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美女帮手?

    更新时间:2015-07-20 10:57:03本章字数:4196字

    “好,凌风特别行动组,”冥王满意的微笑示意,“知道这次召集你们的目的吗?”

    “报告冥王,”队长似乎也是充满斗志一样,“是不是有任务,我们时刻准备着!”

    冥王看了看黑灵,得意地样子,意思在说,女的也可以很厉害。

    “女特种兵是吗?”黑灵并不看好这些女特种兵,在他眼里当然是不堪一击。

    冥王看出了黑灵的不屑,“同志们!我这位朋友觉得女特种兵不能打仗,不能保卫祖国,怎么办啊?”冥王故意挑衅道,想要激起她们的斗志。

    “报告!我们是最棒的,不服可以比试!”其中一个应该是狙击手的一个女兵骄傲的说道。士兵当然应该不服输,即使面临更强大的敌人。

    黑灵很欣赏这个看起来应该是狙击手的一个女兵,“比试?”

    “杨曦,出列!”冥王命令到。

    “是,”杨曦便是那个号称要比试的女兵。

    “比试,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的!现在,我给你一次和他比试的机会。”冥王认真的说到,“但是,输了,你必须完成我给的一个任务!”

    杨曦自信地保证到,“冥王,您的任务不管输赢我都会去完成。”

    “我说,我答应了吗?”黑灵不满的白了白眼,“你这可是帮我做决定啊。”

    冥王拿出了自己的配枪,扔给杨曦,“鉴于你是女兵,可以拿武器。现在比试开始,任何手段制服对方。”

    杨曦接过手枪,有点不敢相信冥王的命令,“冥,你说的是任何手段?包括击杀?”

    冥王肯定的点了点头,“任何你可以采取的手段。”

    杨曦得意的打开了保险,反观另一边的黑灵,却没有丝毫的行动。

    “啪!”从打开保险到瞄准射击,总用时不到1秒,这完全就是概念射击啊,也就是用感觉来瞄准目标,达到最快射击的目的。

    灵被这个女狙击手的速度惊住了,但是理智告诉他,这颗子弹并没有朝着自己的要害部位射击,仅仅是射击手部。

    只听到“呼!”地一声,黑灵的位置没有任何位移,动的只是手的位置,也就是说,他好像能看清子弹的轨道一般!

    “冥,你的队员很不错,我是小瞧了她的能力啊。”黑灵轻松躲过这一枪后。还不忘表扬杨曦的枪法,但是在杨曦看来,他这是对自己的嘲讽。

    “侥幸而已,”杨曦一脸不服的样子,撅起着嘴,愣是把这归于侥幸躲过。但她也知道对手不是好惹的,提起了百份小心。

    瞄准目标再次射击,杨曦故意朝黑灵左边开了一枪作为拦截,然后预判性地朝右上角开了一枪。

    这两枪开的相当有技术含量,黑灵暗自佩服这个杨曦,在这种时候还能有如此清晰的思维。

    但是杨曦唯一不足的是,她还是低估了黑灵的速度,只见黑灵以一个完全不可思议的姿势,和杨曦射出的子弹擦肩而过,完全像是在表演一样的华丽,让凌风特别行动组的队员都目瞪口呆。

    杨曦知道自己根本打不中黑灵,接下来还想继续射击的时候,黑灵已经到达她的面前了。

    “游戏结束,”轻描淡写地吐出了四个字,杨曦就发现手中的枪正在脱离自己的手!

    作为一个狙击手,枪就是自己的生命,如果枪这么容易被夺走,那狙击手也就不合格了。杨曦使出全力抓紧自己的枪!但是她的力气实在是不堪一击,手卷在扳机里面,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

    “啊!”杨曦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呐喊,细看她的手,已经扭曲变形了。

    黑灵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作为一个特种兵,她需要承受这种痛苦。

    “你输了!”冷冷地冒出三个字,像是在审判杨曦的生命一样,“要是在战场上,你会为你的无知,那种自信付出生命,但是今天,你很幸运!”黑灵松手了,至少这是比试还不是战争。

    杨曦紧紧的咬住牙关,十指连心,她却仍然忍住,没有脆弱的表现。

    “卫生员,去包扎一下。”冥王不是很关心杨曦的伤势,在她看来,她这算是自取其辱。

    “别包扎,”黑灵突然说道,蹲下到杨曦身边,“手骨已经磨损了,不及时医治会落下后遗症。”

    杨曦听到会有后遗症,有点紧张了,没想到这么严重,他下手可够狠的。

    “讲一下!”冥王突然严肃的敬个礼,所有队员除了杨曦,也都排好了队伍,等着冥王的指示。

    “介绍一下,王灵,我的兄弟!”冥王指了指黑灵,故意说成叫王灵。

    “从现在开始,凌风特别行动组,归他管理,听从他的任何命令!”

    “什么!”王灵有点愤怒,“冥,我不需要,你这是什么意思?”

    冥王满不在乎,“我们的比试,还没有开始,这支特别行动组交给你,我希望我们能拥有公平的竞争。”

    冥王的意思就是给足黑灵兵力,他可不想落个以多胜少的下场。

    “你是觉得,你会赢?”黑灵非常不满意冥王做的这个决定,“我不需要任何行动组,反而会打扰我。”

    冥王看黑灵是真的反感,也罢,“那么,就让杨曦跟着你,直到比试结束。这总不能拒绝了吧。”冥王一副认真威胁的样子,威逼着黑灵。

    “跟着我?”黑灵一百个不愿意,他可是习惯了独来独往,突然有个人跟着,感觉总是怪怪的。

    冥王好像认定的样子,不管杨曦的伤势,“狙击手杨曦!”

    杨曦忍着剧痛,勉强站起来,用伤痛的右手贴着裤缝,“到!”还是那么的自信,但是语气中略显疲惫。

    冥王满意地看着杨曦,“从现在开始,你是王灵的部下,听从他的一切命令!是一切!”冥王需要杨曦跟着王灵,一来,确保王灵能够在自己掌控中比试,二来,也显得自己算是给了他人马,赢了也就没什么理由不好意思了。

    “是!”杨曦略显犹豫,但还是从口中蹦出了听从命令的回应。

    王灵没有任何反应,他知道自己再怎么拒绝,冥王也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他需要这种所谓的公平,要不然即使他赢了也不会有心理安慰。

    “你确定,她不是你派给我的眼线?来监视我的?”王灵玩笑地问了一句,却让冥王很是不爽。

    “杨曦,我要你用狙击手的名义发誓!听从王灵的任何命令,包括,杀了我。”冥王严肃地给杨曦下指示,然而这个指示让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王灵都惊呆了。

    杨曦捂着疼痛不堪的手,“是,我用狙击手的名义发誓,听从王灵的任何合法命令!”

    本以为冥王会满意自己的合法两个词,可是收到的回应更是不可思议。

    “胡闹,即使违法的事,也要听从!”冥王再次重申自己的命令。

    王灵摇了摇手,“还是别为难这个小姑娘了,我一个人足够。她还急需治疗呢,我看她手快撑不住了。”

    冥王并不把黑灵的话当作好意,反而当做自己的手下不听自己命令的一种调侃。

    冥王看杨曦还在犹豫,直接拿起配枪对着杨曦的脑袋。“军人的天性是什么!你忘了?”

    杨曦没想到冥王居然会自己举枪,这根本超过了自己的极限,“是!我服从命令,听从王灵的一切命令,包括违法!”

    “很好!”冥王满意地点了点头,放下了枪,“全体凌风特别行动组集合,你们从现在开始没有杨曦这个队友!在她违法的时候,可以随时击毙她!”

    “是!”在刚刚见识到冥王的恼怒后,没有人敢反抗冥王的指示。

    “那走吧,我呆在这也没什么意思了,”王灵不管冥王的假戏真做也好,径直走出了别墅。

    杨曦在得到冥王眼神允许后,紧随王灵身后跟了上去。

    “等等我,”杨曦有点跟不上王灵的步伐,再加上手上的伤势,似乎有点贫血了。

    王灵停下了脚步,“我住的地方有药,你先忍一会。”

    杨曦好无辜地望着他,“你试试骨折了还能走这么多路?”像是在抱怨,更像是在撒娇。

    “行,我怕了,”王灵不想和她闹,毕竟她手上的伤是自己造成的。“我背你。”

    。。。

    打车回到了富都小区,杨曦因为失血有点多,神智有些不清楚了。

    “冥王这是给我找帮手还是让我做佣人啊。”背着杨曦的王灵不停的抱怨,“唉,也不能怪他,当时下手还是太狠了。”

    回家后,王灵直接把杨曦放在了主卧,“你醒醒,我可不伺候你啊。”王灵把治伤的药甩给了杨曦,然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打开了电视。

    “不需要!我自己可以。”杨曦用手肘撑起自己并不重的身体,勉强坐了起来。

    但是这个药品,自己之前没有见过,“这是中药啊,”杨曦感叹了一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王灵应了一句,“对,骨折不能光打石膏,用中药做敷药,可以更快地愈合。”

    “可我不会用,”杨曦尴尬地看了看王灵,一脸茫然,只好再次求助王灵。

    “我不是做保姆的,”王灵简单的回应了句,“至于你,这里暂时给你住,记得付我一半的房租。”

    “你!”杨曦委屈的表情,真是欲哭无泪啊,怎么有这样子的人?不知道怜香惜玉吗?“王灵首长,您帮帮我好吗?”杨曦只好求饶,放低了自己的尊严。

    “可以啊,别叫我首长,我并不是龙组的。帮你可以,”王灵皱了皱眉头,“我需要好处。”

    “无耻!”杨曦恨不得杀了这个王灵,要不是人在屋檐下,早就翻脸了。

    “考虑好了吗?”王灵一点都不在意杨曦的憋屈,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水。

    杨曦勉强地笑了笑,“你需要什么呢?小女子只有一点可怜的存款,入不了你的法眼吧。”

    王灵摇了摇头,淡定地喝了口水,“帮我打扫家务,做饭洗衣,可以?”王灵想着反正平时也用不到她,倒不如自己偷偷懒,冥王送给自己的帮手做个钟点工也是很美好的。

    杨曦呵呵一笑,“好,我答应。”

    “伸出手,骨折了还磨蹭,真是的。”王灵一边帮她敷药还一边把责任都怪在杨曦身上。

    “。。。”杨曦完全无语,要是自己打得过他,他已经死了不知道几次了。

    “好了,这段时间注意饮食,别贪吃,现在打了石膏,过一个礼拜再拆。”王灵轻轻的放下了杨曦的手,“这段时间先住这,我不需要你的任何帮助,帮我弄好家务就行。”

    “哦,我知道了。”杨曦觉得自己被坑了。

    “我去洗澡了,你早点睡。”王灵甩下这句话,人就消失了。

    杨曦只是打量着周围,一个不大的小家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这就是这个奇怪的首长住的地方吗?

    “真不知道冥王葫芦里卖的什么关子,”杨曦渐渐的陷入了沉思,失神了。

    “喂,”王灵响亮的声音把杨曦从遐想中唤回,“这里有两个卫生间,门口的那个是我的,里面的那个是你的,记住了,缺什么自己去买,这是冥王给你的经费。”扔给了杨曦一张银行卡,王灵没有再搭理杨曦。

    杨曦正有此意,自己那微薄的薪水要重新购买好多东西怎么够,这冥王想的还挺周到的,但她殊不知,这其实是王灵自己的卡。

    清晨的阳光份外吸引人,王灵习惯了早起,跑完步享受早晨的清爽气息,只有这样,他才能确保每一天的精力充沛。路过一家早餐店的时候,王灵停下了奔跑的步伐。

    “老板,拿一份牛奶和煎饼。”一阵熟悉的声音从正在晨跑的王灵耳边飘过,这个声音是,没错,月影。

    “早啊,”见到熟人,王灵没有躲避的意思,主动贴过去问好,他并不担心月影会想要继续抓他。

    “是你啊,”月影完全是一种见到朋友的样子,“起的挺早啊。”

    “哈哈,那是,可不像你上次在我家起的那么迟。”王灵故意把“我家”两个字说的很大声,像是在故意难为月影。

    周围的人都用一种羡慕的眼光盯着王灵,美女住在他家至于这么显摆吗?

    “你!”月影想反驳但却没有筹码,自己确实在王灵那住了一晚,但那是特殊情况。

    “无耻。”本来还对王灵有一丝好感的月影现在剩下的只有恨,“要不是部长下命令,我非要和你拼到底!”冷哼了一声,月影拿着早饭头也不回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