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宇文成都

    更新时间:2015-08-30 23:50:22本章字数:3122字

    “你又想上哪折腾?难道你除了折腾别人,就不能干点别的事吗?”

    袁大少爷前脚没迈出大门,就被其父叫住了。回了句:能,我这就去帮你买花姑娘,就跑了。

    “姐,我有好货给你看,保证你看了后会爱不释手,拼命的向我讨要的。”袁天罡拍了拍捎在裤腰上的匕首,“这里人多,咱到里面去看。”

    白凤脸一红,误会了。

    “别,还是今晚来姐家再看吧!”

    刚想掀起衣服掏匕首的袁大少爷郁闷了,这里明明就你我俩人嘛!为毛非要晚上看呢?“姐,我等不急了,不给你看看,我心里痒痒的。”

    白凤捉住袁大少爷的手,“我的好弟弟,被你说的姐心里也痒痒的。但是,这里毕竟不隐秘,没准一会儿蓝丫头会来。”

    “没事,她来了一块看,亮瞎她眼睛。嘿嘿…搞不好,她也会跪求我给她呢!”

    “什么东西我会跪求要?”蓝芸每天干的事,就是站在窗口看看袁大少爷会不会来。这不,前脚刚来,后脚她就出现了。

    白凤埋汰了袁大少爷几眼,“蓝妹子,你别听这大才子的话,他呀,坏着呢!”

    “蓝丫头,你看哥这玩意是不是杠杠的?”袁天罡终于有机会拿出匕首了,贼兮兮的护在胸前。“你俩知道就行了,可千万别告诉其他人。”

    “啊?”闹了半天原来是匕首,白凤内心抓狂了。“好你个坏小子,连姐姐也敢作弄。”

    “捉弄?本少爷哪有捉你弄啊?姐,你可别诽谤我的人品,是你误会我的意思好吗?还晚上去你家看呢,你不会以为我想把丁丁掏出来给你看吧?”袁大少爷继续装,往死里装的那种。

    “你这坏蛋。”

    白凤节操碎一地,完全不顾形象,追着袁天罡打。

    “你俩够了,别当我不在好吗?”蓝芸一脸黑,然后多云转晴。“我知道你们故意做戏给我看的,我才不会跟段姐姐一样傻。嘻嘻…”

    “蓝妹子,把匕首借姐姐看看。”白凤也看出这匕首很不一样。

    蓝芸对刀刀剑剑不感兴趣,递了过去。“给,白姐姐可要拿好,沉得很。”

    双手握着匕首的白凤,除了难以置信来形容当下的心情,恐怕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了。“这是八品神兵,而且还是上等的八品神兵。连堡主的清风剑也只是八品下等,这可是历史以来清城出现的第一把八品上等神兵耶!”

    “本少爷厉害吧?这可是我闲着没事的时候随手铸造的,本以为就一平常的地摊货,听姐你这么一说,好像不平常了。”袁天罡很是轻描谈写的说着,这货装的一脸的无所谓。“能卖上几十两银子不?”

    “天呐!我的好弟弟,你居然能铸造出八品神兵。等等…哇哦,而且还有龙气息,我感觉到了。弟弟,你太棒了,连帝国第一铸剑大师欧十九,也铸造不出龙气息的神兵来。你是大隋帝国第一个能铸造出龙气息神兵的人,这匕首恐怕能卖上百万。”白凤继续耳贴匕首,聆听那似有非有的龙吟声。

    “不过,就是太沉了,不适合女孩子使用。要不然姐姐哪怕卖身为你奴,也要这把匕首。”白凤想试试匕首的锋利度,随手往桌角劈去。刀刃还没碰到桌面,桌角就被剑气劈断了。“这…这太锋利了,我的好弟弟,你不会打算把这神兵拿来拍卖吧?”

    “本少爷才没那么傻,这样的东西,宁可毁掉也不能给别人,如有机会,它会找到它的主人的。本少爷琢磨着弄把乌金扇子来玩玩,一样潇洒,二来嘛!给人一种文雅才子的感觉,要是再镶点宝石上去,就更能与我的身份相配了。”

    白凤欢喜的道:“乌金?弟弟你要乌金啊?早说嘛!我玫瑰阁别的不敢说,这天下的奇珍异宝多的数不过来。不过姐姐建议你用陨铁,这种铁乃世间最坚硬的铁,炼出来的剑颜色淡红,如果加点金刚石,颜色更好看。传闻被誉为勇绝之剑的鱼肠宝剑就是陨铁所铸,好像还是欧十九的祖师爷欧治子铸造的。”

    “这个帝国第一铸剑师欧十九,是欧治子的后代?姐,你快别蒙我了,别以为我书读得少,随便同姓就忽悠人是亲戚。嗯,本少爷不求超越欧治子大师,只想铸几把像样点的送给身边的朋友。”袁大少爷望着白凤,深情的说:“姐,你想什么样的剑,只要你画个图出来,我这当弟弟一定帮你铸。”

    “真的?”白凤信了,把匕首一扔,整个人身体扑进袁大少爷的怀里。单臂沟着袁天罡的脖颈,“我的罡弟弟,你对姐姐太好了。”

    罡弟弟…这鸡皮疙瘩的,嘿嘿…不过本少爷喜欢。白凤那对娇软的双峦紧紧压在他胸前,搞的他立即秒雄。道:“干姐姐,本少爷真想干姐姐你。”

    “额?什么干姐姐?”白凤不知袁大少爷这厮在玩咬文嚼字,不解的问着。

    袁天罡挠了挠头,“这干姐姐的意思,就是指非血缘关系的姐姐。好比咱们很久没见面了,一见面我就得说:我好想干姐姐你啊,而你则回应,是啊,我也好想干弟弟你。懂了吗?”

    “嗯,干弟弟,你懂得可真多,不愧是蜀州第一才子。”白凤点头,表示她明白了。

    “喂,你俩打算抱到什么时候?”被凉在一边的蓝芸醋坛子又打翻了,“罡哥,是不是我跟你也来干,就可以抱抱?”

    袁大少爷一脸的不悦,这刚蹭了几下你这丫头就搞破坏,真是一点眼色也没有。道:“我才不跟你来这套呢,你太小了,本少爷不想干妹妹你。”

    “我不,我就要你叫我干妹妹。”蓝芸本来是头脑极为聪明的人,自从迷恋上袁大少爷之后,智商从八十掉到零。“我不管,我叫要干哥哥你叫我干妹妹。”

    哦不,这是跪求干的意思么?过足了嘴瘾的袁大少爷,拗不过蓝芸的各种萌,只好妥协了。

    “对了干弟弟,明天拍卖会来不?”白凤拿出一系列清单,“蟠龙石我还没有对外公开是蟠龙石,堡主说这东西棘手,不能走漏风声,所以我想换掉。反正我只对外散布有旷世奇宝,不碍事的。要不干弟弟你,再练几种丹药来?”

    袁大少爷捋了捋下巴,使坏道:“这炼丹非常耗灵力和累,昨晚刚炼这把匕首。现在浑身上下还酸疼着,得找个人帮我松松肌肉才行。”

    “巧了,姐姐我刚好懂得一套松筋正骨的手艺,这可是多年前我一位神医谷的姐姐传给我的,正好帮你松松筋骨。”白凤说着就要动手。

    “白姐姐教我。”

    蓝芸又捣乱了,袁大少爷没好气道:“什么都有你的份,你慢慢学,本少爷还有点事。”

    ……

    清城不远处,一队长龙般的军队不紧不满的骑马过来、

    队伍为首的是一位三十不到,身穿身穿金甲的将军,金甲将军头戴镶金玉冠,手握一把长达接近一丈似枪非枪似戟非戟的兵器,此神兵名为凤翅镏金镋,重达三百二十斤。坐下的宝马更是难得,身如赤炭,鬓毛如火,煞是霸气,此宝马名日赤炭火龙驹。

    将军虽年纪只是二十有六,但那不怒而威的气势,给人一种俯视天下的感觉,他便是帝国的第一无敌天宝大将军宇文成都。

    碰巧想去断风崖看看,四神兽有没有回来的袁大少爷,与这一大队人马撞上了。他没有隐身,悄悄的握住匕首,注视着那一队人马。

    两道无形锐利的瞳光,如两把划破黑暗的光芒,袭向为首的那几人。

    宇文成都身后几位将军,皆感觉到了自己被一双锐利眼睛注视着,有种置身冰雪地一样。

    这就叫施压,原本袁天罡还没到可以用眼睛施压的阶段,是那把寒铁匕首的缘故。他手握匕首,把那种无形的寒气从眼中透出。

    宇文成都这边起初以为眼前这位装着花哨的公子哥,就一富家子弟,没想到对方竟然能用瞳孔施压,而且还是冰冷刺骨的压迫感,令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哈……”

    宇文成都大喝一声,用声波震碎袁大少爷所施的压迫感。作为玄阶巅峰期的他,这种施压当然对他起不了作用。而他身后的那些将军先锋什么的就不同了,就算修为高出袁天罡,也没能避开这突然的施压感。被唤醒后,本能的握紧兵器,进入作战状态。

    双方都是高手,稍有不慎,便一触即发。

    袁大少爷虽只身一人,但他有隐身的功法,打不过可以跑,轻松干翻三两个还是没问题的。

    “公子真是好本领,本将佩服。不知公子拦路是何用意?”宇文成都提枪抱拳说着。

    袁大少爷岂会不知这是在示威,意思是本将军不是吃素的,你且看我手中的大枪。抡起来能开山劈石,你要是想拦路打劫,劝你还是打消这念头吧!别到时候,什么也没捞到,小命也葬送在本将军枪下了。权衡一番后的他,道:“我就一过路的,只是看你们一大堆人马赶往清城,以为是攻城的。”

    宇文成都笑道,“公子莫慌,本将这队伍乃帝国正牌军。”

    “哦。”袁大少爷让开路,钻进了林中,然后隐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