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遇

    更新时间:2015-07-21 17:29:09本章字数:3443字

    “林觅,你出来一下。”

    当林觅还在为病人做康复治疗时,科室的主任突然来到治疗室门口,招手叫她出来。

    她觉得很奇怪。主任是一个恪尽职守、兢兢业业的人,相应的,他下属也很严格要求。在工作时,他不允许任何人开小差,所以现在,他竟然让她放下一旁的病人出来,显然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林觅向病人以及家属说了句抱歉后,就起身走了出去。

    “你去我办公室,有人找你。”主任说完,就撇下她去查房了。

    林觅点了下头,就朝主任的办公室方向走去。一路上她一直在疑惑,究竟是多重要的人找她,又到底会是什么事。

    然后,她隐约中好像听到天上传来了一个调皮的声音:送钱!送男人!!

    没多久她就到了办公室,发现窗旁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他的背影让林觅觉得非常赏心悦目。

    “先生,您找我?”

    对方转过身来,竟是一个分外英俊的男人。

    可是,她不认识。

    “谢谢你那天将我爷爷推到了阴凉处,前天他刚刚出院,这是他让我给你的。”左成扫了眼前的女人一眼,声音和目光一样冷淡。

    林觅的注意力并不在男人的话上,而是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紧紧盯着他手上的支票,眼里写满了错愕。

    如果她没看错,这是整整的二十万吧?

    时间向前推移若干天。

    刚给病人做完训练的林觅从治疗室里出来,就见到一个老人坐在轮椅上,一张布满皱纹的脸红得异常。

    她扫了一眼窗外强烈的阳光,就走过去轻声问道:“你会不会觉得太热?”

    老人似乎不能说话,但是大脑还是清醒的。他艰难地动了动嘴唇,林觅从他的口型看出,自己并没有想错,于是就将他小心推到了阴凉处。

    这时负责照顾老人的护工正好出现,看见被晒得浑身冒热气的老人,再看看站在一旁穿着白大褂的林觅,有些讪讪地笑道:“我看他每天呆在病房里都发霉了,就让他在太阳底下晒晒……”

    林觅没有说话。

    K市的气候就是这样,有时冬日的阳光也都能像夏天一样毒辣。林觅听护工说话的口音,就知道她即使不是本地人,也应该在K市呆了很多年,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该地的气候特性?!其实她方才的解释不过是个借口罢了,按照规定,护工是不能离开病人太长时间的。

    对于护工工作上的失职林觅早已经屡见不鲜,但是这种事她无能为力。

    第四天。

    林觅刚到休息室时,就听科室的同事坐在一起聊得热火朝天,说一个中风的老人原本都已经四肢不遂、不能言语了,昨天竟然又奇迹般地站了起来,而且精神抖擞,一点也看不出中风过。

    林觅默默地听着,不知为何就突然想起那位被晒得红扑扑的老人。

    现在看来,女人的直觉有时是相当准确的。

    ……

    此刻的林觅,脑海里有两个人在吵架。

    情感对她说,快收下吧,二十万元诶!你不吃不喝两年,都赚不了这么多钱。

    理智对她说,千万不要收,现在医院贪污受贿抓得严,你稍微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会被人抓到把柄。

    林觅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闭上眼痛心疾首道:“不好意思先生,这钱我实在收不下。”

    其实不单单是怕落人话柄,而是这钱,她确实收不下。她当初不过是举手之劳,这二十万元的报酬,谁能收得心安理得?

    左成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扫了林觅一眼。

    说实话,这钱对方究竟是收还是不收,对于左成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的区别。二十万在左家人看来,不过九牛一毛而已。而他今天只要将他爷爷的意思带到了,剩下的就与他无关。

    况且他知道,不管这女人再怎么坚持,她终有一天还是会收下这二十万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只要是他爷爷想做的事,几乎就没有失败过。

    因此对于林觅的不领情,左成只是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然后就直接离开。

    很多天过后,可怜的林觅对那张价值二十万的支票,依旧念念不忘……

    ……

    K市的冬天再怎么温和,也有它凌厉的时候。

    林觅走在呼呼的寒风之中,冻得整双脚都麻掉了。在经过商场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走了进去。

    这家商场很出名,几乎成了K市的象征,出入的人都非富即贵,如果不是因为天气太冷,林觅是不会进去的。

    商场很大,但依然很温暖。林觅忍不住唏嘘,这家商场每天花在暖气上的钱,究竟有多少。

    林觅找了张椅子坐下,享受了下这难得的温暖。

    这时有两个高大的男人并肩走了进来,差不多所有柜台的导购小姐眼睛都亮了起来。

    林觅望了过去,几乎只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两个男人中,有一个就是那位老人的孙子,他长得确实好看,很难让人忘记。

    男人也正好看了她一眼,但林觅没有打算向他打招呼,因为她觉得,男人不会记得她。

    那一天,对于林觅的拒绝,男人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就直接离开了。

    林觅想,男人或许还记得有一个治疗师拒绝了他的二十万元支票,却绝对想不起来那个人就是她。

    但林觅想错了,男人是记得她的。

    左成知道,不管林觅再怎么坚持,她终有一天还是会收下二十万元的支票。因为到目前为止,只要是他爷爷想做的事,几乎就没有失败过。

    因此对于林觅的不领情,左成根本就没有打算劝她过。他觉得自己已经将爷爷的意思传达到了,收不收是她的事,她不收,他爷爷自己自然会有办法,而他,根本没必要将精力花在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上面。

    左成的爷爷,一辈子都站在人群的顶端,而他的双手,也是沾满了血腥。可是谁能想到,在他衰老垂死之际,竟然就被家人扔到医院里随便找了个护工照顾呢?

    而他的父亲也万万没有想到,他的爷爷竟然又站了起来,奇迹般地恢复了!

    左成一直都明白,他的父亲和爷爷之间有着深仇大恨,即使他们确确实实是亲生父子。

    左成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和林觅打招呼,而他也看得出,对方压根儿就想装作不认识自己,于是他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后就转移了视线。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连衣裙的高挑的女人向左成他们走去。

    林觅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这女人她认识,是她的大学同学,叫作兰萱儿,是一个美人胚子。

    兰萱儿泪眼婆裟地望着站在左成旁边的男人,哽咽道:“听说,你订婚了?”

    林觅并不打算留下来看好戏,毕竟女主角是和她认识的,她不想到时候大家认出来后尴尬,虽然她不确定对方是否还记得自己。

    林觅站起身准备离开,却在还没走到商场门口的时候,就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呼。

    她转过身,就见兰萱儿正倒在地上全身不断抽搐,而且还口吐白沫。

    林觅没有什么热心肠,却也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冷漠。她是学医的,这兰萱儿的症状一看就知道很可能是癫痫,也就是俗称的“羊癫疯”。

    癫痫病发作的时候,如果监护不当,是很有可能发生死亡的。

    林觅赶紧走过去,拿出皮包放在兰萱儿的上下磨牙之间让她咬着,然后使其平卧,并快速麻利地松开她的衣领,而且还将她的头转向一侧。

    看热闹的人中已经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林觅适当用力按压着兰萱儿的四肢,试图减少她的抽搐。

    在救护车来之前,兰萱儿就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她双眸空洞,目光悲伤而绝望。

    林觅知道,方才左成和他身旁的男人已经离开。

    林觅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听说,兰萱儿攀上了高枝,企图飞上枝头变凤凰。那时候同学们都说,兰萱儿最终一定会落下一个人财两空的下场,因为门不当户不对。

    林觅现在想想,觉得也许“门不当户不对”并不是根本原因。

    左家。

    “成儿,明天你阿姨的远房表妹从美国回来,下午两点的飞机,你有空去接他。”左文昊走到儿子面前,一副不容拒绝的口气。

    左成呆愣了若干秒后,就猜到了父亲的意图,然后,就是觉得一阵头疼。

    他爸这是变着法儿让他相亲呢!

    还好这时他爷爷左安洛替他解围道:“左成明天要替我去香港办件事儿。”

    父亲都这么说了,左文昊也不再勉强,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晚饭过后,左成就回到房间里,然后颓废地躺在床上,感到疲惫而无力。

    父亲现在会那么急着给他找媳妇儿,他可以理解,但是,他无能为力……

    左成今年三十三岁,说难听点已经老大不小,可他的身边,至今没有出现过一个女人。

    左家三代单传,至今单身的他所承受的压力,几乎要将他压垮。

    呵,谁能想到,外表风光无限、高高在上的他,其实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十四岁那年,左成遭到绑架。绑匪用布将他的双眼蒙住,就毫不避讳地在同一个房间里做着最原始的运动。

    眼前一片黑暗的他,听觉就变得分外灵敏。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身体也有种异样的感觉。他发现自己身体的某个地方在起着变化,体内也好像在疯狂叫嚣着什么。

    就在这时,歹徒突然狠狠地朝他的裤裆踢去,左成的那个地方,当场软了下来……

    两年后的某一天,左成的远房堂弟左未来到他家,并且毫不避违地在客厅里看某类型的录像,看得整个人血液沸腾。

    正好从房间出来的左成,盯着屏幕里的男女,竟然一点点感觉都没有。他那时才错愕地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某个地方出现了问题。

    左成隐瞒着父母,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他发育得很好,身体没有任何问题。

    他就想,也许是因为心理障碍。可是十几年过去了,他却依旧没有从那场绑架的阴影中走出来。期间他尝试了很多办法,却都没有任何效果……

    现在的他,差不多已经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