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建宅子

    更新时间:2015-08-22 12:00:00本章字数:3203字

    “啊…”突然清醒过来的少妇,见自己上身赤果,而且还见到一个模样长的不错的男人,把一具尸体放进棺材里。吓的她双手抱胸蹲在地上,一脸惊愕的望着袁大少爷。

    “大姐莫怕,刚才在你家附近便听到你的尖叫声,所以,本少爷一路尾随这骨架而来伺机解救你。现在好了,这骨架已死,那淫道爷被我诛杀了,你快快穿好衣物,随我离开。”袁大少爷说完把脸别过一边,表示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刚才已经看了。

    由于少妇的衣物三分有二都被陆峰强行撕烂穿不得了,少妇只好绑回肚兜。“小女子谢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本少爷立世之根本,今儿的事,换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都会出手相助,大姐不必客气。”袁大少爷瞥了一眼少妇,见其肚兜一颠一颠的,无比诱惑啊…

    袁大少爷他们走后,陆峰从地底下钻了出来。发狠道:“好你个假袁天罡,别以为杀人灭口就可以掩盖住你的身份,迟早有那么一天,本道爷会先让你身败名裂,然后把你挫骨扬灰。”

    刚才被袁大少爷掌毙的并不是陆峰本体,而是陆峰的替身,像他这种差点死过一回的武者,做事肯定会相当的谨慎。在袁大少爷下水那刻,他就听出来了水流的变化,作为玄指门的长老又是水属性武者,如果连这水流变化都听不出来,他有什么资格当长老是不。棺材里头的那具尸体噗一声化成了一滩水,这是他不惜两成功法所化的替身,连骨架也不知道其师会有这么一手。

    ……

    回到家里的袁大少爷吩咐阿牛,自己没出来,谁也不准来打扰。之后他便把蓝尚阳送给他的药全部搬进自己房间里,现在终于有空炼丹了,他当然得加紧实验,因为炼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炸炉之事可能不会再出现,但炼废丹药正常的很。他可是答应过袁家军那些士兵的,回来有惊喜,这所谓的惊喜便是聚灵丹是了。

    聚灵丹的功效可以把一个凡人变成三流武者,可以把三流武者提升到黄阶初期的武者。有利也有弊,聚灵丹最多能服一颗,服多了修为境界不但不会提升,反而会停滞不前,搞不好永远都停滞在这境界。

    靠,太坑爹了,竟然要千年云参做药引,尼玛我上哪去找这玩意啊?别的丹药的药引都是兽丹,踏马的你这破聚灵丹就唯独不要。日了狗了,一听千年这两个字就知道是贵的很的玩意。

    袁大少爷在房里发着牢骚,翻遍了所有的药材也没见着人参之类的玩意。

    他肉痛了,不得不掏银两去买千年云参。“阿牛何在?”

    “少爷你叫我啊?”阿牛侧耳附在门上,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袁大少爷找了老半天才找到几块碎银子,估计五两都没有。“去城内各药铺看看有没有千年云参,快点。”

    “千年云参?”

    阿牛看了看少爷手中的碎银,暗道,我的爷,你快别开玩笑了,就你这几两碎银子还想买千年云参?别说有没有,就算有,你这点钱顶多够你闻几闻。

    “少墨迹,快去快回。”袁天罡强行把碎银噻进阿牛的手里,“记得多出来的要还我。”

    多出来?长江那个黄河的,爷,你用这点钱不但想买千年云参,而且还想多出来?阿牛嘴皮子一阵磨动,暗骂不已。

    “好你个小厮,竟敢骂我,别以为听不到就不知道你在骂我。反了反了,我看你是想以下犯上,这罪名可以叛逆论之。”袁大少爷装模装样的道:“来啊,把这勾结外敌的反贼给我拿下。”

    少爷,你敢再造一点么?瞧你这劲,说的跟真有一样,袁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除我这下人,你还看见过谁?

    袁大少爷半眯着眼冷笑不止的看着阿牛,然后阿牛就悲剧了。被他噻进百宝炉里,用火灵力烤。

    等阿牛出来时,已经头发蓬起、满脸漆黑了。用那破了嗓子的声音道:“少爷,今儿你不是坑了太守一株千年云参吗?直接拿来用不就成了,反正老爷不知道,你就别折磨小的了。”

    “哼,知道怕了?刚才看你嘴皮子一阵嘀咕的,肯定是骂我骂的起劲,我不教训你还得了?告诉你,下次你若敢再骂我,嘿嘿,我就放点水煮你。”袁大少爷终于感受到用炉烤人的乐趣,怪不得之前怪老头天天逮自己煮,原来是这般原因。“阿牛,本少爷想好了,以后每天都烤你一次…”

    阿牛一听这话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溜没影儿了。

    “呸,不知好歹的东西,小爷我被连续煮了三个月不照样活蹦乱跳的。”

    取来千年云参后的袁大少爷把自己关死在房里,这千年云参只有一株,他可不敢贸然拿来炼,于是用木属性兽丹充当千年云参。

    一切就绪后,他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双手按在百宝炉上,催动火灵力。

    随着时间的变化,炉内开始冒烟了,房内的温度也在不停的飙升,如果有温度计的话,肯定能测出这放内的温度不小五十度。

    “混账王八羔子,你在里头干吗?”从袁大少爷房门经过的袁玑,被一股热气冲的差点以为里头着火了。

    阿牛小跑过来,“老爷,少爷说在炼药什么的,我闹不懂,反正他吩咐我别让你打扰他。”

    “你头发和脸…”袁玑见到阿牛的造型差点没笑出来。

    阿牛哭丧着脸道:“是少爷把我关在一个大炉子里烤,还说以后天天要烤我。老爷,你得管管这事啊…”

    “轰。”

    屋里传来一声闷响,幸好这百宝炉结实,要不然袁大少爷又得被轰出来。

    “这又怎么了?”阿牛被屋里头冲出来的气场吓懵了。

    不行不行,照这样下去,这房子早晚得被折腾蹋。“混账东西,你给我出来,要炼丹去你二叔家的密室里炼,这里经不住你这么玩。”

    袁大少爷一脸黑的开门出来,“奶奶的,看来这炼丹只要放错一种药材就会失败。”

    “少爷,那些药材和大炉子哪儿去了?”阿牛探头进房,见房内空空无物,所以不解的问着!

    袁玑也好奇的探头进去瞧瞧,也纳闷了,这炉子他知道这混账儿子可以呼则来唤则去,可是那几大箱药材呢?明明今儿还看到那么几大箱,总不能一次就都炼掉了吧?他虽然纳闷,但也不会明着问。“你个败家玩意,你看看你把你自个房间弄成什么样了?”

    “得得得,咱俩谁也不待见谁,分家吧!”

    也亏这厮能想到这么一句,袁玑可被气的不轻,哪怕明知是在做戏,但分家这词儿太闹心了。“分家?分什么家?这头家都是我一手一脚置办起来的,你有什么东西可以分的?”

    袁大少爷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谁说我没份?那些家具不是我置办的?对了,你还吞了我一千两黄金,还我。”

    “畜生啊…”袁玑气的喘着大气,“看我不打死你。”

    于是,县令大人被他儿子吊起来的事很快传开了。袁玑心里那个后悔的,早知道就不唱这出戏的。

    几天后,袁府周围的宅子被袁大少爷高价买了。这厮打算用几十万两银子建造一个超规模的宅子,图纸规模他画好了。来到段府,他把图纸递给段豪。“二叔,这是我新宅子的图形,你叫人按着这图纸来建。还有,最近小侄手头紧,麻烦二叔赞助点小钱可否?”

    “靠啊,罡儿,你确定这是建宅子而不是筑城池?”段豪看着图纸上标明的外围四面高大五丈,面积百亩的宅子,他差点跪了,这分明就是想建一座小城池嘛!

    袁大少爷一副颇有远见的表情道:“二叔,就你就不懂了。随着我的知名度上升,如果没有气派的宅子,那不有失我身份是不?买地花了我不少钱,剩下建宅子的钱得二叔你赞助。”

    “这得花多少银子啊?你真当二叔是开金矿的,我一年的俸禄折现也就是几百两银子。二叔钱就没有,命就有一条,你拿去吧!”

    段豪可不傻,这小城池建造起来几十万两银子肯定走不了。再说,他还真拿不出这么一大笔巨款。

    “二叔,你说话不算话,之前你不是说让我想干什么放开手干,钱你出,人你出,有事我爹担着。现在不会是想赖账吧?”袁大少爷揽过其二叔的肩膀,“二叔,我知道你没钱,所以我早就帮你想好法子了。”

    段豪一听这话,有种将要上当的感觉。“什么法子?杀人越货的事,二叔可不敢干。”

    “我不是那种人,我就是想让你的兵帮忙搬石头。二叔你想想,这样一来,不就剩了不少银子是不?”袁天罡趁他二叔没反应过来,继续坑。道:“二叔,我建这宅子也不光为了自己。据我分析,不久战事将会连连,虽然我们清城偏远了一点,但也不排除会被派去镇乱。万一到时我们都走了,对我们一直虎视眈眈的恶贼肯定会趁机出手。那样,咱们的家眷就危险了。你看我这图纸,最安全的不是外墙的高度,而是地下密室的深度。这些事肯定不能让外人知道是不,一定得信的过的自己人来干。”

    “罡儿啊,我是没意见,就怕我属下那些士兵情绪会不高。”段豪终于上了袁天罡的鬼子当,妥协了。

    袁大少爷胸有成竹的道:“没事,咱叔侄来唱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