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三·【美 人】

    更新时间:2015-07-16 19:12:30本章字数:3076字

    又一年的中秋节到了,整个扬州城此时热闹之极,犹如沸腾的水,远隔十里之外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

    大大小小的街道被五颜六色的灯火照的透亮,形成了千灯万灯朝天堂的巍峨景象。

    形形色色的人走在街道之间,尤其那些才子佳人,不是一对对儿,就是三三两两,他们在街道之中赏花灯猜灯谜,让本来热闹的街道多了一种难得的文气。

    小孩儿跟着各家大人在大大小小的街道之中,每当见到街上的糖人儿和糖葫芦都会大惊小怪,然后死气摆列的要将那些东西得到手,不然使出自己最拿手的功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而开始哭,将嗓音提到最高,唯恐天下的人听不到看不到一般,他们的父母实在是没有法子,只好铁青着脸给他们买了糖葫芦,杀猪般的声音这才消停,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抹着鼻涕和眼泪儿,然后嘻嘻的笑了起来。

    ……

    总之街道上有各种热闹,让已经被黑夜笼罩的扬州城充满了活力。

    此时两个少年欢快的在街道之间跑着,这两名少年一看就是有钱的主,见到好吃的就买,见到好玩儿的就买,哪里像其它的小孩儿那样?还用死气摆列的向父母要吗?

    此时一名少年由于跑得快了,是以将另一名不停舔着手中糖人儿的少年甩出了老远。

    在前的少年此时回头一看,见那名还在后面的少年,然后双手掐着腰,冲着那名少年叫道:“林惊雪,你能不能快点儿?走路跟个乌龟一样,烦不烦呢?你再不跟上我,我就要你好看!哼!”

    林惊雪此时听前面少年叫他,“哦”了一声,又舔了一下手中已经变了模样的糖人儿,然后一路小跑过去。

    两手掐腰的少年狠狠瞪了一眼林惊雪,叱道:“平常见你练武这么厉害,怎么走起路来成这副德行?是不是所有的劲儿都用在了练武身上?”

    林惊雪看着眼前这位女扮男装的小姐,笑道:“小姐……我……”

    双手掐腰的少年就是女扮男装的林镜颜,今天中秋节,她趁自家父亲有事儿,就带着林惊雪跳墙出来了。

    林镜颜双眸瞪得滚圆,道:“你叫我什么?跟你说过多少遍了,现在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不许叫我小姐,要叫我的名字公子知道吗?”

    林镜颜点了点头笑道:“是!林镜颜!”

    林镜颜白了林惊雪一眼,没好气儿的道:“都被你气糊涂了,不要叫我林镜颜,这一听就是一个女子的名字,你要叫我公子懂吗?”

    说着,林镜颜举起右手,轻轻的打着林惊雪的脑袋,直惹的四周的人呵呵笑了起来。

    林惊雪将手中的糖人儿脑袋一口咬了下来,笑道:“哦!知道了公子!”

    林镜颜这才满意,然后道:“我们到那条街道看一看!”

    说完,两名少年随着人流向另一条更加宽敞的街道走去。

    越是宽敞的街道越是热闹,这里灯火辉煌,看起来颇为的繁华。

    林镜颜和林惊雪走到这条全扬州城最宽敞的街道,他们这回可是真疯了,叽叽喳喳的跑来跑去,可谓犹如人流中的过江锦鳞一般,尤其是林镜颜蛮横之极,见到挡着自己的行人就施展轻功,从挡着自己的人头顶飞过,且在飞过的时候还不忘伸出脚那些人的面门,搞到被她踩的那些人脸上都被印上了一个灰灰的脚印,那些人大怒一路追将下来,弄到整条街道犹如沸腾的水一般到处都是叫骂声,林镜颜被林惊雪护在前面,她没有什么事儿,可是却苦了林惊雪,身上的衣服被那些人用烂鸡蛋等东西沾了一身,搞得这位犹如一个小乞丐一般,两人却不放在心上,一路狂奔仍然说说笑笑。

    就在林镜颜和林惊雪玩儿的开心的时候,却见街道的一处地方的几个挂数百个灯笼的打木架子瞬间倒塌。

    那边的人流瞬间犹如江浪一般四散逃开,一声声惊叫声在热闹的街道之中都能传的很远。

    林镜颜和林惊雪瞧去,只见那数百个灯笼开始着了起来,连带着打木架子着了起来。

    两位少年连忙挤开人群往哪里跑去,事发当地的人流早已经散了开去,这个地方成了火海,他们跑到一段儿街道之处,见好几个大汉围着一个身体消瘦的小女孩儿正在大骂。

    那几名大汉林镜颜认识,赫然是刘家的家丁。

    扬州有三大世家,分别为燕、苏、刘,燕家和苏家则是武林世家,而刘家是一个商贾家族,所以江湖人只知道扬州有两大世家,却不知道还有一个刘家。

    被那些大汉护在一旁的则是一名看起来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只见他锦衣华服,想必是刘家的某一位公子。

    被围着的少女身着一袭白色衣裙,长发披散在两肩,她身后是一个已经被砸的稀巴烂的卖灯笼的摊子。

    少女手中此时握着一柄通体雪色的长剑,此时她背上背着通体血色的长剑已经出鞘,其正冷冷的盯着那些刘家的人。

    刘家的少公子此时冷笑着盯着那个白衣少女,冷笑道:“喂!我们不就是玩一玩儿嘛!干嘛这样?”

    白衣少女此时抬起头,一双冰冷的眼睛冷冷的盯着那个刘家少公子,她那张容颜从披散着的长发中漏了出来,在身前那对灯火的照耀之下很是明亮。

    林惊雪微微一愣,这个女子当真有些古怪,竟然带着一张白色的面具,看那面具的光泽,恐怕是一张用白玉做成的面具。

    白衣少女的面具仅仅遮住了她那从鼻端以上的容颜,鼻子以下的则搂在了外面。

    光看其鼻子下面的就让每一个人发愣,那性感的樱唇和那弧度完美的下颚,当真是美到了极点,虽然白衣少女仅仅露出了半张容颜,但是那非凡的半张容颜则让在场所有的人发呆。

    虽然林惊雪现在才十一二岁,不懂什么叫做美,但是白衣少女的容颜还是让这个少年的心中感到惊艳。

    林镜颜见在场的所有看热闹的人的表情,在看到身旁林惊雪那痴呆的模样,狠狠的撇了撇嘴,一股怒意在心中升起。只见她举起右手狠狠的拍了拍林惊雪的脑袋,大小姐的脾气此时已经上来了,右手指着白衣女子,冲着揉着脑袋的凌静雪怒斥道:“这个没脸见人的女人有什么好看的?你这个混蛋,还不害羞?”

    因为周围的人都被白衣少女的容颜惊得静了下来,是以林镜颜的言语就特别的洪亮,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林惊雪一听自家小姐说话如此刻薄,正要让她住口。那名还在盯着刘家公子的白衣少女猛地转头冷冷的盯着燕香儿,冷冷的道:“你说谁没脸见人?”

    白衣少女刚才卖灯笼的摊子被刘家公子砸个稀巴烂,心中本来就特别的恼火,这时一听林镜颜如此刻薄的的话,她更加的愤怒。

    白衣少女的问话刚落,站在林镜颜身旁的林惊雪连忙拉了拉自家小姐的衣袖,示意她不要乱说。

    可是人家林镜颜的大小姐脾气一上来,可是收不住的,再加上她嫉妒白衣少女那比自己还要强的容颜,此时一经白衣少女那森冷的言语一激,就更加的愤怒了。别看她现在才十一二岁,可是自从看多了类似于西厢记的书籍之后,她的心儿可是成熟着呢!至少比林惊雪这个只知道习武的混蛋成熟。

    林镜颜将拉着自己衣袖的手狠狠的甩开,冲着白衣少女冷笑道:“在这里除了你戴着一个面具不敢见人,还有谁?哼!”

    林惊雪此时用右手狠狠的打了打自己的额头,估计今天自家小姐又要惹事儿喽!

    刚才和白衣少女对峙的刘家公子见白衣少女竟然将自己晾在了那里,本来跋扈惯了的公子心中很不爽,他白了林镜颜和林惊雪,怪两个家伙将自己的戏抢走了。

    刘家公子知道这二位主是那家人,人家怕林镜颜,他刘贺却是不惧,刘家虽然不是武林世家,但是经商这么多年也是有底气的。

    刘贺撇了撇嘴,冲着白衣少女冷笑道:“瞧见没?刚才我想要看你的长得什么样儿,你倒好死活不让,还得罪了本公子,那两个小子不也是嫌你脸上的面具太碍眼了,这才说出这句话,我倒要看一看你们的好戏!”

    白衣少女此时一双丰润的樱唇颤了颤,一双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冷意,她看都不看刘贺一眼,冷冷的道:“你再说一句话,我要你的嘴赔我的那些灯笼!”

    刘贺可是个人物,他才不会被眼前这个少女吓到的,拉长了嗓音尖声尖气的冷笑道:“呦!不收拾你一顿,还来劲了?信不信老子当场脱了你的衣……啊!”

    刘贺还未将刚才的话说完,突然一声惨叫声从他的口中嚎了出来,然后他整个人在地上跳了几下。在他没有惨嚎之前,只见一抹雪色从他的嘴唇之处一闪而过,然后那抹雪色带起了一连串儿的血珠儿,这些血珠儿化成了飞雨向四周喷去,在五颜六色灯光的照耀之下显得特别的妖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