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妃

    更新时间:2015-07-16 17:53:41本章字数:3033字

    静候圣旨的这半个月,沈茉云的日子过得跟往常并无两样,真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下人侍候的更小心,母亲程氏天天拉着她的手述说进宫后应该注意的事情,并且准备她入宫要带的物品。

    程氏性格温柔,相貌端庄美丽,跟沈茉云有几分相似,说话行事总是轻声细语,有条有理。她育有两子一女,长子沈重云在翰林院任修编,次子沈苍云外放为官,两人皆已娶妻,连长孙都有了,因此程氏现在唯一的生活重心就是放在女儿身上。

    本来想着为女儿在京中挑一门好亲事,日后也好相见,不想宫里透出口风,要宝贝女儿进宫为妃,程氏实在舍不得,可是又无法违抗,只得趁着女儿还在家里的时候好好说道说道。

    程氏出身官宦之家,若真以为她如同表面一样温柔好说话,可以随意欺瞒,那就大错特错了。程氏嫁给沈时屿多年,家中只有一房婢妾,没有庶子庶女出生,由此便可得知她手段了得。她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茶水,而后轻轻放下,瓷器与实木撞击发出了细微的闷响声,她道:“茉儿,你自小就伶俐,原本性子还有些跳脱,可两年前一场大病后,倒是沉稳了不少。原先我还心疼你整日闷在屋里看书,不晓得多出来走动,现在看来,这样的改变,却也不错。”

    沈茉云微微低着头,作出一副听教的模样,程氏对这唯一的女儿着实疼爱,这两年来,她也对程氏有了不少亲近之意。

    程氏爱怜地抚摸着女儿娇嫩的脸颊,随后神情一正,道:“娘下面的话,你要牢牢记住。如今的后宫之中,萧皇后是元配嫡妃,先皇所赐,又育有太子,地位稳固,太后又是她的姑母,所以你进宫后,千万不要让皇后记恨上你。娘以前曾见过萧皇后几次,她并非是容不下六宫妃嫔之人,你只要循规蹈矩,想来萧皇后也不会特地为难你。”

    沈茉云轻轻点了点头,道:“我会小心的。”

    “另外就是三妃,柳贵妃出身将门,最得圣宠,四妃虽然皆是正一品,却是以贵妃为尊。柳贵妃本身就是由先皇亲自指婚,地位本就比其他两妃更为尊贵。至于张德妃和高贤妃,虽然出身不低,但在东宫时只是普通贵人,后来张德妃生下二皇子,这才由皇上向先帝请封为侧妃,高贤妃也是如此,只是她并无所出。”程氏继续说着,一长串话说下来,让她觉得有些气喘,便停了停。

    沈茉云则是不断地吸收着程氏所说的话,类似的话沈时屿也跟她提过,但是男人和女人看事情的角度从来就有很大差异,特别是在这种后宅之事上,所以多听听程氏的,总不会有坏处。

    程氏又喝了一口茶,道:“至于其他宫嫔,还有一位萧婕妤,她是萧皇后的族妹,身份不比寻常,日后遇上她,你客气几分便是。”

    沈茉云觉得奇怪,便问道:“既然是萧皇后的族妹,为什么只会是一个正三品的婕妤?而不是九嫔之一呢?”

    程氏听了,脸上露出一丝困惑,道:“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那位萧婕妤,是庶出。大概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不好给她太高的位分吧。”

    正三品婕妤在后宫的品级中,并不算低,但是既是潜邸的老人,又是太后和皇后的族亲,这个品级,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些事情只能你进宫后慢慢了解了。”程氏说着,停了一下,又道:“我瞧着锦色和素月这两个丫头不错,又是跟你一同长大的,知根知底,就让她们陪你一同进宫吧。”

    沈茉云自然不会反对,沈家在宫里没有任何根基,她肯定得带人进去的。

    程氏突然叹了一口气,“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本想着将你嫁在京城,以后你回家也便宜。如今进了那道门,以后想见一面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就算是皇后,每月召见家人也是有定例的,更何况是小小的嫔妃。想到这点,程氏又喃喃自语道:“听老爷说,圣旨这两天就会下来,也不知道你是什么位分?”

    沈茉云忙安慰道:“娘别担心,最差也能是美人,都是有品级的,您别担心……”

    “说什么呢!”程氏急忙喝住沈茉云,“怎么会是美人?我的女儿,至少得是正三品的婕妤,老爷也说了,极有可能是九嫔之一。”位分越高,代表女儿以后在宫里的日子就越好过,至于枪打出头鸟,上面有皇后,又有圣眷正浓的柳贵妃,怎么样也不会让女儿成为后宫之最。

    这时,屋外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话的婆子在门外喊道:“夫人,姑娘,宫里来传旨了,老爷让您们赶紧前往正堂接旨。”

    母女两人俱是一惊,程氏先稳住了心神,唤来丫头婆子,“送姑娘回房更衣梳妆。”又安慰女儿,“没事的,稳着点儿,一会儿可别出乱子。”

    “是,我这就回房准备。”沈茉云行了个礼,便带着素月和锦色回房换衣梳妆。

    等到沈家所有主子都齐聚正堂之时,颁旨的太监才自一个锦盒中拿出一道明晃晃的卷轴,双手捧起高至头顶,喊道:“圣旨下——”

    所有人哗啦啦地全部跪了下来,沈茉云身为主角,自然是跪在前列,心里却在想,希望品级能高一些,如果真的不走运,是低位嫔妃,这天天见人就跪的,膝盖怎么受得了啊。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站在他们面前的太监已经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堆,沈茉云听得云里雾里,只能大致上知道是称赞她貌美贤淑,家教严谨,忍不住又吐糟,他们只见了一面,还是隔着一段距离相看的一面,皇帝是从哪里看出她贤淑有度、品性矜贵的?

    “……册尔为正一品淑妃,赐住长乐宫,择吉日入宫迁居,钦此!”

    话音刚落,正堂里顿时静默一片,连沈时屿长年沉浸官场之人都愣住了,就更别提其他人了。反倒是沈茉云最先回过神,她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于这种超脱常例的发展适应得比常人来得快些,便规规矩矩地磕头谢恩:“妾谢皇上龙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圣旨已下,她就是名正言顺的妃子,此时口中称“妾”,是理所当然。身后众人也早已回神,一脸欢喜地忙跟着磕头谢恩,就连沈时屿看上去也十分高兴,原以为只是九嫔之一的昭缓或修容,没想到会是正一品的淑妃,皇上还赐住长乐宫,这实在是天大的殊荣。

    建章宫的首领太监江喜忙躬身扶起沈茉云,道:“淑妃娘娘快请起。皇上说了,长乐宫还需时间整理,娘娘可缓几日入宫。只是您的册封之礼,因为皇上近日朝政繁忙,实在不得空闲,皇后娘娘的意思,是推到年后再一起跟其他主子一起举办。”

    听了这话,沈茉云仍是一脸的平静,眼里却露出几分欣喜,能够晚几天进宫,总是好的,至于册封之礼,不过一年罢了,她等得起。于是她朝江喜微微颔首道:“我知道了,有劳公公告知,还请里面奉茶!”

    沈时屿也忙过来招呼江喜,这是皇帝身边的太监,不同其他,自是得好好招待。至于女眷,则是簇拥着沈茉云回到了后院。

    一回房,程氏的脸上再也绷不住了,周嬷嬷一看情况不对,便对左右的丫头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退了出去。

    “好一个贤惠大度的皇后娘娘,娘这回真是看走眼了。”程氏气极地说着,不由得捶了一下椅子上的绣墩。

    “娘不用担心,我倒觉得,这是好事。”沈茉云倒是一脸的镇定自若。

    “可是,让你晚几天进宫,可不就失了先机?还有,你是正一品的妃位,册封大礼却要晚上几个月,这,名不正言不顺的,不一定得多委屈。”程氏着急了,胸口一起一伏的,可见是急得狠了。

    沈茉云忙给程氏抚着胸口,道:“娘别紧张,女儿一进宫就封妃,只怕会遭人记上,现在女儿晚些日子进宫,如果真有人拨得头筹,正好可以为我分去一些算计。而且女儿多留在家中一些时日,陪伴爹娘,这不是好事吗?至于册封大礼,圣旨已下,难道皇后还能压住不办不成?左右不过几个月的事,没什么好计较的。”

    周嬷嬷也在一旁劝道:“夫人,姑娘说的有理,您可别气坏了身子。”

    程氏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拍着沈茉云的手说道:“好不容易得皇上垂怜,封了淑妃,结果却闹上了这一出。”

    沈茉云将手中的茶盏递过去,微笑道:“进宫后,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一时得失,并不能说明什么。”

    贤淑有度,那是皇后的行事规则。她只是个妃子,以后要走的,自然是“宠妃”路线。

    程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希望如此吧。”又看了女儿一眼,“茉儿,你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