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以牙还牙

    更新时间:2015-08-15 23:00:00本章字数:3131字

    “罡儿,你头脑比较灵活,你觉得谁在背后推动一切?”袁玑给段豪倒满酒,“我跟你二叔目前还不想介入此事,你放开手去干,要人你二叔给,要钱你二叔也给,有什么事爹担着。总之,一定要把这幕后黑手给揪出来。哼,想挑拨我跟你二叔,真是想错他的心了。”

    袁天罡不懂药材,问,“这堆药材里头被掺入了什么,能使猪妹子重伤初愈行凶杀人,会不会是西域曼陀罗花?”

    “不是,刚才我问过药王谷的田七大夫了,他说这药材中被掺入了莨菪子。莨菪子少量可作止痛药,但过量或者经过特殊栽培过的莨菪结出的子,一粒便能使人出现幻觉陷入疯狂。幸好珠儿无意喝下了那碗药膳,那碗药膳被仙儿加的很多糖。解莨菪子毒的方法便是喝糖水,所以珠儿现在没事了。我担心的是,如果她知道把仙儿打回原形的是她,不知她过不过得了心中那道坎。罡儿,二叔求你件事,希望你别把真相告诉珠儿。至于你俩的事,二叔和你爹也不管了,顺其自然吧!”

    袁天罡看向滚刀肉二叔时,仿佛他二叔一下子沧桑了许多。道:“二叔,你放心,这事就我们三人知道。明儿我再去趟商家堡,冤枉蓝老头送给我的药材出了问题。这样一来,又可以坑他十万八万的。”

    袁玑“……”

    段豪“……”

    两人四目相视,有点哭笑不得了。这都坑上瘾了,真当商家堡的银子是石头做的,能坑就无休止的往死里坑。

    天还没亮水咚泠便带着已经变成小狐狸的袁仙仙走了,虽然袁大少爷多有不舍,但他还是很赞同把这狐妹子带走的。

    次日,袁大少爷刚想出门去商家堡讹银子,这人还没出大门,便见一座肉山冲了过来。

    杨月半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他所过之处都留下一行水迹,水迹是这货流的汗。“兄弟,哥,亲哥,你得救我。”

    “爷没空搭理你,滚粗。”袁天罡起脚一踹,杨月半飞了出去,把对面人家的大门给砸个稀巴烂。

    哎呦我去,这货的抗打能力真心强,大门都被砸烂了,这人居然跟没事儿一样,不错不错。袁天罡见杨胖子没事,继续赶路。

    “哥,你等等我。”杨月半这回手脚利索了,不再是要老半天才能爬起。他追上袁大少爷伸出胖手抱住袁天罡的大腿。“哥,您真得救我,我打听到,在这清城只有你袁大少爷才能说一不二。”

    “拿开你的猪手,别把我裤子弄脏了。本少爷可不会随便出手帮人的,我帮了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向来雁过拨毛的袁大少爷,还真不会无条件帮助陌生人。所以甭管这杨胖子是什么太守之子还是皇亲国戚,没好处捞,他才不干呢!

    杨月半跪了,他跪地时那肚子肥肉噗一声砸地的声音,差点吓尿袁大少爷了。“哥,你以后就是我的亲哥了。我是你亲弟,弟弟有难,你当哥哥的得拉一把是不。”

    “少跟我扯没用的,什么事说说看,我好按照事情的难度来定价。”袁大少爷用折扇遮挡着太阳,暗道要是能整副墨镜来戴戴,那肯定气场逆天。

    杨月半甩了一把汗,“昨天你爹把我救下后,我心情不好就去找姑娘开解开解,谁知刚进那云霄便碰上彭城县令之子唐杰那厮。我俩老早就不对头了,这厮肚量不行,自从三年前评选蜀州第一纨绔输给了我,便一直怀恨在心。这不一见面就比散财,后来改赌身家,结果我输了,把皇上赐给我的免死金牌给输了。”

    “胖子,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去帮你把那免死金牌赢回来?”袁大少爷挑眼道:“这玩意虽然不值钱,但却能要你的命。我想,你爹应该有不少钱,见你那么有诚意,一百万两,少一个铜板都不干。”

    杨月半嘴咧的有点吓人,“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每个月的开销也就是一百两,我要是有那么多银子我还不如直接去买个回来呢!我打听到,清城内还有一个人有免死金牌。哥,段城主是你二叔,要不你去把你二叔的免死金牌借我回去交差,等唬住我爹后,我再还给你。怎样?”

    如果换几天前的袁天罡,没准他会答应。经过昨天那事之后,他谨慎了。首先想到的是借刀杀人,这招高啊,想借皇帝老儿的刀来杀二叔。杨月半啊杨月半,你这胖子不简单,竟然能想到此招,估计你肯定还有后招。你的出现也太过巧合了,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本少爷就不会修理你,也不会出现胖子爹跟二叔齐齐离开袁府的事。如果以上都没有发生,猪妹子就算狂性大发也不可能出手伤仙妹。

    厉害,真是厉害。这连环计当真使的炉火纯青,今儿如不是你这胖子来这么一出,本少爷还真想不到所有的事会与你有关。 好,你想借免死金牌是吧,小爷我就陪你玩玩。

    打定主意后袁大少爷故作考虑甚久,道:“把免死金牌借给你,还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源。依本少爷之见,不如跟他赌一把。他要是赢了,我就把我二叔的那块给他,他要是输了,你那块不就回到你手上了是不?”

    “哥,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那货肯定不依,好不容易有个打击报复我的机会,他一定会往死里整我的。”杨月半可能跪的太辛苦,直接趴在地上。

    袁大少爷突然问,“胖子,我很好奇,你爹不是太守吗?他爹只是县令,难道你还会怕区区一个县令的儿子?”

    “你不懂。”杨月半坐了起来,“我有七个兄弟姐妹,真正同父同母的就我一个,我娘虽然是正房,但死得早,这有爹没娘疼的我肯定不招待见。幸好我有皇上赏赐的免死金牌,要不然就我这身材,早被扫地出门了。我就不该听信杨峙那王八蛋的话,他说什么清城有美女,还有很多好玩的。现在想来,我看就是个套,他就是想设计把我赶出太守府。”

    真是这样吗?虽然杨胖子的话很表情很真实,但袁大少爷还是有所保留。或者说这胖子根本不知情,稀里糊涂的被人利用了。下毒的可以肯定是唐门的人,这个唐杰真是纨绔子弟么?

    为了安全起见,袁天罡决定重新换过法子,那就是直接去把唐杰手中那块免死金牌偷走。反正有隐身功法,偷块金牌还不跟玩一样容易。

    “胖子,别跟泼妇一样坐大街上,你先跟我回家,我待会就去我二叔家借免死金牌。”

    杨月半屁颠屁颠的跟在袁大少爷后头,憋了很久才开口。“哥,我饿。”

    “饿不会掏钱去买吃的啊?你不会是想说让我招呼你吧?”袁大少爷肉痛了下,估计这货一顿下来,几两银子是跑不了的。“二十个馒头够不够?”

    “呃……哥,我不要馒头,我要吃肉,平时在一顿我都要吃几只鸡的,其它肉类还没计……”

    袁大少爷回头一脚过去,“去死,爱吃不吃。我一家子半个月都没顿荤的,你倒好,一个人一顿就想吃掉我们一家子一年的荤量。前面转弯有个酒馆,想吃啥上那去。”

    杨月半死皮赖脸的的抱住袁大少爷的腿,“别,哥,我管你借还不成吗?”

    “借?说到借,你想借我二叔的免死金牌这事怎么算?这东西要是被你不小心弄丢了,那我二叔还不人头落地。你拿什么作保?”

    想到一出是一出的袁大少爷,这会儿又不知打什么鬼主意了。

    “作保?像我这种爹不疼娘不在的人,有什么值钱玩意可作保的,唯一上得了台面的就是免死金牌了。哦,对了,还有一处盐矿产业,我没去过,一直都是我大哥杨峙管理。应该挺赚钱的,要不然就他那铁公鸡,一个铜板都别想从他手中拿到。”

    “阿牛,去张屠夫那里整十斤肉来煮给这胖子吃,记住,饭管够,他若是要这要那的诸多要求,你就轰他走,轰不动就唤张屠夫过来把他拖走。”

    袁天罡交代完后假装出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隐身了。

    “少爷,咱还等不等?杨胖子都去了老半天还没回来,他会不会回唐安郡找他爹去了?”唐杰身旁的一侍从焦急的说着。

    袁大少爷打量这唐杰一番,人长得还算可以,就是一脸的阴险样。他望了望桌上的免死金牌,琢磨着怎样出手才能做到出其不意。

    “他不敢。”唐杰阴阴笑道:“如果他爹知道他的免死金牌赌钱输给了我,不削死他才怪呢!算了,不等了。咱上青城派去,虽然要过几天才迎娶公孙老头的女儿,但现在小爷我等不急了。早就听说那公孙凌嫣是个标准的小美人,我最喜欢小美人的,日起来肯定浪得很。小六你放心,本少爷玩腻了就让你玩。跟着本少爷,包你吃香喝辣的。”

    小六激动的撮着双手,“少爷,那咱们快去。”

    好你个无耻下流的东西,想上青城派是吧?小爷我就让你有去无回。

    袁大少爷再次改变计划,他也来个阴招,想办法把这唐杰弄死在唐芝的房里。这样一来,就算彭州县令怪罪下来,也算不到青城派头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