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诛杀地狗堂

    更新时间:2015-08-30 11:00:00本章字数:4140字

    “荒谬,荒谬之极。你这不叫弥补,而是纵容。你没有想过那些被她伤害过的人?挖眼睛,打断腿等等,你觉得这些你能弥补?”袁大少爷隐身阳遁,“如果你能说服她当着她挖你双眼和打断你双腿,本仙便救她。”

    袁大少爷走后,柳商贾愣在地上一动不动。随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也罢,丹儿,为父就替你承担你所犯的过错,你若能痊愈,希望洗心革面好好做人。”说罢,柳商贾伸出双指,对准双眼。

    “啪…”

    回来那招牌的袁大少爷正还撞见这幕,甩掌过去。“本仙说过,要你女儿动手。现在本仙改变主意了,要当着本仙的面动手。如果做不到,那就抱歉了,让其自生自灭吧!”

    “上仙,上仙求你救救我女儿,哪怕要我倾家荡产我也愿意。我有很多钱,我可以为了建造道观塑金身。”

    好嘛!有钱不早说,本少爷最喜欢的就是钱了。袁大少爷这财迷,好像只要有钱,哪怕是他恨的直咬牙的人,都可以改变初衷。

    “柳善人,本仙早已不食人间烟火,钱财对于本仙来说,如同摆设。刚才我用意念唤劣徒过来,本仙会的,他也会。待会儿你有什么话跟他说吧!本仙要回天庭了,太白金星找本仙下棋呢!柳善人,本仙这一盘棋估计能下几个时辰,要知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本仙去也…”

    回到袁府的袁大少爷迅速摘下胡子那些,换回原来的样子,然后匆匆的出门赶往柳宅。

    阿牛看着自家少爷的背影,郁闷无比的发着牢骚。“奇了怪了,明明没有暗道的,少爷咋又从房里出来了?”

    “你就是我师父提到的柳善人吗?”袁大少爷整了一身土豪装,外带金锭项链。

    柳商贾有点莫名其妙了,“敢问这位公子是……”

    “你这人是不是耳朵长在脚底板上啊?我不是说了是我师父让我来的吗?你到底是不是叫柳善人?你女儿是不是有病要医治?”袁大少爷有点不耐烦了,“你哑巴吗?”

    “令师是诸葛上仙?”

    “诸葛这两个字是你这凡夫俗子能叫的?应当叫上仙。好了,不跟你扯没用的,本少爷先跟你讲讲我的规矩,我这人嫉恶如仇,一般不给像你女儿那种祸害治病的。但上天也好生之德,再者我师父也开口了,我就勉强破例一次。不过嘛,价钱很高的。像你女儿这样的祸害,不知被她祸害了多少人。

    所以,我要替那些受害人讨回公道。你不是说你很有钱吗?那好,我要你资产的三份一,记住,是资产而不单是家产。也就是说,你现在不但要把你现有的家产分三分之二给我,还要在今后的日子把所赚的钱给三分之二我。简单点说,就是你有一百两,就得分给我七十两。明白吗?”

    袁大少爷这心可不是一般的贪啊!不但要人家大半家产,连产业也被他惦记上了。

    “可以,只要你能医好我女儿,别说三分二的资产,我可以所有的资产都给你。”柳商贾果然爱女心切,当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袁天罡摇着食指,“不不不,本少爷不会干那种赶尽杀绝的事,得给你留个活路是不,毕竟你也妻妾不少,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嗯,去把你女儿带上来,本少爷现在就帮她诊断诊断。”

    “我女儿现在不在这里,她在城主府,我…我怕我请不动她。”

    柳商贾很尬尴的说着。

    “听你的意思是我要一起过去?”袁大少爷摇摇头,“看来你这当爹的也太失败了,既然她那么不待见你,何不直接撒手不管让她早死早投胎,岂不皆大欢喜?”

    “唉…你不懂,你没当过爹,不会明白的。纵然她千不是万不是,也是我的女儿,子不教,父之过。她从小就没了娘,稍微大了一点也离开了我。造成她今天的一切,我这当爹要负全部责任。”

    袁大少爷听后,也不再冷嘲热讽了。“那就走吧!”

    “袁将军。”两门卫是之前柳丹的护卫,转阵营后便成了段府的门卫。

    一路忐忑不安的柳商贾没有听到门卫的话,要不然,爱女心切的他肯定会跟袁大少爷玩命。

    “袁天罡,你这个畜生,竟然还敢上我家。”

    段明珠得知袁大少爷对柳丹所做的事后,早就想杀上门去了,没想到袁大少爷还敢送上门来,以她随她爹那滚刀肉脾气,能不死掐吗是不。

    “看打。”

    袁大少爷站着不动任由其拳打脚踢,直到她打累为止。

    “猪妹子,俗话说的好,分手亦是朋友。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做人要懂得感恩,别听风就是雨。”

    此时的袁大少爷对段明珠已经没有半丁点感情可言,连朋友之间的友谊也是看在他滚刀肉二叔的份上。

    “你…你就是袁天罡那贼子?”

    柳商贾这才缓过劲来,终于知道袁大少爷就是要奸污她女儿的那纨绔,于是他张开双手扑向袁大少爷。

    袁天罡看也不看,一巴掌过去,直接把柳商贾甩飞几米。“知道我是谁还敢跟我急,真是不知死活。”

    然后,袁大少爷拖死狗一样,把柳商贾拖向荷花此凉亭里。

    “恶毒女,睁眼看看这人是谁。”袁大少爷把上气不接下气的柳商贾扔了过去。

    “姨父…”冯荷花见到姨父满嘴是血,眼泪唰唰就下来了。

    “啪。”

    “你…你别过来。”本来被吓的自我封闭的柳丹,挨袁天罡一巴掌之后,奇迹般的清醒了。

    “看,本少爷就是神医,专治疑难杂症。嘿嘿…”袁大少爷不以打女人为耻,反倒觉得自己功德无量,一巴掌下去就把人给救清醒了。

    “罡儿,你这是作甚?”段明珠自知不敌,便搬她爹过来了。

    袁天罡眉毛一挑,望着段豪。“二叔,你不是说过无论我干什么事尽管放手去干吗?难道你也认为我做的出格了?”

    “二叔不是这个意思,二叔只是……”

    “只是觉得打女人不像爷们是不?你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吗?你知道有个九岁的小女孩,因为没有随她意就被打断双腿关了起来吗?你还知道有个少年,因为不小心看了她一眼就被挖去双眼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女儿人傻可以理解,因为她没脑。但你作为一城之主,难道连看人的眼色都没有?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会想奸污她?

    本少爷腰缠万贯、才华横溢、玉树临风、文武双全,被誉为前五百年后五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纵奇才。如果本少爷需要女人,至于去碰这种人渣吗?我随便一句话,立马上门跪求我宠幸的黄花闺女,能组成十万娘子军。我告诉你二叔,如果你亲眼看到她逼着一位老大娘下跪,你会怎么想?当时她还扬言那老人家如果不帮她把那寒铁拿出来,就放火烧了她店,还要诛她九族。她的衣服不是我扒的,是她带来的那几护卫扒的。那三个护卫中,一个弟弟被挖了双眼,一个妹妹被打断了双腿。

    如果他们不出这口恶气,他们心中怨气便会越来越大,最后杀人的事也可能会干。这就是真相,我把这真相告诉你们,你们还会觉的这恶毒女是受害人吗?二叔,如果您还觉得我是你侄子的话,请以后不要质疑我。好吗?”

    本来袁天罡不想跟他二叔说这番话的,但想到,如果掩盖真相,那又会是变相的纵容。既然铁了心要改变柳丹,那么就得让她明白被世人抛弃的感觉,知道失去,才会明白什么叫珍惜!

    “那个…”段明珠又动摇了,她发觉自己又一次错怪袁天罡了。

    “别跟我这个那个,本少爷说这番话的同时也是在说给你听。别以为自己爹是个城主就拽的二五八万似的。你还嫌弃本少爷呢!你又什么资格嫌弃我?没有我二叔,你什么都不是。什么玩意东西,真把自己当回事儿。我呸!”说完袁大少爷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陷入反思的众人。

    段豪望着渐渐远去的侄子,暗叹自己不该心又动摇,罡儿平时处事虽然没半点着调,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有分寸的。加上曾豪言放话让他尽管放手去干,有事二叔顶着。这次自己非但没帮他顶,还质疑他。还有在解除婚事这件事上,两方都是瞒着他干的,虽然这也是他意,但背着他先斩后奏,会不会伤了他的心呢?

    “爹,我后悔了。现在我才想起蓝芸跟我说的话,她跟我说,我注定会后悔一辈子。当时我笑她,现在想想,我其实一点也不了解罡哥。爹,能不能跟大伯商量商量,把我跟罡哥的婚事…”

    段明珠不知是傻还是天真,这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哦,你不高兴了就休了,后悔了又想合回去,真当自己是宝不成。

    “蓝芸?蓝芸是谁?”段豪不知道蓝芸就是蓝天,故此一问。

    “蓝芸就是蓝天,她一直女扮男装示人,前几天就突然恢复了女人身,说什么罡哥让她这么干的,只要她恢复了女人身,就娶她。呜呜…我后悔了爹。”段明珠趴在段豪肩膀上哭着。

    “唉…”段豪不懂安慰,只是轻拍其女的背。

    ……

    子夜,清城城门口。

    龙百丈黑着脸训话,他便是龙威镖局总镖头龙千山之子。

    他面前排列着七十八人,这些都是剑南道各州县分局的能手,最低的修为也是黄阶巅峰。他们这次奉命前来,一是找到蟠龙石,二是从清城开始剿灭,直到彻底诛尽帝国内所有天龙帮的成员。

    “诸位,我龙某嘴笨,不太会说话,但我接下来所说的,都是代表我爹想说的话。几十年来,咱们龙威镖局从未失过镖。这次天龙帮不但劫了我们的镖,还令我们龙威镖局蒙羞,这是奇耻大辱。所以,今晚的行动,目标不单是找到蟠龙石,还要把这地狗堂的所有天龙帮成员一举歼灭,绝不能走漏风声。明晚就是下一个县,直到杀尽天龙帮所有人为止。

    龙某也清楚,这事一但开了头,就意味着我们两方人马会无休止的斗下去,直到一方彻底消失为止。我爹说了,这事不能勉强大家,如果想退出的,可以退出,没人会怪你的。”

    “龙镖头,我们誓死捍卫龙威镖局声威,不除尽天龙帮,我们誓不为人。”在场的七十八人单膝跪地,右拳压胸宣誓着。

    “好,各位弟兄请起。我们准备行动。”

    城墙上,两士兵以为有外敌来袭,想敲鼓放响箭。

    段豪拍了拍士兵的肩膀,表示用不着,然后示意另几位士兵打开城门。

    龙威镖局一干人等进了城后,段豪给了张图纸给龙百丈。“龙镖头,我段某能为你们做的就这些了。江湖恩怨我段某不怕,怕的是天龙帮的人会伤及平民,所以我等不能出手相助,还望龙镖头见谅。”

    龙百丈抱拳道:“段城主这是哪里话了,你能亲自前来给我们地图,这是给我们龙威镖局天大的面子,你这份恩德我们记下了,他日如有困难,我们龙威镖局不管哪个分局定定当全力以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段豪不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龙百丈看了地图过后,一掌震碎。“出发。”

    “就是这里了,围了。”

    龙百丈指着一处面积不下几十亩的独立房屋说着。

    几十位老练的镖师换上了夜行衣配上又薄又利的腰刀,罩住脸蛋,风一样向周围散去。

    众人屏息着气息,生怕呼吸声会让里头的人察觉出什么。只是, 地狗堂的人,好像早就知道了龙威镖局会杀上门一样,居然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龙百丈手一挥,众人破门而入,里面杀声一片。两拨同样装扮,同样武器的在厮杀,最后弄得乱套了,谁也认不谁了。

    “用本镖局的独门武技。”龙百丈一言道醒众镖师。

    有了目标后的镖师们,杀起另一拨黑衣人,那就跟拍瓜切菜似的,半炷香工夫便歼灭过半。

    “堂主,他们实在太强了,咱们撤吧!”一黑衣人不停后退的说着,等待答案的他,到死也没听到撤退的口令。他当然不可能听到,因为蔡九重早就趁乱带着儿子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