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公孙凌嫣

    更新时间:2015-08-17 13:00:00本章字数:3290字

    风风火火进到商家堡的袁大少爷吃了个憋,蓝尚阳老远听到他声音就躲起来了。他真心被袁大少爷讹怕了,这三头两日有事没事的来找事趁机哐他,他能不怕吗他?几年的收入都赔进去了,若是再不躲起来,估计老本被黑光还不算,连产业抵押都有可能。

    “罡哥,我爹不在。”蓝天羞嗒嗒的说着,苍白的脸上难得有几分红晕。

    哼,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想都别想。袁大少爷掏出一沓银票,“本少爷此次前来是想归还蓝堡主银两的,既然他不在,那就算了。”说罢袁大少爷作欲要离开。

    “哈哈……贤侄太客气,老夫刚才碰巧有点急事出去了,现在回来了。嗯,好像我听贤侄说什么事来还银子的?”一听有钱还的蓝尚阳,立马不藏了,而且口吻都改了,这都贤侄叫上了。

    蓝天微笑摇头,暗道自己这个爹太沉不住气了,别说罡哥没欠您的,就算真欠了您的,您也要不回来。

    袁大少爷立马把银票揣回怀中,“蓝堡主,相信段丫头醒来之后袭击我妹的事你也有闻吧?哼哼,你真够可以的,表面上送我药材,实质上在药材里做手脚。我妹子现在让我外公接回不夜城医治了。我外公临走前让我给你传个话,他说你看着办。”

    “你放……”

    蓝尚阳脸都绿了,明明那些药材是段老粗差人在城内买的,我送你药材是之后的事好不好?你这小子太坏了,硬是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说的比唱好听,什么来还银子的,我看你就是来讹我银子的,你真以为我是开银矿的啊?反正这回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搭理你了,老夫烂命一条,你要就拿去,想讹银子,没门。

    袁大少爷润利润嗓子,“蓝堡主啊蓝堡主,你糊涂啊你。你可知刚才我拿出的银票是谁给的?你肯定想不到,是唐无敌差人送来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卖了不少药给你,他怀疑你就是拿着这些药毒害段丫头的。蓝堡主,给个准,你真的在他手中买过药?”

    “这个……”蓝尚阳语言以对了,他确实在唐门买过药,然后通过玫瑰阁拍卖,从中赚取差价。“我不管,反正这事与我无关,我没银子给你了。”

    “噗哧……”

    蓝天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活了快二十年了,第一次见爹爹耍流氓的样子。

    “就知道你这回这么说的,蓝少爷,笔墨伺候。”袁大少爷撩起衣袖,“蓝堡主,既然你经营不善长年亏本,今日就立据把商家堡转让给我。我是个实在人,就不在这个节骨眼上压你价。我出三十万两,这些钱够你衣食无忧过好下半辈子了。”

    蓝尚阳一个趔趄差点晕死过去,缓过气来道:“算我怕了你,我还是赔钱吧!”

    “我又不是没钱,要你银两干吗?这么着吧,我以后在玫瑰阁拍卖东西,你不得抽成,怎样?”

    “好,就这么着。”蓝尚阳几乎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袁大少爷坏坏的笑着,“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食言,整个商家堡都是我的了。”

    额?我怎么有种上当的感觉呢?蓝尚阳目光没看得那么长远,看到的只是眼前省去一笔银子的情景。

    袁天罡是谁?他就是滴水不漏、粘毛赖四两、有便宜不占乌龟王八蛋聚一身的代言人,怎么可能会干吃亏的买卖是不。

    “哦对了,忘了告诉蓝堡主你了,上次我卖给你的那还魂丹有问题,千万别吃,不然出了事别找我。”说完袁大少爷故作很不高兴的样子走了。

    蓝尚阳第一次见这袁疯子败在子手上,暗道以后就得这么着,耍赖谁不会啊是不!

    回到袁府的袁天罡,得知杨胖子已经回去了。他看了看依旧没醒过来的猪妹子,道:“猪妹子,我知道你是清醒的,只是你不想醒过来罢了。有些事,做了就做了,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得去面对。你以为不醒过来就能逃避良心的谴责?觉悟吧!二叔一下子沧桑了许多,作为子女,是不是应该勇敢站起来去面对、去承担、去弥补这一切呢?心态也端正,是你的就是你的,走不了,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通过这件事你得好好反省一下子,正所谓心生万象。

    令你狂癫的莨菪子,只不过是点燃你心魔的导火线。嗯,也许我说的你理解不了。总之,还是那句话,魔由心生。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我劝你出去避避风头,一来可以减少二叔对你的担心,二来,不会成为我们的累赘。”

    段明珠没有睁开眼,身体在抽搐着,眼角滑下两行泪珠。

    袁大少爷也不再说什么,附身轻轻了吻去哪泪水。都说泪水是苦涩的,但真正伤心的人,流下的泪是酸甜苦辣咸的。

    “我知道你心里苦,也很纠结,相信哥。虽然我们没有夫妻之实,但我们是拜过堂的。去不夜城吧,你去了那里我才能真正放心,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去接你回来的。”说完,袁天罡轻轻的拍了几下段明珠的玉手,叹了一声便出去了。

    回到房中,袁大少爷从抽屉里拿出那本炼兵宝典,仔细的品读一番。许久过后,总算大致了解这炼兵宝典的炼兵工序和各种材料。

    神兵分一至九品,不上品的兵器利器,也分一至九品。如果炼制出来不在这两者间的,则视为凡兵,比如锄头镰刀那些就是凡兵。

    炼制出一把神兵非常不易,首先要有兽丹、玄铁、晶石、等等珍稀材料,缺一不可。而利器相比之下容易多了,精铁、兽骨便可以炼制而成,前提是要有火属性的武者。如果没火属性,那只能开炉烧炭锻造凡兵了。

    嗯?蓝老头这守财奴怎么会把那么宝贵的炼兵宝典送给我呢?难道这知道是本少爷偷了他的炼药宝典?

    嗯,一定是蓝妮子告的密。

    这方法知道了,兽丹也有,就是玄铁和晶石不知上哪儿找。奶奶的,这神兵炼制的要求太苛刻了,兽丹的属性还要符合晶石的属性。幸好本少爷大把的兽丹,要不然这神兵还真没法炼了。

    像利器那种低端货,本少爷肯定是不会去炼制的,要炼就炼最好的。玫瑰阁的东西太坑爹,一个包子在那里也能卖到一斤肉的价钱,还是到城内各兵器铺转转吧!兴许能淘到好货也不定。

    “少爷少爷,外面有几个人抬着顶轿子在门口候着,他们说是你要的东西到了,是直接送进来还是……”阿牛小声的说,“少爷,我不小心瞅到了,轿子里头的是位姑娘。你不会是买来的吧?要是被老爷知道了,他肯定得骂上你几天。”

    “就你话多,看看去。”袁大少爷有点小窃喜,总算把那看光自己果体的冷艳妹子救出火坑了。立马自我感觉很好,有种整个人都升华了的感觉。

    “公孙姑娘,可以出来了。”袁天罡掀开轿帘很风度的做了的请的姿势。

    几位青城派的弟子一直用狠毒的眼神盯着袁大少爷看,如果用眼神可以杀人,估计袁大少爷已经死了几百回了。

    “哟,瞧你们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怎么,想打我啊?你们敢吗?愤怒值不够是不?好,我就给你们添添愤怒值。”说罢,袁大少爷一把抱起公孙凌嫣,“本少爷现在就把这妮子办了,有种你们就进来。”

    “袁天罡,你别欺人太甚……”一青城派的弟子暴走抓狂着。

    “我欺人太甚?我怎么不觉得?爷就这德性,想不想看点劲爆点的?”袁大少爷改变了主意,他放下公孙凌嫣,然后把她抵在门框上。“免费让你们看现场表演,哈哈哈……”

    公孙凌嫣没有反抗,也没有吭声,由此至终都任由袁天罡怎么这就怎么着。

    “扑通……”

    越来越多的围观者到来,几位青城派弟子跪了,“袁少爷,求你了,给我们青城派留点颜面吧?”

    “我说你们就是一群贱骨头,刚才给你们面子不要,非得本少爷发飙才满意。告诉你们,面子是自己争取的,而不是自己把脸凑过来丢的。”袁大少爷甩了一张千面额的银票,“回去告诉公孙老狗,他女儿我买下了。如果不服气,尽管来。本少爷丑话说在前面,不怕青城派从清城消失,就尽管来。滚!”

    几位青城派弟子颓废的爬了起来,准备走人。

    “把银票拿上,费事说我袁天罡欺负人。养个女儿到十八岁,撑死也是几十两银子,给他一千两银票,他这回赚大发了。”

    青城派弟子不拿,继续走人。

    “你们不拿上银票走,我会把这妮子拖到练兵场叫上全城的人来看我办她。不信?”

    这话够霸气的,青城派的人哪敢不从,一脸是泪的拿了银票灰溜溜的走人。

    “都散了吧!再不走我就上你们家去买闺女。”

    轰一声,围观者弹指间便走光了。

    “多谢公子救小女子出火海。”公孙凌嫣两手互握在腰侧,微俯首,行了个万福礼。

    这冷艳妹子果真聪明,居然能识破我的真正意图,甚好甚好。“妮子,你怎么就肯定我是救你出火海呢?有可能也是羊入虎口。”

    “公子的人品小女子深信不疑,刚才若不是公子故意羞辱那几位,我想唐杰多少会有些怀疑公子你的用意。”公孙凌嫣又行了个万福礼。

    “呵呵……我还有点事,你自便,就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额……以后就住我妹子的房间吧,她一年半载不会回来。”袁大少爷打了个响指,“阿牛,去药铺买些补阳的药物,越多人知道越好,绝对不能低调,甚至可以把本少爷买公孙老狗女儿回府的事宣传一番。别问为什么,照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