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变狐

    更新时间:2015-08-15 12:09:27本章字数:3030字

    “小……小姐……”阿牛听到声响从厅内奔了出来,见到这一幕,吓得大吼。“来……来人啊,少爷……老爷……小姐被人打伤了。”

    没人回应,半柱香后袁玑段豪才赶了回来,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杀手又来了,趁他们都不在的时候要行凶了。

    “搜,哪怕把清城掘地三尺也要把这杀手找出来。”袁玑怒了,终于不再隐藏他的实力了。都欺负到家里来了,他再隐藏自己,不知会不会被站在头上撒尿。

    当晚,从断风崖回来的袁大少爷,见自己妹子五脏六腑被重创。他没有吱声,就这么看着袁仙仙。

    “罡儿……”段豪摇头轻轻的拍了拍袁大少爷的肩膀,意思是乏天无术了。

    袁天罡转身回房,翻阅了炼药秘籍,找到了一种虚名丹的药方,只是材料异常难求,特别是金环蛇、帝王蝎、血蜥蜴、黑纹蟾蜍、金线蜈蚣,这五种魔兽的内丹,碧血玉叶花、千年灵芝,这几种听都没听过。

    一个时辰后,袁玑不再让任何人接近袁仙仙,原因是袁仙仙身体开始长出白毛了。

    “爹,妹妹她……”袁天罡再傻也看出了道道。

    “唉,仙儿遗传了你娘的血脉。现在我也可以跟你说实话了,其实你娘是狐族的,这也是你从小修为造诣比别人高出数倍的原因。”袁玑灌了一口酒,“我已经通知了不夜城那边,估计那边很快就会过来接仙儿回去了。只有你外公才有能力保住仙儿的命,只是……恐怕再相见,亦非我类了。”

    夜,仿佛变得灰沉沉的,袁天罡此时的心犹如被撕碎了一般,他已经把袁仙仙当做自己的亲妹妹看待,但那种无力之感时刻嘲笑着他。好像在说你这冒牌货有尽力吗?还亲妹妹呢,如果真是亲妹妹,你现在就进十万大山找那五种魔兽的内丹,去找碧血玉叶花、千年灵芝。要不然,就别假惺惺的装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你这是做给谁看?

    一道白影空中闪过,降落到袁府屋檐上。

    “公子。”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袁天罡身后响起。

    袁大少爷没有回头,轻轻的拍了拍旁边的空位,示意坐这。

    “公子,我是奉郡主之命,前来带小姐回去的。”

    袁大少爷回头望了望来人,一身白衣,穿着简便,就跟现代的迷你裙差不多,穿着如此暴露,多半也是狐类。“你是几尾?”

    “我叫水咚泠,公子叫我玲儿就行了”水咚玲走到袁大少爷身旁坐下,“公子,你想你娘吗?”

    “我娘?”袁天罡苦笑道:“怎么不想,不过,恐怕今生都见不到她了。”

    水咚泠也望着天上的星星,“姑爷脾气太犟了,要不然,你们早就一家团圆了。”

    “这又是姑爷又是郡主的,可以说明白点吗水妹子?”

    袁大少爷可不知道,之前侃大山吹嘘自己的外公是血手阎罗,其实是真的。他外公不但是血手阎罗,而且那是一只八尾狐。一头雾水的他,侧头认真的打量着水咚玲。“水妹子,你能不能把大腿合起来,我现在没心情看,但你也不能这么勾搭我吧?这毛线都露出来了。”

    水咚泠笑的花枝招展,不但不把双腿合起来,反而张的更开!她本来穿的就是薄短裙,这么一张,那双白皙的大腿和那内侧的三角地带令袁大少爷鼻血都快出来了。

    “公子,这你就受不了了?我们堂的女子在教里都是不穿衣服的。”水咚泠抛着媚眼戏谑道!

    ……不穿衣服?敢情好啊,我就喜欢这种坦诚相见的调调。袁天罡弱弱的问:“你们教里没有男狐吗?”

    “当然有,我们教很大,有五个分堂,我是圣女堂的,其它分堂的人是不能进入我们堂的。”水咚泠掩嘴笑道:“公子,以你的身份想进圣女堂没人敢阻拦,甚至会非常非常非常的欢迎你。公子你好坏哟!”

    “……”

    我都没说要去,什么都是你说的,我坏个球啊我?袁大少爷定力崩溃了,赶紧把头望向星空,轻咳几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水咚铃把那柔软无骨的手,轻轻的搭在袁大少爷的大腿上画着圈圈。“公子是想问我们平日里有没有那个啥?”

    “瞧你这话说的,我可是正人君子,怎么会想这么龌龊的问题呢是不?”袁天罡快憋到内伤了,太妖孽了这货。

    “算了,不拿公子你开玩笑了,郡主让我带小姐回去的同时,问你想不想去不夜城玩玩。”水咚泠的手已经快圈到袁大少爷的大腿根了,“公子,去玩玩吧!城主早就盼你来了。”

    袁大少爷有些小激动了,“我娘是郡主,那我外公岂不是皇帝?”

    “可以这么说,不过城主喜欢别人叫他城主或教主,他说称帝太过嚣张,怕渡九劫的时候扛不住九九八十一雷。”水咚铃撩开秀发,“看,这就是渡三雷的时候留下的疤,我们狐类渡劫远远比你们人类难多了。你们人类渡第一劫雷是一道,我们是三道,你们第二劫是三道,而我们已经是九道了,你们第三劫才是九道,我们这时已经是九九八十一道了。这还算轻的,若是为恶太多,第三劫天雷就无休止的劈,直到劈死为止。所以,自古我们狐类修仙都没几个能渡过三劫雷。”

    “这还要挨雷劈啊?我怎么不用?”袁天罡听到渡劫还遭雷劈,他有点害怕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村里的那棵几人抱龙眼树够大吧,雷一轰,照样劈个大洞出来。就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估计一道下来,就开半了。

    水咚泠把耳朵贴在袁大少爷的胸前,“公子你心跳的好快耶,是不是想……”

    靠,你这么折腾我,我不雄起我还算是爷们吗?

    “别摸那。”

    袁大少爷急忙站了起来想躲开水咚泠的咸猪手,结果忘了自己在屋顶,然后就听到一声闷响声。

    “小样,想勾搭我,没那么容易。”逃回房里的袁大少爷死死的堵住房门,可惜他太小看水咚泠了。

    “公子,来嘛!”

    “额……人呢?”

    水咚泠扑了个空,袁大少爷阳遁了,他迅速的准备从窗口溜走。

    “嘻嘻……公子你这是在跟我捉迷藏吗?”水咚泠飘到窗口,“我虽然看不到你,但我能闻到你身上的味道。公子,别挣扎了,从了我吧!”

    握了棵草哦,这话不是应该由男方说才对调吗?果真是狐风彪悍,就你这欲求不满样,谁还敢去不夜城,分分钟会被榨干。袁大少爷脑海中浮现出他去到一座宫殿里,他一进宫殿门,大门就给关上了,然后上千个不穿衣服的欲求不满妹子朝他扑来,再然后一人来一发。哦不,去不得去不得!

    “罡儿,你睡了吗?”

    门外传来袁玑的声音,他是玄阶中期的武者,当然能感应到水咚泠的到来。他故意喊上几声,就是怕袁大少爷把持不住走他的路。

    长江那个黄河的,救星来了。袁大少爷立即现身,“爹,我没睡我没睡,你老丈人那边来人了。”

    “这小兔崽子,什么叫我老丈人那边来人了?”袁玑笑骂几句推开了门。

    水咚泠低下了头,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蚊语道:“姑爷,我跟公子闹着玩的。嘻嘻……”

    “胖子爹,幸好您老来得及时,不然你儿子就沦陷了。”袁天罡指着水咚泠白花花的大腿,“您看,这妮子就这么穿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还摸我。”

    水咚泠刷的一下脸红到耳根了,“姑……姑爷,是公子硬把我拉进房间的,呜呜……我不从他就威胁我,说不进来就让他外公赶我出不夜城。呜呜……人家都在不夜城生活了上百年了,我不想离开不夜城。呜呜……”

    日了狗了,这妮子演技真踏马比我还专业。额?上百年?我没听错吧?袁大少爷一听到上百年这几个字,嘴角抽风了。

    “你个畜生,你妹都这样了你还不收收心,还有心情玩,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才开心?”袁玑虽然知道林林总总,但他还是选择站在水咚泠这边,毕竟是老丈人那边的人,得罪不得。“给我滚出来。”

    水咚泠朝袁大少爷得意的晃了晃头,暗示就你个小屁孩还想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你给我记住,早晚收拾你。”袁大少爷佯装很生气的样子。

    书房内,袁玑当着段豪的面问,“罡儿,你二叔也在这,说说你的看法。”

    袁大少爷撇了一眼桌上放着的那一小堆,炸炉后炼废的药材。“爹,二叔,其实你们应该也知道我妹子是谁人所伤,只是你们都开不了这口是吧?”

    “我就是要你说,别跟我们尽扯没用的。”袁玑猛拍了下桌子。

    “二叔,这些药材是通过谁人之手去买的?”袁天罡避开比较敏感的话题,直接问药材的来路。

    段豪摇了摇头,“不可能是老包,他在我家当管家已经有十多年了,应该是药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