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六章:愤怒的蓝尚阳

    更新时间:2015-08-26 13:30:00本章字数:3178字

    次日,袁天罡买了很多动物回府,大到牛犊,小到鸟雀。

    “小心点,别把蛇给抖出来了,吓着人我收拾你们。”袁大少爷吩咐着御用轿夫,把买来的动物放好。

    这两轿夫最近美翻天,打从袁大少爷在商家堡被贺老头打伤之后,就没在抬过袁大少爷了。天天坐门口,一人一边,饿了回家吃饭,晚了回家睡觉,银子照样给,整的就一门卫活。

    “公子,你买那么多动物回来干吗?不会是想都杀来吃吧?”公孙凌嫣见一小猫咪煞是可爱,生怕被杀,马上抱回房里。

    “嗯,栓好牛羊继续门口盯着,看到不认识的人想进来,你俩就咬他,往死里咬。”袁大少爷丢了十两银子过去,“好好干,本少爷不会亏待你们的。”

    公孙凌嫣的房里时不时传出欢笑声,大概是逗小猫咪逗得挺开心的。

    “跳起来。”袁大少爷念了御兽口诀后,指着小笼子里的老鼠道。

    老鼠根本不鸟他,继续啃着地瓜。

    “操你大爷的,给你地瓜吃还不听话。”袁大少爷抡起菜刀在笼子旁边敲打着,吓的一旁的动物都尿了,小老鼠也跳疯了。

    “你,说的就是你,给爷笑个。听话有玉米吃,不听话,我踏马的一刀劈开你的天灵盖。”

    袁大少爷一手晃刀,一手拿玉米的哄着一猴子,别说那猴子听不听得懂,听的懂也吓尿是不。

    猴子被下的嘎嘎乱叫,若不是被绳子栓着,铁定早蹿上瓦顶去了。

    “你的,听话,吃糖。”一计不成的袁大少爷换花样了,手里抓着一串糖葫芦,右手抓刀藏身后,一脸的笑意。“猴子,翻个跟斗给爷看看,这就是你的。”

    这时门口站着两人,一胖一精干,两人不动声色的看着袁大少爷在闹哪样。

    袁大少爷性子本来就急,三番两次的哄这猴子也未遂心愿。把糖葫芦自个儿吃掉,刀光挥舞着。“好你个不识抬举的瘦皮猴,去死吧你…”

    “嘎吱嘎吱…”猴子被吓疯了,那惊叫声真叫惨不忍听。

    于是,猴子脑门上的毛被削了大半,整的就一秃头。

    “怕了吧?做几个俯卧撑本少爷看看,不然,下一刀就把你蛋蛋给割了喂狗。”

    门口的胖子单手扶额,实在是没眼看了。

    “大哥,你说罡儿这是闹哪样?”段豪想笑没敢笑出来,连身上的伤都忘了疼了。

    袁玑看了看身上的官服,已经穿不得了。“待会再收拾他。”

    “罡儿,你这是在干吗?”段豪忍不住出言相问。

    袁大少爷把菜刀一丢,“他奶奶的,被个倔老头给骗了,什么御兽诀,麻痹的根本就不管用,白白浪费了本少爷几十两银子。额?二叔你咋挂彩了,来得正好,待会把这猴子牵回去炖了补补身体。”

    “给我站住。”准备去找倔老头算账的袁大少爷被他爹叫住了,“最近你跑哪去了?害我跟你二叔以为你被吴旭给抓走了,你看看你二叔,差点被打趴下。要不是我与你二叔联手,可能就有去无回了。哪也别去,给我好好呆在家里。”

    “啧啧…你俩还是不是我爹是不是我二叔?我告诉你,昨天来了几个蒙面人,这一腻害的是玄阶境界的武者,最菜的也是地阶。你们猜他们怎么了?”袁大少爷故意卖着关子。

    袁玑没好气道,“能怎么着,要是他们怎么着,你现在还能站着说话?”

    你个胖子懂什么,我要是告诉你,他们都被我灭了你会不会下巴都掉地?算了,还是留意手吧,省得以后到处打着我儿以一敌六玄阶武者的口号去讹人钱财。

    “你就不能好好在家呆着吗?我知道你这混账东西有些手段,但你总不能给我抹黑啊!”袁玑实在受不了这所谓的做戏给人看了,说好听点是配合,说不好听点那叫当猴耍。“从现在开始,我不配合你这畜生了,你敢给我惹麻烦的话,看我不揍你。”

    袁大少爷不鸟他爹,“二叔,回去的时候叫人把院子里那几箱黄金抬走,现在资金有了,可以动工了。袁胖子我告诉你,等我把新宅建好了,你就自个儿一个人住这儿吧!”

    “你…”袁玑抡动胖手,胖肉一震一震的狂追着袁大少爷打。

    一路狂逃的袁大少爷跑进了商家堡,朝守卫道:“哥们,帮我拦拦那胖子。嗯,不用拦,给他下绊子,最好摔他个四脚朝天。”

    两门卫怕袁天罡多过怕袁玑,果断拦下袁玑。“县令大人,进堡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那畜生怎么不交就可以进?”袁玑怒道!

    “你能跟我相比吗?我是这里的贵宾,平时蓝老头求我来我都不来呢!你进来啊…你要是不给钱就进来,我肯定把你告到太守那里去,就说你滥用职权,买老婆不给钱,喝花酒也不给钱。嗯,还有就是索取表姐的血汗钱,表姐不给你就恐吓她,要把她治罪。”

    袁玑果断暴走,再呆下去估计这老脸就没地方搁了。

    “哥们,谢了。”袁大少爷掏了一张银票过去,面额是千两的。“一人赏五两,多出来的钱给袁胖子送去,最好搞大点声势,就说这是他买姑娘多出来的钱。”

    两门卫四眼相望,不知接还是不接。

    “听说我外公过几天就要来清城玩耍了,到时候他如果问起有没有人欺负我,我该不该把你俩供出来?”

    两门卫脸都绿了。

    此时,一排轿子进入商家堡大门。

    “放我下来。”白凤从娇子里走了出来,“把这些千金小姐带到客房去。”

    千金小姐?不会是噱头吧?难道这白凤也干起老鸨子的事来了?

    “大才子,站在门口干吗啊?该不会是在迎接这些千金小姐吧?”白凤用丝巾扬了扬袁天罡,“心动了吧?要不姐姐给你介绍个?”

    心动个屁,这年头安全措施不行,分分钟得花柳,谁敢碰这些表姐是不。“白姑娘你这话就有点打脸了,本少爷一表人才、英姿风范、伶牙俐齿、才高八斗、万人敬仰,需要人介绍吗?只要我一声下去,跪求我看一眼的美女,妥妥的从这门口排到城门口。而且这还只是在清城,要是整个蜀州一块算上,估计能组成个十万娘子军。”

    “表姐,这人是谁啊?太不要脸了。”一轿子里头传出这么一句话。

    哼哼,就知道这些都是青楼货,连表姐这称呼都直接用上,也不婉转一点。唉…连商家堡都干起这营生了,看来是要堕落了。

    “大才子,你真不需要姐姐介绍?这些可都是来自各县的富家千金小姐,如此大阵仗几十年也难遇一次。”白凤伏在袁大少爷耳旁说着!

    袁大少爷摇摇头,笑道:“姐,纵然她们是富家千金有如何?还不是一些庸脂俗粉,真正的好货是不用拿出来推销的。再说了,你舍得我吗?”

    “咯咯…”白凤笑的很是妖娆,“大才子不愧是大才子,真会讨姐姐欢心,要不今晚你就从了我吧…”

    袁天罡赶紧把头甩的跟拨浪鼓似的,“别,你跟蓝老头有一腿事早传开了,我岂敢碰他的人。哦对了,姐,蓝老头都一把年纪了,那玩意还好使不?听说上了年纪的老人,就算能捣鼓,事后也得躺半天才能缓过劲来。怪不得很少见蓝老头出门走走,原来多半的时间都是在床上躺着缓劲。”

    碰巧准备出城去迎接各县达官贵人的蓝尚阳,一听这话差点没吐血。

    “巧了,说曹操,曹操就到,看来白天不说人这话一点也说错。蓝堡主,你该不会一直在偷听吧?放心,你那点事我不会乱说,老人家嘛!可以理解的。”

    袁大少爷很轻描谈写的说着,殊不知蓝尚阳气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堡主…”

    两门卫给蓝尚阳问安,谁知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人一脚,踹到对面几十米开外的墙上去了。

    “不错不错,老当益壮嘛!”袁大少爷接着黑,“看蓝堡主今儿的脾气不对头,难道是我与白姑娘你走得太近,聊的太欢的缘故?看来蓝堡主缺乏自信,嗯,也有可能本少爷气场太大了,让他意识到危及。”

    “信口小子,纳命来…”蓝尚阳彻底愤怒了,全身涌出天蓝色的玄气,抡起老拳往袁天罡打去。

    “砰…”

    袁大少爷站着强行扛下这一拳,表面上跟没事似的,实则五脏六腑犹如翻江倒海般的翻滚着。嗯,看来经过炼身后抗打能力强多了,得趁机锤炼锤炼抗打能力才行。“蓝老头,你打我作甚?我跟白姑娘是清白的,请你相信我,真的。刚才白姑娘还问我,有没有门路找壮阳药呢!

    您老放心,我这人虽然平时话多了些,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还是分得清的,我肯定不会跟其他人说你那玩意不行了的。嗯,找壮阳药这事我也会抓紧,毕竟白姑娘还年轻,经常欲求不满的话,很容易红杏出墙。这种事平常家可以无所谓,但您老不同,您是有身份的人是不?”

    于是,半柱香的工夫内,袁大少爷身上挨了不下几百拳。人都吐血了,愣是没倒下,反而蓝尚阳累的舌头都快伸出来了。

    “大家快来评评理啊,蓝堡主让我找壮阳药,我说没门路,他就对我痛下杀手了。没天理了这都,他那里不行就拿我出气,哦噗…”袁大少爷终于一口气没缓上来,扬天喷血后就晕倒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