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更新时间:2015-07-16 14:31:30本章字数:2162字

    司嘉怡最近收花收到手软。

    她这部戏依旧是女四号,比上部戏好点,不再饰演小三遭人掌掴,而是演女主的闺蜜,戏里亲亲密密,戏外,人家大牌从没正眼瞧过她。休息的时候她倒是听见女主与助理谈到自己:“一个十八线的小艺人,也好意思让人把花往片场送?”

    司嘉怡等她们走了才从厕所隔间里出来,看着镜中的自己。十八线的小艺人,真是讽刺……

    凌晨要赶一场夜戏,拍完回家睡觉。车子停在路口等红灯,司嘉怡不由自主地看向副驾驶座上的那束花。

    这次收到的是郁金香。香味与欲望一样,在这夜里郁郁的绽放。司嘉怡想了很久,红绿灯变换几轮她才醒过神来,拿出手机拨号码,像一个做贼心虚的犯人,心里打着鼓。

    那张名片上的电话她看了那么多遍,早已铭记。

    这个时间段并不讨巧,对方关机,兴许是睡了。方才那点被撩拨起的、关于成名的欲望,此刻戛然而止,司嘉怡自嘲地笑着,重新启动车子。

    司嘉怡回到家,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床头的手机在震动。接起来,对方说:“哪位?”

    半晌,司嘉怡反应过来,一下子从床上坐直:“姚先生。”

    “……”

    “我是,司嘉怡。”

    他的沉默令司嘉怡不禁怀疑,他到底记不记得她。

    很突然地,他轻声笑了起来:“花还喜欢么?”

    ***

    司嘉怡大脑飞快的运转,没有冷场太久,自认声音不卑不亢:“从收到你的第一束花开始我就想问了,为什么?”

    他顿了顿。

    “我刚下飞机,”他的语调恢复冷淡,“这样吧,晚上一起吃顿饭。”

    就这样转移了话题。

    就这样挂了电话。

    接下来的一整天司嘉怡都在考虑要不要赴约,因为走神,一个镜头NG了几次,导演直接对剧务破口大骂:“以后都给我擦亮眼睛,就算是个龙套,也给我请专业点的!”

    她前不久那场哭戏惹得工作人员们眼眶湿润,倒没见有人夸过她分毫。司嘉怡心里虽这样想,却只能对着导演连连鞠躬道歉。

    下了戏,正值晚饭时间,司嘉怡刚拿出手机想看看有没有未接来电,女主的助理过来叫她:“Cici请剧组的人吃饭。”

    姚子政没有打电话来——

    司嘉怡收起手机,随着《孤身男女》的主创们往片场外走,女主见她两手空空,故作惊讶:“今天怎么没见你收花?”

    司嘉怡正干笑着不知如何作答,女主突然愣住。

    司嘉怡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也愣了——

    她的花送到了。

    ***

    剧组之前为拍一场富二代飙车的戏,特地向赞助商的车行借车,对方以限量跑车太过昂贵、经不起折腾为由拒绝,多大的面子都不卖。

    此时此刻,这辆车就停在他们面前。

    当所有人都只顾着看车的时候,只有导演,惊疑地看着剧组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女演员走向车旁的男人。

    司嘉怡走到车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姚子政已拿起放在引擎盖上的花,递给她,替她开车门。

    看出了她的迟疑,他失笑:“放心,我不会把你卖了。”

    ***

    还未进包厢,司嘉怡就听到里头的谈话:“我现在最烦那些煤老板,仗着自己是投资人,二奶、三奶全往我片子里塞。”

    “见怪不怪吧,圈子里现在的生态就这样,戏骨大牌什么的现在全是浮云,演员的尊严?在煤老板面前值几个钱?我就见识过好几个喜欢集邮的老总,专集些二三线的女明星,party玩到最后就是爬体,谁想红?行,看谁爬得多爬得勤快。你碰到的这个还算好的,起码只捧一个人,好歹也算得上专一,只是品位太低,喜欢砸钱给注定长了张不红脸的金丝雀。”

    司嘉怡杵在门外,颇为尴尬地回头瞅了眼姚子政,他只是浅笑着示意她进去。

    刚才还气愤万分的两人见到姚子政,全都笑开:“大忙人,可算等到你了。”

    “约了你之后我秘书才提醒我和彭导、许制片有约。我这样顺道把你带来,不介意吧?”姚子政向司嘉怡解释,并为她介绍,“这位是……”

    其实无需他介绍,司嘉怡早已认出这二位。

    因迟迟没晃过神来,整个饭局司嘉仪都有点不在状态,姚子政倒是始终侃侃而谈:“彭大导演,有你在这儿,我哪还称得上是大忙人?我推荐给你的剧本你都忙到忘了看了吧?”

    “我怎么听说剧本的原作者是你妹妹?子政,这可不符合你一贯公私分明的作风。”

    许制片几分打趣几分揶揄地说道,彭导听了恍然大悟:“那个姚娅楠是你妹妹?”

    司嘉怡被导演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惊得一松手,筷子掉落在地。

    姚子政重新拿了副筷子给她,她却“嚯”地站了起来:“抱歉,我去趟洗手间。”

    ***

    姚娅楠……

    姚娅楠……

    司嘉怡洗了把脸,眉头深锁地走出洗手间。

    “还好吧?”

    听到声音,司嘉怡猛地抬头——姚子政就站在洗手间对面。

    “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告辞。”她绕过他,头也不回地说。

    “知道娅楠是我妹妹,至于这么惊讶?”

    司嘉怡被他的话钉在原地。

    这个男人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刚才不动声色,现在却又这样揭穿,司嘉怡有些惶恐,调整好了脸部表情,才敢回头看他:“我从没听她说过有你这么个哥哥。”

    “她出道那会儿公司要把她包装成富家千金,我们这些贫民窟里的家人,见不得光。”

    贫民窟里的家人?

    这个男人穿着考究,优雅地向她走来,明明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贵公子。

    司嘉怡有点忌惮他,悄然退后半步。

    她找些别的东西来看,至少不要看他双那深不见底的眼睛:“我跟她很久没见了。如果有机会,代我向她问好。”

    ***

    那场不欢而散的饭局,司嘉怡拒绝再想。

    拍戏时若再走神,估计张导真的要换掉她。

    张导今天对她却是出奇的照顾:“怎么精神状况不佳?”说着就让助手把自己喝的补茶倒一杯给司嘉怡。

    司嘉怡有点受宠若惊。但是一抬头就看到工作人员抱着一束花向她走来,司嘉怡的心情再度低落下去。张导倒是心情很好的样子,直夸白玫瑰漂亮,末了又说:“姚先生这花,送的还真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