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动员全城

    更新时间:2015-08-30 21:00:00本章字数:3104字

    三更天,袁大少爷还在百宝炉内苦苦炼那块寒铁。白天时,他从段府回来后,便去去了不二壶酒馆取回寒铁,和在炼兵坊找了几个匕首的模具,这都熔了将近五个时辰了,寒铁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奶奶的,这玩意当真不好搞,费神、费力、还费时。”

    袁大少爷有些不耐烦的嘀咕着,原本他以为三两炷香的工夫便能完成整套过程的。现在好了,想放手,又觉得既然都坚持了那么久,再咬咬牙下一刻兴许就能熔开寒铁。不放手呢,又不知道还要多久,毕竟都老半天了,既饿又累外加困,这啥时候才是头啊……

    所以,他现在内心处于极度矛盾纠结中。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炉内传来异样声。像开水沸腾的声音,终于熔化了寒铁。他单手揭开炉盖,把玉珊瑚和一颗透明的水属性内丹丢了进去。这玉珊瑚到底能不能取代晶石,他也不知。他琢磨着,这千年玉珊瑚是经过了长年的海水浸泡所结成的玉晶,无论属性还是效果理因比水晶石好。事实上他的琢磨是正确的,这玉珊瑚的效果确实比水晶石好石数十倍。

    一般沸铁水所冒的是滚烫的热气,而这寒铁所冒出来的却是冰骨刺寒的寒气。

    “嘿嘿…清城第一牛逼的神兵即将问世了。”他拔开炉底的漏口,把刀模推过去接铁水。

    “日啊…那么一大坨寒铁就整成那么一点点铁水,真踏马的坑爹。”

    寒铁水只够一刀模,他准备了几个,才接满一个,能不发飙吗是不。

    待铁水冷却后,他试探性的碰了碰刀身,居然不冷。真是奇了怪了,明明应该要很冷才对的呀?

    “呸!”

    他朝刀身吐了一口口水,结果奇迹出现了,口水结冰了。

    哇咔咔…本少爷明白球了,原来这神兵要遇水才能制冷的。

    套上剑柄,一把精致洁亮的八品上等神兵问世了。

    这厮第一次炼兵就炼出把神兵,高兴的不得了,当即要去商家堡找白凤问问这匕首能卖多少钱。当然不是想卖,而是想满足一下显谱的心情。

    “鬼…鬼啊…”

    阿牛的嘶叫声划破清晨,他这几天一直纳闷自家少爷为毛明明不在房里,但却老是在房中走出。这不,他从昨晚一直守到天亮,刚要睡着就看到旁边多了一个人,被这突然的一幕,他能不吓尿吗是不。

    “鬼你妹的,滚粗。”袁大少爷一脚过去,直接把阿牛踹飞出去。“越来越放肆了,本少爷的房间都敢乱进,是不是随便少了几百万两银子找你要?怪不得我说最近老是丢金子,原来是你这货偷的。还我钱来。”

    继续悲剧的阿牛,一脸哭样。“少爷,我没有,小的哪敢偷你的钱呐,我就是想……”

    “想也不行,有了这想法就会萌生动机,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袁大少爷继续黑,他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让阿牛明白,好奇心可以有,但要懂得分寸,有些事不是你想满足好奇心就满足的。若不是看着你从小就在袁府的份上,估计早被袁大少爷扫地出门了。

    “你个混账东西,要么不见人,要么就一大早吵死人,你是不是找抽?”袁玑还想骂上几句的,见自己的混账儿子晃了晃手中的匕首,然后示意自己进厅房说话。“神神秘秘的,有屁快放。”

    “胖子爹,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看,我铸造的,厉害吧?”袁大少爷把匕首往桌上一扔,谁知那桌子既然被砸穿个洞。“咳咳,我不是故意,是这桌子不行,该换换了。”

    袁玑捡起匕首,暗道好家伙这匕首怕是有几十斤重,这么一丁点的匕首怎会如此之重呢?“什么玩意这?”

    “爹,你是不是觉得不埋汰我几句就不爽?这是寒铁加玉珊瑚再加水属性兽丹炼制而成的神兵,我琢磨着应该怎么着也有八品。”

    “你炼制的?”袁玑一脸不相信,“待我仔细观察便知。”

    “好,好,好!”

    袁玑突然一连直呼三个好。

    “哪三好?”袁大少爷问。

    “什么三好?我就随口说说的,嗯,这匕首不错,为父收下了。”袁玑爱不释手的把弄着匕首,“哪天给你二叔炼把像样点的,这不适合他,他喜欢大刀。”

    袁大少爷白了他爹一眼,“这玩意就适合你了?你说你一个文官要刀剑干毛用?快还给我,要不然别后悔。嗯,听说你挺喜欢花姑娘的,我这就去商家堡给你买几个回来好好伺候你。”

    “切,不就是把破玩意,送给我,我也不要呢!”袁玑嘴上说不要,可手却来回的放下拿起放下拿起。

    袁大少爷一把夺过匕首,“德性,跟儿子抢东西,你也真够出息的哈。怪不得猪妹子要跟我离婚,我严重怀疑你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苟且之事。这么着吧,改天找到玄铁的时候,我给你炼把剑。”

    “我,我,我草尼玛。”被呛了个体无完肤的袁玑,终于忍不住爆粗口了。随后他暗道,幸好说的是草尼玛,要是说草你大爷那这玩笑话就过头了。

    阿牛匆急的跑进来禀报,“老爷,不好了,门口来了很多乡亲,他们愣是说要找上仙的徒弟。”

    “上仙的徒弟?什么玩意儿?”袁玑随后一想,估计又是那混账儿子搞的幺蛾子。“去跟少爷说吧,我懒得管他的事。”

    “我,我不敢呐,少爷会打我。”阿牛像小孩子一样,把受伤的膝盖露给袁玑看。“这就是少爷刚才打的,我就是在他房里呆了一宿,他就硬说我偷钱,然后就打我。”

    “你没事进他房间干吗?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混账东西整天神神叨叨的,别说是你,换我进他房间他都敢打。好了,下去吧。以后别有事没事进他房间。”

    此时的袁大少爷正在隐身阶段,正好听到阿牛在告黑状。好你个小厮,自己做错事还有理了,待会不整死你我。

    阿牛刚出厅门,便见一套衣服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而且还在跳骑马舞。他还没张嘴就被吓晕了。

    “好玩么?”袁玑没好气的对着那套衣服说着。

    “还行。这小厮越来越不像话,我不喜欢太自以为是的侍从。念他这些年一直对袁府忠心耿耿,给几千两银子让他走如何?”

    正所谓亲君子远小人,阿牛的最近的林林总总已经令袁天罡反感了。他要的是对自己百分百服从的人,而不是有事没事想耍性子就耍性子。

    袁玑眉头一紧,“阿牛从小就跟你一块长大,你突然说要他离开,别说他接受不了,为父也接受不了,这事以后不要提了。”

    “那好,既然爹你都开了这口,我就当没说过这话。”袁大少爷回到房间换上道袍,走到大门口。“嗯,你们都很准时,我师父已经把你们的事跟我说了。他还说,想在我袁府背后盖个道观,现在咱们城主大人已经做出表率了,这不,都动员全体士兵一块搬砖了。你们如果真的尊敬我师父的话,就搭把手一起如何?人多力量大嘛!等道观建好了,我师父就会从天庭下来亲自给你们解签,而且本少爷还会给你们每人发一百两银子。”

    一旁的袁玑有点哭笑不得,敢情能使唤的都给这混账儿子忽悠过来了。搞的在清城最有号召力的不是自己这个县令,也不是贤弟,而是这做事没谱的儿子。

    “好,我们听上仙的。”众人欲要下跪。

    “大家别跪我,你们跪过了我师父,如果再膜拜本少爷的话,那是对我师父大大的不敬,同时也是在折煞我。你们想想,你们膜拜了我师父,又膜拜我,那是不是表示我的地位跟我师父平等呢?”袁大少爷压了压手,“听我说,你们都是沾过我师父仙气的幸运者,我师父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昨晚他老人家跟我说了,下次下凡的时候会从云霄殿带点仙水下来给你们喝。你们想不想快点喝到仙水?”

    “想…”

    “马上就想。”

    这些人也太好唬了吧?额,咋发觉本少爷越来越有当神棍的潜质了?

    “好,大家知道想就好。既然大家那么热情,那本少爷也表示表示。今晚本少爷就开坛作法告知我师父,让他带多点仙水下来。但是呢,你们也别闲着,动员亲戚朋友什么的,甭管有多少,只管叫来一起参加建城堡。哦不,是建道观,工钱一样不少。还有,为了报答你们的热情,凡是你们叫多一个人,本少爷就奖励一两银子给你们。当然了,别把老弱妇残的那些叫过来充数,我师父可是在天上看着的,被他看到的话,没准他就不下凡了。所以嘛,你们之间要相互监督,谁要是偷懒耍滑头,你们就当众谴责他,这样我师父没准会送个仙桃给他。嗯,都明白了吗?”

    “明白!”

    “我们马上就去搬砖。”

    “嗯,很好,去吧!”

    袁大少爷转身进门,差点没笑抽。暗赞自己这口才和头脑杠杠的,没治了。

    “唉…”袁玑长叹一声,双手搓脸,有这么一个说大话不怕闪到舌头的儿子,是该管,还是不该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