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玲珑

    更新时间:2015-07-15 19:02:34本章字数:3249字

    “嘭嘭嘭!”

    银色的闪电划破长空,就在我以为敲门声被暴雨的“哗哗”声淹没之时,门被粗暴地拉开,我一时踉跄了下,脚步未及站稳,一只手便伸过来将我推下台阶。

    “大半夜地敲什么门,作死啊!”孟海边打着哈欠,一脸不耐烦地斜了我一眼,见我身后站着管家徐伯,皱眉问道:“有事?”

    “我娘病了,要看大夫。”我抹去脸上不断落下的雨水,冷漠地看着他。

    不出意料地,他的脸上闪出一丝嫌恶:“妹子,你娘病得可真不会挑时候,天又黑又刮风下雨的,哪个大夫肯来?你得出多少诊金?”旋即又添了一句,“出多少诊金都不会来,你还是省了那银子给你娘准备口好棺——”

    “啪!”我紧紧攥着发抖的手,怒视孟海瞪大了眼睛,捂着被我扇了一耳光的左脸,又气又急,抬起一脚向我踹过来,徐伯忙将我拽到身后,恳求道:“二少爷,您看在小姐为夫人着急上火的份上就别计较了,还是救人要紧啊,派两个人去请大夫,晚了怕是……”

    “呸!”他吐了一口痰,指着娘住的屋子骂道:“两年来她们娘俩花了我多少银子看病了?要是能好早就好了!要请你去请!爷我一没人,二没钱!睡觉!”

    门被重重关上,依然能听到他在里面骂骂咧咧地声音,两年多来压抑下的怒火着了起来,我欲拼全力踹开门,却被徐伯紧紧拉住,连声叹气道:“小姐,你就是把门踹坏了又能怎样,到头来受气的还不是你?我这就去找大夫,那位平日来给夫人看病的陈大夫是个好人,兴许能肯过来……”

    徐伯佝偻着身子,撑着把旧伞,自言自语着往外走。

    眼眶一热,我强忍住鼻腔中的酸涩,上前拦住他:“爷爷,您都六十多了,我怎么能让您冒风顶雨地出去请大夫?爷爷,玉儿长大了,让玉儿去吧。您帮玉儿在家照顾娘。”

    我双手捂着头朝里屋跑去,装作未听见他在身后唤我。

    掀开帘子,宛澜探出脑袋,见到我先是一喜,随后未见我身后再有别人,小脸便垂了下来。

    “我娘怎样了?”我压低了声音问,探头朝里面望了一眼,只看见娘紧闭了眼躺在床边。

    宛澜摇摇头:“咳了好多血,我叫她,也不应我,好像……昏过去了……”

    我咬着唇,勉强不让自己哭出来,伸手去拿墙上挂的伞,想了想,又取了蓑衣披上,系好绳结,嘱咐她道:“我去请大夫,无论如何也要请一位过来,你帮我守好我娘,等我回来。”

    过了戌正,天色早已暗下来,又因下着暴雨,街上几乎不见一人,只有我,一手撑着伞,一手紧紧拽着披在身上的蓑衣,在街上横冲直撞。

    最先跑去陈大夫的医馆,这两年娘的病都是他瞧的,问脉、开方都很尽心。然而今夜,他的医馆大门紧锁,我拍了许久都没人应声。不甘心地又跑过两条巷子,不是无人开门便是不耐烦地轰我离开。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我孤零零地站在街上,伞早被愈加凛冽的风吹到一旁,雨丝飞卷,吹打在身上。

    冷,一直冷到骨子里。

    我蜷着身子慢慢蹲下,双臂牢牢抱在膝上,头深埋在双膝间,恐惧霎时间铺天盖地的袭来。我知道我应该回家的,徐伯、宛澜、娘……他们都在等着我。可是没有人,没有一个大夫肯来看看我娘。

    “哒哒哒——”

    身后响起急促的马蹄声,一匹、两匹……很多的马,我没心思去数,只觉他们离我越来越近,却仍似那么遥远。

    “吁——”

    突如其来的喝止声搅碎了我的思绪,缓缓转过头,只见一匹马儿在身后高高扬起了前蹄。若不是它的主人奋力扯住了缰绳,硬扭转了马身,堪堪避过了挡在路中间的我,怕是我早已变成了肉泥。

    两柄钢刀“唰”地架在了我的脖子上,未及我回过神,但闻那勒住马缰的少年带着几分不悦问道:“桑格,你这是做什么?”

    “主子,这个小丫头来路不明……”说话之人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目光略过歪倒在一旁的油伞,以及蜷缩在地、被雨水早已浇的狼狈不堪的我身上。

    两人迅速收了刀,又听一个人语气略带恭敬地说道:“主子,城门已经关闭了,咱们还是……”

    “关了又如何,谁能拦得住我?驾!”少年丢下这句话便策马扬鞭,周围的四个人忙紧紧跟上,飞快地向前方行去,如同适才他们来时一样,似乎并未曾因为我而停下来过。

    直到他们远去了,我站起身,走过去拾起那把被马蹄生生踏碎的油伞,握着冰凉的伞骨,抬头望了一眼前方。

    无尽的黑暗,只有远处一盏小小的灯挂在门上,在风雨中摇曳,昏黄的灯光那么一小点,像是夏夜里的一只萤火虫,仿佛随时都会被扑灭。

    康熙三十八年七月二十五日夜里,娘一病不起,追随三年前离开我们的爹而去。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一夜,同样在风雨中,孤独地守候着娘亲逐渐冰冷的身体的,不只是我一个。

    早上出来的早,特意绕到东华门那边的当铺将娘留给我的最后一点首饰当了,免得被孟海瞧见抢去我仅有的银子。不想,刚从当铺出来,整条街就戒严了。

    我身量不高,挤在人群里,除了头顶闪过一片片白花花的幡旗,还有各式白色纸张或绸缎扎起来的烧活,以及那长长的似望不见尽头的队伍外,再看不到其它。

    “唉……”有人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我侧过头,有些好奇地问向对方:“爷爷,这些是什么人啊?”

    一身破旧补丁的老爷爷慢慢摇着头,似是在回答我,又像在自语:“一入宫门深似海啊!听说这位娘娘年纪可不大呢,那位小阿哥真是可怜,这么小就没了亲娘……”

    娘娘?阿哥?原来是皇宫里的出殡仪仗。

    我踮起脚尖,巴巴地望向前方,随风飘摇的幡绫挡住了视线,只看到一抹同样雪白的背影,骑在马上,腰背挺地笔直。

    没来由地,鼻尖一阵酸涩。纵是皇子又如何?你不也是和我一样,亲娘逝,骨肉离,殇悲恸。

    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过如此。

    “小姐,你看!那儿有朵荷花还没谢呢!”宛澜拉着我的手,凑到白玉栏杆前,一手指着湖心中的秋荷,惊艳地叫道。

    “咳咳,”走在前面带路的太监总管转过头,轻咳了一声,敛目看看我,旋即对宛澜道:“园子虽比不得宫里,却也是有规矩的,澜姑娘可万不能在主子们面前也如此大呼小叫的。”

    宛澜被他斥地面目“噌”地一红,低着头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是”,趁对方未留意,嘴角一瞥,吐了吐舌头,很快又如无事人一般。

    我偏过头噙着笑意,边打量着入眼之美景,边朝承露轩行去。

    畅春园在城西,离家不远。记得从前每年的五月到十一月,爹都是在园子里办公的,那时候我还常常缠着他,要他给我讲畅春园里都有哪些好玩的景儿。爹说,园子是按照江南的园艺风格建造的,亭台楼阁,水榭湖泊,怪石嶙峋,鸟语花香,设计精巧,置身其中,忘尘于外。

    “真有那么美?和娘说的‘世外桃源’哪个才是最好的?”我倚在爹的怀里,仰头等待他的回答。

    爹起身将我驼在肩上在院子里转圈,朗声笑着说道:“皇家园林也好,世外桃源也罢,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

    我拉着爹骨节分明的大手“咯咯”笑着,娘从屋里取出斗篷为爹披上,免不了习惯性地嗔道:“你又宠她,都多大了还放在肩上?”

    “不论多大玉儿也是我的宝。”爹朝我眨眨眼睛,有力的双臂举起我扔高,再接住,我兴奋地大叫出声,瞥一眼娘无奈的眼神,笑声愈加扩大。

    那时候触手可及的幸福,我以为可以一直继续下去,殊不知,轻易便烟消云散。

    手指轻轻攫起一片随风飘落的树叶,园中的一草一木,一点一点在我的脑海中复苏,不再只是苍白的几个词语。抬头望向寂寂碧空,也许在哪一片云端之上,爹和娘正默默看着我,守护着我。

    即使相隔万水千山,我们仍在一起。

    十二年从未离过家门,第一次在别的地方过夜,尤其是皇家御用园林,尽管床铺很柔软舒适,我依然辗转难眠。

    宛澜在身侧早已睡熟。论起随遇而安,她的适应力果然比我强,许是从小颠沛流离的关系吧。

    披了一件外衣走到窗边,因为和床有一段距离,且又是燥热的夏夜,即使开着窗也不会受凉。我便推开窗,下巴抵在叠加在一起的手腕上,默默欣赏着宁静的夜晚。

    月光淡淡的,有一圈模糊的光晕,因还有几日便是中秋,已近团圆。星星不多,却极为璀璨耀眼。凭着记忆去寻找娘告诉我的什么星座,仰头巴望了许久,却一个都没寻到。

    有些失望地准备关上窗子,忽听不远处,一曲箫音慢慢穿过树木花草,湖山石桥,袅袅而来。低沉、婉转、却透着一丝丝的悲凉之气。

    心忽地一疼,抓不住那是什么错觉,我勉力撑着窗沿探出半个身子露在窗外,侧耳细听,箫音不绝,似是想要这样的夜晚,夜半私语时,只一个人静静地吹着箫,不让任何人来打扰。

    趴在窗前,那带着剪不断的思愁之音一点一滴慢慢滑进我的耳畔,直到心底。

    渐渐地,我终于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