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5-07-23 17:17:28本章字数:1241字

    在她狭窄房间里用了晚餐,郑炜起身将盘碗收拾去厨房。回来见王元依旧看着笔记本屏幕,与第一次他在这个房间见到的她简直一摸一样,一样的孤独,一样的安静。甩掉他的将近半年的时间,她似乎并没有交男朋友,他曾问过她为什么,她只说:“我不喜欢交男朋友。”她所在的清趣用品公司,一位做培训的老师曾了解他的情况,并劝他说:“阿元还没有找别人,你与她和好吧!”

    与她和好?那时郑炜想:“她是个骗子,她骗了所有的人,掩藏了内心最想要的东西!”记得她当初提分手的时候坚决地说:“你身上没有我想要的东西!”他觉得自己被她玩弄了,恨恨地问她:“所以,所以你玩完了就扔?”

    不是触摸,郑炜用没有修剪的指甲在黑暗中狠劲地划,似乎要发泄他所有的恨意,王元忍着痛没有作声。她知道他恨自己,她这是在赎罪吗?尽管她并不认为是自己一个人的错。后来,他跟她说:“第一次,不就是强J吗?”她守住身心的疤痕,默不作声,她曾说过不会为自己做的事情后悔,也许只是因为后悔也没用,就像伤疤已经在那里了,知道的或不知道的人都有机会碰触,防不胜防。

    他没有用安全套,王元在黑暗中满腹担忧,过了很久,听见他说:“明天一大早,我给你买避孕药。”听到这句话,她本该高兴一点,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失落感涌上心头,她轻轻“嗯”了一声,却一个晚上都没有真正进入睡眠。

    一大早,王元起身热水,煮粥和鸡蛋。白米粥是她最简单而朴素的早餐,鸡蛋是给他的。她知道他懒得吃早餐,给他带着鸡蛋,饿了可以垫垫。

    郑炜起身穿好衣服,戴好手表,看王元准备好去上班了。他坐在床边想了想,记得从她家下去往右转那条街有好个药店。

    王元在厨房吃了白米粥,收拾碗筷,提起包包,见郑炜有些发呆的样子。内心轻叹一声,来到他跟前,说:“你……不是说要去买药吗?”郑炜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突然烦躁起来,说:“我会给你买药的!”

    一大清早的,王元本来担心药店没有开门,却一大早都开了门。郑炜选定一家,走进去的时候,王元不好意思跟着进去,她站在店门口停着的汽车的后面,默默的等待着。郑炜出来的时候,除了给她一小纸盒,还塞给她一瓶维生素C。王元看着手里的维生素C,猜想:“他这是要我吃了对皮肤好呢,还是弥补他不用安全套带来的愧疚?”不管是哪一种,她都默默接受了。

    两个人一起从地铁口坐公交车,王元不小心触他的手,看到那弄疼自己的指甲,没想到他会把指甲留这么长,是没有时间修剪吗?

    在公交车上坐定,王元轻轻问:“有指甲剪没?”郑炜看了她一眼,将钥匙串给她,钥匙串上有她早上给他的钥匙和钥匙扣。他问她:“为什么给我钥匙?”她没有作声。他给她分析说:“你在家我才去,你不在家我去干什么?”她依旧没有作声。

    这是她第一次将家里的钥匙给人,也是第一次给男的剪手指甲。显然,她并不习惯使用指甲剪,减去指甲片之后都不会将边打磨一下。郑炜接过指甲剪,有些无奈地问:“会不会剪指甲?”王元讪讪地笑了笑,说:“我从来不剪指甲。”伸出自己双手给他看,“我好像都没怎么长指甲。”郑炜瞅了她一眼,自己打磨着指甲边,沉声道:“别说得那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