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露心计

    更新时间:2015-07-21 17:29:50本章字数:2951字

    几天过去,林觅郁闷地发现自己投出去的求职简历竟然全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失望归失望,日子还是照样要过。林觅安慰自己,十万元的存款如果省吃俭用的话,起码可以维持三年。同时她也决定降低工作要求,就算当服务生也总比现在游手好闲好些。

    林觅去菜市场买了几只大而新鲜的河虾回来准备做盐水虾吃。

    当饭熟的时候,虾也差不多焖好了。林觅将其装好盘子放到客厅的桌面上,又走进厨房打算再炒一盘竹笋。

    林觅其实是个热爱生活的人,虽然她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样。这些年她过得太过压抑,除了习文文,几乎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沟通和倾诉。而习文文毕竟也有自己的生活,更何况她还交了个男朋友,能陪林觅的时间并不多。

    当然林觅也活得有些窝囊,一般受到什么委屈或者是遇到不公平的对待时,只要能忍,她就一定会忍。为了警醒自己,她甚至在客厅的墙上挂了一幅书法卷轴,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看起来和她一样窝囊的“忍”字。

    林觅的本性原本不是如此,但当她发现自己奋起反抗的结果只是遭到更惨烈的压迫时,她就决定将自己缩成一团,躲在根本她想象的龟壳之中。

    林觅太羡慕身边的同学和同事了,因为他们就算没有背景只能忍气吞声,却至少回到家还能向亲人诉说、听听他们的安慰。

    没有人明白孤立无援的她究竟有多寂寞。

    林觅实在太寂寞了。当习文文和她的男友几乎二十四小时都黏糊在一起的时候,林觅差不多就只能自己和自己说话。

    谁都有各自排解压力的方法,大多数人会选择抽烟抑或喝酒。林觅几乎滴酒不沾,她也讨厌烟味,对于她来说,生活的乐趣应该就是可以享受享受美食或是看看精彩的电影,有时实在太孤单了,她就会自己对自己讲讲刚从杂志上看到的笑话,然后开心一笑。

    左成隐在暗处,看着林觅每跟自己讲完一个笑话后就会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心道这丫头她究竟得有多寂寞啊。

    藏身术是作为杀手所需要掌握的最基本的能力,左成现在总会时不时地来到林觅的小房子里看看她,而她至今都没有察觉到。

    林觅炒完竹笋后就端出来准备开饭。她从小就很喜欢吃虾,但K市这边海鲜的价格素来昂贵,尤其是淡水虾,若是还活着的话,就更是让人买不起。

    林觅一向省吃俭用,但是她从来就只吃新鲜的食物,尤其是海鲜类,因此她不能够经常买虾吃。

    林觅满心欢喜地剥着虾壳,才发现盘子里竟然只有八只虾。

    她觉得很奇怪,因为方才用牙签剔除虾线的时候,她明明数了有九只虾。

    林觅又走回厨房想看看是不是有一只虾被她不小心弄掉到了地上,却怎么也找不到。

    学医的人一般都心思缜密,记忆力也不错,更何况林觅觉得自己今年才二十三岁,什么时候也会记错东西呢?她想来想去最后又将原因归咎于自己最近找工作压力太大,没有休息好。

    林觅刚吃完饭收拾碗筷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响过的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她走过去开门,就见门口站着一个挺面熟、四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人。林觅的记忆力很好,虽然这个男人和她只是擦肩而过几次,她也能马上想起这个人就住在她隔壁。

    “你好,想向你借借酱油和味精,不知道方不方便?”男人叫作周正,戴着一副深度的近视眼镜,看起来很和善,像个老好人。

    “当然可以,你等等。”林觅赶紧去厨房拿出酱油和味精,拿给周正的时候还笑笑地问道:“你怎么这么迟还没吃饭呐?”

    林觅这人不喜欢主动和人打交道,但是她其实并不冷淡,只要有人主动和她说话,她的态度都不会太冷。

    周正乐呵呵地说道:“我老婆刚从娘家回来,我们家很久没开火啦!”

    林觅见酱油和味精也差不多快用完了就对周正说不用再还回来了,然后就笑着和他告别。

    关上门的时候林觅嘴角的笑依然荡漾着,她很高兴,她觉得或许自己以后回家就会多了一个能打招呼的人了。

    午睡起来后,林觅上完厕所走到客厅里,就听到门铃声再一次响起。

    她走过去开门,才知道原来周正太过客气,还是坚持把剩下的酱油和味精拿过来还她。

    林觅请他到家里来坐坐,他推脱了几次后还是进来了。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林觅才知道原来周正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部门经理。

    周正问林觅是做什么的时候,林觅的情绪有些低落,说自己直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工作。

    周正又问林觅的学历,说自己的部门正好缺少一个文员,问她愿不愿意去。

    周正原本不抱太大的希望,因为毕竟林觅是医科大学的高材生,让她当一个小小的文员,未免有些太过屈才。

    可林觅早就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她深知这辈子她都可能没办法再在医院找到工作了,于是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

    林觅第二天就去周正的公司面试,可能因为有周正的关系,她很顺利地通过了。

    这份工作虽然都是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也不轻松。说是文员,其实就是打杂的,林觅甚至连同事们的咖啡都要泡好。

    林觅虽然觉得这份工作不可能长做,但她还是很认真地完成每一件琐碎的事情,她的性格就是如此。

    因此她虽然不怎么说话,看起来也冷淡,但认真耐心的工作态度让同事们都渐渐地喜欢上了她。

    她有时会静静地和同事们坐在一起,听他们聊聊八卦什么的。

    有一个知晓公司内部消息的员工说,他们的公司这几年收益越来越差,其实已经危在旦夕了。

    员工们都唏嘘一片,说难怪这几年发的奖金越来越低,有的甚至说自己要准备另谋高就了。

    相比同事们有些忧心忡忡,林觅倒是表现得很镇定。这家公司她本来就打算只是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因此也没什么感觉。

    日子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两周。

    有一天林觅下班准备回家,却被周正拖去应酬。

    周正说最近销售部有几个年轻的女同事辞职了,实在没办法才抓她来充数。

    虽然文员这份工作待遇不是很好,但对周正林觅还是很感激的。因此她几乎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饭席定在K市最高档的酒店中。他们到的时候,包厢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入座,林觅也是稀里糊涂地就被安排坐在一个男人的身边。

    这个男人林觅认识,不是左成是谁。

    这次林觅倒不觉得左成会想不起她,于是还相当自觉地对他笑笑,算是打过招呼。

    左成倒是没有笑,只是看了她一眼后就自顾自地喝酒了。

    应酬无非就是你敬我我敬你,间或传来女人们被逗笑的声音。林觅长得不漂亮,可以说在场的所有女人都比她有姿色,当然这可能和化过妆有一定的关系。因此她无可厚非地成为了男人们冷落的对象。

    林觅倒是不在意,就觉得有些无聊,于是忍不住观察起一旁的左成来。

    她发现左成这人很冷漠,性格好像也挺沉闷的,这么久了他都只是接受别人的敬酒却一句话都没说过。而且他似乎还在想些什么心事。

    这顿应酬很平常,也许过后就会被所有人忘掉,如果中间没有一段小插曲的话。

    林觅是个吃货,她爱任何美食,而且常常经受不了诱惑。

    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理她,而她也理所当然地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各色的菜肴上。酒桌上每一盘菜林觅几乎都尝过,而且她发现那盘炒丸子的味道很不错。

    她伸出筷子想要再夹一个,却发现怎么也夹不住。她最后没办法只好换成了勺子,没想到用勺子竟然也会滑掉。林觅觉得这时候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她,于是并不打算放弃,依然在那里和丸子较劲儿。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筷子伸了过来,林觅意外地看到了一只修长、棱角分明的手。

    左成用一双筷子,轻轻松松地就将丸子夹起,并且成功地送到了林觅的碗里。

    林觅顿时傻掉了,而且还听到了周围的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刚才的那一幕。在外人眼里,左成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儿,他手段残酷,对谁都不会手下留情,也从不会好心地施以援手,即使不过是举手之劳。虽然有时他也会在饭桌上谈笑风生,但是左成对女人一直都没有正眼瞧过。外界传言他是个断袖,很多人对此也都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