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天龙帮

    更新时间:2015-08-27 21:00:00本章字数:3175字

    “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让我姨父灭你全家的。”

    本来还有点于心不忍的袁大少爷,听到这话后,剩下的那点不不忍瞬间荡然无存了。

    很快柳丹的呼救声引来很多士兵,袁天罡怒道:“这池里的水淹不死她,谁敢下去救就别上来了。”

    “你不准走。”冯荷花拦住欲离开的袁天罡,“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我表妹对你说了什么,作为一个男人,是不是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呢?”

    “哦?那姑娘的意思想我怎么个负责法?下去捞她?不好意思,本少爷办不到。那里有台阶,她有手有脚的自己可以走。告辞。”袁大少爷突然想起那幅荷花图缺少什么了,缺少的是生气。道:“那幅荷花图若是加上一个掉水女子激起水波荡漾,那就更有意境更加生动了。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帮你提几句:上有红尘扑,下有黑泥污,红尘攀水珠,荷池波澜中。”

    “片语间,不难听出公子乃饱读圣贤书人,纵然我表妹再又不是,终究是女儿家,还望公子下令救人吧!”冯荷花贵为太守之女,能做到泰而不骄着实难得。

    “表姐,这事你别管,除了这穷鬼,谁敢救我上来,我就让他全家下地狱。”

    看样子,柳丹铁了心要跟袁大少爷卯上了。

    “算你狠。”袁大少爷脱下长袍跳下了荷池,然后就没有冒过头。

    “啊…”

    柳丹大叫起来,“表姐表姐,水下有鬼抓我的脚。”

    “啊…这鬼摸我…”

    于是,柳丹不要命的爬上了岸,而袁大少爷自此没出现过。

    ……

    “杨少爷,我家少爷真不在家,你也看了好几回了,小的哪敢骗你是不?”阿牛指着袁大少爷的房间说着。

    杨月半挠着大脑袋嘀咕道,“我哥不在家那去了哪里啊?好不容易出来一次,竟然我哥不在家。唉……”

    袁大少爷换好衣物从房里走了出来,“胖子,你找我干吗?”

    “啊?”

    阿牛和杨月半两人下巴都要掉地了,明明在房间里看了几回的,咋又出来了?难道有暗道不成?

    最吃惊的要属阿牛,他知道自家少爷去了哪里,而且自己一直在府里,若是少爷回来,没理由看不见的。真是奇了怪了,待会得找找事不是有地道。

    “哥,我找你有点事,咱喝酒去,边吃边说。”说罢,杨月半就要拉袁大少爷的手。

    “拿开你的爪子,两个大佬爷们,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你不要颜面不打紧。我可是蜀州第一才子,下面几十万人上百万双眼睛看着呢!稍有不慎,我这得来不易的声誉就会毁于一旦。”袁天罡很自我良好的说着,就他现在还有什么颜面可讲,早已臭的不能再臭了。

    飘香楼三楼,这楼是高档消费的地方,一楼二楼同样的东西卖几两银子,在三楼能卖上几十两银子。来三楼消费的多是有头有脸的富贾,说到底就是身份的象征。

    “你们几个到二楼去该吃吃该喝喝,这里不用你们。”杨月半那他那八位轿夫兼护卫赶下二楼,“哥,我苦啊我!”

    自从上次免死金牌被骗走后,他先被杨义打断了十几根棒子,然后还饿了几天,放出来后差点没吃人,最后是禁足,不得离开太守府半步,否则打断两条腿。

    没过几天,龙威镖局的龙老镖头给杨义施压了,说要是再查不出是谁劫镖杀人,就用自己的方法来查,到时蜀州出了什么岔子就别说不给面子。

    “你苦?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到底哪苦了?身材还是一个样,额,好像比上次更雄伟了点。你要是苦的话,这天底下就没有苦的人了。”

    袁大少爷说的一点也没错,杨月半确实比上次胖了一圈。没办法嘛,挨了几天饿后,每天五顿饭改成每天八顿,就他这种乐天派的性格,挨打受骂也仅限于当日记,晚上睡一觉,第二天就视昨日为过云烟雨了。这样的人,能有个屁的苦恼啊是不。

    “我的亲哥,你是强势派的少爷,跟我不一样。我在家里,几个兄弟姐妹都对我一点也不客气,见面骂几句是轻的,重的话拳打脚踢或者一闷棍子就招呼过来。为了扭转我在杨家的地位,这次我主动请缨揽下一桩大案子。”杨月半肥脸左右一甩,见没人在意他们聊天。“哥,我告诉个天大的消息给你。龙威镖局听说过没?前段时间龙威镖局押的镖,进入咱们蜀州地头就再没出去了。我无意偷听到我爹与他师爷谈话,原来龙威镖局这趟镖押的是蟠龙石,蟠龙石知道不?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听起来很有来头的样子,带龙字的东西,绝对差不了哪里去。”

    切,不就一块破石头,整的神秘兮兮的。袁大少爷灌一口酒,“查出什么没有?”

    “就是没有才苦。”杨月半三下五除二的啃光一只鸡,灌下一壶酒,摇摆了下胖身体。突然,指天骂地的骂那杀人越货的恶贼,从他的言词之间,可以听出他是多么的恨四神兽。要是这些话被四神兽听到,妥妥的杀他几十回。

    袁大少爷朝在场的几张台的客人摆着手,示意我不认识这胖子,你们别误会我跟他是一伙的。

    日你仙人板板的,什么叫谁碰了蟠龙石就男为奴,女为娼?袁大少爷想发作但又不好发作,这时候发作那不就是承认自己见过蟠龙石,搞不好龙威镖局的人还会误会是自己杀人越货的呢!

    活生生吞下这闷亏的他,也不想喝酒了。道,“胖子,你慢慢喝,爷还有事。”

    “哥,你不能走,你陪我说说话。在治晋县我连个掏心窝子说话的朋友也没有,能说上几句的都是些当我是冤大头的猪朋狗友。我已经堕落了二十来年了,不能在堕落下去了。再不干点正事,等我爹哪天一挂,我就会被扫地出门了。哥,你点子多,帮我想想辙。”杨月半见袁大少爷一声不吭,叹了声,气不打一处,抓起鸡骨架子就从三楼砸了下去。

    “草你大爷的,哪个不带眼的王八羔子袭击本少爷?”正好路过的天龙帮蜀州分舵地狗堂堂主的儿子蔡一雄,不巧被杨月半砸下来的鸡骨架子砸个眼冒金星。“兄弟们,给我上去把那孙子给围了。”

    蔡一雄叫上十几个弟兄冲上了三楼,杨胖子的那些护卫也随之冲了上去。

    “刚才是哪个王八羔子用鸡骨头偷袭老子的?”蔡一雄抽出斧子劈在桌上,“我最后问一次,是哪个王八羔子偷袭老子的。都不说是吧,那本少爷就当你们个个都有份。我告诉你们,得罪我们天龙帮的下场,比被袁疯子传染了病还严重。”

    靠啊,这袁疯子是指我吗?袁大少爷躺枪了,莫名其妙的就被顺带上了。不过他看到这满脸是血的窝瓜脸哥们时,心情就阴转晴了。暗道这哥们运气也忒背了,走个路也能被鸡骨架子砸个满脸是血。道,“哇擦嘞,胖子,你行啊,一扔一个准,你看这都把人家砸出血花来了。若是刚才扔的是酒壶啥的,那还不把人家的脑浆给崩一地。”

    “嘿嘿,好说好说。哥,不是我自擂往自个儿头上扣高帽。从小我这准法那是一流的,甭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只要本少爷想砸,一砸一个准,绝对没跑儿。”也不知杨月半是真懵还是装傻,居然把袁大少爷变相出卖他当赞扬。

    被凉在一边蔡一雄平时也听了不少,有关袁大少爷有多纨绔、多骄横,就是没见过其貌。现在见这两不带眼的,砸伤了自己非但没有赔偿道歉,还在牛逼哄哄的侃大山,真是岂有此理。“日你仙人板板的死肥猪,你踏马的找死是不,草你全家的,敢偷袭老子,尼玛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就敢偷袭。还有你,油头粉面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你俩今儿死定了我告诉你们,老子便是天龙帮蜀州分舵地狗堂堂主的儿子。相信你们也听过,宁招阎王爷,莫惹蔡一雄这句话。老子便是蔡一雄。”

    “滚你的蛋。”杨月半胖手一抡,直接把蔡一雄拍飞到墙上。对付武者他没那能耐,但修理蔡一雄这种渣滓,还是绰绰有余。

    看见自家少爷动手了,八轿夫也没落下,切瓜拍蒜似的几招就把蔡一雄带上来的人给撂倒了,然后回二楼继续吃喝他们的。

    原本就一脸血的蔡一雄,被杨月半这一拍加撞墙,直接把鼻子给磕歪了,而且还一嘴血沫,估计牙齿也掉了几颗。

    “死肥猪,我草…”

    蔡一雄刚要骂娘,又被杨月半一巴掌过去,直接几颗刚才松动的牙拍掉了下来,一嘴是血的哇哇直叫。

    “骂了隔壁的,真是瞎了你的狗眼,骂我就算了,你还敢骂老子的娘,看我不削光你的压。”于是,杨月半又是一顿肥掌招呼,最后愣是把蔡一雄给扇晕过去。

    袁大少爷见打的差不多了,道:“胖子,差不多就行了,再扇的话,他的脸就得被你扇扁了。”

    “别说扇扁他的脸,直接弄死他谁又敢咋滴我?我这次出来是领了我爹旨意的,说他是劫那玩意的同伙我爹也不会怀疑。”杨月半抹了一把汗,“他骂我可以,甚至骂我娘也可以,就是不能骂哥你,他刚才污蔑哥你有传染病吗?不行不行,我弄醒他再赏他百来十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