呀?资料上明明没有呀?”

    沈惜凡嘟嘟囔囔,蒙混过关,“我昨天刚找到的,上班时候给你提点一下。”

    许向雅唉声叹气,“你最好早点过来,这位猫儿嘴的大爷还要等你为他安排伙食呢。”

    一个早上忙的不可开交,但是她心情不错,效率也很高。

    下午许向雅来找她,唉声叹气,“这年头工作累,我们都是伺候人的命,要是活在古代,咱就是奴才命,主子往东不敢去西。”

    沈惜凡大笑,“要是在古代你早就成亲,儿子都叫你‘娘’了!”

    许向雅啐她一口,“说正事,工作时候态度要严肃端正。”

    沈惜凡抱着一杯茶,清清嗓子,“那你听好了,他只吃瘦肉,猪肉和牛肉,鸡肉一般;喜欢吃粥,尤其是正宗的广东粥,今天菜系就以沪菜为主,汤配炖品,甜点用西米露,夜宵准备鸡丝粥和一些开胃小菜。”

    许向雅边写边惊叹,“稀饭你好厉害,这个餐饮部经理应该由你来当!”等她说完,便捧着笔记本,急急的跑走了,嘴里还念到,“快快快,我去也!”

    沈惜凡哑然失笑,自己哪是什么厉害,和严恒在一起两年朵,自然熟悉他的口味——他是爱吃之人,但是极其挑剔,自己曾经为他洗手做汤羹,如何能不知道他的喜恶。

    嘴里有种苦味和辣味,也许是藿香的味道,她喝了好多水,仍是觉得辛辣、苦涩。

    中午严恒去就餐,发现酒店为他准备的饭菜甚是合口,便夸赞许向雅,她便向他解释,“严先生,多亏房务部的沈经理,您应该谢谢她!”

    停下筷子,严恒怔住了,是呀,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妈妈,还有谁那么了解自己的口味,他对食物极挑剔,即便是这样,沈惜凡仍是耐心的为他做饭,他不爱吃她也从不抱怨,总是说自己厨艺不精,但是为什么直到他离开她很久以后,才知道她有多好。

    “如时光倒流,还能否补救;如重新邂逅,谁人可得救;这一秒,只差一秒。”

    他想抓住最后一秒,去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