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下)

    更新时间:2015-08-12 21:16:45本章字数:14379字

    第一节 中兴之主德川吉宗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一。德川家继死后经过谱代大名的推选,“御三家”中纪州家的第5代藩主、时任权中纳言的德川吉宗登上了第8代将军的宝座。德川吉宗在血统上是德川家康的重孙子,在家中排行老四。据说德川吉宗身高有一米八十多,皮肤黝黑,人高马大,威武雄健,很有男性的魅力。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二。也该着德川吉宗这哥们有当将军的命:先是他的父亲和几个哥哥都是英年甚至少年早逝,不断地为他的上位腾出地方来,直至他接任纪州藩藩主成为幕府重臣。最后7代将军德川家继又突然暴死,他又在“御三家”众多子弟中脱颖而出走马上任成为至高无上的幕府将军。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三。德川吉宗的上位对于江户幕府乃至日本社会都是一个福音。这哥们颇具乃祖德川家康之风,堪称整个江户时代最有作为的将军之一。他在位期间领导了时间跨度近30年的“江户时代三大改革”中的第一场改革——“享保改革”,推动了日本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发展。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四。德川吉宗在日本历史上的地位丝毫不亚于他开创江户幕府的太爷爷德川家康!也正是从享保改革开始日本才进入了“近世社会的转换”时期,从而搭建了今天日本社会最初的雏形。治极而乱,乱极而治。德川吉宗接手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烂摊子—— 德川纲吉留下的。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五。德川纲吉的胡闹给日本社会造成了严重伤害:通货混乱,物价上涨,靠禄米为生的武士阶层日益贫困,从来没有为钱财担忧过的各地大名乃至幕府都出现了财政危机。雪上加霜的是1716年前后日本又发生了“天变地异”的大*饥荒,紧接着幼年将军德川家继又夭折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六。在一系列天灾人祸面前黔驴技穷的幕府幕僚们实在没辙了,只好改元祈求上天保佑。他们根据《后周书》:“享兹大命、保有万国”,改元为“享保”。而这当然于事无补,德川吉宗就任将军时江户幕府竟然连旗本和御家人的俸禄都发不起了,距离破产仅有一步之遥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七。可以设想如果没有德川吉宗这位中兴之主,江户幕府的路恐怕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了!德川吉宗上任以后,面对满目疮痍的社会和行将崩溃的幕府政权,他立即罢免间部诠房和新井白石收回了权力,推行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试图挽救已经陷于财政危机无法自拔的幕府政权。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八。德川吉宗上台得益于传统势力的支持,所以他坚决摒弃了从德川纲吉开始的侧用人掌权模式,回归到了江户幕府传统的行政体制上来。但是这种回归只是表面现象,只是为了在形式上的给立下大功的传统谱代门阀势力一个交代,幕府核心的权力当然掌握在德川吉宗手中。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八九。在德川吉宗构建的权力框架下,原来拥有政策决定权和政务执行权的老中们被降为辅佐将军执政的具体政策执行者,幕府的一切核心事务均要由德川吉宗个人来决断。也正是有了这种独裁体制为依托,德川吉宗的诸种改革措施才能持续地推行下去并得到强有力的执行。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〇。德川吉宗实行的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策略,在改革幕府内部机构控制官僚集团的同时,他打着“厉行节俭”的旗号实施了以统治和掠夺人民为目的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他下令严厉管制出版,实行愚民政策加强对人民的思想管控,把人民封闭在自给自足的生活圈子里。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一。在这“两手”都抓硬了的基础上,德川吉宗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地推行自己的改革措施了。他先拿大名开刀,以缩减觐见时间换取増征贡赋。当然他更不会放过农民,幕府建立了掠夺农民的新体系,“定免法”、“有毛建法”等一系列榨油般掠夺农民的政策也迅速出台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二。德川吉宗改革最直接的目标就是重建幕府的财政。针对对濒临破产的幕府财政,德川吉宗本着“增入减出,开源节流”的方针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缓解财政危机。除了颁布“俭约令”、实施“定免法”、鼓励开垦新田以外,德川吉宗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调控米价上面。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三。“石高制”是德川家康搭建的江户幕府幕藩体制的基础。战国最开始用“贯高制”,也就是用农产品换算成钱表示大名领地的规模,从织田信长——丰臣秀吉时期开始用“石高制”,“石”是计量单位,“石高制”就是用谷物的法定标准收获量来表示封地或份地的面积。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四。也就是说“石高”指整个领地的粮食产量。日本战国时期实行的是“石高知行制”,“石高”是大名和武士授受封地(或禄米)以及承担军役的基准。石高的多寡既象征财富,也代表领主所能动员的兵力,所以新领主继任家督通常都会重新检地确定自己准确的“石高”。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五。对于农民而言,“石高”则是农民持有份地的数量和承担赋税的基准,领主通过检地按照一定比例向农民征收年贡。江户时代石高制的核心是大米,大米是整个社会的经济命脉,也就是所谓“以大米为中心的经济”。德川吉宗进行经济改革,首当其冲就是解决大米的问题。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六。石高制是幕藩体制的基础,幕藩体制下的任何一种经济改革必然要触及到石高制的核心——米价。米价是江户时代社会经济的命脉,米价变动直接带动着其他日常用品价格的变动,从而形成一个稳定的物价体系。德川吉宗上台后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这个物价体系不管用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七。德川纲吉留给德川吉宗的烂摊子最大的问题就是混乱的社会经济秩序,米价已经无法影响其他日常用品的价格,甚至出现了“稻米贱而诸色贵”的反常状况。所以德川吉宗必须要尽快重建石高制,恢复米价的命脉地位和调节作用,使日本社会经济秩序迅速从混乱中走出来。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八。德川吉宗采取有力措施梳理流通领域,改铸货币整顿金融秩序,管制商业资本打击非法行为,日本社会经济很快步入了正轨,幕府的财政危机也得到了有效缓解。也正是因为在稳定米价方面的功绩,德川吉宗被誉为“米将军”,这与“犬公方”德川纲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一九九。德川吉宗主导的“享保改革”是一场全方位的改革,覆盖了包括经济在内的诸多领域。他致力于重整德川家康时代的风尚——“诸事,权现样(家康)之成规施行”,大力整肃社会纲纪,改革政府机构,健全法律制度,积极引进西方科学技术,推动了日本社会的全面发展。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〇。为了避免将军继承权的纷争,德川吉宗在将军家和“御三家”之外新设了自己直系子孙组成的“御三卿”,当将军和“御三家”都没有继承人时可以从“御三卿”中选立将军。这一招相当地管用,此后除末代将军德川庆喜以外的历代将军都是由德川吉宗的子孙继承的。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一。“享保改革”总体上看是成功的,日本因此走上了一条崭新的发展道路,这其中德川吉宗绝对是功不可没。德川吉宗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他的子孙后代就不一定有他这样的能力了。1745年治世30余年的德川吉宗让位给儿子德川家重,6年后去世,享年68岁。

    第二节 一对不务正业的父子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二。德川家重与乃父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德川吉宗强壮机智,德川家重却体弱多病,甚至连话都说不清楚;德川吉宗励精图治积极推进改革,德川家重却沉湎于酒色无法自拔;德川吉宗有“米将军”的雅号,德川家重倒也有一个雅号,但却是让人忍俊不禁的“尿床将军”!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三。聪明一世的德川吉宗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继承人呢?德川家重的弟弟德川宗武文武双全,是将军之位最理想的继承人,终其一生致力于推动社会变革的德川吉宗为什么拘泥成法一定要传位于长子呢?有人说德川吉宗传位于德川家重是为了让长孙德川家治将来继位。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四。德川家治从小四肢发达,这一点的确与爷爷德川吉宗很像,不过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像爷爷的地方了。如果说德川吉宗真是为了这个而传位于德川家重,那么只能说这位中兴之主看走眼了!历史无法假设,总之最终的结果是德川吉宗死后“尿床将军”德川家重上台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五。德川吉宗死前虽然德川家重已经接任将军,但幕府实权还在“大御所”父亲手中,德川吉宗死后德川家重才成为货真价实的第9代将军。德川家重虽然平庸至极,但当时享保改革的红利已经开始显现,因此德川家重虽然碌碌无为,但是干呆着吃父亲的老本也就足够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六。德川家重毕竟是将军,醉生梦死的同时也要发号施令履行职责。因为这哥们口齿不清,说的是什么一般人根本就听不懂。而德川家重的亲信大冈忠光就不是一般人——他听得懂德川家重的话。大冈忠光因此深得德川家重器重,因为他德川家重甚至重新启用了侧用人制度。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七。大冈忠光的经历说明,掌握一门别人都不懂的外语实在是太重要了!不过大冈忠光的才能也仅限于此,在其他方面这哥们绝对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主。就这样,一个酒囊饭袋的“尿床将军”,一个滥用权力的“侧用人”,整个幕府上下让这对奇葩组合搅和得一团糟。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八。好在这主仆二人活得都不长,不到10年的光景,先是大冈忠光归西,紧接着第二年(1761年)德川家重也死了,享年50岁。德川家重死后他的长子、据说被德川吉宗看好的德川家治继任第10代将军。德川家治自幼就聪明伶俐,爱学习、身体壮,深得祖父宠爱。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〇九。但德川家治有点聪明过头了,他像中国宋徽宗一样喜好文化艺术,对处理政务极其不感兴趣,他把政务交给幕府元老老中松平武元负责打理,自己沉湎与琴棋书画之中不能自拔。后来松平武元年龄大了,精力不济了,德川家治的亲信田沼意次就借机上位掌握了幕府实权。

    第三节 田沼意次的“小时代”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〇。这位田沼意次在日本历史上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他掌握着实权的时代被称为“田沼时代”——整个江户时代唯一一个以个人姓氏命名的“小时代”。如果说德川吉宗的享保改革拉开了日本“近世社会的转换”帷幕的话,田沼意次则勇敢地为这个炸*药包点燃了导火索。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一。田沼意次原是纪州藩的下级武士,跟德川吉宗来到江户后一路攀升,先是在德川家重时成为御*用人,后来又深得德川家治宠信被破格提拔为老中,成为幕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显赫人物。虽然出身低微但是田沼意次的理想却相当远大,掌权以后他迫不及待地开始改革幕政。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二。当时德川吉宗的老本已经被吃光了,幕府又开始面临着严重的财政危机。为了缓解财政危机,田沼意次彻底颠覆了江户一代的执政理念,推行在日本政治史上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幕政改革——摒弃锁国主义和农本主义,推行扩大对外贸易、发展商业资本主义的重商主义。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三。客观而言,田沼意次还是具有一定政治眼光的,他敏锐地看到了世界历史发展的趋势,为日本经济社会的发展找到了正确的方向。田沼意次的思路是积极利用商业资本扶植幕府财政发展,他跳出了増征年贡的思维定式,通过摄取专卖业和特权行会的利益为幕府增加财源。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四。田沼意次更大的贡献是打破锁国主义桎梏,以世界的眼光积极发展对外贸易,特别是通过对俄贸易和缔交在客观上保护了受俄国威胁的日本。为了配合对外贸易发展,田沼意次改革币制,统一了日本各自为政的通货体制,为日本近代货币体制的建立迈出了划时代的一步。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五。按说田沼意次有如此作为,名垂青史是不成问题的。但结局却完全相反,田沼意次最终被赶下了台,轰轰烈烈的“田沼时代”以一种极具讽刺意味的方式结束了。毛泽*东讲过:“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潜台词是说正确的路线是最基本的前提条件。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六。田沼意次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干部不假,但遗憾的是他确定的路线错了。任何一场改革都要建立在一定的社会基础之上,田沼意次的改革虽然代表了当时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但却严重脱离了当时日本的社会基础,犯了“左*倾冒险主义”错误,推行了错误的路线,冒进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七。当时江户幕府政权的基础是农业,当时的显学朱子学也是重农主义的,武士经商按当时的风俗是极为下贱的事,而田沼意次的改革思路跟这些都是严重对立的。尽管田沼意次善于笼络人心,深得将军的信赖和各藩要员的支持,但他的对立面却是幕府统治集团乃至整个社会。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八。所以,当田沼意次的改革一旦在对社会资源进行再分配过程中引发社会矛盾时,其悲惨的结局已经是注定了的。先是商品经济的发展引发社会贫富的急剧分化,然后是天明年间(1781~1789)浅间山火山爆发和冰冻灾害引发的“天明大*饥荒”,社会局势极其动荡。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一九。这期间又爆出了田沼意次父子收受贿赂的丑闻。江户政权以廉洁而闻名,武士恪守职业道德,公务员们大多也能秉公执法。而田沼意次积极推进商业,行贿、受贿必然要成为一种常态,加之他自己主观上又有这方面需求,所以他与商人同流合污、中饱私囊的帽子是戴定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〇。最终,天明大*饥荒饿殍满道,各地农民不甘等死纷纷起义,统治阶级和反对者强烈反对“贿赂政治”,所有的不满都集中到了田沼意次父子身上。1784年田沼意次的长子若年寄田沼意知在江户城被人刺杀,田沼意次的势力开始衰落。1786年,德川家治去世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一。得力帮手没了,最大的靠山也倒掉了,这回田沼意次彻底没电了!德川家治死了没两天田沼意次就被以老中松平定信为首的幕府反对势力赶下了台,紧接着封地也被大幅度缩减。两年之后田改革家沼意次怅然而死,热闹一时的“田沼时代”也就以这样一种方式画上了句号。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二。胜者王侯败者寇。田沼意次死后反对派把当时政治动*乱的全部责任都归罪到了他一个人头上,不仅指责他擅用权力、过度优待商人引发政治混乱,甚至“田沼时代”还成了腐败政治的代名词。空怀满腔抱负的田沼意次不仅没有名垂青史,而且还成了遗臭万年的乱臣贼子。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三。田沼意次改革虽然以失败告终,但对日本社会发展的影响却极为深刻。田沼意次开历史之先河把商业资本这只老虎从牢笼里放了出来,其最大后果就是使社会各阶层贫富差距拉大,部分武士债台高筑生活艰难,大量农民涌入城市,把日本根深蒂固的封建制撬开了一条缝隙。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四。正是田沼意次撬开了这条缝隙,日本社会经受过洗礼对商业资本有了适应性,才会有日后水到渠成的明治维新。从这个意义上讲,说田沼意次是日本资本主义发展的开路先锋并不为过。所以把田沼意次当成败坏朝纲的乱臣贼子是不公正的,历史上还是应该有其一席之地的。

    第四节 矫枉过正的宽政改革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五。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田沼意次被赶下台后反对派的领袖人物松平定信毫无争议地接管了幕府的权力。德川家治的两个儿子都先于他而死,因德川吉宗的孙子、“御三卿”中一桥德川家的家督德川治济与田沼意次过从甚密,他的长子德川家齐就被推举为德川家治的养嗣子。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六。后来德川家治的老婆们再也没有生出儿子来,他死后年仅14岁的德川家齐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江户幕府第11代将军。虽然德川家齐能够当上将军田沼意次居功至伟,但对于触犯众怒成为众矢之的的田沼意次来讲,无论是谁做将军,他政治生命的终结都是无法挽回的!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七。于是,德川家治去世、德川家齐继任,田沼意次下台、松平定信上台,幕府政权核心又经历了一次走马灯式的更迭,德川家齐和松平定信这对组合又要开始一场收拾烂摊子的政治游戏了。而盖凡这种情况,在举国瞩目之下,最不责任的做法就是把从前的一切都推倒重来。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八。所以德川家齐和松平定信也不会例外,他们俩要做的,其实也就是松平定信要做的,就是全面否定田沼意次的施政纲领——尽最大限度压抑商品经济重新回到自然经济的轨道上来。就这样,“江户时代三大改革”中的第二场改革——“宽政改革”就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二九。正是因为此前的“天明大*饥荒”令幕府上下心有余悸,德川家齐继任将军不久就未雨绸缪,1789年1月幕府取《左传》“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之意改元“宽政”。改元当然只是一个形式,关键还要看松平定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收拾烂摊子。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〇。宽政改革的核心思想就是彻底否定“田沼政治”,否定之否定,松平定信宣布:“今后将以享保之改革为基准施政。”“干部是决定性因素”,在这种思想的主导下松平定信毫无疑问首先要清除田沼势力。田沼意次本人自不必说,一切与其相关的人等都遭到了彻底清洗。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一。为了进一步巩固自己的权利,松平定信以将军年幼为由担任了“将军辅佐”,彻底掌控了整个幕府政权,一时间权倾一时,宽政改革的各项措施也在他的主导下得以强力推进。围绕着重建幕藩财政、稳定社会秩序、发展社会经济,松平定信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二。松平定信改革的核心思路就是田沼意次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田沼意次做什么,他就反着做什么。于是,他全力推行城乡联动政策安抚导致田沼意次闹动*乱的“流民”,通过鼓励务农、减轻农民负担、设立劳动收容所等措施,在复兴荒芜山村的同时有效避免动*乱的发生。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三。当时包括松平定信在内举国上下都认为,导致田沼政治失败的最主要原因是政权与特权商人相互勾结的“贿赂政治”,而贿赂政治的产生就是因为商业资本的存在。于是松平定信明确将“金谷之柄归上”作为宽政改革的重要施政方针,坚决限制商品经济和控制商业流通。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四。结果与田沼意次扶持特权商人、发展垄断工商业完全相反的政策不断出台:建立米价调节机制,排除商业高利贷资本,停铸货币,等等,刚刚被田沼意次放出来的商业资本被彻底打压了回去。同时,松平定信还推行程朱理学,大力移风易俗,强化对人民群众的思想控制。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五。在对外政策上松平定信毫无悬念地回到了“锁国政策”的老路上,他断言:“国家长久之基,在无外船出入。”历史是螺旋上升发展的。享保改革出了问题才会有田沼政治,田沼政治的确过于激进,但决不是一无是处,对田沼政治全面否定的宽政改革自然要开历史的倒车。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六。也正是因为开了历史的倒车,宽政改革矫枉过正的一系列政策要么遭到人民抵制,要么因为各方面利益集团的反对无法推行,一开始踌躇满志的松平定信最后也逐渐沦落到了与田沼意次一样的境地。被政治乱局折磨得焦头烂额的松平定信屡次请辞,最后回到了老家白河藩。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七。白河藩是松平定信起家的地方。松平定信是白河藩第3代藩主,父亲是德川吉宗的次子、“御三卿”田安氏之祖田安宗武,后因过继给白河藩主松平定邦做养子才改名松平定信。也许正是因为有这层情缘关系,日后松平定信才会迷信和不遗余力地全面复制祖父的享保改革。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八。松平定信出身的田安氏位列“御三卿”之首,地位仅次于德川氏“御三家”,从血缘上来看松平定信如果机缘巧合的话,成为将军也是顺理成章的。但问题是他没有这份机缘,所以一开始只能偏安一隅,在白河藩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瞎折腾,并且还闯出了点名气出来。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三九。机会是留给有准备之人的。正是因为松平定信表现出了自己的才能,再加上根红苗正的出身,田沼意次成为众矢之的时他才有出头的机会,被反对派推为首席“老中”成为幕府权力的掌控者。宽政改革虽然毁誉参半、问题多多,但是还没到了松平定信必须下台的地步。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〇。造成松平定信在政治上越来越被动的是因为他不善于处关系。例如,光格天皇想要给生父加上“太上皇”的尊号被松平定信否了,德川家齐打算将生父迎来做“大御所”他又给否了,另一位老中本多忠筹也与他政见不和,最后他从朝廷到将军直至幕僚已经完全孤立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一。不仅如此,“水至清则无鱼”,与田沼意次的浑水摸鱼相反,松平定信执行的却是令人窒息的紧缩高压政策,包括将军在内所有人的财路都被切断了,朝野上下骂声一片。在这种情势之下,再加上宽政改革引发的种种矛盾,就算松平定信就算脸皮再厚也无法再干下去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二。好在松平定信还有自知之明,于是才会屡次请辞。而由于他的特殊身份,幕府虽然免去了他老中和将军辅佐的职务,但还是对其功绩进行了奖励,不仅升了他的官,而且规定还可以世袭,也算给足了“御三卿”的面子。松平定信于是“荣归故里”重新打理那一步三分地。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三。这以后松平定信又活了36年,在治理藩政的同时还热衷于写写画画,并且为后人留下了一批极具艺术价值的建筑精品,成为当时极为著名的文化人。而同为失败者的田沼意次因为出身低微就没有松平定信这么好的运气了,最后落得个悲惨的结局,怪只能怪当初投错胎了!

    第五节 水野忠成的假政绩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四。松平定信下台以后,德川家齐终于可以亲自执掌政权了。德川家齐对松平定信推行的宽政改革倒是没有否定,在松平定信的继任者首席老中松平信明等人的推动下,宽政改革的方针稍作修改后基本上得到了继续贯彻。在松平信明在任期间,幕府政权的运转还是比较顺畅的。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五。1818年松平信明死了,到了德川家齐的心腹水野忠成主理幕政的时候幕府政权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历史有时实在是太相似了!这位水野忠成活脱就是克隆版的田沼意次:同样是出身于旗本之家,同样是将军身边的宠臣,同样热衷于金权政治,同样沉迷于权钱交易。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六。田沼意次多少还有些政治才能,在大肆收受贿赂的同时还做了一些事,而这位水野忠成却是一个受贿专业户,就知道一门心思捞钱。掌握实权以后,水野忠成迫不及待地“改铸货币”。 改铸货币是当年田沼意次玩过了的伎俩,就是把流通的金银货币降低成色加以重铸。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七。这招是什么概念?试想一下把全国的金银收上来扣下几成再按原来的币值发下去,那得剩下多少金银啊!于是,通过改铸货币水野忠成“政绩”卓越了:幕府收获了大量黄金,货币贬值造成物价上涨,农村手工业生产和原料生产受到极大刺激,日本经济“迅速”发展。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八。因为 “政绩”卓越,水野忠成得到了将军的全力支持,权势越来越大,胆子也是越来越大,索贿受贿简直就成了家常便饭。“上有所好,下必效焉”,其他的幕府官吏竞相效仿水野忠成,一时间全社会贿赂成风,乃至将军的家眷和亲戚也都大肆买卖官职、收受贿赂。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四九。将军德川家齐也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他营造的这股享乐主义生活作风很快蔓延到了整个社会,江户一带甚至形成了一种享乐主义的都市文化。德川家齐在江户幕府历代将军中占有两个之最,一个是在位最长——50年,一个是侧室最多——40人。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〇。试想一个身边有40个以上女人环绕的将军,贪图享乐、无心理政、纲纪松弛、世风日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了。与上层社会骄奢淫逸的生活状态形成鲜明对比的,自然是底层庶民生活的每况愈下和民不聊生了。历史这时再次重演,就像当年田沼意次是一样——天灾来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一。田沼意次时是“天明大*饥荒”,这回还是饥荒。当水野忠成之流大肆收取贿赂和德川家齐怀拥众多佳丽歌舞升平之时,“天地异变”再现,各地饥荒连绵,京都还发生了强烈的地震,无奈之下幕府只好取《孟子》“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之意改元“天保”。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二。改元当然不能解决问题,“天地异变”不仅没有平息而且愈演愈烈。天保四年(1833年)奥羽地方发生大歉收大*饥荒,第二年又是全国性的歉收和饥荒,此后刚刚消停了一年,天保七年奥羽地方再次遭受比“天明大*饥荒”还要悲惨的饥荒,全国其他地方也都普遍歉收。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三。歉收导致米价飞涨,底层民众入不敷出、无法生存,社会极其动荡,暴动和骚乱在全国各地连绵不绝。天保八年,江户幕府的后勤基地大阪地区暴发了著名的“大盐之乱”,被后世推崇为“民权的开宗”的武士大盐平八郎打着神武天皇的旗号率领民众揭竿而起反抗幕府。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四。这位大盐平八郎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武士,他的背后有着极深的背景,这个背景就是大名鼎鼎的“心学”。 心学是中国儒学的一门学派,源于孟子的思想,宋朝时就已经开始与朱熹的理学分庭抗礼,明朝大儒王阳明首度提出“心学”两字并确立了“致良知”的核心思想。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五。王阳明的心学是靠批判朱子之学发展起来的,而江户幕府200余年间处于官学统治地位的正是朱子学。所以心学传入日本后一直以“反传统”姿态出现,处于被压抑、受排挤的地位。最后心学在意识形态领域击垮了江户幕府的思想基石朱子学,彻底瓦解了日本封建制。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六。大盐平八郎是心学的忠实拥趸,对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哲学推崇备至。他结合日本的社会现实,把“知行合一”思想发展为一门对社会有用的学问。在大盐平八郎的慧眼之下,腐朽的幕藩体制种种弊病暴露无遗,他也从开始的传播学问发展到最后的关心乃至改变政治。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七。最终随着当时日本社会矛盾的空前激化,忧国忧民的大盐平八郎最终为了穷人铤而走险,揭竿而起。当时歉收使被称为“天下厨房”的大阪米价飞涨,曾经担任过大阪市政长官助理的大盐平八郎向政府提出的“穷民救济策”不仅没有被采纳,而且还遭到了斥责和威胁。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八。大盐平八郎对此当然是极为愤怒。于是当甲斐发生农民暴乱的消息传来后,按捺不住胸中怒火的大盐平八郎决定率领门徒和农民起义,企图通过武力争取实施变革。毕竟是有文化的人,大盐平八郎还用汉文写了一篇慷慨激昂的讨伐檄文,把起义的诉求抒发得淋漓尽致。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五九。但由于寡不敌众,起义很快就被镇压了,走投无路的大盐平八郎自杀身亡。大盐平八郎发动的这场起义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影响却极为深远,他开创了日本以武力争取社会变革的先河。大阪四通八达,事件发生后迅速传遍全国,全国各地陆续暴发了一系列的农民起义。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〇。这些农民起义都把大盐平八郎奉为神明,响应大盐平八郎在檄文中提出的政治主张,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反封建革命浪潮。这股革命浪潮虽然很快被幕府平息,但是自此破土而出的反封建政治思潮却再也无法消除,大盐平八郎也因此以“民权的开宗”的美名流芳千古。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一。在后来的明治维新中,大盐平八郎为明治维新志士所顶礼膜拜,他的英勇事迹和政治理论也成为倒幕斗争的重要精神支柱。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说明治维新以熊熊烈火焚烧了日本封建制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扫清了一切障碍的话,那么大盐平八郎就是点燃火种的普罗米修斯。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二。“大盐之乱”平息后,被搞得焦头烂额的德川家齐不得不把将军之位让给了儿子德川家庆,自己当了“大御所”躲在幕后遥控指挥。不久社会动*乱的始作俑者水野忠成也死了,经过一系列激烈的政治斗争,三河国普代大名出身的水野忠邦脱颖而出成为了幕府首席老中。

    第六节 江户幕府的告别演出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三。水野忠邦是德川家庆的老师,近水楼台先得月,大概就是因为这层原因他才会在首席老中的竞争占得先机。少壮派水野忠邦胸怀大志,迫切想通过改革整治水野忠成留下的混乱政局。但是当时说得算的是大御所德川家齐,而改变水野忠成的政策其实就等于是否定德川家齐。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四。结果水野忠邦束手束脚,只好做一些厉行节俭、整肃纲纪之类的表面文章,硬着头皮继续推行水野忠成的政策。好在不到4年德川家齐就寿终正寝了,享年69岁。德川家齐一死,傀儡将军德川家庆终于名正言顺地掌握了政权,水野忠邦也终于可以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五。这样,江户时代“三大改革”中最后一场改革——“天保改革”的序幕徐徐拉开了。天保十二年(1841年)5月15日,在德川家庆48岁生日那天,他郑重地向幕府官员们宣布:“所谓政事,自当代代考虑,然享保、宽政之路线当不应违背。望诸位勉力遵行。”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六。德川家庆这么说当然只是表面客气一下,其目标却直指革除“大御所时代”的政治恶弊、改变社会混乱的状况,这场改革的急先锋也当然就是德川家庆最为倚重的水野忠邦了。打铁还需自身硬。改革首先从整顿幕府衙门工作作风开始,担当改革重任的官员自然要首当其冲。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七。幕府从“正己”入手的举措很快得到了民众的认可,但是实质性的改革措施却难产了!原因就是改革急先锋水野忠邦太过激进了,他提出的强硬改革路线遭到了很多官员的反对,一时间难以达成一致意见,但最终通过争取各方面势力的支持水野忠邦还是强力推进了改革。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八。当时降低物价、稳定民心是幕政面临的首要课题。水野忠邦通过调研发现,推高物价的罪魁祸首是负责农产品流通的“问屋”,是问屋在流通过程中的不正之风不断推高物价的。于是幕府就颁布“株仲间解散令”解散问屋、免除商业税,规定商品由民间直接自由买卖。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六九。幕府还多次颁布“降低物价令”,通过强行降低土地和商铺租金降低商品成本。在农政改革方面,幕府把德川纲吉“民为邦本”的儒家仁政思想、德川吉宗重视稻米生产的方针和松平定信厉行节俭的要求合而为一,出台了鼓励开垦、奖励储粮、禁止农民奢侈等一系列政策。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〇。为了现实政治姿态,水野忠邦鼓动德川家庆恢复了荒废多年的参拜日光东照神宫的制度,向各方面显示幕府的威严。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工作后水野忠邦认为时机成熟了,就开始推行蓄谋已久的天保改革三大事业——征收“御料金”、开发“印幡沼”和颁布“上知”令。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一。通货膨胀的根源是改铸货币的政策,征收“御料金”就是停止通过“改铸”增加财政收益,转为向“腰缠万贯”的町人征税维持幕府财政开支。这些町人虽然富甲天下,但是在幕府强权面前只有惟命是从的份,于是这一改革很快在各级的实施,政府财政收入得以迅速增加。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二。印幡沼是关东平原东南部一块类似于中国北大荒的待开发处*女地,田沼意次时代开始开发,后因开发资金不足多次停顿。为了筹集开发资金,幕府把筹资任务摊派给了鸟取、沼津等5个藩。但在开发过程中原有预算不断被突破,工程进展极为困难,不得不多次修改计划。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三。而所谓“上知”令指调整各藩的封地。说是调整,其实就是征收,或是以次换好。上知令推行后幕府的领地的确得到了扩充,但是江户幕府成立以来的领地分配原则却被打破,不仅自身利益受到损害的大名、旗本们反对,被土地调整折腾来折腾去的农民也是怨声载道。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四。结果水野忠邦遭到了各路诸侯的群起而攻之,面对铺天盖地声讨水野忠邦的声音,水野忠邦的后台德川家庆也顶不住了。天宝十四年(1843年)9月1日,水野忠邦被勒令“休假式*治疗”,德川家庆撤回了上知令并以“独断专行”为由罢免了水野忠邦的全部职务。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五。此后水野忠邦改革的支持者们也相继被免职,轰轰烈烈的天保改革就这样戛然而止了。水野忠邦下野后不仅他的政敌和豪商们弹冠相庆,反对上知令和被迫缴纳“御料金”的农民们也是欢呼雀跃。据说水野忠邦下野的当天傍晚,他的府邸就被大批民众包围和投掷石块。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六。水野忠邦主导的天保改革缓和社会矛盾、克服幕府危机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其改革内容了无新意,绝大多数只是新瓶装旧酒,而且都是针对眼前的问题,没有一项是适应新时代发展要求高瞻远瞩的措施。所以当最后改革遭到全民反对时,其失败的命运当然是不可避免的了。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七。天保改革失败最大的后果是幕府权威遭到了沉重打击,水野忠邦作为一个悲剧人物拍拍屁股走了不要紧,江户幕府的根基开始发生动摇却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而德川家庆目睹这一切却无能为力,就像一棵树根已经腐朽的大树一样,这时的江户幕府已经失去了生长的动力。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八。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果仅仅是国内的问题,维持了200多年基业的江户幕府还有能力继续坚持下去。但是当资本主义的触角已经从欧美伸向全世界时,依靠“锁国”政策把日本与世界隔离而偏安一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当狼想吃羊的时候,羊躲在哪里也是没有用的!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七九。进入18世纪下半叶,俄国和西方势力就开始不断向日本扩张、不断敲击着日本的大门。当1840年英国向同样“锁国”的清朝发动鸦*片战争并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后,目睹大清帝国急剧衰败而唇亡齿寒的日本自然也嗅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提高了对列强的警戒心。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八〇。其实水野忠邦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在掌握世界情势上他还是有一定超前眼光的。在被赶下台的前一年水野忠邦意识到了即将面临的危险,废除了立足“锁国”的《驱逐异国船令》,颁布了《薪水给与令》,通过主动为外国船只提供补给缓和矛盾,为应对危机争取主动。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八一。但当水野忠邦下野后,他的继任者就没有这样的眼光了。天宝十五年,当唯一同日本保持通商关系的荷兰向日本提出开国要求的时候,江户幕府选择了拒绝。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当时江户幕府的统治者能够有一点世界眼光放弃“锁国”政策的话,也许历史真的会改写。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八二。但历史没有假设,事实是江户幕府顽固地坚持“锁国”政策,列强们也只好不断地叩门了。最终日本紧锁的大门被列强打开,内外合力最终推翻了江户幕府的统治。而在这个过程中曾经能够改变历史的幕府将军们却只能充当历史的看客,直至被一个一个浪头拍倒在沙滩上。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八三。1853年,也就是著名的“黑船来航”那年,江户幕府第12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庆去世,享年61岁。德川家庆死后,其子生性懦弱、体弱多病的德川家定继任江户幕府第13代征夷大将军。德川家定在位不到5年就死了,因为没有子嗣,他的堂弟德川家茂继任将军。

    <@日本史>武士之路——江户藩篱二八四。德川家茂是纪州藩藩主,是与没有子嗣的德川家定血统最近的人,在与“御三家”水户家一桥庆喜的争夺中胜出,继任江户幕府第14代征夷大将军。从德川家茂任上开始,波涛汹涌的倒幕浪潮和日益猛烈的列强叩关不断冲击着江户幕府,直至其最终在内忧外患中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