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安然

    更新时间:2015-07-26 18:35:35本章字数:2249字

    安然从车上拿了块毛巾,擦干额头上和脖子上的汗水。七月已经开始进入三伏天了,阳光也比一个月前炙热,偶尔有风,却是夹杂着各种混浊气息的热浪。这座城市今年出奇的热,有专家说这是全球变暖还是厄尔尼诺现象导致的气候异常,到底是什么原因安然并不在意,只是想到自己还要继续这样天天带学员,他就觉得无法忍受。

    北城区训练场在城市的最下端,也是整座城市最热的地方。安然转行做教练一年,每天暴露在训练场上毫不客气的烈日下,尽管采取了适当的防晒措施,还是晒出来了沙滩上的天然古铜色皮肤。不过就像很多人说的,人长得帅怎么样都好看,晒出一身古铜色皮肤的安然依旧是整个训练场里颜值相当高的一个。

    “前面左转。”安然抬起手,简单的调整了一下学员打的方向。

    “那个地方靠边停车吗?”学员问。

    “嗯。停车休息一下,然后换人。”安然叹口气,擦了擦汗。

    每天都是这样千篇一律的教学,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可是能怎么办呢,虽然这份工作很枯燥,但是每个月的工资还是相当可观的,而且还有休息时间,安然想。

    安然下了车,活动活动身体,在路沿石边上坐了下来。

    他回忆起自己还是出租车司机的日子。

    刚开始做这一行的时候,他托人帮忙,费了很大的劲才好不容易拿到稀缺的出租车运营牌照,在一家出租车公司工作。然而没干多久安然就发现,出租车司机在旁人眼里可能是非常挣钱的一群人,可是只有真正做这一行,才会发现,大头的利润都被出租车公司拿走了,留给每一个出租车司机的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出租车行业的公司化剥削是非常严重的,每一个司机每月必须向公司上交“份儿钱”,才能保证拿到由公司垄断的指标。前些年,这个钱在每月4000左右。这几年城市发展非常迅速,人们对出租车的需求也日益增长,只是公司为了自己的利润,不断提高“份儿钱”,司机受到的剥削一点儿没有得以缓解。

    安然就为了能真正挣点儿钱,每天起早贪黑,咬着牙坐在驾驶座上开一天车。

    不过别开这个不说,做出租车司机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安然开车这几年,每天都能遇到一些有趣的人,有趣的事。有些乘客喜欢聊天,安然也陪他们聊聊,听听他们的故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他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乘客。

    至今他都记得,五年前的一天,有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上了他的车。

    “开到东园公墓。”男人一身黑衣,在盛夏的暖阳下显得十分乍眼。

    “好嘞。”安然松离合起步。

    男人不是爱说话的那种人,静静的坐在后排,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红灯。安然把车停下,看了一眼后视镜,无意间瞥到那个男人僵硬的表情。安然有些好奇,这个男的到底是干什么的,又觉得这是乘客的隐私,于是收回目光。

    正在这时,男人的手机响了。男人接起电话,没有说话。

    “我知道了。”过了许久男人才说。

    是认识的人吧,安然没多想。

    “还是老地方。”男人又开口了,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应该是一直在听电话里的人讲什么吧,他是职位很高的人吗?安然抬眼看了看后视镜,不料正好对上男人的目光,怎么形容呢,深不见底,冰冷入骨。安然像是吓住了,赶紧把目光移到前面,绿灯已经亮了,有车在后面打喇叭。安然赶紧起步。

    “拿货的话,去找老猫。”男人的嘴唇一张一翕,接着说:“今天没事儿的话别烦我。”说完结束了通话。

    什么嘛,这算是暗语吗?安然微微摇了摇头,继续开着车。

    “还要多久才能到?”男人忽然开口问道。

    安然看了眼后视镜,“大概还有十分钟,东园公墓很偏僻的。”

    “麻烦开快一点。”

    “好的。”

    尽管没有再看男人,他那棱角分明的脸还是存留在安然的脑海里,浓密的眉毛,深邃的眼窝,高高的颧骨,挺起的鼻梁,唇线凸显。在遇到他之前,安然以为自己的长相已经很难得了,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一个人可以长得如此英俊。男人虽然四十岁左右了,但是眉宇间的英气丝毫没有消减,反而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有些阴沉,但是很有魅力,安然想。

    “前面就是。开进去吗?”安然在快到大门的时候说。

    “开进去。安宁区11号。”男人没有语气。

    “好。”安然不太想进去,但还是取了卡,开进大门。

    现在不是清明节,很少有人来东园公墓,还好是白天,墓园并不显得过分死寂。墓园在山上,安宁区在墓园的深处,车子慢慢爬着坡,倒不是害怕熄火,只是不愿打扰永眠之人的清静。东园公墓的墓地价格也随着物价的上涨而水涨船高,安然最近才听同事说,一块像样一点儿的墓地就要一万多,而且买的只是二十五年的使用权。二十五年过后,子孙无力续费,就只能空出墓地了。安然感叹,自己死后最好不要这样。

    越往深走,墓地的价格越高,修建的也就越富丽堂皇。可能这话有点儿过了,再好也只是一块墓地。

    安宁区的周围环绕着很多树,大都是这山里的原有的植被。正值盛夏,草木葱茏,野花星星点点,更衬得墓园格外祥和宁静。永眠在这的人将会忘却世间的种种苦难,永远沉眠在这深山之中。

    安然忽然看到前方11号墓碑群中站着一群人,清一色的黑衣,有些许的啜泣声随风传入安然耳中。

    “停在他们后面。”男人指了指那群人旁边的水泥路面。

    原来是来祭奠啊,安然默默地把车停在那里。

    令安然没有想到的是,男人并不打算下车,只是坐在后座,静静地看着那一群人。安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一个跪在墓碑前的小女孩,一袭黑衣,却也和男人一样面无表情,不哭不闹。女孩的身子遮住了大半个墓碑,安然只看到露出的暗黄色的字“林晓”。

    安然刚想说什么,男人说:“走吧。回去。”

    “可是......”

    “我说了。回去。”男人的语气强硬了许多。

    “安教练?”学员叫了安然一声。

    “走吧,继续练。”安然回过神,坐上副驾驶的座位。

    安然之前消瘦的厉害,做了教练后依旧很瘦,但是并不显得病态。

    这样也挺好的。

    安然笑笑,“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