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缘起

    更新时间:2015-07-16 18:26:36本章字数:939字

    “韩达,我们分手吧。”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金扣小立领白衬衫,西装裙在膝上一寸的位置,丝袜裹着的不粗不细的小腿,端端正正地摆在沙发前。风衣很平整地放在沙发扶手上。

    庭审时间延长了,所以到得有些晚。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约会,文卿必须开门见山。

    男子西装革履,即使是夏末秋初,依然穿着衬衫,只是没系领带。疏眉、单眼皮,白皙的肤色,轮廓很是周正。但是略显浮肿的眼皮微微透出睡眠不足的讯息,这是销售员常有的毛病。

    面对女友直接而且不留情面的请求,韩达脸上稍微有些难堪,但是……

    “好。那婚礼怎么办?”

    “只能通知取消了。我想过了,唯一的问题是房子。你家付的首付,我出的装修的钱。这是各项装修费用的发票,合计是十万左右。你看一下。”一个信封推到韩达面前。

    “OK。回头我把钱打到你账上。”韩达心不在焉,事情快得超乎他的想象,不应该是这个节奏。他试着扯回自己的思绪,“我、我和……什么事都没有。”

    “跟她没关系。”文卿面无表情,“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她来找我,是你管教不严,回头别来烦我了,我们分手……你比我清楚,只能如此。”

    韩达苦笑了一下,“也是!都快结婚的人了,两年做了五次,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文卿,你是不是太忙了?”

    “确切地说,是我们两个都太忙了。”文卿截住话头,微微露出愠色,“你建议得不错,试婚的确是个好东西,至少证明周末夫妻不可行。”

    “既然试验失败,那——能不能重新开始?”

    “这就是我的第二个发现:感情不能试验。”文卿站起来,拎起书包和沉重的律师服,“祝你好运!”

    “我送你。”

    “不用。”

    “我开车——”

    “我有出租。”

    声音渐远,文卿头也不回地走出咖啡厅。

    韩达摸摸头,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出轨的人是他,受伤的人是文卿,为什么看起来依依不舍的反而是他呢?女人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哭天抢地,或者愤恨不已吗?为什么他连一点儿报复的味道都没咂摸出来?

    韩达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手机响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路边,远远地看见文卿刚刚找到一辆出租车。她肩上背着电脑包,一手拎着衣服,另一只手和他一样,也拿着手机在讲话。

    忙啊,连分手都没时间伤心!

    尽管他从事的是这个城市里被定义为“民工”的职业,可是文卿从他身上找不到一丝被生活或者社会压弯的痕迹。而且,他的“直”显得那么轻松自然,好像天大的事情都不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