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糖

    更新时间:2015-07-15 18:16:14本章字数:4767字

    由于工作原因,沈惜凡成日呆在酒店里,她办公室里终日弥漫着一股中药味,林亿深每每经过都要喊,“沈大仙,你又炼丹了?”

    沈惜凡总是很配合的招呼他,“进来试试呀,包治百病的!”

    许向雅倒是好奇,“稀饭,你每天吃中药做什么?更年期?”

    沈惜凡皱眉,“我要是更年期你就快入土了,我正吃外感风寒的药呢!”

    许向雅假装惊叹,“哇,外感风寒,你好专业呀!”

    “专业的不是我,是那个帅哥医生。”她自言自语,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笑起来右边有酒窝的何医生。

    谁知许向雅耳力极好,立刻八卦起来,“帅哥?医生,谁?难道稀饭你有春天了?哇,制服情节呀,医生呀,白大褂呀,好专业呀。”

    沈惜凡白她一眼,“你发花痴的水平也很专业!”提出一袋中药,在她面前晃晃,“看帅哥医生的代价是很惨重的,短暂的快乐然后就是绵长的痛苦折磨!”

    许向雅撇嘴,“无所谓,我假装有病,然后看完了就走人,给我开药就把扔了,反正病人之意不在药,在乎帅哥医生也!”

    忽然,许向雅凑近她,压低声音,“稀饭,你觉得那个严恒怎么样?”

    她不禁皱眉,“问这个做什么呀?莫不是发花痴发到客人身上了?”

    “哪有,我都练的金刚不坏之身了,是我的那些小服务员们。每次看到他,激动的都快上天了,争先恐后的要帮他上菜,他一笑,那些小孩子都快晕了!”

    “有那么夸张吗?我看他长得不过尔尔!”

    许向雅撇嘴,“我看挺不错,青年俊才,海归才子一枚,名利双收,不过这样的男人,估计都有女朋友了,没准早谈婚论嫁了。”

    沈惜凡淡淡的笑,“是呀,那种男人看看就够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过百姓的日子。”

    沉默半晌,岂料许向雅拍案而起,“男人呀,我就要找他这样的男人做老公!”

    沈惜凡心有芥蒂,干脆沉默不作声,就着杯子大口喝药,看得许向雅目瞪口呆,赞叹,“人才!才人!沈才人!”

    下午她正在休息,忽然接到沈爸爸电话,大感意外,刚接起来那边就是沈爸爸可怜兮兮的声音,“凡凡,你妈是不是到什么期了,脾气又臭又硬?”

    她揣测,“更年期综合症?”

    那廂沈爸爸狂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什么东西的,你不回家,我现在简直成了贫下中农,天天被她欺压,说她两句,她就抱怨,我说一句你就顶我十句,还让不让我说话了?其实都是她一个人说的最多!”

    沈惜凡只好安慰她爸爸,“爸,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的,原来就不好,结果到了更年期激素分泌紊乱就更暴躁,您就跟她冷战,软抵抗,抗战八年、国共三年的经验告诉我们——坚持就是胜利!”

    “有用么?”沈爸爸犹犹豫豫。

    她信誓旦旦的保证,“没用的话我来顶着,这个家不就我跟她嗓门有的一拼,改天我回家劝劝她,现在工作特别忙,我都一直住在酒店,您就先忍着。”

    沈爸爸忽然想起什么,急急忙忙的问道,“对了,凡凡,你表哥要把你的准嫂子带来见见面、吃个饭,你有时间能来不?”

    沈惜凡笑起来,“乔阳什么时候拐了一个老婆,去!一定得去!”

    她下了班就直奔饭店,刚下出租车,便接到电话,“凡凡,大家都在等你呢,快点!”

    拎了包直奔二楼,一推门进去就是一张张熟悉的脸,长辈小辈各一桌,看见她都起哄,“迟到了!”“罚酒!”“阿阳,给她满上,满上!”

    沈惜凡苦笑,他们家的人,就是爱热闹,感情好的实在没话说。但是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一大家人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很开心。

    心情不错,又逢表哥喜事,她喝了不少,略微觉得有些上头,便找了借口去天台上吹风。

    忽然听见后面有响声,她转身一看,笑着打招呼,“乔阳,怎么有机会溜出来了。”

    “来看看你呀!”乔阳摸出一只烟,熟练的点燃,“看什么那么出神,想小男朋友了?”

    沈惜凡噗哧一笑,“哪有什么小男朋友呀,我都空档好几年了!”

    乔阳弹掉烟灰,仔细的询问,“怎么初恋结束了还没再开始新的一段,我听姨妈说给你介绍那么多青年帅哥,没一个让你重新燃起熊熊爱火的?”

    她扯扯嘴角,“匪我思存!”

    乔阳叹气,“我知道他回来了,小妹,过去的就过去了,别想不开。”

    “我哪有想不开!”沈惜凡眯起眼睛望着天空,“只是暂时没有合适的而已。”

    乔阳眼珠一转,“我倒是认识几个人,挺不错的,下回给你介绍一下。”

    家宴散的很晚,走出饭店,沈惜凡不住的打寒战,刚想折回去跟表姐借件大衣,只见一群人从楼梯上下来,她一眼就看见那个医生——何苏叶。

    第一次在医院以外的地方遇见他,他身上穿的很随意的白衣黑裤的休闲装,却很有玉树临风的味道。

    沈惜凡心里暗暗感叹,即使不穿白大褂,这个医生还是一样的帅气。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跟他打招呼,便见医生对着她微微笑,那个深深的小酒窝透出一丝的俏皮。

    可是就在她准备露出一个完美笑容回应的时候,一阵穿堂风吹来,她鼻子一酸,非常应景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此时帅哥径自走向她,大厅灯火辉煌,她想隐身都困难,还是QQ好,可以隐身,MSN也不错,可以显示为脱机,但此时她只能欲哭无泪的石化掉。

    帅哥医生站在她面前,递上一包纸巾,“夜凉小心,别再感冒了。”

    她接过来讪讪的笑,“谢谢,我没事的。”

    气氛有些尴尬,两人僵持了一会,听闻门口有人叫何苏叶的名字,他微微欠身道别,依然是微微笑,“不好意思,先走了。”

    沈惜凡点点头,目送他出大厅,然后他坐上一辆黑色的车离开,车牌上赫然的“南A”字样——她疑惑,怎么这个医生还跟军区有些关联。

    那包纸巾是淡淡的绿茶香味的,她不由感叹这个医生实在是心细,阅病无数——她现在确实很需要纸巾,去阻止潸然欲下的鼻涕。

    第二天沈妈妈电话又早早的响起,把她从梦想中吵醒。沈妈妈不知道又从哪拉了一匹白马,喊她晚上去评估鉴定。

    晨会上,沈惜凡一直不专心,程总讲话她就记了寥寥的几个字,然后就是通篇的“伯乐”两个大字。她回到办公室立刻哀嚎,“为什么没有王子给我鉴赏一下,要不是黑马,要不就是白马,我不做伯乐,谁做伯乐!”

    她还是决定去坏老妈的计划。

    这次这个人,太假正经了,眼睛像白岩松,面容却像吴孟达,老妈在一旁小声嘀咕,“人家的优势是注册会计师,很会算账的!”

    沈惜凡心想,其实是被你派来做卧底管着你家女儿财政经济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吃里扒外的老娘!

    长相上,沈惜凡一点都不歧视他,可这位成功男士有着非凡的自信,反复宣传自己如何明察秋毫识破假帐,她也不时配合地喊,“哇,你太厉害了!我好崇拜你哦!”

    会计男更加膨胀起来,最后,他终于掏出一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其实,我就是想找一个对我妈好的,我太忙,都没时间照顾她。”

    这一回,沈惜凡做出一个更为崇拜和惊叹的表情,“哇塞!你太聪明了,你怎么知道本姑娘缺钱,想应征保姆呀,你一个月开多钱?......”

    果然,相亲又糊了!

    她心里痛快极了,表面还要装作一副沉痛惋惜的样子。沈妈妈从饭店骂到她回酒店,等她上了楼拿出手机接着骂,一直骂到手机没电。沈惜凡现在才深感老爸的处境是多么的艰难,于是第二天上午,她怀着一股拯救更年期女性的热忱来到了医院。

    但是她的动机绝对不单纯,只是拿药每次不一定看见那个帅哥医生,她也只有在星期一和星期三挂号排队看病的时候才能见着她。他笑起来的酒窝,温柔的声音,专业敬业的精神,还有写的一手的好字,她觉得自己很傻,但是原因也不都在自己,起码那个帅医生占到五成。

    若那医生长的丑一点,她也不会有如此多的想法了。

    面对沈惜凡,何苏叶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从失眠到发热,这个女孩子如果折腾出来胃痛、腹胀、水肿、虚劳他都可以坦然接受了,他礼貌的笑笑,毫不掩饰深深的酒窝。

    但是沈惜凡支吾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何苏叶疑惑,什么病那么难以启齿。

    最后她心一横,脱口而出,“更年期综合症怎么治?”

    何苏叶瞪大眼睛,翻回病历封面,“25岁?超前步入更年期?”

    她连忙摆手,“不是我,我妈妈。”

    何苏叶“哦”了一声,“怎么不让你妈妈亲自来看?”

    “我哪敢!”沈惜凡提到这个就头大,絮絮叨叨完全忘了对面是医生,“我爸爸现在被欺压的吱不了声,我被骚扰的天天噪音污染,你说我家还有谁敢跟她提这事,完全就是奴隶制社会,你说一个女人喋喋不休的在你耳边唠叨半天,打手机打到没电,三天两头的弄个什么花子整你,还吃里扒外.....嗯....何医生,我是不是太多话了?”

    何苏叶笑起来,眸子里都荡漾着满满的笑意,“没有,没有,只是很同情你,可怜到没处发泄了,跑到医院来泄愤。”

    她讪讪,“你说怎么办呢?现在能开药么?”

    何苏叶摇摇头,“这个不太有把握,但是我可以给你几个食疗的方子,你回去试试。莲子、桂圆肉、冰糖适量,在沸水中煮成粥,再加入冰糖即可食用,或是黑木耳与大米共熬成粥,调入枣丁,加入冰糖,这两个方子有补血降压、滋阴养胃、和脾补气的功效。”

    然后他拿出一张白纸,“我给你写下来吧,省的你又忘了。”

    写好之后何苏叶递给她,她仔细看了一下,指着后面的方子问,“何医生,这个是治什么的,怎么里面尽是药名呀?”

    他解释道,“防止感冒的,这些都是感冒茶。”

    “恩?”沈惜凡有些疑惑,眨眨眼睛,一脸茫然。

    何苏叶笑笑,“最近天气变化很厉害,容易感冒,按这些方子泡点茶喝可以预防。”

    原来是那天感冒的一个插曲。

    飞快的扫了一下药方,她皱眉,“会不会很苦呀,我不要喝苦的,有没有甜一点的,比如蜂蜜一类的。”

    何苏叶很想笑出来,但是硬生生的把笑意逼了下去,思索了一会,“好吧,我改一下。”

    沈惜凡望他奋笔疾书的样子,有些出神,暗自忖度,和她相亲的都是一群“极品”男,为什么没有像他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看上去那么和气又温柔,她忽然很恼这样的相亲。

    结果她脱口而出,“何医生,有没有一味药能治,那个——相亲强迫症的?”

    何苏叶写的正认真,“哗啦”一下笔下一错,划出淡淡的印记。

    沈惜凡忙解释,“我乱说的,您不要当真!”

    何苏叶想了一会,表情认真,“强迫症属于变态心理学范畴,中医很少涉及这个领域,不过我们医院设有专门的心理咨询诊室,沈小姐可以考虑一下相关人员的治疗。”

    从门诊部出来,沈惜凡心里窃喜,今天帅哥医生的服务太超值了,如果要是没有最后自己不在计划中的表现就算是完美了。

    她边走边念,“五神茶:茶叶6克,荆芥、苏叶、生姜各10克,加水文火煎15分钟,然后加入红糖30克饮服,每日2次,可随量服用。可发散风寒,祛风止痛,适用于风寒感冒,畏寒、身痛、无汗等症。”

    继续傻笑,“五神茶,里面有苏叶.....”没留神,撞到前面一个人,她一抬头,原来也是个医生,个子不高,但是长得极有个性,绝对让人过目不忘。

    她不好意思,那个医生也不好意思,两人相视而笑就各走各的路。

    从医院回来后,她去了趟超市,然后拎着大包的东西回家治疗更年期中的老妈。

    沈爸爸看到女儿回家甚是意外,沈惜凡解释,“爸,我是来救你于水火之中的!”

    沈爸爸作了一个“嘘”的动作,“你妈还在房间里面睡觉呢,昨晚她说心烦盗汗,一夜没睡好,早上醒的又早,直到我下午从学校回来她才睡。”

    她点头,“爸,你先去书房忙你的,我给妈熬点粥,今天我去问医生,医生给开了几个食疗的偏方,说兴许能管用。”

    她专门上网查了一下配方:莲子养心益肾,补脾润肺,清热安神,固心降压,桂圆性温味甘,益心脾,补气血,用于心脾虚损、气血不足所致的失眠、健忘、惊悸、眩晕,冰糖补中益气,和胃润肺。

    厨房里面是大米粥的香味,伴着莲子桂圆的淡淡药气,最后加入冰糖,一下子,甜蜜的香气窜起来,微热的水汽带着甜香味,弥散在家里。

    饭桌上,沈爸爸把碗递过来,“凡凡,再给我一碗粥,挺好吃的。”

    沈惜凡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老爸,这个是给我妈吃的,治妇女更年期综合症的!”

    沈爸爸打哈哈,“没事,你老爸也快了,提前做好准备,未雨绸缪!”

    沈妈妈瞪他,沈爸爸立刻改口,“盛饭,盛饭,吃粥吃不饱!”

    晚上还要回酒店,她保证这段时间工作一结束就回家住,沈爸爸才放她离开。

    初冬确实很冷,阵阵寒风吹的骨头里生寒,不由打了好几个寒战,她计划从明天开始带着喝一点五神茶,预防流行性感冒。

    觉得衣服上有一股甜腻的香味,不似甘草清凉,而是冰糖的绵长悠远,暖入心肺的滋味,就如自己的心情,甜甜的,无忧无虑。

    她忽然想到何苏叶右边深深的小酒窝,笑起来,就像冰糖,夏天清凉,冬天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