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林晟成

    更新时间:2015-07-27 19:45:33本章字数:2076字

    在林夕对父亲林晟成为数不多的记忆里,林晟成是一个美男子。他有着电影明星一般的长相,甚至可以说,比一般的电影明星长得更好。生长在西北地区的林晟成有着欧洲人一样的骨骼,暂且不说他近一米九的身高和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光是他的面部就足够迷倒疯狂追星的无脑少女。浓密的眉毛沿着突起的眉骨想利剑一般射出,深邃的眼窝衬得他那狭长的双眼格外迷人,高高的颧骨下是高挺的鼻梁在阳光下留下的阴影,清晰的唇线让他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

    林夕很小的时候就觉得,林晟成长得不真实,一个血统纯正的亚洲人怎么能长出欧洲人的样子。后来林夕见得人多了也就发现这不足为奇,西北的少数民族也大多具有这样的特征,骨子里流淌着一半欧洲人的血液。

    林晟成很少回家。林夕两岁左右的时候,还有对林晟成在家里逗她玩的一星半点儿的碎片式记忆。等到林夕五岁左右的时候,林晟成就只是偶尔接她在外面吃个饭,每次何燕都不在场,只有在小林夕生日的时候,何燕和林晟成才会先后走进事先订好的包间,一起陪小林夕聊聊天,吃吃蛋糕什么的。

    后来慢慢的,到了林夕三年级的时候,他们连陪林夕过生日都做不到了,何燕还偶尔回外婆家看看林夕,林晟成就只剩下逢年过节的一句问候。再后来,两个人都一起消失了,何燕总是把生活费汇给林夕的外婆,跟林夕说不上一句话。

    “爸爸,你是干什么的?”小林夕戴着生日帽,睁着水灵灵的眼睛,满怀期待地看着林晟成。

    “爸爸的工作不能随便告诉别人。”林晟成苦笑。

    “夕夕不是别人。”小林夕天真的望着她的爸爸。

    “夕夕当然不是别人。夕夕是爸爸的宝贝女儿。”林晟成宠溺地摸摸小林夕的头发,接着说:“可是有人会利用夕夕来调查爸爸的工作,你还小,不懂。”

    “你就是不想告诉我。”小林夕说着说着有些哽咽。

    “怎么了?幼儿园老师问起了吗?”

    “嗯。”小林夕让一大滴泪珠落在台布上,“老师给你讲了吗?”

    “老师......”林晟成支吾了一会儿,“对,老师给我讲了。我也给老师说明了,你放心好了。”

    “小朋友说爸爸是超人。”小林夕忽然不哭了,有些期待。

    林晟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一会儿才说:“爸爸是专门保护你的超人。”

    “无论如何,夕夕要相信爸爸。爸爸是爱你的,只是因为工作不能陪在你身边。以后无论你遇到什么麻烦,相信我,爸爸第一时间赶回来帮助你,保护你。听到了吗?”林晟成拿了张纸巾,一边帮小林夕擦干净嘴角的蛋糕屑,一边轻声说。

    “听到了。爸爸你还会回来看我吗?”

    “会的。爸爸以后可能会更忙,”林晟成有些无可奈何,“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来见我们夕夕。但是爸爸一定不会忘记你,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一定。”小林夕抬起头,看着林晟成的深邃的眼睛。

    “一定。”林晟成看着颇为认真的女儿,笑了起来。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充满了慈爱与宠溺。

    那是林夕最近一次看见林晟成。奇怪的是,那是在此之前唯一一个妈妈没有来的生日。

    那时候的林晟成还很年轻,英气十足,无论走到哪里都很引人注目。所以林晟成进饭店,总是刻意地驼着背,穿着暗色的衬衣,还专门化个妆,钝化一下他那棱角分明的脸,尽可能的不想被注意到。

    当然这些小林夕都不知道,小林夕只知道,和爸爸吃饭很开心,她很喜欢很想念爸爸。

    小林夕同样不知道,那天林晟成把她送回家之后,匆忙把车开到没有监控设备的街边,接起一个电话。

    “你在哪?”电话那头是个声音优美的女子。

    “刚刚把夕夕送回去。”林晟成低声说道。

    “赶快回来。手续都办好了,今天晚上十一点一刻的飞机。”女人说。

    “好,你注意点儿。”

    “没问题的。”女人回答。

    林晟成放下捂住话筒的手,按灭了手机屏幕。

    他下了车,锁上车门,一个人步行到一条街尽头的居民区。那时候已经入夜了,天上没有月亮,街道转角处的路灯照在他身上,在水泥路面上拉出一道颀长的影子。影子里,林晟成已经直起了脊背,单薄的衬衣下他的肩胛骨格外突出。

    走进居民区,林晟成轻车熟路地找到一辆停靠在路边的出租车。出租车驾驶座上的人远远地看到走过来的林晟成,打开了远光灯,又赶紧灭了。

    林晟成确定了这就是自己要找的车,快步走上前,拉开了后座车门,熟练地收起身子做进车里。出租车没有开近光灯,在黑夜里悄悄地驶向远方。

    夕夕大概已经睡了吧,林晟成想。

    对不起,夕夕。

    我这也是迫不得已。

    从那一次生日之后,小林夕就再也没有见过她的父亲。外婆突发脑溢血的那一天,林夕跪在外婆的病床前,哭得撕心裂肺。

    “不要丢下我,我不想一个人。”林夕握着外婆的手,哭着嚷着,“他们都不要我了,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啊。”

    外婆此时连呼吸都很困难了,她知道林夕说的“他们”是指谁,她张张嘴,发不出声音。

    林夕把耳朵凑近外婆的嘴边,听到外婆用气声说:“你不要怪他们。他们是没有办法。”外婆重新吸了口气,“他们......爱你。”

    之后外婆就再也没有说话的力气,没过多久医院走廊里的李曼听到护士说:“34床病人林晓琴,去世了。”

    接着李曼看到低着头走出来的林夕,她脸色苍白,眼睛红肿,一言不发。

    李曼关切地拉住林夕,问她:“你的父母呢?能联系得上他们吗?”学校的通讯录里,林夕留的是外婆的电话。

    “我,”林夕开口,依旧面无表情,“没有父母。”

    李曼紧紧抱住了林夕,不知不觉眼眶也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