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更新时间:2015-07-16 14:30:42本章字数:3175字

    不得允许擅入谷内者不救。

    死人或一心求死者不救。

    恶贯满盈罪大恶极者不救。

    回春谷从不涉及江湖争斗,只要不违反这三条命令,给足银子沈知离马上就救,管你是仇敌见面分外眼红还是失散多年兄弟相逢,都得乖乖排队看病。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得罪谁也绝对不能得罪大夫。

    所以就算魔教的人明知十二夜公子就在回春谷,也不敢明目张胆闹上门来。

    沈知离仔细看过每一个医童,确定方才见到的那个并不在其中。

    抚了抚额,看来怕是魔教的人潜了进来。

    这就有点棘手了,无论如何拿了银子,至少她要保证病人在回春谷的安全。

    “小姐,你手上的伤。”蝶衣扁扁嘴,取了药囊替她涂抹包扎。

    沈知离这才留意先前被烫的手指已经肿起,这点疼痛实在微不足道,便也没有在意,她的体质不好,一旦生病受伤总是格外严重。

    出门时,青荇还等在门外,背对着她抬起手指,一只盘旋的白鸽缓缓落下。

    “咳咳,青堂主……”

    青荇从白鸽脚下抽出纸卷,苦笑道:“沈谷主,托您的福,这几日我只怕要被花堂那些家伙咒死了,您可否给在下开张收银证明。”

    “这个没问题,不过……”沈知离看了一眼啄自己毛啄得正欢的傻白鸽,“用飞鸽传递讯息不是很容易被捕捉到?”

    “不会。”青荇对她笑了笑,将手中的鸽子向上一抬,接着手指作弹弓状凌空一击,鸽子登时翅膀一滞,小腿一抽,直挺挺的摔了下去,落到地面上,两只爪子反复抽搐数次,眼仁一翻,不再动弹。

    沈知离上前动手试探了一下,竟然真的像只死鸟。

    “我们的鸽子都受过专门的训练,一旦有危险,立刻装死。”

    沈知离看着刚才还显得傻头傻脑的鸽子,顿时有些肃然起敬:“这方法是谁教的?”

    青荇顿了顿:“我家主上。”

    沈知离:“……”

    ……真是人不可貌相。

    青荇又咳嗽了一声:“沈谷主,我思考过,主上的失忆是因为脑部收到重击……”

    沈知离诧异道:“你是打算让他再被重击一次么?呃,虽然是有点危险,弄不好把脑壳砸开的话再想愈合会更麻烦,不过也不是完全不行……”

    边说她边摸着下巴思忖,倒像是认真考虑的模样。

    青荇急忙打断沈知离可怕的念头:“不是!这次主上醒来只怕将沈谷主当成了那个妖女,我的意思是沈谷主不妨模仿那妖女的所为,试试能不能唤醒主上的记忆……”

    出乎意料沈知离倒没有马上拒绝,只道:“过些日子再说罢,明日我下山有事。你家主上的伤只要按时喝药就好,也暂时不需要我了。”

    “可是……”

    沈知离微笑:“还有魔教的人似乎潜进来了。”她拍了拍青荇的肩,“为了你家主上和回春谷的安全,尽快走罢。回春谷里有卖马车的,报上我的名字,可以给你九九折。”

    ******************************************************************************

    揉着烫伤久久不退的手指,沈知离坐着马车一直到了附近的镇上。

    刚刚入秋时分,阳光落在青石板路面显得有些倦懒。

    街上的店铺都已经开了,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叫卖声不绝于耳,马车缓缓停在镇口一家酒馆。

    “哎,谷主,就知道你要来,小的早早便准备好了。”

    沈知离拍了拍酒坛,递给身边的侍女,正待叫人付钱,一只手拦在了前面,递过去一锭五两的银子。

    她侧眸,是一张极好看的笑颜,温润谦和带一分讨好。

    沈知离忍了忍,看向他身后一脸无辜的青荇。

    “能不能解释一下。”

    却是苏沉澈先温声道:“知离,不关青堂主的事……是我实在不放心你一个人出来,若是遇上什么危险怎么办。”他的声音柔和,眉头微皱,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谁说我一个人出来了?

    我身边这些侍女都是死的么!?

    还有……

    “谁让你叫我知离的?”

    苏沉澈一愣:“难道以前我不是叫你知离?那不然是……阿离?离儿?知知?离宝贝?”

    “……我有姓的,你直接叫我沈知离就好。”

    沈知离转身忍耐道,“还有,这个镇子是回春谷的属地,很安全,你也不用担心,赶快回去……”

    刚走了两步,发现苏沉澈像是根本没听懂他的话,又亦步亦趋的跟在了她身后。

    “你就……”

    苏沉澈垂了垂眸,有几分受伤:“是因为我什么都不记得,所以不方便带我去么?”

    又来!

    他除了装可怜装受伤,就不会别的么!

    不过,这样的贵胄公子……

    沈知离嘴角勾起一抹笑:“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确定想跟我去?”

    苏沉澈惊讶抬眸,忙不迭道:“确定!”

    一间陈旧的宅子出现在视线中,除了大,无论位置还是周围环境都让人生不起一分住在这里的愿望。

    进去之后发现里面的环境更加的超乎想象。

    几百个年纪不超过十岁的孩子挤在一个大院里,有的在念书,有的在打闹,但更多的在挑拣处理堆满了院子的药材。

    人挤人的味道堆叠起来,无疑是一种难闻的气味。

    看见沈知离进来,孩子们几乎是用冲的将沈知离围在了中间。

    沈知离用手一指后面的马车,孩子们冲她鞠了一躬又飞快的冲向马车,却在马车前规规矩矩的排起队来。

    马车上的侍女下来,掀开帘子,里头是满满的冬衣外带一些零嘴和玩具,但都不是太过贵重的玩意。

    打沈知离一进来,便一直留意着苏沉澈的神情。

    出乎意料没有看到什么嫌恶的神色,他反而显得很疑惑。

    沈知离抿唇笑:“这些都是我的孩子,每月我会在这里住上几日,给他们上课,正好上一个教武先生刚走,你愿意顶上么?”

    因为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想追她的世家公子不是没有,想打消一个人追求热情,有时候并不这么困难。

    苏沉澈沉默了一下。

    沈知离也不再问,笑了笑,径直往屋里走。

    苏沉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原本就打算陪你,只不过为什么不给他们更好的环境呢?如果可以,我愿意出……”

    这回轮到沈知离愣了愣,才“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真是没受过打击的少爷……

    沈知离回头道:“我又不是菩萨,好吃好喝难道你要我养他们一辈子么?”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环境又怎么会拼命的想出人头地,能够自力更生。

    十年前她也曾是这里的一员,如果不是遇到了师父……

    苏沉澈似乎沉思了一下,认真道:“你说得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沈知离笑:“我可没你想得这么伟大,当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能给他们口饭吃就不错了,我自然看不得他们过好日子。”

    青荇已经在苏沉澈身后挤眉瞪眼半天了。

    不等苏沉澈回答,沈知离叹了口气,重又捡回温柔的语气:“苏……沉澈,东西发好了,我们走罢。”

    “去哪?”

    “去客栈啊。”沈知离温柔笑,“傻瓜,你难不成把我刚才的话当真了?我现在这么有钱干嘛陪着他们吃苦?”

    说罢转身便走,说话间一个刚抱回冬衣的孩子猛地撞上了沈知离,沈知离没有提防措手不及退了一步,手支撑在后面的墙上。

    孩子也跌倒在地,刚刚领到的木风车轱辘断开,再不能玩。

    沈知离忙扶起孩子,孩子却只盯着掉在地上的木风车,紧咬着唇,一副想哭又强忍住的样子,低声呢喃道:“我捡了好几日药材才换来的,想给妹妹玩的……”

    沈知离看了一眼,拾起木风车,又捡了一根细木棍,想把它拼回去,但摆弄半天不得其法。

    一根修长干净的手指从她手里接过,摆弄了两下,风车很快可以再转动,孩子捧过修好的木风车兴高采烈的跑进屋中。

    沈知离有些尴尬道:“谢谢。”

    一抬眼,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温柔而深情的光荡了满眼,仿佛要溢出一般,苏沉澈轻道:“明明是很温柔的人,为什么刚才要把自己说得这么坏?”

    沈知离又一次被这个男人的肉麻震住,甚至没发现苏沉澈捧起了她的手。

    一阵酥麻顺着手心传来。

    低头看去,沈知离惊怒:“你是属狗的吗,怎么又舔?”

    苏沉澈抬起眸,无辜道:“你的手流血了。”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刚才手心蹭在墙面,用力过猛不知不觉蹭破了皮。

    从怀中拿出特制的金疮药,还没打开瓶子已经被苏沉澈拿去,他认真挤出药,均匀的涂抹在她的手心。

    自沈知离的角度可以看见他微垂下的头,柔软的发丝在额前微微浮动遮盖住清俊的面容,纤长的睫毛拉出长长的阴影,神情是认真而细致的模样,仿佛在做的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沈知离莫名的心头一动。

    “你真的以前在这里生活么?”

    沈知离下意识“嗯”了一声。

    下一刻,却被人温柔的拥入怀中,耳畔是苏沉澈低沉动人的声音:“知离,我好心疼,若早些认识你就好了。”

    沈知离:“……”

    那个……青堂主,我们好像还没讨论到如果被抱多少银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