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5-07-22 17:15:57本章字数:1026字

    对于一个女人,你能对她怎么样?

    郑炜坐在狭窄的房间里咀嚼着称不上美味的饭菜。他也想到了去年那深刻的恨意,那三次预谋的报复。然而第三次,当他很晚回到家,看着她还在楼下等自己,竟有些心软了。

    王元觉得有些可笑,第三次她是在他楼下一个做手工活的租户家里借坐,和做手工活的女主人聊了很长时间,说自己是在等“男朋友”,于是女主人开始猜测她的“男朋友”是哪一位,似乎对附近每一位租户都很熟悉。王元却对郑炜已经陌生得很,她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直到他骑着自行车回来的时候,她依然发现他是那么的陌生,似乎从未真正认识过,尽管她是在入职的清趣用品公司遇见他的——彼时他们还是同事,有着不长不短一个月的共事时光。起初他总是笑眯眯的样子,见了女同事都“姐姐”“妹妹”地叫,直到私下里相处,他才告诉她,他其实见人就想骂。王元说:“那你一定在骂我吧?”他说:“我从不骂女孩子。”王元心想:“是吗?”

    至少表面是的,即便他想骂,也会婉约一点儿,用京城人那种骂人不带脏字的方法——贫,那是王元这样的脑子很难学会的高级说话方式。

    除了贫,他还能对她怎样?王元那天尽量转移注意力,扯东扯西,一会儿说公司的趣事,一会儿说楼下租户的小女儿很乖巧,等洗完了衣服,在客厅坐下来陪他看印度电影,却见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身边,似乎很习惯一样。夜渐深,她没等到他下一步的行动,最后还是撑不住了,要去睡觉。睡他的房间他的床,她甚至连澡都不想洗,他却悄没声息去给她热水,将她叫出房间,吩咐:“浴室的地上有洗发水和沐浴露。”那一刻她只有硬着头皮听从安排,心里鸵鸟一般地想:“不是两室一厅吗?与他同住的发小不在,他可以住到另一间房间去,或者两个男人挤挤也是可以的。”

    那天,她忐忑不安地躺在他过于柔软的床上,不知是不是在浴室里呆的时间过长,有些头晕起来。恍惚间,听见他的发小回来了,与他寒暄了一会儿,然后他推开门进了房间,拿着一大把烧烤问她:“吃点?”她睁开眼睛,看他有些殷勤的样子,竟突然撒起娇来:“我不要吃嘛,我要睡觉……”他的殷勤退去,没有勉强,出去和发小解决了烧烤,然后洗了澡,来到她所在的房间。

    郑炜现在想起来,觉得当时有些莫名其妙,当他掀开被子躺上自己的床,碰上缩到里面的人那带着怯弱的目光,居然会忍不住对她伸出双臂。更莫名其妙的是,当他示意她到怀里来的时候,她的怯弱似乎瞬间消失,一头扎进他怀里,还说他“好香”。那晚,什么也没发生,尽管她提前备好了安全套,尽管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差点管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