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竹海奇遇

    更新时间:2015-08-22 23:30:00本章字数:3406字

    清城北门十里外,茅屋内坐着两人,一男一女。

    女的是之前袁大少爷救下那个少妇,她小心翼翼的褪去脸上的易容,露出一张清纯靓丽的脸蛋。“哥,我着道了,幸亏被清城县令之子救下,传闻这袁天罡可是纨绔至极的公子哥,今儿看来,传闻也不见得属实。”

    “妹子,为兄这次来就是奉了师父之命来逮这袁天罡回去的。听你这么一说,想逮他怕是不易。妹子你冰雪聪明鬼点子多,替为兄想个法子,成否?”上官端午掏出一块玉佩,“这可是我全部家当买的,知道你喜欢这很久了。”

    上官月捞起玉佩开心的捧在手里看个不停,虽然这玉佩也就是几两银子的货。但对她来说,算这辈子拥有过最贵的东西了。平时她师父上官飞龙管的可严了,若不是这次让她出来调查各地女子失踪的事,她也真没机会出来。

    “妹子,你倒是说话啊,别礼物收了就没下文了。”上官端午可焦急了,他师父让他在今天之内把袁天罡带回去。

    “哥你莫急,听说这袁天罡好色,我进城去把他引出来。然后你突然冲出来把我掳走,这样他不就乖乖的跟上咱们嘛!只要他进了竹林,就别想出去了。”

    上官月把计划一说,其兄拍手称绝。

    兴致勃勃从段府出来的袁大少爷,正好跟上官月碰上了。上官月假装脚崴了,娇滴滴的直喊疼。

    袁大少爷看了看自己今天的打扮,很肯定是自己的气场令这位妹子神魂颠倒崴了脚。“请问姑娘需要帮忙吗?”

    “好啊!我家住在城外,麻烦公子背我回去。”上官月很少出来与人打交道,所以说话几乎没有考虑是否欠妥。

    靠啊,这么直接,天下哪有这等好事。素未谋面就让我背你回去,我看你这妮子一定有阴谋。想跟小爷我玩阴谋诡计,小心本少爷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舍了孩子也套不着狼。“姑娘,这男女授受不亲,咱又不是很熟,我一个爷们倒是无所谓,就怕有损姑娘的清誉。要不我找辆车送你回去如何?”

    此时,袁大少爷已经想好了鬼主意,就等上官月往套里钻了。

    “这样啊,那就有劳公子破费了。”

    上官月窃喜计划成功了一半,谁知袁大少爷推过来的车差点没让她骂人。

    袁天罡指着单轮车,“姑娘请上车。”这厮心里都笑抽了。

    “我可不可以不坐这个…”上官月撒娇道。

    “没办法,哥穷,只雇得起这玩意,来吧,我抱你上去。”

    于是,出城的一路上,上官月从车上掉下来十几次,本来没伤的,都摔到有伤了。她怕影响计划,几次想暴走都强忍了下来。

    “姑娘,你家在哪儿?”袁大少爷随口问道。

    上官月心里恨的痒痒的,“在西面几十里的竹林里,我没有师父也没有哥哥,家里就我一人,没其他人了。”

    “真的?”

    袁大少爷假装糊涂,暗道,妹子你能再傻一点吗?你没有师父没有哥哥,这不摆明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听这意思是在那里埋伏了你师父和你哥,只是小爷我没有招惹过你们啊…

    “哎哟…哎哟,姑娘抱歉,我肚子疼,去去就来。”说罢袁天罡不由分说溜进了林子里,然后消失了。

    没多久,隐身的袁大少爷便看见单轮车附近坐着个愣头愣脑的汉子。暗道原来这愣子也会隐身,难道是无影门的?

    这回袁大少爷猜错了,这兄妹两人乃出自玄指门的一个分支遁甲派,遁甲派主要以摆阵、符箓为主,上官端午之所以能隐身,是因为他用了隐身符。刚才他本想准备用定身符定住袁大少爷的,谁知袁大少爷正好溜了。

    “哥,你在吗?”上官月小声的问。

    “在呢!嘛事?”

    “去看看那狗贼出来没,等了都快有两柱香工夫了。”

    “好。”

    上官端午前脚一走,袁大少爷后脚就出来,他逮了条蛇往单轮车底丢了过去,上官月顿时吓的花容失色,尖叫连连。

    “妹子你叫什么叫,不就是条蛇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上官端午掐死那条蛇后,挠头纳闷,刚刚自己在这的时候明明没有蛇的,真是奇了怪了。

    一脑疑惑的他在进林子,这时的袁大少爷已经看出这愣子身上贴了张符纸。于是萌生了个假设,假设这愣子之所以能隐身,会不会就是这符纸的原因?

    “救命…”袁天罡喊了救命之后,藏了起来,树梢上有个箩筐大的马蜂窝。

    闻声赶过来的上官端午走在树下,暗道刚才的声音明明就是这里发出来的。

    “孙子,我在上面呢!”说完,袁大少爷一刀割断马蜂窝的根,然后迅速跃下来,一把扯上官开端午的隐身符。

    “日你仙人板板的。”

    上官端午一边跑,一边使用各种符阻止马蜂追他,可是他拿一张出来,袁大少爷就撕一张。等他跑出去时,满脸都是包,而且那铺天盖顶黑压压的马蜂穷追他不放。“妹子快用隐身符,顺便给哥贴一道。”

    “跟我说实话吧,不然我又撕掉你兄妹俩身上的符纸。”袁大少爷威胁道。

    上官端午头肿的跟猪头一样,“我咋知道我师父找你干吗,如果早知道你这厮那么坏,我就不答应他的,一两银子把我害成这样,我找谁说理去啊我?”

    “你们不是武者?”

    袁大少爷手一扬,还停留在附近的马蜂被他发出的玄气震碎。

    “不是,我们是道士,正确来说我师父才是道士,我跟我妹子顶多算半个,因为我们没抓过鬼或妖那些。”上官端午嚎道,“姓袁的,要杀便杀,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对付我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你跟我师父比划比划。”

    “说到下作,你兄妹俩就不下作了?装脚崴这种手段也敢往我身上招呼,我这是在教你们,别把别人都想得跟你们一样。就你们这点小九九也想阴我,若不是看在你们本性不坏的份上,本少爷早就灭了你们了。”袁大少爷努努嘴,“带路。”

    哼,让你得瑟,待会儿就让你尝尝迷魂阵的厉害。

    半个时辰后,上官兄妹把袁大少爷带进竹海,趁袁大少爷不注意,两人七钻八蹿的快速逃离。

    “想坑我,看我不抽死你。”袁天罡追了过去,可是他越追越懵,明明那兄妹两人只有几步之隔,但就是追不上。

    “哈哈…狗贼,没有我们带路,你这辈子也别想出去。”

    周围四面八方传来上官月的声音,搞的袁大少爷以为自己幻听了。

    夜幕降临,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全黑,而竹林里头已经漆黑一片了。

    呃,听说竹林里晚上都会闹鬼的,这里千万可别有啊!潜意识中,袁大少爷还是怕鬼的,事实上,别说没鬼,就算有又怎样?像他这种地阶境界加传承了火龙属性的武者,还会怕那飘渺虚无没有实体的鬼不成是不?

    “嘻嘻…”

    一盏灯笼在袁大少爷面前飘过,同时拌着女的声音。

    “哈哈…”

    后面又是一盏灯笼飘过,这是声音是男的。

    切,这两兄妹当真傻帽,就这样也想吓本少爷。于是,他果断顺着竹子往上爬。令他想不到的是,这竹子好像直上云霄似的,爬了老半天也没到顶。

    他太小看阵法的厉害了,想当年诸葛亮随便摆几块石头就能困住几千兵马。再看看这里,一片无尽头的竹海,别说是他,哪怕是天道高手进来也别想出去。

    这些竹子叫玄铁竹,竹身硬如玄铁,用剑都要砍上老半天,想徒手劈断,除非是圣尊级别的那种逆天高手。

    日了狗了,阴沟了翻船了。袁大少爷坐在地上苦思办法。

    突然地面窸窸窣窣的传来一系列声响,他定眼一看,差点吓屎了。

    地面上黑压压的朝他爬了无数手指粗的黑蚁,这些黑蚁叫铁头蚁,拥有强横无比的牙齿,主要以玄铁竹为食,对其它的食物不感兴趣,但却不允许除它们之外的生物踏足这竹海里。

    “天杀的王八羔子,小爷我怕了你还不成吗?快带我离开。”蹦蹦跳跳的袁大少爷一边逃命,一边求饶着。

    “嘿嘿,我让你招马蜂蛰我,现在也让你尝尝铁头蚁的厉害。小子,忘了告诉你,这铁头蚁牙口超好,一口能咬崩利剑。你可千万别被咬着啊,哈哈…”上官端午发觉,原来看戏是这般爽的。

    哼,拽个屁,真当小爷我没法子了吗?

    “炉来。”

    奇迹出现了,也许是袁大少爷使用百宝炉的次数多了,这次百宝炉没有出现,而是他进到了百宝炉里。

    “额,奇了个怪的,按照以往的尿性,不是应该先出炉,然后再进去的么?还有,本少爷明明搬进炉子了不少药材的,咱不见了?”袁天罡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小娃,恭喜你,终于来了。”

    袁大少爷口中的那怪老头的声音在炉内回荡不绝。

    “师…怪老头,你在哪?快出来。”袁天罡本想叫师父的,但他还在生怪老头不辞而别的气,所以他改口叫回原来的称呼。

    “出来又如何,不出来又如何。贫道注定是你生命中的过客,同时也是你生命中的指引人。从某人真正死去那刻,你的命轮才算真正开始,这也是你能来到这百宝炉第二层的缘故。从此以后,你无需再唤出百宝炉,你只要心里想何时进百宝炉,就能进入。

    一层为炼金,二层是炼身所用,有源源不断的上古灵气供你修炼。你算是第二个有缘人,这百宝炉乃三清之一的灵宝天尊法宝,总共为五层,剩下的三层会随着你的修为境界上升而开启。

    以后的路,还很漫长。你是千年后世之人,我乃千年前世之人。你的出现,我的出现,看似不合情理,但却又很合情理,称之为命数。切记,历史不会因你而改变,你只不过是这朝代的一个过客。定局分晓,从何而来,归何而去。好好珍惜这得之不易的过程吧!”

    说罢,李八百彻底的走了,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朝代,化成一棵龙眼树苗植入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