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委屈

    更新时间:2015-07-21 17:29:37本章字数:2628字

    林觅的工作丢了。

    医院给的解释很模糊,就说她涉嫌贿赂,可是连贿赂的时间、地点、金额都没有说明,甚至连给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她知道,医院是铁了心要自己离开。

    林觅的同事其实都不大相信她受贿,因为一个小小的康复治疗师,在医院里本就是个无关紧要的职位,没有谁会笨到去贿赂。

    这件事每个人都看得很通透,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替她说话。

    林觅明白同事们的难处,她自然也不会怪他们。她很无辜,却没有大吵大闹,只是很安静地离开,但这并不代表她接受了医院的处罚。

    千方百计之下,林觅终于通过某一位医师,问到了左家公司的地址。

    关于贿赂,她觉得唯一有可能的,应该就是那二十万元支票。

    林觅想麻烦左成替自己作证,向院方说明她并没有收下支票。她并没有想过一定要回去上班,只是这件事必须得澄清,否则她这辈子,都别想再在任何一家医院找到工作。

    在左成的公司楼下等了很多天,林觅知道这种方法可能比守株待兔好不了多少,但她素来最不缺的就是耐性。

    终于在第七天,林觅等到了左成。

    左成确实是一个俊逸非凡、器宇轩昂的男人,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目光的焦点,女人们遐想的对象。

    径自走到左成面前,林觅仰头望着他,不卑不亢道:“左先生,您可以帮我个忙吗?医院的领导误以为我受贿,您可以去向他们证明我没有收下那支票吗?”

    林觅原以为,对方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可是她,毕竟不了解左成。

    左成一开始,并没有认出眼前的女人是谁,若不是对方提到了支票,他可能还真想不起她。

    可是想起来又如何?左成可没有乐于助人的高尚品质,他也不想将自己的精力花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不好意思林小姐,我没有时间。”

    林觅听后差点气得吐血。有钱人都是这么冷血吗?!

    琥珀色的眸子燃烧着两簇熊熊的怒火。林觅最后还是强迫自己冷静,然后咬牙切齿道:“既然如此,左先生,那张二十万元的支票还能兑现吗?”

    左成一愣,他十分诧异地发现此时林觅脸上的表情,大有“你如果不给我二十万元,我就要和你同归于尽”的感觉。

    “阿阳,你等会儿给林小姐的账户汇去二十万元。”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左成淡淡地交代了身边的秘书一句后,就开车扬长而去。

    到了晚上,林觅就去自助银行查了下余额,当看到账户里多出的那几个零后,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

    “林小姐,你为了二十万元丢了饭碗,这究竟是值还是不值呢?”习文文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林觅忍不住叹了口气,双目无神呆滞。她对未来也是很迷茫,一个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从此可能与医院无缘,这发生在谁身上,都是难以接受的。

    更何况丢了工作后,她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幸好前几天通过闺蜜习文文,租到了一间还算便宜的房子。

    林觅知道二十万元自己维持不了太久,毕竟这几年K市的房价不断上涨,房租相应的也会一年比一年高。为了生计,她不得不考虑找一份与专业完全不对口的工作。就在昨天,她已经投了好几份简历出去,现在就等着面试的通知。

    这时,帅气的服务生端上来两份意大利面,林觅的双眼,就不自觉地落在他那张漂亮的脸上。

    林觅的家境不差,勉强算是小康家庭。她曾经也快乐过,初中的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的美术,画的主要都是人物,所以她对长得好看的人,往往都移不开视线。

    她想,在这家店当服务生,工资应该会比其他地方多吧?

    这一家餐厅,是K市最著名的西餐厅。习文文听说她在某富豪那里宰了二十万元,就非要好好坑她一顿。

    林觅的朋友不多,但她和习文文却是发小,俩人的感情自然很深厚。她一直都很感谢习文文,因为当年那件事,只有习文文一个人相信她。

    意大利粉或许很美味,但林觅却没什么胃口。她起身去上洗手间,在途中看见几个穿着小西装的小男孩儿冲了过来,一张张粉嫩的小脸上都带着很调皮的笑容。

    林觅眉头一皱,心道这几个小朋友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就见对面左成走了过来,然后,一对秀美就拧得更紧。

    对于左成当初拒绝替自己澄清的行为,林觅至今非常介怀和气愤……

    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若干秒,林觅陡然觉得脚底一滑,整个人狠狠朝前摔去。

    左成还想发发善心抚她一把,结果诧异地发现自己似乎也踩到了什么滑滑的东西,就这样迎着摔过来的林觅,整个人也往后摔去。

    林觅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只感叹左成的反应很迅速,他为了保护后脑勺,硬是在摔下去之前,将双手及时地伸到了后面,撑住自己的身体。

    她急急忙忙地想起来,却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头发竟然缠到了左成西装的扣子上。

    上帝啊,这种三流小说的恶俗情节,怎么就发生到她身上了呢?看来,小说确确实实,是源于生活啊。

    林觅羞得脸都红了,惊慌失措地伸出手想要解开,却发现她那久未打理的头发,已经和扣子颤得死死的。她急得一边不住地道歉一边死命地拽,头皮传来的疼痛只能咬牙忍着。

    她很后悔,当初自己就不应该拗不过习文文的怂恿,去烫劳什子的头发了!

    林觅能感觉到自己身下那起伏的胸膛,她此时根本不敢看左成的表情,因为她觉得他现在肯定气得肺都要炸了。

    就在林觅的头发牺牲了一小撮之后,一双修长且棱角分明的大手伸了过来。

    那双手很灵活,三两下就将她的头发从扣子上解了下来。

    林觅赶紧爬起身,唯唯诺诺地道谢。她抬头想看看左成有没有很生气,却错愕地发现,那张俊脸泛着一抹怪异的潮红,而且还目光复杂地望着自己。

    然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左成就马上大步流星地离开,那背影在林觅看来,多少有点慌乱的味道。

    林觅也没有想太多,她仔细看了看干净的大理石地面,才发现上面赫然放了几张透明的、果冻形态的面膜贴,不认真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她知道这肯定是那几个小男孩儿的恶作剧,就叫了工作人员过来清洁。

    ……

    林觅住的房子很小,但也算是五脏俱全,厨房和浴室都有。

    屋子几乎全封闭,而且光线很暗,一般人伸手都不见五指,但这样过分微弱的光线却并不会影响左成的视力。他站在床头,一言不发地看着床上那一抹安祥的睡颜。

    今天,对于左成来说,绝对是非同寻常,因为他的某个地方,发生了变化,在林觅趴在他身上时,他有反应了……

    在林觅慌张地趴在自己身上时,左成才发现,原来这个平凡的女人,有一双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眼睛。

    左成身处一个复杂庞大的家庭之中,干净的东西对于他来说是多么得奢侈。

    十四岁那年被仇家绑架之后,左成就被他爷爷送到某个秘密训练基地,进行好几年半封闭的身体训练,几乎每个月都只能被放出来三天。

    训练的内容很残酷,和培养一名杀手没有任何区别,左成曾经一度觉得自己变成了格斗机器,杀人似乎成了他活着的唯一意义。若不是每个月还能回家一次,他都怀疑有一天会失去人性。

    林觅的那一双澄澈的眼睛,就好像一束亮光照进他常年阴暗的心里,让他干涸的内心,被一种异样的情绪充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