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月影来袭

    更新时间:2015-07-20 10:55:16本章字数:2630字

    “都准备好了吗?都检查一下武器,只要他敢拒捕,可以直接射击,”龙天一聚集了人马,国安的精英应该都到齐了。

    月影一身黑色外衣,一股生人莫近的生疏感,“队长,我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的命令了,”月影拉了拉衣服,时刻准备着。

    “好,那我们行动!”龙天一一声令下,所有国安队员全副武装,誓要抓到黑灵。

    “等等,部长!”月影突然制止了龙天一,一脸严肃。

    龙天一烦躁地问,“什么事!”

    “龙组高层的电话。”月影目光如炬地瞪着龙天一,生怕出什么事。

    龙天一懵了,龙组高层的电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喂,”龙天一试探性地打探着口风,不敢多说话。

    电话里的声音异常恐怖,过了好一会,一个雄浑的嗓音响起,“龙天一吗?我是龙组的冥王。”

    “啊?”龙天一这下真的有点吃惊了,冥王,龙组三大天王之一,生性好斗,据说枪械在他面前完全就是玩具,躲子弹就是游戏而已。目前是龙组的巨头,可以说,国家就是他说了算的。但是,冥王怎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我是龙天一,海江市国安部部长,首长有什么指示?”

    “指示?”冥王哼了一声,“不敢!你们国安部很牛啊,擅自行动!”

    龙天一没想到国安部这次机密的内部行动居然也能被龙组知道,这次是真的服了,但是罪犯眼看就在面前,龙天一还是想争取一下。“冥王,我知道这次行动我的责任,但是我还是要执行这次任务,结束后我自己会辞职!一切后果我一人承担。请你们批准。”

    龙天一作为一个国安部的部长,说出辞职的话,让月影血龙等人确实吓了一跳。

    “你不用尝试的,你已经输了,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现在撤退!这是命令。”冥王冷冷的说道,黑灵,只是属于他的对手,别人都没有资格踫!

    “是,我服从命令!”龙天一几乎是喊着回答的,不服与愤怒,却只能忍气吞声,对于一个热血男儿来说,这比死了还难受。

    电话挂断了,血龙着急地贴上去,“部长,上级怎么说?”

    龙天一咬了咬牙,怒怒地吐出两个字,“撤退!”

    “什么!我们就这样走了?那黑灵可就在眼前啊!部长,上级是不是糊涂了。”血龙急眼了,这命令下的,要是让他第一个冲上去,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是这命令,居然是撤退。

    龙天一狠狠地扔掉了手中电话,“走!这件事以后不归国安管。”

    还未行动,就已经解散,这样子的行动结束,任谁都不会好过。

    如家酒店里,王灵在一个军用望远镜里,看到了国安部人马撤退,弱弱的摇了摇头,“看来,华夏也只有龙组才能真正保卫华夏了。只知道冲动的国安,实在没有存在的意义。”

    夜深,夜晚的海江更冷了,不过房间里的王灵开着暖气,倒是很自在。

    咚咚咚,门轻轻的被敲响了,“谁啊?”王灵淡淡的问了一句,却没有去开门的打算,自己在这海江又不认识谁,找自己的肯定不是故人。

    “先生,我是这的服务员,请问需要服务吗?”门口传来的是一个轻恬地女声,听起来就知道肯定是个美女。

    王灵厌烦地回了一句,“不需要,你要是男的我就有兴趣。”

    “啊?”门口的“服务员”没想到王灵居然回了她这样一句话,一脸的尴尬劲,许久没有回话。

    王灵感觉到那个服务员还不走,倒也来了兴趣,“你怎么回事啊?这是小费,别来打扰我了。”王灵过去开了门,给了她两百小费。

    但是这服务员不是别人,正是国安部的情报科月影,所有人都走了,但是她不信,一定要会会这个黑灵,看看到底是何方人物。

    “不许动!你已经被逮捕了,敢动一下我就开枪了!”月影扔回了两百小费,不屑地瞅了瞅黑灵,“王灵?我看是叫黑灵吧,跟我走一趟吧。”

    王灵无奈地望着这个任性的孩子,“没收到上级的命令?你要知道你这可是违抗命令啊。”王灵提醒到,生怕这个小妞忘记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月影大惊失色,她没想到黑灵居然能够知道她上级龙组下达的命令。

    王灵冷哼一声,“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玩枪,这把枪,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话音刚落,月影只感到手中一紧,一阵猛痛,随后发现枪已经被黑灵肢解了。

    “这么快!”月影不得不称赞黑灵对枪械的熟悉,居然忘记了自己现在危险了。

    “请进,美女。”王灵礼貌的微笑着,做了一个绅士的手势,请月影进来。

    月影撅了下嘴,一个猛擒手,抓到灵的手关节。

    但灵似乎没有反抗的意思,这下月影更加得意了,“他一定是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突袭成功的月影得意地一笑,反手从背后迅速掏出手铐,国安部配置的手铐和普通警局的手铐不一样,材质和开锁机制都完全不同,可以说,除了国安队员自己的钥匙,一般人很难打开,这也就是月影为什么自信拿出手铐的原因。

    “你的生涯结束了,黑灵,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月影俏皮地拍了拍黑灵的后背,那自豪感非一般的爽啊,这可是黑灵诶,居然被自己抓到了!

    灵苦笑了下,果然是年轻不知天高地厚啊,这小美女看来是没闯过天下。“那么,你打算拿我怎么办呢?”黑灵有趣地问道,没有丝毫挣扎的意思。

    月影还以为他是放弃抵抗了,随手拿出纸笔,“鉴于你是危险人物,原地审问,现在你说的话就是证词。”

    “那我可以不可以坐下?站着有点累,今天忙了一天了。”王灵虚假地问道,反正闲着无聊,不如调戏眼前这个国安的美女。

    月影没有抬头看他,低头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东西,随口回答,“坐吧,坦白从宽,我想你懂的。我们现在开始,名字?”

    王灵有趣地忍着笑意,“我叫王灵,身份证在桌上。”

    “王灵?不是叫黑灵吗?给我老实点!”月影凌厉地瞪了一眼黑灵,一股清幽地味道嗅入王灵的感官。

    “你想叫我什么就叫什么呗,我没意见。”

    “你!”月影愤怒的拿起了桌上的小刀,“这里没有监控,没有其他人,我做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我觉得这把刀挺锋利的。”月影威胁着,警告王灵老实点。

    “喂,警官同志,你这可是逼供啊。”王灵好一阵郁闷,原来国安部审讯还可以这样啊。

    “对于你,没有什么不可以采取的,说,到华夏来干什么?什么任务,同伙有没有?”常规的问法,在王灵看来,这个月影是更加可爱了,不,是傻得可爱。

    “我来看我的老朋友,至于你说的同伙,我一个人来,怎么有同伙?警官,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王灵乖巧地回答着月影问的每一个问题,突然问起了时间。

    月影低头看了下表,“嗯,现在夜里1点,怎么了?”

    “哦,黑夜了,”王灵嘟囔道,“我现在要睡觉了,你是自己走还是在这里陪我睡觉呢?我困了。”

    “你还想睡觉?走,我们现在去看守所,去那里睡觉吧。”月影说罢就要过去拉王灵。

    但,刚要触碰,一个黑影揪住了她,“游戏结束,现在该我审问你了。”位置依旧,只是现在坐在床上的是月影。

    “你!什么时候解开的手铐?”月影惊讶不已,原来一切都是他故意装的,自己不过是像傻子一样。但是反应过来已经太晚了,双手被他一只手禁锢着,动弹不得,似乎只要一挣扎,手就会有钻心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