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起源(下)

    更新时间:2015-07-24 18:24:16本章字数:3994字

    暴雪还在肆虐,众人顶着暴雪,手脚并用,雪爪和冰镐深深地嵌入雪里,斜切着北边山脊,继续艰难冲顶。此时已经无法看清整个队伍的情况,只能跟着前头那个模糊的身影,一个跟着一个,不停往前。林晓南带着伤员走在了队伍居中,

    就这般大约过了三四个小时后,林晓南体力消耗极大。还好最前方的老大首先停了下来,让众人集合休息,开始检查人数。林晓南,受伤的瘦子,楚欣,胖子,陆续达到,但负责断后的副队陈琳却迟迟没有出现。众人顺着绳索找了回去,最后发现绳索断了,是被切断的,暴雪掩埋了足迹,副队陈琳就此失踪。要不是老大的脸被蒙住,众人肯定会发觉他的脸色现在阴沉如水。老大示意继续登顶,瘦子已经开始出现肺水肿的迹象,胖子已经给他打了两支注射剂。但瘦子似乎没有好转,如果他再不下山,他就得永远留在这山上了。

    瘦子央求着不要放弃他,他还可以坚持,他哀求着林晓南不要放下他。林晓南体力开始透支,还好胖子帮着从林晓南的身上接过了瘦子。但登顶还在继续,风雪越发猖獗,一个小时以后,瘦子昏迷过去,很快就没了呼吸。很快他的脸被冰雪覆盖,晶莹雪白,显得安详无比。林晓南和胖子就他埋进了雪里,长眠雪山,也许是个不错的归宿。楚欣强忍着泪水,每个人似乎都在崩溃的边缘。就此科考队只剩下四人。但老大似乎示意继续前行。胖子情绪激动地向老大比划着肢体语言。但老大依旧用战术手语表示继续留下休整。胖子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在了最后。但众人继续斜切上北脊,登顶其实已经不远了。

    又两个小时,众人都已经精疲力竭。这时,暴雪居然开始停了下来,之后,很快就放晴了。当阳光出现的一刻,林晓南感觉自己见到了一生最为奇瑰的景象。不远处的顶峰上绵延的都是雪顶、冰角和冰碛,连绵的白雪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如同瀑布般从山顶倒垂而下,而又保持着微妙的静态平衡,沟壑起伏地堆叠在山峰上,这种壮丽实在是令人望而生畏。剩下的几人挖出雪洞,开始第二天的休息,为接下来第三天最后的冲顶蓄力。

    林晓南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难熬的夜晚了,只要他一闭眼,满脑子都是瘦子死的时候的模样,甚至还有老端死的时候那狰狞可怖的面容。加上高海拔缺氧的影响,今夜无人入眠。

    第三天,延续着昨天的好天气,众人抓紧继续攀登。老大依旧什么都不说,只是表示无论如何都要登顶。最后这一段的路程攀爬得十分缓慢,半天才开始攀升到了昨天所见的那些瀑布状的由粉状雪堆砌而成的凹凸起伏的丘壑。这是难度最高的一段了,林晓南内心很是忐忑,只能祈祷不要再有意外。

    体力尚有剩余的胖子断后。可在攀爬了一段距离之后,意外再次发生。断后的胖子居然不知道为何从冰面上摔下,拉着同一个绳索的其他三人一起往冰崖下坠落。林晓南知道这下子是真的完了。接下来,林晓南唯一还记得就是天旋地转,还是受到猛烈的碰撞,接着便不省人事,等到醒来的时候,

    林晓南发现自己还活着,而且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只是不知道应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林晓南发现自己原来在下跌的过程中,跌进了一条冰缝,而且连同着其他三人,也一起掉了进来。林晓南是最早苏醒的,他开始尝试一个个地将他们唤醒。老大安然无恙,只是暂时还在昏迷。而楚欣在下坠的时候大脑受到了撞击,流了很多的血,早已没了呼吸。而胖子也死了,死的模样跟老端一模一样,死相狰狞。

    林晓南一时发现来时,一支完整的队伍突然就只剩下自己和老大在这深不见底的冰缝里垂死挣扎了,林晓南无法回忆起自己当时的绝望。但等到老大苏醒,当他发现了周遭所处的环境时,他突然好想疯了一般,拿手中的冰镐疯魔地敲开旁边的冰层。接着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他笑了,他欣喜若狂地笑了,嘴里不住地念叨着:“终于找到了,原来是在这里。终于找到了,原来是在这里……”

    林晓南问到底怎么一回事,老大终于开始平静了下来,但依旧什么都不肯多说。

    林晓南安静了一会,他迫使自己平静下来,但从出发起到后来的一幕幕开始在脑海不断回放。他无法忍受了,再也无法忍受了。在林晓南一番奔溃后的歇斯底里地质问后,老大终于道出了一些事情。

    其实他们不是第一批来的T2的人,之前已有五批科考队对T2进行登顶,目的是为了搜寻一件东西、但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搜寻,老大对此依旧讳莫如深,只说这是绝密,不是林晓南所能知道的。不过之前五支队伍都失败了,总共百来号人,都以不同的诡异的原因失踪或者死亡,全军覆没,这似乎是一种诅咒。即使是其中最成功的一次行动在登顶之后,也没有顺利地找到目标。但这次是距离目标最近的一次了,因为老大刚才在凿开冰层后,发现了一些线索——冰缝中的坚冰覆盖下的是人工遗迹。林晓南仔细看了看,确实发现在冰层下有着人工遗迹,看不真切,只知道是人工凿刻的花纹,隐约体会出一种古朴苍茫的美感。林晓南问为什么会有遗迹出现。老大回答了一句让林晓南感觉到不可思议的话——老大说:“沧海桑田。”

    老大告诉林晓南这些的原因是希望林晓南跟着他搜寻下去,因为如果他死了,林晓南还活着,就可以继续把任务进行下去。林晓南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么重要。老大沉默了一会,说“不管你信不信,这个东西关系到全人类,所以我们必须进行下去。”

    林晓南信了,所以他们在掩埋了楚欣的遗体后,在一段时间的休整之后,就开始向冰缝深处探索。在扔下了几根冷烟花之后,确定了冰缝深处确实是深不见底,以及其难以估计的蜿蜒程度后,老大毅然地挂着绳索往下探索。林晓南紧跟着一同往下。冰缝中攀爬难度远远超乎想象,地形起伏大,变化复杂,加上没有充足的光源,只能依靠一盏头灯,所以一路上险象环生。甚至有两次,他们二人从冰壁上滑落,往冰缝更深层坠去,所幸的是起伏不定的地形帮助他们及时止住身形。

    过了几个小时后,他们二人还在冰缝中穿行。林晓南惊异于这条冰缝的巨大,以及不断出现的越来越多的人工遗迹,有些甚至暴露在冰层之外。这就说明他们可能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但林晓南发现老大开始不住地喘气,慢慢有些咳嗽,脸色泛出不自然的潮红。在检查之后,才发现原来一开始老大就摔断了两三根肋骨,现在开始引发了高原性肺水肿。林晓南给老大注射了地塞米松,一种肾上腺激素药,是肺水肿的救命针。但如果继续走下去,老大只能是死路一条。

    但老大喘着粗气,坚持继续搜索。但他告诉林晓南,如果他死了,林晓南就自己找路回吧,不要死在这山上了,家里的妻子还在等着呢,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之后,林晓南又给老大打了一针,他们坐了下来,进行简单的休整,吃了吃东西,补充些水分。关了头灯,节省电源,大家就坐在那,黑暗瞬间吞没了两人。也许是想再多说些话,也许是不想在黑暗中太过孤寂,也许是想保持意识清醒。老大开始和林晓南说话,大约是人到这个时候都特别喜欢回忆。老大开始说了很多细碎的往事,后来竟然说到了林晓南的父母。他们以前是同事,只不过当年的那次行动,因为他太年轻了,所以没有参与,反倒成了科考队当年的火种。只不过对于林晓南的父母以及当年究竟是什么行动,老大没有多提,一句略过。但老大的声音越来越弱,生命似乎随着回忆在不断流逝。林晓南打断了他,告诉老大可以继续搜寻了。老大站了起来,有些虚弱。接下来的路,由林晓南打头。

    难以想象,老大居然又继续坚持了三个小时。海拔表显示他们此时已经下降到了海拔五千米的高度,冰缝正在收窄,似乎已经要到了尽头。林晓南往下扔了两只冷焰火。借着冷焰火的光,林晓南隐约看见了底部的一处平台上似乎有比较完整的人工建筑。

    老大有些迫不及待,催促着林晓南下去。不久,两人降落在一处不大的人工打造平台上,四处的都有一人宽的冰缝向外延伸出去。一站在上面,林晓南便感觉到有丝丝的冷气拂过,也就是说其实不远处应该是有一个通外外界的缺口,运气好的话,是可以离开这冰缝的。之后,林晓南朝四处打量,发现了居然平台上立着一个半人高的石棺,仔细一看,表面没有任何的纹饰,由整块石块打磨而成。黑黝黝光滑的表面看起来似乎在冒着寒气。老大站在石棺前,死死地盯着,整个人是无法抑制地激动着,微微颤抖。

    石棺与周围没有任何纹饰,没有任何特别,但这么的一口石棺出现在这么一个地方,本身就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林晓南问:“就是这个?”老大当时已经激动得无法听见林晓南的言语。只是一味地用颤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石棺,嘴里不住地嘟囔着:“几代人的努力啊,几代人的努力啊,终于实现了……终于……”接着就大笑了起来,疯狂的笑声在空荡的空间中不停地回荡。林晓南担忧老大的情绪起伏过大,刚想过去稳定老大的情绪时,他的声音已经戛然而止。老大没了呼吸,但他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意。

    林晓南看着老大的尸体,又看了看石棺,多少人死去就是为了这个,如今就剩它自己了。真的值得吗?那么多鲜活的生命都留在了这座该死的山里。心中不禁一阵惨然。又想起了老大之前说的事情,每一次的科考都是全军覆没的诅咒,不禁脊背发凉。

    林晓南看着黝黑表面光滑的石棺,心中不知为何升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好奇。他想看看几代人孜孜不倦,前仆后继搭上自己性命都在所不惜地想要寻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也许是极端的环境反而激发内心深处的勇气。林晓南毫不犹豫地将立着的石棺放下。出乎意料的,石棺并不算重,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百来斤的重量。接着,林晓南摸着石棺的边缘,找到了缝隙,一把掀开棺盖。

    林晓南无法想象,甚至无法相信,石棺中躺着的东西会是如此的平淡无奇。石棺中装着的是一块碑,一块表面黝黑,刻着奇怪纹路的方碑。废了那么大的劲,死了那么多人——老大,胖子,瘦子,老端,楚欣都死了,陈琳失踪了,到头来就换来这个?林晓南内心的悲凉无法自持,从没流泪的他,想起死去的队友,眼泪居然开始簌簌地往下掉。

    等到自己终于平静了下来,他带走了方碑,走进了四周的裂缝,找到了出口,回到了雪山表面。林晓南发现自己到了西坡,寻了一个方向,开始下山。那时,林晓南的体力已经早就透支。他一直靠着意志强撑着,但最终还是在寻到出发时的石滩后。他昏迷了。所幸,他被救了,被一支来历不明的接应队伍救了。

    等他醒来,就发现了自己躺在了医院,一切宛若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