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秀

    更新时间:2015-07-16 17:53:16本章字数:3034字

    大齐王朝,永旭二年

    先皇逝世已过百日,新帝早已登基为皇,国号“永旭”,太子妃依例册封皇后,住昭明宫。而三位侧妃家世不俗,则被依次封为贵妃,德妃和贤妃,亦是一宫主位,其他侍妾宠婢则封为昭缓,至婕即,乃至美人等,在后宫的品级中,已经算是中上的地位了。

    永旭帝登基已有一年,国事朝政逐渐安稳,皇后贤惠,亲口向太后进言,意欲举办选秀,挑选才貌双全,、德言容工俱佳的未婚女子入宫,充实掖庭,为皇家开枝散叶。此言一出,前朝后宫无不称赞皇后贤德大度,凤仪举止不愧是一国之后。

    因此,凡是适龄的官宦之家的女子,莫不翘首以待,以盼可以一朝得选入宫门,借以光耀门楣。

    沈茉云一袭水蓝色穿花蝴蝶宫装,剪栽装鉓中规中矩,听到太监在唤她的名字,便理了理仪容,随同其他一同被唱名的秀女进入了暖阁之中,等待帝后亲自检阅。

    众秀女行礼如仪,跪倒参拜,然后起身站至一排,垂手静待高坐宝座之上的九五之尊决定她们的命运。

    “皇上,左边那个穿蓝色衣服的妹妹,我瞧着倒是喜欢的紧,不知是谁家的女儿?”过了一会儿,肃静的房中响起了皇后悦耳又不失威严的声音。

    “哦?”皇帝匆匆扫了一遍,视线停留在一抹水蓝色的倩影上,“你是谁家的女儿?”

    沈茉云暗暗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心神,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她上前两步,轻巧地福了福身,姿态曼妙:“回皇上、皇后的话,臣女沈茉云,家父乃中书省侍郎沈时屿。”

    皇帝“恩”了一声,道:“原来是沈侍郎的女儿。”语气中有点微妙的意味,沈茉云心头一颤,但身形仍然稳稳的,面色平静如水,只听得皇帝又说:“抬起头来。”

    沈茉云微微抬起头,长睫颤抖,不敢直视皇帝双眼,略略低垂,视线在稍稍触及皇帝的面容时,双颊微微泛红,眼眸蕴着水光,娇弱清丽中隐隐带着一缕不明显的媚色风情。

    她这辈子的皮囊并不差,再加上数年来生活在诗书礼大家的书香氛围中,气质神韵也是没得挑剔。她本来就是板上钉钉的入宫人选之一,而她要做的,就是尽力给皇帝一个好印象,争取能在入宫的时候能得到一个较高的位分,这可是决定她日后的生活舒适与否的关键之一。

    这时,皇后继续赞道:“沈家的女儿果然名至实归,真不愧是书香世家教养出来的女儿,这模样,这气质,当真是丽色无双,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皇帝此时也露出了一丝笑意,点头道:“既然皇后都这么说了,就留下吧。”

    皇后听了,便对沈茉云说道:“还不快谢恩。”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沈茉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眉眼间却是带上了一丝喜色和羞意,福身行礼,恭声说道:“臣女谢皇上皇后恩典。”

    皇帝挥了挥手,示意沈茉云归列,在她退下之际,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瞄到了那仍然泛着红晕的双颊。心里一顿,沈茉云确实是位难得一见的美人,比起他后宫中的柳贵妃也不相多让,甚至还多了几分秀丽宜人。

    不过皇帝心头这点波动,很快就在太监的另一次唱名中,消失不见了。

    只是一个美貌的女子,后宫中,最不缺的就是貌美如花的女子。

    皇后端坐在高位上,后冠珠钗,锦衣凤袍,平静地看着一拨又一拨的如花少女进进出出,眼神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从暖阁退出来后,沈茉云等一行秀女在两名小太监带领下,缓步走出了皇宫,然后登上了各自的车驾,回府静候圣旨。

    “姑娘,喝点茶水润润嗓子吧。”丫头锦色递给沈茉云一杯温度适中的芬芳茶水,温言道。

    沈茉云接过茶杯,捧在手心看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抿了一小口,随后搁至小桌上,道:“我累了,先休歇一会儿,等到了府里,你再喊我。”

    “是。”

    沈茉云闭上眼,虽说是早就内定好的宫妃人选,今天的选秀不过是过过场,但一天折腾下来,还是让她觉得有些疲累,想到自已今后几十年就要在那红墙蓝瓦的皇宫里渡过,她就想叹气。

    不过转念一想,好歹她这回进宫是做宫嫔,不是宫女,是被人侍候,不是侍候人的,心里又舒服了一点。果然人是要有对比才会感到幸福,整日怨天尤人,就是有七分福气也会被耗成三分霉气。

    如何成为沈茉云,她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只知道两年前的某一天,她从睡梦中醒来,就发现自已早已不在熟悉的二十一世纪,而是这个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大齐王朝。惊异迷惘过后,从周围人的拼凑和原主儿的记忆,总算让她摸清楚了这具身体的现况,让她可以随遇而安地继续沈茉云的生活。至于二十一世纪,幸好她的房贷已经供完,家里还有一兄一妹,再加上她的保险金和存款,父母总会有所依靠,不至于太过伤心。

    这具身体的父亲是大齐王朝的中书省侍郎,官至三品。便宜父亲的官职不低,祖父又是前任太傅,一门子弟多是仕子学子,沈家绝对算得上是书香世家,这样的人家教出来的女儿,不说百家求,但也不至于无人为媒。十五及笄后,上门求亲的人家络绎不绝,而沈茉云也早就调试好了心态,一生一世一双人什么的,听听就可以,如果真的惦记着,她的未来就只能是苦海。在这个男人可以名正言顺纳妾拥有无数美婢的时代,女人只要表现出生气的样子,都是不对的。

    结果她的心态调整好没多久,先帝去世,新皇登基,父亲沈时屿在某一天,特意叫她去了书房说:“皇上有意纳沈家女儿进宫为妃,茉儿,现在沈家,只有你年龄最为合适,恐怕……”

    沈茉云当场就愣住了,她已经无所谓嫁个古代封建男人,但是再嫁给一个渣男,她也是正妻,只要娘家强,生下儿子,她这一辈子就可以说是不用愁了,这跟进宫为妃可是两回事。妃嫔,听着尊贵,可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妾。突然间从正妻降为妾室,还是在那你死我活的宫闱斗争中,沈茉云的心理素质再强悍,一时间也觉得难以接受这样的落差。

    沈时屿又道:“这是皇上的意思……”

    沈茉云冷静下来后,想了想,问道:“爹,为什么皇上执意要纳沈家女儿为妃?沈家一向只做学问文章,并不参与皇家纷争,可是还有别的原因在里面?”

    沈时屿抚了抚胡须,停了一下,才道:“前几天,皇上已经大封后宫。太子妃自然是正宫皇后,皇后娘娘是当今太后的侄女,育有一子已封东宫。你也知道,萧家是我朝的第一名门世家,各代姻亲盘枝错节。但其他三位侧妃同样位列四妃之位,柳贵妃的父亲是镇远大将军,手握一方重权,目前正驻守北疆,而张德妃,高贤妃身后的家族势力亦是不弱。目前,四妃尚有一位空虚,为父想,皇上是不想再让娘家强盛的女子位居妃位。”

    所以皇帝就挑中了只有清名而无实权的沈家了。沈茉云明白的点了点头,道:“女儿明白,女儿进宫后,一定谨言慎行,定不负爹娘多年养育,绝不做出有坠沈家声名的事来。”

    沈时屿听了这番话,有些感概,“本来我跟你娘已经帮你挑好了一门亲事,就是户部陈侍郎家的公子,那孩子品貌俱佳,年龄相仿,跟你倒是良配,只可惜你们无缘。”

    沈茉云微微一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经地义。女儿听从爹爹的安排就是了。”不听又能怎样?逃家私奔吗?没有路引,没有户籍,高门深院的,恐怕还没离府五十米,她就能让人捉回去了。沈家嫡系是只有她一个适龄的女儿,但是旁支中合适的女孩也并非没有。皇帝只会在意那个女人的姓氏和家族,可不会管是不是她本人。

    沈时屿颇为怜惜地看着女儿,这是他的嫡长女,尽管不能跟儿子相比,可一向也是疼爱有加,他也不舍得将掌上明珠送进宫,只是皇上的旨意,谁敢违抗。

    他随后又温和道:“虽说皇上有这个意思,可是秀女入宫即封妃的毕竟只是少数,但为父想,凭你的容貌和家世,先封为九嫔之一,想来不是难事。这样子,你日后在宫里的日子也好过些……”

    “姑娘,快到府了。”锦色在一旁唤道,将沈茉云的思绪从一年前的那场谈话中扯了回来。

    “恩。”沈茉云应了一声,坐直身体,理了理仪容,脸上重新露出了端重得体的神态。

    车驾停了,在锦色的参扶下,沈茉云下了马车,在一堆丫环婆子的环绕下,朝正房走去,准备向母亲程氏回报这一天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