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才子选举(2)

    更新时间:2015-08-20 23:50:36本章字数:3088字

    “袁天罡,我考虑了好几天,最终觉得我俩不适合做夫妻。明天我就要上峨眉了,希望在走之前你能写封休书解除我俩的婚姻。我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弄的两家都不开心,我知道我爹因为我打伤仙妹的事心里一直不顺畅…”

    袁大少爷等了老半天也没等到下文,问:“所以你…”

    “对,所以我选择上峨眉当尼姑,这样我就不欠你什么了。”

    靠,什么狗屁逻辑,当尼姑就不欠我什么了?你当不当尼姑都没欠我什么好么?袁大少爷一个头两个头,对于这种文盲型的女汉子,他还真不知怎么去开解。“猪妹子,你要去当尼姑这事二叔他知道么?”

    “没告诉我爹,我偷偷去就成了,到时你转告下不就成了。”

    段明珠虽然说话没吼,但这语气调调令袁大少爷听着怪别扭的。“猪妹子,你还是别这样跟我说话,我听着不习惯,总觉得有什么阴谋似的。”

    “你…”段明珠差点就暴走了,“今儿各县的县令都在场,别跟我说话。”

    日了狗了,明明是你找我说话的,现在反过来叫我别跟你说话,真是莫名其妙了。

    袁大少爷茶水都喝了几杯了,也没见这选举开始,早知道晚点才来的,最后一个入场绝对是至高回头率。

    “来了来了…”

    梁展鹏那激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紧接着一个二个仰着脖子盯住门口。

    袁大少爷纳闷了,哪个王八羔子居然比本少爷更有远见,一早就想出最后一个入场赚回头率的点子。

    一阵幽香随着大门飘进场内,随之进来一位一身白裙的年轻女子,女子脸罩薄纱,不能看清其容貌,但那双能勾了魂儿的美眸,随意在场中扫了扫,顿时无数书生弯下了腰。

    女子行了一个万福礼,“小女子马塞飞不才,今儿特来献丑,还望各位才子多多留情,别令赛飞输的太难堪。”

    马塞飞?袁大少爷快速的在大脑搜索信息,记得隋唐英雄传中有罗成大战马塞飞的这一出。当时自己还特么的查了这马塞飞的资料,没想到今儿派上用场了。曹州宋义王孟海公的大夫人马赛飞,貌美如花、水性杨花、功夫卓著,擅使日月双刀,尤其是神刀绝技所向披靡,连程咬金也败其手上。

    知道这马塞飞是谁后,很不屑的切了一口,本还以为是会个霸气侧漏的大人物,敢情是个绿茶妹。嗯,这骚蹄子他日会成为李氏江山的大敌,今儿要不要趁她羽翼未满弄死她呢?

    “嘿嘿…赛飞姑娘这是哪里话,世人皆知赛飞姑娘虽为女流之辈,但才学却不比我们这些好儿郎差,称你为女中诸葛一点也不夸张。”梁展鹏在马塞飞面前深深一揖,差点没把脑袋拉耸到裤裆里头去了,这一手比刚才迎接杨义时还夸张。

    唉,这下作玩意的梁展鹏,书生气节何在?你这么一出让天下文人的颜面何在?真是读书读到狗欢喜的那里去。 

    杨义同样嘿嘿贱笑,拉着马塞飞的玉手道:“既然马姑娘也来了,那么我就宣布才子选举开始了。”

    呸,你个为老不尊的下流东西,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摸那绿茶妹的手。我看你丫的根本就不是来主持才子选举的,而是来约炮的。袁大少爷本来就对杨义这货没有好感,现在更反感了,觉得自己来参加这才子选举就是个错误。

    他起身道:“你们三位慢慢看,本少爷丢不起这脸。哼哼…一群有辱斯文、毫无气节、道貌岸然的下作玩意。”

    袁天罡这声音说的挺大的,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到。他爹单手扶额,知道这混账儿子又要捣蛋了。

    “你说谁是有辱斯文、毫无气节的下作玩意?”

    在梁展鹏的怂恿下,个个群而攻之的声讨着袁大少爷。

    “说的就是你。”

    袁天罡捞起茶杯就往梁展鹏脑门砸去,当然他没有催动灵力的,用的是常人的力气。

    “靠,你敢先动手,找死。”梁展鹏闪开袁大少爷砸过去的杯子后,恼怒成羞冲了过来。

    此刻的袁天罡可顾不了那么多了,这厮不服软也就算了,竟敢如此明目张胆挑战本少爷,真当本少爷是虚货不成。

    于是刚冲过来的梁展鹏,被袁大少爷直接一脚狠狠地撂在小腿上。冲力加被下绊子的梁展鹏重心不稳,一头磕在地板上,结果砸了一地是血。

    满脸是血的梁展鹏站了起来,无比狰狞的要与袁大少爷玩命。结果又被下绊子,这回时被撩脚后根,于是直接磕晕过去。

    “呃…这货自己摔倒的,可不关我事。”袁大少爷耸耸肩膀很无辜的说着。

    日啊,不关你事,明明是你下的绊子好不好?众人强烈鄙视着!

    梁展鹏被抬了出去,袁大少爷也不想呆下去了,起脚准备走人。

    “这位公子请留步。”马塞飞叫住的袁大少爷,“公子刚才那番话可是针对我而言?”

    袁天罡斜视马塞飞几眼,很不风度的道:“姑娘你想多了,我刚才明明说的不是你,你别自己往自己头上扣屎盆子。告辞!”

    “等等。”马塞飞拦在袁大少爷前面,“传闻清城第一才子便是袁公子你,不知是否属实?”

    “哈哈…姑娘是在讽刺我吗?众人皆知本少爷是清城第一纨绔,你特么的扭曲事实,我可不可以理解你是想挑战我的才智?”

    马塞飞点了点头,“正有此意。那就请袁公子听好了,上联是:由秀才封王,主持半壁旧江山,为天下读书人顿增颜色。”

    “驱外夷出境,自壁千秋万载业,语大隋有志者再鼓雄风。”袁大少爷轻而易举的就接住了下联,随后道:“来而不往非礼也,那本少爷也出个联给马姑娘你。上联是,山羊上山,山碰山羊足,咩咩咩。”

    马塞飞浅然一笑,“花猫戏花,花迷花猫眼,喵喵喵。”

    “好,哈哈哈…”杨义拍手称好,“赛飞姑娘这下联当真恰到好处。”

    袁大少爷岂会不知这绿茶妹是在讽刺自己采花不成,反被羞辱。“马姑娘果真才学博渊,再来一联如何?”

    “请公子出联。”

    “女士优先,还是马姑娘出联吧!”

    “好,上联:缘何邀月问天,想是平生知己少。”

    额?这上联出的好像尽述心事,难道历史有误,这马塞飞不是水性杨花之人?袁天罡想了几对都不适合这上联的韵意,有了。道:“只可把酒看花,懒开醉眼看人忙。”

    “庸俗,不是酒就是花,一点雅韵都没有,看人家赛飞姑娘的上联提的多好啊是不。”杨义义愤不平的说着。

    靠啊,你这老鳖孙懂个球,难道你听不出本少爷之意吗?还庸俗呢,我看你才庸俗。“既然太守大人说我这下联庸俗,那本公子就当输了。最后送马姑娘一联:桃花褪艳,血痕岂化胭脂。”

    难道他是在暗示我,在美也有老去的一天,别到时除了一副逝去的容颜,什么也没有了?

    “谢谢公子赐教,小女子听君一席胜过饱读十载。”说罢马赛飞给袁大少爷行礼之后便离开了。

    也许袁天罡会想不到,正因为他这句话令马塞飞找到了人生目标。也就有了之后的曹州宋义王孟海公的大夫人马赛飞,貌美如花、博才多学、功夫卓著。

    众人把马塞飞突然离去的原因归根在袁大少爷身上。特别是杨义,他官威尽失指着袁天罡的鼻子就是一顿臭骂。

    “太守大人,难道你们举办这选举的目的就是为了一个人而举办的?我很好奇,如果君上知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才子,打着选举的名头实则是想干一些男盗女娼的肮脏念头,君上不知会不会一刀咔擦光你们。”

    袁大少爷就这揍性,既然都得罪了,就不怕彻底的得罪,大不小这八品武将不干了。若是杨猴子敢耍心眼,他肯定会杀上门去的。

    “对对,贤侄说的极是。那我们就继续吧!”杨义看出了段豪那暴出来的青筋,这时候如果再发难,估计这段老粗没准还真会暴走,所以他选择了隐忍。

    “好,既然太守大人都这么说了,我袁天罡若是再不识趣那就不近人情了。”袁大少爷朝杨义叩首三下当赔礼。

    杨义顺坡下滑,“贤侄当真才华横溢,杨伯伯就出道上联考考你。听好了:一家两姓共三夫子,不识四书五经六义,竟敢教七八九子,十分大胆。”

    草,你丫的是把我爹、二叔顺带一块骂了。老狗,既然你先挑事儿,那就休怪本少爷不跟你客气。“十室九贫,凑得八两七钱六分五毫四厘,尚且三心二意一等下流!。”

    “好…”

    众人鼓掌称好,杨义一个眼神过去,所有的书生头拉耸下去。“贤侄对的甚佳,再来一联如何?”

    袁天罡一个放马过来的表情,“那请杨伯伯不吝赐教。”

    “图画里,龙不吟虎不啸,小小武将可笑可笑。”

    “棋盘里,车无轮马无缰,叫声大人提防提防。” 

    两人又扛上了,杨义这回铁了心誓要把袁大少爷羞辱到无脸见人。

    PS:声明一下,借鉴了几句唐伯虎点秋香里的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