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入魔

    更新时间:2015-08-14 23:00:00本章字数:3093字

    逃出商家堡的袁大少爷漫步在街上,突然一台八人抬的大轿出现在他视野内。轿子上半躺子一个恐怕有五百斤重胖子,那胖子往轿子上一躺,两边的肉都快完全盖住轿身了。

    我勒个去的,这是猪妖吗?袁天罡拽着王八步还带抖肩的那种。“大胆猪妖,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出来吓人,速速离去,不然休怪本少爷收了你。”

    轿子上的胖子叫杨月半,是蜀州太守杨义次子,在治晋原县是出了名的纨绔。

    杨月半微微抬起把脸盆似的大脸,“哟,哪个不带眼的街娃二流子,本少爷的道都敢挡,来啊!给我抽他一嘴血沫。”

    “少爷,老爷吩咐过不要生事。”一轿夫提醒道!

    “靠,是不是我的话不管用?少啰嗦,都给我上。”杨月半伸起那大腿一样粗的手臂,“麻利点。”

    八轿夫刷一下卸下大轿,顿时砰的一声巨响,把地板都砸裂了。

    “你们这些龟儿子的,是不是想摔死本少爷?都愣着干吗?还不搭把手。”杨月半在地上挣扎了半天,愣是没爬起来。

    这胖子当真是奇葩,这么一躺,连被子都省了。袁大少爷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杨月半的衣服宽大,躺在地上的时候,那肥膘肉泄到两边,就跟盖了被子一样。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起来的杨月半,他一见袁大少爷这身穿着就不乐意了。竟然比自己的华丽,特别是脖子上的那串金锭,霸气无比。“喂,二流子,把你脖子上的那串金链子给我。”

    “傻逼,谁啊你?别说我不认识你,就算我认识你也不可能给你。滚开点,别挡着小爷的道。”袁大少爷故意走到杨月半跟前,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叫起来。“我靠,这胸都垂到大腿上去了。哥们,能不能把脖子伸出来给我瞅瞅?”

    “滚。”杨月半早已习惯了别人说他胖,他的确是胖,胖成球的那种胖。“二流子,我很喜欢你这身行头,咱们结拜吧!”

    结你妹的拜,就你这货也想跟我套近乎,我傻啊我跟你结拜,就你这号身段,估计一顿没有几十斤下肚是吃不饱的。

    “站住,二流子,本少爷乃太守之子杨月半,我跟你结拜那是看得起你。不为别的,就看中你这狗脾气合我胃口,你若是不跟我结拜,我弄死你信不?”

    太阳那个月亮的,既然有人比我还横。袁大少爷用扇子敲了敲杨月半的脑袋,大声囔道:“张屠夫何在,命你半茶盏工夫滚过来,记得把杀猪刀也带过来。”

    这八个轿夫可不是普通的轿夫,虽然不是上了阶的武者,但对付正常人,一个还是能打三个的。

    他们虽然不咋待见这胖的恐怖至极的少爷,但老爷吩咐了如果少爷有什么差池,就灭他们全家。在这种强势的威胁下,他们能不玩命吗是不。

    几弹指的工夫,八个轿夫躺尸了,倒地哀嚎着。

    这时,哗啦哗啦铁链拖地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张屠夫一手提杀猪刀,一手拽着铁链急忙跑了过来。“罡爷,叫我这么急,啥事?”

    “把这头猪妖给我宰了。”袁大少爷指着背朝天正在努力爬起来的杨月半。

    杨月半一听还得了,吓的挣扎更激烈了,可惜他实在太胖了,脸贴在地上把嘴给捂住了,这不想说话都说不出来。

    张屠夫活了几十年了,第一次见如此胖的人,他把袁大少爷的话当真了。走到杨月半前面一把揪起头发,握紧杀猪刀就要割喉放血了。

    吓的杨月半直接晕死过去,袁大少爷打了个响指。“先别杀,拖回去吊起来。”

    那几个轿夫也不傻,趁乱跑了,他们逃去找城主、县令搬救兵去了。结果在段府和衙门都扑了个空,急的他们都快要自行了断了。

    此时,袁大少爷面前摆了张案台和惊堂木。“张铺头,用水泼醒他,本官有话要问他。”

    “啪。”

    刚悠悠醒过来的杨月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惊堂木拍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台下何人?”

    袁大少爷有模有样的问着话,这厮早想过过开堂审案的瘾了。

    “小的,额,不对不对,本少爷乃太守杨义之子杨月半。好你个二流子的,竟敢绑我,小心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还有五马分尸。”杨月半底气十足的说:“二流子,你不但假冒官差,还私自扣押朝廷命官,你绝对跑不鸟了你,诛九族都轻的。”

    “来啊,这猪妖竟敢假冒太守之子,捅他八刀,看他还老不老实。”袁大少爷从竹筒里抽出八根筷子扔了过去,“捅。”

    “罡爷……”

    “叫大人。”袁天罡白了一眼张屠夫,“难得给你一次当衙役的机会,专业点好么。”

    “是,袁大人。”张屠夫挠着腮子嘀咕道:“叫你袁大人,那你爹我得叫什么?”

    “肃静。张铺头,再废话信不信我罚你自就捅自己八刀?这猪妖那么胖,七八刀捅不死他的,往血管上捅,不然这厮皮厚肉粗的流不了多少血。”

    风风火火赶来的袁玑段豪两人,看见这一幕,差点没吓尿。等他们赶到时,袁天罡早就开溜了。

    “张屠夫,马上放下刀,不然我定你个反叛作乱罪。”段豪歇斯底里的吼着。

    “城主大人,是袁大人叫我这么做的,袁大人你快帮我说句话。”等张屠夫转身望向案台时,空空无人,他吓尿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城主大人,小的冤枉啊……都是袁天罡那疯子逼我这么干的,他现在是官了,他的话我不得不从啊我。”

    结果张屠夫被挨了几十板子,屁股都开花了,而袁大少爷开溜后至今未曾露面。

    段豪派人找遍了整个清城也没找到袁大少爷的下落,这厮早溜回家里睡大觉了呢。

    “嗯。”

    隔壁房间传来一声嘤咛声,袁天少爷赶紧隐身穿透过去。见猪妹子醒了,只是表情略显痛苦之色。

    “珠姐姐,你总算醒了,可担心死我们了。”袁仙仙说完,长舒了一口气。

    “咳咳……袁天罡呢?”

    段明珠不明救治她的整个过程,所以依然还对袁大少爷抱有很大的成见。

    “我哥医好你后就去商家堡算账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都几个时辰了。”袁仙仙撮着衣角望着门外,脸上挂满了担忧之色。“珠姐姐,你说我哥会不会也遭到不测了?”

    开玩笑,我能遭到什么不测?难道你哥我在你心目中就那么菜么?袁大少爷遁回他房间然后再走过来,伸了伸懒腰。“哟,猪妹子醒了,来来来,哥帮你检查检查伤口。”

    “滚远点。”

    段明珠误会袁大少爷的意思了,她不明这哥的意思是口头禅,以为哥的意思就是兄长的意思,所以发飙了。

    “猪妹子,相信我,请给我点时间。”说罢袁天罡走了出去,留下一道落寞的背影。

    袁仙仙咬了咬嘴唇,“珠姐姐,其实我挺羡慕你的,真的。有时候我在想,真希望我哥不是我哥。”

    “仙妹,有些事情是改变不了的,我知道你也很不待见袁天罡,他做事没担当,要贪便宜,总之就是聚一切不好的以身。经过这次生死,我看透了,我跟你哥注定是不可能的。以前我看不起他,现在他嫌弃我奔,不够淑女,没有女孩子家家的样。”段明珠双眸滑落两行泪珠,“以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他了,等我伤好了我就上峨眉山削发为尼,老死不来往。”

    袁仙仙还是个为长大的姑娘,对于安慰人的话,她不懂怎么说。她帮段明珠拭去泪珠,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珠姐姐,我不知该怎么跟你说。就在今天,我无意听到我爹跟我哥的谈话,我哭了。我现在才知道,其实我哥从小到大都活的很苦。

    他小时候除了阿牛,几乎没一朋友。等他声名鹊起的时候,却又堕入谷底,之后便失踪多年。这次回来表面上他嬉皮笑脸没心没肺的,事实上真是这样吗?刚才你也看到我哥的背影了,看见那背影,不知道为何心里会有种酸酸的感觉。 珠姐姐,你好好养伤,我先出去了。”

    段明珠大脑闪现以前的种种,特别是袁大少爷失心疯那时的事。当街辱骂,甚至拳脚一顿招呼。而袁大少爷每次被揍完之后,总是笑呵呵的离开。下次见面时,依旧是死皮烂脸没句靠谱的话。

    这是报应吗?

    也许他已经对我感觉了,是我太好胜太要面子了。

    也许,他轻而易举的说出什么和平分手那刻,他已经对我死心了。是他先负我的,这负心人……

    渐渐的,段明珠越想越多……

    再次从睡梦中醒来的段明珠,双目通红,她此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啊……”

    袁仙仙盛了一碗药膳过来,谁知刚把药膳放好,前胸就被挨了一掌。像她这种不是武者的凡人,挨上黄阶后期武者的一掌,恐怕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就这样,袁仙仙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人已经飞出去了。

    行凶后的段明珠端起药膳灌了下去,然后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回到床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