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5-07-16 15:18:39本章字数:3209字

    “哦!……哇!啊!嗯嗯!”

    “好舒服!”

    “快点插\\进来!……不要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用力啊!”

    ……

    我是姬小湖,英国剑桥大学金融硕士,目前的职业是耽美写手,靠卖字混饭吃。

    我命不好,毕业那年刚好赶上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那个年头,伦敦唐人街旁边的赌场外面的土耳其烤肉店炸薯条的都是约克大学的计算机博士,我这样的学历根本就拿不出手,所以只能卖字骗饭吃。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我一边飞快的键盘上敲击着高H文,一边感觉有些不对劲,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有大事发生。

    其实,三天前的一个明媚的早晨,当我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哪里不对劲。我在床上扭来扭去,想了想,终于明白了,从那天开始,我没钱吃饭了。

    四天前,我口袋里最后两块钱被水煮鱼(我的损友)忽悠的去买彩票了,结果一刮开,里面除了‘谢谢’就是‘Thank you’,中文洋文都有,就是没钱。

    随着那张被刮开的彩票迎风飘荡,我倒是没有迎风流泪,就是玻璃心碎了一地,裹着大衣,灰溜溜的蹿回了老窝。

    据说,这个人生最凄惨的事情就是被饿死。

    据有确凿证据的故事指出,荒岛上的雇佣军,在弹尽粮绝之后,为了不被饿死,他用石头敲碎了自己的头骨。

    被饿死,有一段漫长而痛苦的历史时期。

    首先,本质是强酸的胃液会先溶解一切胃袋里面可以溶解的东西,当它找不到其他可以溶解的东西,它就完全忘记胃袋这么多年来是如何包裹它,保护它的深情厚谊,开始穷凶极恶的溶解胃袋本身,这大概需要十天。就因为胃液是个无机物,我都不息的说它,不然以它这种忘恩负义的德性,这搁在人类范畴里面,得拖出去枪毙。等它终于把胃袋搞穿了一个小洞,它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奔涌而出,恣意腐蚀我的五脏六腑,把我彻底搞死,这前后左右,不过十五分钟。

    我已经预计到我悲惨的未来,所以我必须努力。我要在胃液溶解胃袋之前搞点钱,让我能买点吃的。

    我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我笔下的小攻小受这一对狗男男激情澎湃,□□四溢,小攻的某处已经膨胀了极致,这简直就是木炭甘油凑火绒,就要炸他个漫天烟花,四散飘落的时候,我的眼前忽然一黑,手指僵直,我像椅子后面倒过去,摔倒在地。

    大幕落下。

    我的人生到了最终点。

    没错,你想对了。

    我死了。

    我的魂儿无拘无束,飘飘荡荡的,满世界游来荡去,我看到很多人,也知道了很多事,我甚至参加了自己的葬礼,编辑部的人都在,我的小编也在场,我飘到小编X旁边,她正在假装哭泣,眼睛红肿,把自己伪装的像一个烂桃。

    我听到编辑部的窃窃私语。

    ……

    “她写了1000万字,可还是个透明,太可怜了……”

    “她日更1万字V文一年只有200块钱,太凄凉了……”

    “她坚持写文,但是被饿死了……”

    “这么点钱为毛还坚持写文呢?”

    “因为……”

    都是因为爱啊!!——

    于是,她们送了我一个黑色的原木墓碑,没有上立邦漆,不刺眼,很环保,很健康。我看到她们为我写的墓志铭,那闪亮的几个大字,让我痛哭涕零:

    ——她是一个作者,她死于理想。

    ——

    滴答,滴答……

    是座钟的声音。

    “小湖,小湖!”

    我背后有人叫我,是个男的。

    “我是阎王的特助。”

    我马上飘荡到那人面前,冲着他流淌口水。

    他是个斯文的人,穿着汉服,散着长发,手中拿着一个古老的羊皮本子,他戴着墨镜,还是今年Prada的新款,我是买不起,不过网络上因为写文脱贫致富的帅锅靓妞羞答答的晒败品的时候,我曾经喵过一眼。

    斯文墨镜男好像受到了惊吓,他连忙后退。

    他抱着手中的本子说,“做灵魂也要有个做灵魂的样子,不要忽然把后脑勺变脸皮。再说,你那张硕大的一张饼子脸上根本看不到五官,长的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由于现在我死了,所以是出窍的灵魂体,我根本不用‘转身’‘扭脖’‘回眸’这些高难度,又耗费卡洛里的动作,我只要信念一动,马上就可以把后脑勺变成面皮,面皮变成后脑勺,按照佛陀的说法,这就好像所谓‘红颜白骨’一个道理。

    斯文眼睛男端庄的打开本子,仔细的查找了一下,然后说,“你死了,可你死的太冤了。要不是你把那两块钱买了彩票,让你饿的没力气敲键盘,更文慢了影响了你V文的订阅量,没钱吃饭,你本应该能活到下个月月初的。

    你这样属于枉死,可是你现在的确不能死,因为你一死,冥府的人口就超标了。现在天宫查这个查的严,要是今年年底之前人口超标,明年的九十九重天拨给我们的预算就要缩减了,偏偏这个时候又赶上阎王要到天宫述职,所有的人口报告都要带上天庭,你死的实在太不是时候了。”

    斯文眼镜男一边说,一边摇头,我一向花痴,对美男没有抵抗力,我看他那个为难的样子,我都痛恨自己为毛不省那两块钱买包子吃,为毛要听水煮鱼的话去买彩票,为毛我要在阎王爷上天宫述职的当口被饿死,还让一个帅哥这样的为难,为毛,为毛,为毛呀……

    我无语问苍天!

    斯文男拿着那个本子翻来覆去的查找,终于找到一页,他的手指都要兴奋的颤抖了,“这样吧,为了不增加冥府人口负担,我给你一个重生的机会!这可是千载难得的机会,一千年也没有一个!你要珍惜。”

    “还有,你的人生和之前一模一样,都是同一个时代,但是,绝对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你是重生的,这是转生的唯一禁忌,切忌,切忌,只要有人知道你这个秘密,你会灰飞烟灭~~~~~~~~~”

    我连忙大叫,“等等帅锅,你要把我重生到虾米人身上呀!我可不要又老又丑,又穷又苦,我可不要在此被饿死啊~~~~~~~~~~~”

    我话还没有说完,就扬起脚丫踢到我的屁股上,让我从云端直坠轮回台。

    ……

    公元2012年。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

    这是个异常尴尬的年代。

    在电影,漫画还有小说中,这个年代就是人类大批量灭绝,机器占领地球称霸天下的时代,可惜,在我睁开眼睛之后,我看到的世界和我之前看的基本上一样。人群,汽车,火车都在地面上老老实实的爬着,除了飞机、鸟、风筝还有苍蝇之外没有什么不该有的东西在天空上飞。

    铃铃铃!!!!!!!!!!!!!!!!!

    我醒的时候是个早上,闹钟差点把我的脑子叫炸了。

    靠!

    老娘不用闹钟很多年!

    我抓起闹钟随手一扔,呦~~~~~~~~~~~~bia!!!

    就听见楼下呜呜哩哩的汽车倒锁警报声,然后一个高亢的男声叫骂,“靠!哪个没长眼的扔东西,不知道这是老子新买的宝马小跑吗?

    靠!不知道这跑车又叫‘别摸我’吗?!

    给老子下来磕头斟茶认罪,再把老子的车修了,不然老子杀你全家!”

    我翻个身继续睡。

    怕什么?

    这年头,什么都怕,就是不怕死。

    老娘地府有人。

    就在我安心重新拽着周公下棋的时候,门外面一个恐怖的女声尖叫要掀开房顶!

    ——“Alice!已经8点了!!我们来不及了!!!”

    然后一阵龙卷风刮到门外,砰的一声,我面前的门被踢开了,一个化着精细妆,穿着犹如碎纸机碎的布头做的衣服的女孩子一把掀开我的被子,把我揪了起来。

    “Alice,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去安导那里试镜,你不能说话不算数!我们是最要好的姐妹,你要是不管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她在我面前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我脑子发懵,我一把抢过自己的被子,“老娘地府半日游,刚从轮回台上下来,需要休息,好好休息……”

    等等!

    我猛的一激灵,啊!~~~~~~~~~~

    大叫了一声,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跑到穿衣镜前面,我愣愣的看着镜子五秒钟之后,再次大叫起来!!!!!

    啊!

    我的萝卜腿,我的小肚子,我的面包脸都哪里去啦!!!!!!

    镜子中出现一个瘦的好像竹竿一样的少女。

    白皙丝绢一般的皮肤,尖下巴,长头发,一双大眼睛,很像 SD娃娃。

    这不是我,这绝对不是我!

    虽然我长的像一个过期的发面面包,可是我习惯了二十多年的身体,就好像穿旧的衣服,用惯的文具,吃顺口了的东西,我绝对不舍得丢掉的。

    可是!

    我已经死了一回了,现在这个身体是因为死的不是适合,阎王爷的特助另外批给我的。

    我试探着伸出一只手,镜中人也伸出一只手,我的脑袋像左边歪了一下,镜中人的脑袋也像左边歪了一下。

    我的手慢慢贴到镜子,皮肤感觉到冰冷的玻璃的寒气,我……我复活了……

    啊!!!!!!!!!!

    我尖叫。

    那个女孩子被我吓的又钻了回去,她捂着耳朵逃窜了。

    砰!

    她关上门,就和她打开的同样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