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蹲墙根不是我的爱好

    更新时间:2015-07-16 14:49:30本章字数:3087字

    我的马怀素,怎么能忘了呢。

    溜着墙根儿借着行道树的遮掩我晃荡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到了集贤坊靠着洛水边上那座四面漏风的小楼儿了,都说这儿闹鬼,周围的几家都搬走了,可他马怀素就这儿住着,一住就是半年多,也怪,没被鬼吃了。

    洛水在这儿拐了个弯,房子又是正南正北盖的,是以房子与河水之间便有了块儿空地,房主疏于打理此处又河水丰沛,那小灌木占了好位置长得是郁郁葱葱,月黑风高的躲在里头不留神还真看不出来。

    往常,我躲在树丛里喂蚊子,今天我琢磨来琢磨去仍旧没敢去敲那个门,只想他若是能开了窗让我瞧上一瞧也好。

    仰着头,虔诚祈祷,我就差手里拈一柱香跪地上念两句“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了,我有点后悔没从我娘牌位前袖两根香出来。

    我有点气,气自己,平日涎着脸厚着皮混吃混喝的无畏精神此刻居然蛰伏起来不肯发作。

    窗户还是没开,隐隐的更声倒是一下下传来,再不给我瞧上一眼我又得等到坊门关闭翻墙而过回家去了,再倒霉一点儿的话也许还会被坊监追狗一般狂奔二里地。

    我站起来,腿有点麻,我不等了,今天的蚊子咬得我十分不舒坦,所以,不等了!

    寻思寻思我又蹲下,娘训诫过:做事得有持之以恒的劲头,要向我那卖蒸饼卖成京城首富的骆驼爹学。

    我又站起,往地上啐了一口,老骆驼个喜新厌旧的,跟他学能学出什么好来?不舒坦,今天的蚊子铁定是城外头那段的洛水边飞来的,咬人都这么恶狠狠的,一夏天没喝着血一样。

    又蹲下,一边又给自己找台阶下“我娘盖棺之前不是还让我看了最后一眼么……这分别了也得瞧瞧不是?”

    又站起来……蹲下……

    十几个来回之后我觉得眼前一片星光闪烁,还有点头重脚轻,一定是蹲起的太急了,算了,我告诉自己,不就是个男人么,还是个落魄男人,不就是曾经你欠了茶钱替你付了个铜板么?请你吃山珍海味的多去了,相比之下他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再者,最重要的一点,邹晴,等你成了堂堂帝京首富家的大小姐——到时候别说一个铜板,就是两斤金子也会有无数男人挤破了脑袋为你付的。

    嗯,对,我觉着想通了,寻思着我得干脆利索地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洛阳的一丝灰尘。

    但走几步我又不甘心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雁过不拔毛留念不是我邹晴的为人啊!四处踅摸踅摸瞧见了一块小石子儿,就它吧,拿在手里掂量掂量它的破坏力,顶多也就是把窗户纸打个小洞,回头用张油纸糊上就行,况且——再看一眼这房子,跟鬼屋似的也不差多个洞漏风。

    瞅准目标,扬手——

    “哗啦”!

    我想我大概知道什么是倾盆大雨以及“祸从天降”了。

    “啊——”我立刻捂脸。

    小时候我一害怕就捂脸,这个毛病是哪来的我娘也说不清楚,于是我觉得那一定是老骆驼家祖辈传下来的恶习。

    “谁?”声音很清朗,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八月十五的月光。

    声音和月光是怎么联系上的我没工夫去想,此时我在想的是,该怎么编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大半夜蹲人家墙根儿总不是正常人干得出来的吧?

    我听见了快步下楼以及推门的声音,我在犹豫要不要走开,犹豫,很犹豫,我想我大概还得来来回回十几次才成。

    没等我付诸行动,一个白麻布衣衫的清瘦男人站在了我面前,这地方本就偏僻,他那窗户又没开,所以我理所当然看不清他俊秀的脸庞,不过我知道他鼻子眼睛都在什么位置。

    我眼前似乎又是八月十五的大月亮地了。

    “我不知道你在下面,实在对不住,小兄弟,若不嫌弃,进来坐坐。”他说道。

    不嫌弃,我一直想进去坐坐来着。

    “那就叨扰了。”此时此地此景我得装把正经小兄弟。

    这房子更破了。地当中随意摆了几个瓦罐,像朵梅花儿,数了一数,五个,比上次多了一个,看看多的那个再抬头看看棚顶,我想我知道问题所在了,心里有一点儿歉意。

    然后感慨,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啊。我趴他房顶他就泼我一身水。

    他请我坐下然后跑去那油灯光亮照不到的地方去了,走出那片暗影,他手里多了个白白胖胖的东西,冷眼一看我以为是个上圆下平的蒸饼,心里还想着他怎么知道我没吃晚饭,待近了,定睛细瞧,原来是只瓷实的碗,还隐隐看得见升腾起来的热乎气儿。

    我猜,最多就是碗糖水。

    我和我娘过苦日子的时候来了客人便端上一碗糖水,小时候总是馋得我眼巴巴的唆手指,等我会骗吃骗喝了才发现,那东西简直浪费手指头。

    “家贫无他物,一碗糖水,望小兄弟不要嫌弃。”他捧着碗小心放到桌上,喝,满满的一下子。

    “多谢仁兄,请问仁兄高姓大名?”虽说我早八百年就知道了他的名字,但问高姓大名这是礼节,不能显得太失礼了。不过,说来奇怪,平日里那些调笑话语今天都不在舌边打转了,瞧瞧,这么斯文的话若是让旁人听见还不连牙槽都笑掉了。

    “敝姓马,名怀素。”他看一眼我的头顶和脸,嘴角微微动了下,若我没看错,那是强忍着的笑意。

    好笑么?我看起来不英气十足么?

    “小弟今日失礼,让马兄见笑了。”我纳闷,平日里我最烦那些酸溜溜的文人歪着嘴说这些话,今日我却说的如此顺畅,还带着点沾沾自喜。

    书生马怀素终于忍不住笑将起来,边笑着边去屋外舀了一盆水进来。

    笑得我直发毛,我看起来像百戏里的杂耍么?还是我脑袋上长出了一头大蒜?再难道……我忽然瞥见了他书案边的一圈水迹,那大小和后窗根儿放着的盆似乎很是合适,再看看马怀素的一溜儿袍角,一小条儿参差的水迹。

    于是,我想哭。

    难怪他忍不住笑,还笑得那么真心实意。

    我强作镇定洗了洗脸又继续镇定地将大白碗里的糖水慢条斯理送下肚。

    水,我没白喝,我寻思我得做点事儿,毕竟我要走了。

    “多谢马兄款待,天色已晚,马兄还要温书,我就不打扰了,这就告辞。”我站起身。

    “是我对不住小兄弟在先,不过,不知道小兄弟可否告知尊姓大名?”马怀素不笑了,一本正经,和平日里我躲在一旁看见的一般无二。

    “在下……姓裴,名光光,马兄,后会有期。”我揖了一揖两步窜出门外,赶紧着去办我的要紧事。

    他没追出来,我竖着耳朵只听到破旧的门发出的呻.吟声。

    我不急着走,我说了还有要紧事。

    沿着聚贤坊走了小半圈愣是没找着我要的东西,于是,我只好选了家看起来还算富有的人家去了。

    袍子下摆兜着几片瓦,我小心翼翼爬上了房顶,好在,只五处露的,要是再多……我大概今晚会搬光那家的瓦片。

    好了,换好四块,剩下这最后一块儿了。

    我没忍住,偷偷又把瓦挪开往里头瞧。

    谁知——

    “裴兄弟你在房顶干什么?”马怀素正仰着头,一脸不解地看着我。

    我在房顶……反正我不是来偷东西的,就这破屋子,别说我马上要成为堂堂京城首富家大小姐了,即使我穷那会儿——我也没偷过东西啊!骗的不算!两码事。

    “我,我给你换几片瓦。”我这是菩萨心肠扶弱济贫。

    “真是多谢裴兄弟。”马怀素又笑了,我眼前一片春花灿烂,脚下一滑差点滚下去。

    换好了最后一片瓦我又原路小心翼翼爬下去,离地还有三尺高,马怀素一脸微笑的站在那儿,胳膊伸得直直的:“小心,扶着我的胳膊。”

    “不用,我蹦多少次了。”我听见自己是这么说的。

    然后我看见马怀素那鼻子眼睛眉毛迅速重新组合了下,惊讶!不解!疑惑!

    没脸活了,平时挺灵光个脑袋见了他就钝了,像是灌了酒的王八,戳一下都没个反应。

    “裴光光,我看你也是个知书达礼的人,怎么做这些不入流的勾当,行窃乃世人所不耻,乃……”眼瞅着马怀素要搬出礼仪道德了,我头疼,我最不爱听这些虚伪的说套,君不闻,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我也就是没那个本事窃国,否则看谁敢跟我嚷嚷什么,直接拖到伊水洛水喂鱼。

    “马兄,我忽然想起来家里火灶上还煮着汤,告辞。”

    拔腿跑出一段距离我拍拍胸口,为了自己能想出这么八竿子打不着的理由觉得——颜面尽失。

    为毛不是爹爹生命垂危等着我抓药回去,为毛不是娘等着穿寿装……偏偏是煮着汤,邹晴,你才是货真价实喂鱼的材料。

    再没脸回头去解释一句了,也好,反正他只不过是我喜欢而不是我要嫁的男人,唉,拍拍身上的尘土擦干脸上的洗脚水和过去道别吧。

    堂堂京城首富家的大小姐我还怕找不到比马怀素更好的男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