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尴尬的初遇

    更新时间:2015-07-17 11:14:41本章字数:2102字

    “许许,你这儿有没有干毛巾?我······”

    钱小悦握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面说一面往客厅走,但一句话没说完,眼前的画面便让她失语了。

    客厅那小小的布艺沙发上,许虹衣衫凌乱地趴跪在那儿,她背后,背后······

    钱小悦一下子懵了,她背后那个男人虽说看着衣着整齐,但任谁也看的出来他们俩在做什么。

    这公寓里还有别人?秦阳皱皱眉,侧了脸看过来。

    眼前的女孩子微微弯着腰,一双白皙的小手握着濡湿的黑发,有水不断从头发里沁出来,自脖颈一路滑落到粉色的浴巾里。

    秦阳这样看着她,不由想起那天在“秦淮”,东子问他们最喜欢什么景,雪霁回说“初荷带露”,果不其然,这可不就是初荷带露么!

    小小的客厅里一瞬寂静。

    钱小悦愣了这么一瞬,直到那男人皱着眉看过来,眼里的冷厉冻地她一个哆嗦,这才意识过来,忙小小声说了句对不起,转身便往离自己最近的卧室跑去。

    谁知越紧张越乱,几步的路,都到了门前了,她竟脚下一个打滑,咚一声撞在门上,却也顾不得痛,爬起来开了门便扑进去。

    卧室的门咣地一声巨响阖上了。

    钱小悦,你这个废柴!许虹恨不得把脸埋进沙发里。

    但比起那点儿被人撞见的羞惭,她此时最多的还是怕,要是身后那个男人一时不痛快了,照着他那行事作风,不知会对小悦做出什么事来。

    “秦爷,她是我一个好朋友,”想了想,不对,又补充道,“我不知道您今儿个会来,就想叫个人陪陪我。”

    许虹本来以为秦爷今儿个不会来的,就叫了钱小悦过来陪她,谁知道钱小悦刚刚进了浴室洗澡,他就来了。

    她也不敢告诉秦爷,只好盼着钱小悦洗澡洗的久一点,毕竟秦爷每次来这儿也不过待半个多小时,从来都是做了就走。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早早说出口。

    “嗯,”秦阳自身下的女孩子身体里退出来,随手扯过桌儿上的纸巾清理了一下自己,整好衣服转身便往门口走,开了门,又似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淡淡问道,“那女孩儿叫什么?”

    “秦爷,她真不是故意的,都怪我,是我叫她来的······”

    “叫什么?”秦阳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

    “钱小悦”许虹见秦阳皱起了眉,也不敢再啰嗦下去,而且,就算她不说,秦爷也查的出来。

    直到下了楼,坐上了黑色世爵,秦阳仍不明白,自己干嘛要问那个女孩儿的名字,也许是因为看她撞到门上时的那点儿心疼?

    不过,钱小悦,呵,人还挺水嫩,这名儿可真俗。

    “秦爷,回秦宅?”前面的司机等许久仍不见吩咐,便小心问道。

    “去秦淮”

    身下那物涨的仍有些难受,实在用不着委屈了自己,他秦阳,在B城这地界混到现在,似乎也只剩下吃喝玩乐了。

    人生短暂,不好好玩玩又能做什么呢?

    秦淮是B城最大的集娱乐、休闲、住宿于一身的高级会所,同时也是秦氏集团的下属产业之一,这秦阳,便是秦氏的董事长。

    据传,这秦董之所以不被人称“秦董”,反而称“秦爷”,是因为秦董涉黑,黑道嘛,自然是这个爷那个哥的。

    涉黑,这话不错,但被称为秦爷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秦三爷“秦东”,“秦董”、“秦东”,谐音重名啊。

    “秦爷”秦阳刚踏进秦淮的门,大堂经理便赶忙过来问好。

    “嗯,找个干净的女孩子,送上去。”

    十二楼秦阳专用的那间套房里,早有人往里间的欧式圆床上送了精致可口的美人儿,照着往常,秦阳进来直接用了也就是了。

    但今儿个,他坐在床边,盯着床上一身水色性感裙装的女孩儿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不好,但到底哪儿不好,他又说不上来。

    钱小悦裹着浴巾湿着头发的样子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他弯唇一笑,对床上已被冷落许久的女孩儿道,“去洗个澡,裹上浴巾再出来。”

    床上的女孩子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刚刚秦爷冷着脸在那儿坐了那么久,她还以为是自己哪儿做的不对得罪了这尊佛爷。

    在B城,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了秦爷,还好还好,他看起来只是不喜欢自己身上的衣服罢了。

    秦阳在这边不痛不痒地继续享乐,那边儿许虹和钱小悦可被吓得够呛。

    钱小悦并不知道许虹有了男朋友了,平时在学校也没人说呀,许虹可是她们管理学院的院花,平时跟哪个男生走的近点儿都被人拿来说道,怎的都跟男朋友发展到这一步了也没人发现?

    更何况,她和许许这么好,她应该先告诉自己才对呀。

    这么一想,刚刚遇到那个事儿的那点儿尴尬劲儿就一点儿没有了。

    侧耳细听,等外面那个男人出了公寓门,钱小悦便开了门气势汹汹地前去问罪去了。

    “许虹同学,是不是需要老实交代一下?嗯?”

    许虹白了她一眼,忙着整理衣服,并没有开口回答。

    “快点快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钱小悦见那丫头竟敢不答话,扑上去便按着她的双肩前后摇晃起来,一面又忍不住笑道,“咱们家许许什么时候拐了个那么帅的男人回来?”

    “得得得,”许虹被她摇的头疼,反手按住好友作乱的双手,才一脸复杂地道,“小悦,他不是我男朋友。” “啊?”钱小悦愣了,都那样了还不是男朋友,那么,她忽而乐了,“难道你们俩偷偷地连结婚证都领了?”

    那男人,怎么可能会跟她结婚呢?许虹嗤笑一声,涩涩地说,“他是我的金主。”

    钱小悦彻底摸不清状况了,默了半晌,才勾出一个笑来,“许许开玩笑的吧?徐叔叔可是开公司的,还能缺了你钱花不成?”

    “就是因为我爸开公司,我才,我才落得如此”许虹想起这个便忍不住咬牙。

    许天数的公司前不久资金周转不灵,面临破产的危险,许天数急着攀上秦氏好求个活路,那秦爷不过顺口夸了她一句漂亮,许天数竟迫不及待地亲手把女儿送上了他的床。

    不过也是,许家女儿多,也不缺她这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