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才子选举(1)

    更新时间:2015-08-20 23:00:00本章字数:3215字

    “少爷,太守大人到了,快点去迎接吧,不然老爷又得骂你了。”阿牛急急忙忙的在门口说着。

    这个操蛋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没看到小爷我正在酝酿扑倒的情调么?你丫的太守很了不起啊是不?袁大少爷心里百万个不愿意,但这官场上的过场还是要的,毕竟是个官门中人了。

    “哟,我就说今儿一大早咋听见喜鹊在屋头叫个不停,敢情是太守大人这贵客要来了。”袁天罡动作浮夸的出门迎接太守杨义,暗道这瘦皮猴是杨胖子他爹么?咋差距这么大?估计就这身子板,几个栓一块也够不着杨胖子的一半。

    杨义心说这小子够虚伪,你爹明明是个老实头,咋就生出你这么个虚伪的家伙。如果你丫的真有心迎接我,怎么不见你在城门口恭候?还一大早听见喜鹊在屋头叫个不停呢,我看你就是刚起床的样子。虽然杨义觉得这袁天罡怠慢了自己,但,作为太守的自己,可不能与他一般见识,要不然别人就会说自己这个太守肚量太小了。

    杨义一把捉过袁大少爷的手,拉着袁大少爷往屋里走。道:“小罡别这么客套,本太守今儿没穿官服,无需用官场那一套。我与你爹是旧识,今儿恰好来清城有份公事,所以特来与你爹叙叙旧。哦,对了小罡,杨伯伯给你谋的差事还满意不?不满意尽管提,杨伯伯马上帮你谋过一份好的。”

    擦勒,你个老玻璃的,把你的爪子松开,小爷我是直的。袁大少爷一脸黑的被牵着手,要不是他看在老爹的面子上,老早就动手揍人了。

    “杨伯伯你给本公…哦不是,你给小侄谋的差事,小侄太满意了。”袁大少爷回头想叫阿牛到前边下绊子的,谁知看到杨猴子的侍从手里拿着个盒子。朝阿牛道:“阿牛,你这小斯一点眼色都没有,还不去接礼物。”

    杨义一听猛的跳了起来,这木盒里头可是别人送给他的老云参,他借着这次在商家堡举办的蜀州才子选举特么带来卖的。“那个…贤侄,其实嘛,这礼物…”

    “嗯,我知道杨伯伯你是送给我爹的,我爹现在不在,我替他收了。”袁大少爷一听这货支支吾吾的不乐意,八成里头是好东西,按照他一贯有便宜不占乌龟王八蛋的尿性,能放过这机会才怪呢!“那我就替我爹谢谢杨伯伯了,这人来了就成,还带什么礼物啊是不。”

    说罢他挣脱杨义的爪子,从侍从手中夺过盒子。“阿牛,把太守送给我爹的礼物放好。”

    尼玛我啥时候说过要送给你爹了?明明一切都是你自把自为的好不好?你不要礼物倒是别拿啊?还硬抢的那种。杨义见这老云参想要回来是不可能的了,道:“咳咳…贤侄还跟杨伯伯客气啥啊是不?一直听说贤侄心眼长的不够完全,终于在昨天打听到野萝卜能堵心眼,所以今儿特意从乡下老农家拔了这么一株野萝卜。”

    “阿牛,去张屠夫那里稍几只猪欢喜回来。这东西大补,杨伯伯你吃了一定能长膘,所以我想杨伯伯见到这猪欢喜一定会很欢喜的。”麻痹的,你才缺心眼呢!袁大少爷岂会不明白这厮绕圈子骂自己缺心眼,所以他也反击了。

    “额,少爷,猪欢喜是什么?”阿牛没听过猪的那个部分叫猪欢喜的,所以不解的问着。

    袁大少爷见杨猴子刚喝了口茶,道:“猪欢喜就是母猪下崽的地方,你说公猪看见那地方是不是很欢喜呀?”

    “噗…”

    杨义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差点没被恶心死。传闻袁疯子就是个傻子,今儿看来,传闻多有不实。“咳咳…时候不早了,杨伯伯还要主持这蜀州第一才子选举。贤侄,要不一块去瞅瞅?就算不能参加,去见见世面也好,别老窝在家里头,抬头也只能看到有限的天。”

    “是是是,杨伯伯教训的极是。小侄有机会,一定得学杨伯伯那样满山乱蹿见见世面。”哼哼,骂我是井底之蛙,我看你这货就猴玩意东西。

    紧接下来,两人明里暗去的嘲讽着。最后,杨义快吐血了,再聊下去,估计老命真会撂在袁府了。

    “杨伯伯等等小侄,小侄想报名参加蜀州第一才子选举的名额,不知能不能通融?”袁大少爷很真诚的眨着眼,这厮本来不想出这风头的,但被骂井底之蛙后,心里就忒不痛快,所以萌生了拿下这第一才子念头。一来可以提高知名度,二来可以更好的泡妹子,古人不都喜欢才子的嘛!

    杨义迟疑了一下,心道,就你这满嘴疯言疯语的疯子,让你进场就已经不错了,还想参加?好,你想出丑那就别怪我不给你爹颜面。“能啊,怎么不能是不。贤侄有这想法也不枉杨伯伯刚才开导你一番。”

    切,说的比唱好听,你这老猴子不就是想看我难堪么?不好意思,注定你会很失望。

    袁玑啊袁玑,这是你这个疯儿子自己要求的,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两人各怀鬼胎的赶往商家堡去了。

    选举设在商家堡的玫瑰阁,袁大少爷和杨义刚来到门前,两个白衫长袍面清目秀的书生迎了出来。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袁天罡很好意思的揖首寒暄着,实际上这两位书生压根不认识袁大少爷,他们是迎接袁大少爷身后的太守。

    “小生梁展鹏谢谢太守不辞千里、百忙抽空赏脸过来给我们这些书生压场,相信太守的到来,一定会令这次选举蓬荜生辉,高潮不迭。”

    靠,这马屁拍的真是没治了。袁大少爷打量这一上来就马屁招呼的书生,这厮要是让他得名,估计有不少无知少女会葬送再他的魔爪之下。嗯,本少爷为了搭救万千将要身陷魔爪的少女,这次一定要拿下第一,谁丫的对我有威胁就下他绊子。

    袁天罡腹诽一番后独自进场了。

    “贤侄等等,杨伯伯给你介绍,这位是新津县令梁天勇的公子。展鹏可了不得,上一届差点拿下了第一的荣誉,相信这一届应该是出足了准备,对蜀州第一才子势在必得了。”

    杨义故意这么说的,他就是要打击袁大少爷。意识是说:袁疯子,看到没有,来参加选举的都是货真价实的才子,你这大字不识几个的疯子还有点自知之明的话,就趁早滚蛋吧!别到时说我故意坑你,令你老爹难堪。

    “哦,原来是个二啊,我还以为是第一呢!”丫的不就是个二吗,竟敢无视本少爷,你爹是县令我爹也是,别以为你有多少优越感。袁大少爷甩脸进场,压根不鸟这梁展鹏。

    梁展鹏眼中一丝怨毒之色闪过,“太守大人,刚才那位是……”

    “是这县令的儿子袁天罡,世人皆称其为袁疯子,他今儿也是来参加选举的,待会儿你出对联时专挑他对,嘿嘿……”杨义贼贼的说着。

    “太守大人放心,小生一定保证太守大人满意。”梁展鹏豪无书生气节的哈腰恭维着太守进了场。

    面对那么多人的选举,袁大少爷找了个偏一点座位,要是在后世,袁大少爷可不敢参加这什么劳什子的选举,因为后世知识怪咖一抓一大把。

    场内布置风格挺符合这次选举的内容,参赛者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袁玑见自己这混账儿子坐在参赛位上,老心肝猛跳的厉害,暗道还是被这混账儿子知道了这事,这下又不知其会整什幺蛾子出来。

    “贤弟,去把罡儿撵走,有他在这,我心里不踏实。”袁玑给段豪行着眼色。

    这话若是被袁大少爷听见了,一准发飙,什么叫心不踏实?敢情本少爷就是个捣蛋王啊?

    “大哥,这样不太好吧?罡儿是喜欢由性子,但我相信他不会胡来。”段豪拍了拍袁玑的肩膀,“大哥,你不是说了让罡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有啥事你我扛着么?”

    袁玑嘴角猛一抽,“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我当时是唬他的,这混账东西一天不给我惹事我就该砍猪头祭天还神了。现在被他混了进来,待会儿出了岔子我们怎么收拾?”

    “没事,我看着,一有不对劲我就撵他出去。”说完,段豪去迎接太守了。

    场内的那些书生皆三五聚堆,交头附耳的聊的甚欢。可别小看这些书生子弟,他们多半是准备今年赴京赶考的学子,剩下的是往年落榜没考上功名的。杨广虽沉迷酒色,但并不代表他昏庸无能,历经千余年之久的科举制度还是他发明的。他对每届的科举非常关心,觉得选举能更有利的发掘各州人才。所以,他主张在科举之前,各州先举办的一场才子选举。 

    太守杨义到场后,在场的人都站了起来,唯独袁大少爷假装没看见,把头望一边。

    “罡哥,嘻嘻…我就知道你也会来的。”

    蓝天的声音出现在袁大少爷身后,袁大少爷回头一望懵了。蓝天、段明珠、公孙凌嫣三人都在,这是什么节奏,难道商量好三女侍一夫?哇哦,一王三后的游戏不知好不好玩,改天有空试上一试。

    袁大少爷大脑浮现出那种精彩画面,不知不觉中又咧嘴傻乐呵了。

    PS:科举制度始于隋末,确立于唐朝,各州选举也改为州试。完善于宋朝,兴盛于明清。有很多电视剧或书籍黑隋炀帝昏庸无能那是可耻的,事实上杨广给后世带来了很多好处,比如科举制度,大运河等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