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一·【杀 人】

    更新时间:2015-07-16 19:07:51本章字数:2922字

    初秋时分,整个天地慢慢的卸去了温度,从而变得凉爽了起来。

    今天对于扬州城林家来说可是一个好日子,林家新任家主林风今天大婚,且娶的娘子是和林家有的一拼的扬州苏家,扬州城最大的两个武林世家联姻,每一个江湖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恐怕整个江南的江湖就要在这以后儿改写。

    整整一天,整个扬州城都沸腾着,炮竹声响遍整个扬州城,扬州老百姓并不是为林苏两家的喜气所感染,而是为了林苏两家的一个承诺,那就是宴请整个扬州城的百姓。

    扬州城的百姓有十多万,就是请每人吃一个馒头,没有几千两银子下来想都别想,更别说宴请了,林苏两家不愧是数百年的武林世家,光看这一手笔就足以让其它武林世家汗颜,林苏两家的府主当得起江南武林盟主的候选人这个位子。

    ……

    江南的天气犹如喜欢变脸的女人,说变就变,这不,在苏家的宴席接近尾声的时候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苏家人都在忙忙碌碌的收拾残席,整整三天的大摆筵席,让这些丫鬟仆役们脸上都蒙上了一层倦意,也许今天是最后一天的宴请,所以这些紧绷着脸一天的丫鬟和仆役脸上此时才挂上了笑意。

    此时已到了深夜,多重庭院之内的红灯笼都亮了起来,红色灯光在烟雨之中形成了千灯万灯朝天庭的蔚为大观的景象。

    细密的雨水洋洋洒洒的落在地上,无声,整个扬州城现在犹如平起了一场薄雾一般,街道之上的柳树成了烟柳,远处的树林则连成了一个整体,看上去灰蒙蒙的,仿佛一个被灰色雾气笼罩的怪兽蛰伏在城池的四周。

    从苏家出来酒足饭饱的食客现在已经走了一干二净,本来还算热闹的街道慢慢的冷清了下来,本来被路上行人的喧哗声充斥的街道现在只剩下了这些人身上留下来的熏熏的酒气。

    一个身着白衣散发披在双肩的年轻人渐渐的走到了大开着的苏家大门之前,此时的苏家犹如一个大酒窖一般,一股股浓郁的酒香从院中飘荡而出,让站在大门前一动不动的白衣男子微微皱了皱细长的剑眉。

    白衣男子身材颀长,虽然此时看起来有一点儿狼狈,但是透过披散的长发可以看出那张英俊非凡的容颜,他此时一脸的阴鹫之色,一抹冰冷却印痕的目光冷冷的盯着苏家大门上的两个赤红的喜字,浑身不停的颤抖着,他不是被冻得,而是被气的,一股淡淡的气从其周身散发而出,将落下的雨水撕得粉碎,那些玉珠儿炸开化作了蒙蒙的水汽,将男子的身影掩在其中,看起来有说不出的神秘感。

    这几天是苏家大喜的日子,所以大门既没有像平时那样紧闭,门口也没有人在门口把守,门框上面跳着两个写着苏字的大红灯笼,灯笼和大门之上都贴着大大的喜字,让已经是深夜的苏家看起来处处透着喜气。

    白衣男子慢慢的登上几阶白玉石阶正要走入院中,却不想被一个突然跑出来的男孩儿给撞了个满怀,此时他的脚尖儿还未在在石阶上落实,脚下无根,再加上一门儿心思的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儿,是以被那个看起来有三四岁的男孩儿给整个撞到,只见他身子犹如一个向后倒的竹竿一般,直立立的向身后倒去,他身后就是台阶,这一下子倒了下去恐怕会伤的不轻,而那个撞他的男孩儿此时也被男子弹飞,在地上犹如一个滚地葫芦一般撞在了高有一尺的门槛之上。

    咚!

    “哇!好疼呀!“

    小男孩的脑袋结结实实的撞在了门槛之上,随后只见他双手捂着脑袋在地上不停的扑腾,犹如一条被扔上岸边的游鱼,不一会儿的时间变成了一个泥人儿,他现在口中凄惨的叫着,滚圆的小脑袋一侧已经鼓起了一个肉鼓鼓的大包,好似一个瘤子。

    白衣男子在身体还未砸在台阶上之时背后好似被人给扶了一下,整个身子直立立的弹了起来,然后重新站在了刚才没有塔上的石阶之上,刚才的事儿好似没有发生一般。

    “弟弟你怎么了?“

    正在白衣男子身子刚站直的时候,一个看上去有七八岁的男孩儿从大门之内跑了出来,一脸焦急的看着满地打滚儿的弟弟关心的道。

    “哥哥,我的脑袋好疼呀!啊!肿了!“

    还在地上乱滚的男孩儿此时咬着牙道。

    大男孩儿此时看到了小男孩儿脑袋上的包,回想起刚才自己追赶弟弟的时候透过打开的门看到的情景,随后恶狠狠的看着已经走到门前的白衣男子,抬起右手指着他怒声道:“混蛋,你走路不长眼睛吗?看到人就不知道躲?你看看将我弟弟弄得,你信不信我让你好看?”

    白衣男子静静的看着大男孩儿,那张本来阴鹫的脸并没有怒意,竟然笑了笑,柔声道:“武宣还记得我吗?“

    名叫武宣的男孩儿是苏家府主的大儿子,全名叫做苏武宣。

    苏武宣一听白衣男子竟然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仔细的瞧着白衣男子,随后双手一拍叫道:“哦!我倒是谁呢!原来是申叔叔呀!“

    说完,苏武宣拉起抬起头可怜兮兮瞪着白衣男子的弟弟,道:“文宇都怪你,走路横冲直撞的,撞成这样活该,还不回去?让奶娘看一看你的脑袋!”

    苏文宇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白衣男子,嘟了嘟嘴,冲着苏武宣点了点头,然后还颇有礼貌的冲着白衣男子叫了一声申叔叔,然后老老实实的向苏府的院中而去。

    苏武宣看着申笑云那狼狈的模样,首先是微微的皱了皱浓浓的眉头,然后冲着他笑了笑道:“申叔叔,你不在林家帮忙,大晚上的怎么跑到我家来了?你来的时候怎么也不打伞呀?你看看你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说着苏武宣往身后退了退,因为外面的烟雨已经斜进了苏家大门的屋檐之下。

    白衣男子听到苏武宣的言语之后,那隐在长发中的脸色抽搐了一下,垂在衣袖中的双手狠狠的握着,指甲已经嵌进了手上的血肉之中,当看到苏武宣正盯着他看的时候,刚才的阴霾之色瞬间从面上褐去,仍然面带微笑的道:“我找你爹爹有事儿,你爹爹在吗?”

    “是这样呀?我爹爹这几天为了接客,可是天天的泡在了酒缸之中,今天宴席一撤他就回房休息去了,现在估计都睡着了,既然申叔叔找我爹爹有事儿,那就随我来吧!“

    说完,苏武宣看到了一名仆役从门口路过,就叫了他一声,然后吩咐道:“将我叔叔带到我爹的书房之中。”

    那名仆役点头哈腰了一下,然后站在青石铺就的道路旁冲着白衣男子微笑了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申叔叔你先去书房,我这就去叫我爹爹去!”

    说完,苏武宣就径自朝苏府的内院而去。

    ……

    轰!

    一声震天的巨响从苏家府主的书房之中传来,只见苏家府主的书房此时有一面墙炸碎了一半儿,一个白色身影从书房内随着那些炸碎的青砖倒飞了出来,然后身体在泥泞的地面滚了好几圈儿,等停下来的时候他趴在了地上不在动弹,一股血腥从白衣男子的身上弥漫开来,闻之令人欲呕。

    书房之处此时烟尘四起,破碎的青砖四处激射,在这烟雨的天气之中划过无数气浪,将庭院之内的一大半儿灯笼都给射灭了,本来平静的烟雨现在在这个庭院之内却是犹如混乱的云海一般。

    这个庭院之内的动静很大,不一会儿的时间苏家上上下下所有掌权的人都聚集在了这个庭院之内,当看到庭院之内的情景之后,这些人都拔出了手中的兵器,有的人飞上了庭院四周的厢房房顶,严阵以待,死死的盯着在尘烟之中的书房。

    仅仅剩下的另一半儿的残墙此时被一人一脚给踹的粉碎,碎砖四射,带着烟迹落在了庭院之内,记起了无数的水花,一个身着紫色锦衣的男子接着从书房之中走了出来,他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嘴上留有八字胡须,面色丰神俊朗,尤其是那双眼睛精光爆射,让人无法逼视,一股威严在其四周弥漫,四周的烟气在他出现之后竟然随之散去。

    一名身着蓝色锦衣的年轻男子此时上前看了看地上白衣男子的尸体,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儿?”

    紫衣男子就是苏家现任家主苏啸天,他看着蓝衣男子怒声道:“申笑云企图暗杀于我,结果被我给掌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