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党项国

    更新时间:2015-08-23 21:00:00本章字数:3191字

    “老头,老头…”

    袁大少爷一连叫了几声,也你见怪老头回应他。暗骂这老货素质低端,来既不露面,走也不打声招呼。

    平静下来的袁天罡,很快便感受到了周围那磅礴无比的上古灵气,他立马盘腿而坐,大肆的吐纳着这些纯厚的灵气。突然,上空旋转着几十个上古青铜时代的金文字,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笔直的没入袁大少爷的脑里。

    起初金文字在袁大少爷脑里还毫无半点作用,随着他一遍又一遍的运行周天。金文字起到作用了,化成一股金水涌入他的丹田。在火灵力的催动下,这些金水一点点的给他经脉镀上了金色,随后便没有有下文。

    袁大少爷敢肯定,这些金文所化的金水把自己经脉镀上颜色,绝不是平白无故的,一定用别用意,于是他继续运功吐纳。

    时间飞逝,几万个周天后,他开始有些虚脱了。原因有二,一是几天没日没夜的强行运功修理,二是,长时间米粒未进身体透支了。

    袁天罡并没气馁,咬破舌尖强行保持清醒状态。他发狠了,要么悟出这金脉的用意,要么就直到晕死过去。

    一百个周天…

    五百个周天…

    一千个周天…

    按照往常的尿性,灵气会随着的吸进积压在丹田处,等到了一定的份量的时候,就会重开经脉突破到下一层阶段。而这次截然不同,好像这些纯厚的灵气在他体内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吸进、吐出、吸进、吐出,完全不在他体内逗留。

    不能够啊…本少爷可是前五百年,后五百年难得一现的修炼天才。别人用几十年的工夫修炼都到达不到地阶境界,而本少爷只用了半年不到的工夫就达到了。由此可证明,本少爷不是修炼白痴。

    日了狗了,最后一千个周天。如果再没起色,小爷我就再来一千的周天,丫的,不死不休了我。

    在坚强的的意念下,袁大少爷抛开一切杂念,连身体的疲惫感、饥饿感、各种感都不顾了,真正到达了那种忘我之境。

    又是几百个周天,突然吸进去的那些灵气开始凝聚在他丹田处了。渐渐的,周围的灵气出现了旋涡状,快速的旋转犹如龙卷风般。随着灵气的吸进,袁大少爷丹田开始膨胀,越积月多,越来越纯。如果这时候稍有不慎丹田爆炸,绝对能把他炸成碎末。

    金脉也开始起作用了,起初是微热,慢慢的犹如烧红的铁管一样。

    奶奶的,要死球了么我?袁大少爷差点忍不住放弃,但一想到放弃的话,十有八九会完犊子。于是他再次咬破舌尖,疼痛感传入头脑。他咬紧牙关,忍着身体各处金脉的炽热感,再次运行周天。

    “蓬…”

    袁大少爷突破了,而且还是从地阶中期直接蹿升到巅峰期,古往今来,恐怕没有几人能有如此神速的越级修炼速度。周身的玄气把他衣物给震碎飞絮飘落,好不美观。

    原本毛发细小的金脉,突破后,成了牙签大小了。丹田处的精纯灵气,随着金脉快速的涌向身体各处。

    袁大少爷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小麦肌肤成了金色,就跟铜人似的。

    自古以来,灵宝天尊所创的截教弟子万千,但能成功炼成这套炼身玄功的为数不多。或许在那时期有不少,六界大战之后,上古灵气便越来越稀薄。就算能找到一片灵气浑厚的修炼之地,恐怕也扛不到最后一刻。

    若不是袁大少爷意念坚强,恐怕也失败了。想想,有谁会连续运行上万个周天未果还继续的?这消耗的不是时间,还有意志。也幸亏他坚持下来了,要不然这辈子的修为境界也只限于目前阶段了。

    炼身玄功就是这么坑爹,要么一鼓作气,要么放弃不炼。

    全身上下跟铜人似的袁大少爷,站了起来长长的伸了个腰。结果肌肉一拉直,皮肤就裂了开来,然后他就跟蛇一样蜕皮了。

    蜕皮后的新皮肤雪白雪白的光滑无比,简直是婴儿嫩。

    “哇哦,本少爷这新生肌肤的光滑度,要是放后世,妥妥的可以去拍护肤品广告,而且,肯定有无数的妹子看了只后,嫉妒羡慕恨跪求赐教,跪求交往。”袁大少爷一边摸着自己的肌肤,一边自我歪歪着。

    “咕噜…”

    肚子的抗议提醒着他有好久没吃东西了,于是他用意念想自己要出去,结果就出去了。

    此时的他,用了隐身术之后竟然能穿梭在玄铁竹之间。而且,隐身术也更上了一个层次,此时的他,可以一眼看穿竹海,发现深处的那栋竹屋了。

    竹屋内有有两人,一人在门口劈柴,一人在逗一头大老虎玩耍。袁大少爷之前听上官端午说过,是其师父要逮自己来的,现在见怪老头不在,也没去打扰了,果断回清城。

    刚进到清城,袁大少爷纳闷了,这是要去打仗吗?他不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现身了,袁玑、段豪以为他被新津县那边的抓去了,所以这是要带兵过去救人。

    这也不怪他胖子爹和滚刀肉二叔会这么想,满城人都知道他把新津县城主的儿子气了个吐血的。而且那吴耀宗蛋蛋也给同伴打爆了,蓄意寻仇报复也不是不可能的是不?

    袁大少爷没有打招呼,也没有立即现身,回家换了套新衣裳,刚出房门就被段明珠一顿胖揍。“好你的袁天罡,这几天上哪鬼混了?立即给姑奶奶交代,不然家法伺候。”

    “猪妹子,你今天吃药没?别说我没去鬼混,就算我去鬼混碍着你了?哦,对了,你不是要去出家当尼姑吗?咋还没去,而且你在我家干吗?好像那天不知谁拍着胸口说要我休了你,从此老死不相往的。”袁大少爷几天没说话了,所以特么的想找个人来斗斗嘴。

    段明珠又是一顿拳脚招呼,“咱爹说了,不能由着你的性子胡来,既然你回来了,我也跟你说说正事。打今儿起,你要跟我一块睡,直到我怀上了你才可以跟凌嫣妹妹同房。”

    “靠啊,你谁啊你?我对你木有爱,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说完袁大少爷进厨房找吃的去了。

    “不许吃,今儿你不把事儿说清楚,你就别想吃饭。”段明珠一把夺过袁大少爷手中的包子,叉手指着袁大少爷的额头骂。

    袁大少爷一脸的疑惑,几天不见这猪妹子咋变了个人似的。按照往常的她,气她几句肯定会暴走的。难不成谁过了几招给她不成?

    “爹,你快来评评理。”

    段明珠信以为真,等她发现上当了回过头时,袁大少爷早已捎了几个包子,进百宝炉里头躲清静去了。

    “人呢?”段明珠见袁大少爷转眼就不见了,以为见鬼了。加上传闻袁大少爷是被彭城那边抓走的,没准今儿回来的是鬼魂什么的。一想到这些,她马上出门快马追她爹说这事去了。

    “爹,等等我。”段明珠把见到袁大少爷的事情、经过、林林总总说了一遍,而且还说了细节,那就是袁大少爷的皮肤煞白煞白的。

    段豪一听还得了,气的当即就把旁边的大树给一掌劈断。“大哥,罡儿正好失踪了七天,刚才珠儿见到的…恐怕…是罡儿回魂了。”

    “珠儿,你确定罡儿全身很白,白的没有血色?”袁玑比较老练,觉得很有必要问个清楚。

    “没有,白的很吓人。现在想起来我就想哭…”段明珠呜呜作哭,“罡哥回来是想吃东西的,他刚吃半口包子就被我抢了过来。呜呜…”

    ……

    青城派后山,唐杰跪拜在地。“少主…”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随我来。”

    唐杰口中的少主从石缝中拉了拉铁环,那两块巨石中间裂了开来,露出一道石阶,这石阶是通往青城派地室的。自从那疾风狼死后,那地室就成了这些人的秘密基地。

    地室已经被建成了一座地下宅子,由于洞壁被雷轰了个口子,改造起来非常方便,整理出来的石料可以直接从缺口那扔出去。幸好他们再建筑时没怎么留意,只当无影门老祖莫开的尸骸,是之前命丧狼腹的人,也幸亏袁大少爷有先见之明破坏掉墙壁上的那些字。要不然,没准又会闹出什么风波来。

    宅子大厅中坐着数十位蒙着脸的人,这些人打扮怪异不像中土之人。

    “可以说了。”

    少主揭开面罩后,竟然就是那位输给袁大少爷五十万两银子的痤疮脸书生。

    “这袁疯子又几天没露面了,传闻是被新津县的城主派人抓走了。刚才段豪,以及县令袁玑带着所有的士兵前去新津县讨说法去了。少主,我们是不是该趁这机会拿了清城?”唐杰这厮太聪明了,被恐吓之后马上请外援,自己却服软退于幕后。

    “杰少爷,你的人是干什么吃的,难道不知道商家堡还有个厉害的人物吗?据我所知,在三十多年前那场大战中,蓝正义并没有死。我顾忌的不是那个袁疯子的师父,而是蓝正义。或者说,袁疯子所谓的师父只是个幌子,说不定是蓝正义在给我们演戏,像他这种天道境界的武尊,嗅觉肯定比常人灵敏。你们唐门的人直接把青城派收服,你以为他会不知道?”

    痤疮脸少主说完,丢给唐杰一个瓷瓶。“这是我们党项国才能炼制出来的提升丹,普通人可以依靠这提升丹把修为提升到黄阶,而且可以经常吃,前提是你得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