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5-07-30 17:28:43本章字数:1045字

    郁婉在都市的最后一天,陪王元去菜市场买菜,两人在家做饭吃,整理和装饰房间,做黄瓜面膜美容。

    郁婉想见见郑炜,王元有些为难,明知他如阮沅预料的那样想要“抹杀”自己,却打算试试。她给他发短信,说:“我们今天有时间,做了好多好吃的,你要过来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告诉我。”

    郑炜没有回复。

    王元并没有想象中的失望,只对郁婉解释说:“他还是个小孩,有点任性。”

    郁婉说:“我以后绝对不找比我小的。”

    王元开玩笑似的说:“有什么办法呢?我是鱼儿,已经上钩了。”

    直到把郁婉送上回去的火车,王元才打开邮箱,接收到师姐发来的邮件。熊总那边规划有变,因为在隔壁城市获得了政府的支持,他们打算先在那里展开工作。邮件里有一个很大的附件,王元打开看了下,蹙了眉头。她不认为前期依靠专利冰柜的大量投放促销是利于后续发展的,他们可能因为财力物力人力耗费太大,战线拉的太长,很快便消耗殆尽。

    郑炜过来的时候,王元提起了熊总他们的项目,表达了自己的看法。郑炜不予置评,看着她房间新装饰的墙壁和新铺床单,似乎还挺满意的。

    自从搬家之后,王元的东西一直堆着,好像随时都可能搬走似的。她原本打算把房间的前半部分设置成客厅,可她没有什么客人,于是将重点就放在了后半部分,将电脑放在床对面的大桌子上,可以坐在床边上网,很方便。

    王元本想问他五一在忙什么,但想起他那句“不要你管”,顿时心中赌气似的把疑问收了回去。也是难得安静的夜晚,他坐在床边上网,她把头伸到他膝盖上,伸手抱住他的腰。他的脸微微红了,似乎膝盖是他比较敏感的地方。

    这次他拿出的是液体避孕套,她看着盒子里拆封出两根导液管,想到了打针。小时候大病过一场,特别害怕打针。他告诉她这个怎么用,她却“呜呜”地要哭了。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一个对跳蛋如此接受的人,会害怕泡沫避孕液?

    王元看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想起小时候躲避打针扑到父母怀里,在父母怀里似乎就获得了安全感,最后打针也不那么疼了。仿照小时候获得安全感的方式的同时,王元想起和好以来他似乎就从未抱过她,有时候还带点侮辱性地唤她“王大姐”,无论她撒娇或装傻充愣都没有以前那样能影响他了,是他有免疫力了,还是他心里还恨着?

    第一次他睡觉睡到一半起身离开她家,说是惦记着工作,她怎么也不能接受,心里赌气:“你要是出这门就别再来!把我家当什么了?”却觉得这样说太不优雅,似乎有点泼辣。于是气呼呼地把之前他买的跳蛋塞给他:“拿回去!”他知道她生气,却没有回头的意思,问她:“你是不要了?帮你扔了?”

    是给她台阶下吗?

    王元虽不服气,却还是点头默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