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拍卖会(3)

    更新时间:2015-09-02 21:00:00本章字数:3043字

    “呵呵…这位公子,这拍卖竞价可不是一口价你说要就要的,得看看有没有人竞价。”

    袁大少爷刚说完,正要说点什么,上官飞龙跑了进来。“小子,我出十五万,我要十缸。”

    “你有这个钱吗?”袁大少爷就是个实在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没看出这没穿道袍的道人,像能掏出一百两银子的人,还十五万呢,放空话谁不会啊是不。想坑本少爷,你还嫩着呢!

    上官飞龙一听这话蔫了,支支吾吾不知所云。

    “没钱滚蛋,新字号一概不赊账。”袁大少爷下逐令了,“别装的一副很可伶的样子,再不走我就让这厉害老头轰你走。”

    蓝正义一听这话差点没吐血,尼玛老夫啥时候成了你的打手了?老夫还是回避回避,别出风头的事你包了,擦屁股的事就留给我。

    “老头,你上哪?先别走,用刚才你那恨拉风的一手,把这泼皮扬出去。”袁大少爷一点也不客气的吩咐,见老头不理。道:“好你个糟老头,看见有人对神仙酒不敬也不表示表示,小心你下次渡劫的时候历经九百九十九道天雷。”

    靠啊,小子,这话太毒了点吧?自古武者最怕的就是渡劫,都想渡劫飞升,但多数死在天雷之下。蓝正义是天道尊者,今后境界每突破一次就要挨天雷一次,一听到如此恶毒的话,他能不怕吗是不?折回,像拎小鸡崽一样拎起上官飞龙。

    “等等,我用东西交换。”

    上官飞龙几番挣扎也不能其果,袁大少爷甩了甩手,示意老头你先放开,到一旁候着。

    蓝正义一脸黑,乖乖的到一旁。他已经戒酒几十年了,对酒完全没兴趣,但也耐不住好奇想试试这可以另人接近疯狂的酒到底有多好喝。斟了一杯,细闻酒气芬香无比,一口喝去,入口顺滑不会有一直烧到心的那种烈度,但酒度依旧。忍不住捋须道:“好,果然是人间极品,琼浆玉露也不过如此,这酒老夫敢说乃天下一绝。嗯,小子,你这酒有多少老夫全包了。”

    在某处的蓝尚阳要哭了,心说:爹,您老不是戒酒了吗?您知道按每缸十万两来计算,三百缸全买下要多少银两吗?把商家堡当了也凑不上这数,您老就别给儿子添堵了,还是回您的密室好好呆着吧!

    “那个谁,来张小板凳扶这位老人家到一旁歇着。”这厮太坏了,骂人没钱就直说呗,至于这般调侃人家嘛是不。

    蓝正义还在回味着神仙酒的味道,没有多想这话是在调侃他。道:“我哪也不去,我就这,等买了酒老夫在到别地坐。”

    众人,人仰马翻,嘴角不规则的抽搐着,无不暗道:你这老头是挺厉害的,但也就一榆木疙瘩,被人家当猴耍还浑然不知。

    “给,这是我神机派的掌门印,我把这押给你,等哪天本掌门有钱了,再来赎回。”上官飞龙真是出息啊,之前为了坛便用本门秘籍交换,现在为了十缸酒,不单把掌门位置给押了,连今后神机派的命运也押了。

    袁大少爷接过玉牌,“啧啧啧…就这破玉牌子能值百来万两银子?我说贼道,你真当本少爷年轻就好糊弄是吧?这玩意大街上一抓一大把,不过看在你对神仙酒这么执着的份上,勉强给你一坛吧!”

    “一坛?不行不行,太少了,起码要一缸。”上官飞龙讨价还价着说。

    “那本少爷不要了。”袁大少爷把玉牌丢了回去,“就你这玩意也就值一坛的价钱,本少爷也是为你好。你想想,这一坛的酒钱比较容易凑,估计你死之前还是能还清的。”

    “我有徒弟,我还不了我的徒弟可以还。这么着吧,我把我俩个徒弟押给你,大徒弟当你家的护院,小徒弟当你的丫鬟。”

    “我外公是西域不夜城的城主,我爹是清城县令,二叔是城主,我大师父是天上的神仙,二师父是五指山的至尊宝。这几个人随便抓阄抓一个都比门神还管用,你觉得本少爷府上需要护院吗?”袁大少爷袁大炮嚣张道:“丫鬟那玩意就跟不需要了,青城派掌门的千金听过没?公孙问天为了巴结我,特把他宝贝女儿送我府上当厨子。

    清城城主的千金听过没?那叫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汉子,知道她跟我那些年纠纠缠缠的故事不?告诉你,本少爷休了她两回,她还跪求我再娶她。这商家堡堡主的女儿听过没?一看你就没有,本少爷一一告诉你。他千金没见到本少爷之前,一直是女扮男装的,知道见到我后,马上恢复你女儿身,甚至还说动她爹把商家堡送给我当作她的嫁妆。

    哼哼…这只是限于清城范围的,本少爷还有个外号知道不?蜀州第一才子,这意外着什么?这意味着本少爷就是块宝。前一阵子十万娘子军,排着队到我家跪求娶她们这事你听说没?一看你又没,本少爷说的这些只是麟凤一毛。所以,你那俩徒弟本少爷还真看不上眼。这么着吧,别说我不近人情,你那俩徒弟合起来值一坛酒。同意就画押签字抱酒走,不同意的话,大门就在那,自己走。”

    靠啊,这厮还要不要脸了?没见过天底下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日啊,这货太能扯了,整的他好像天下第一似的。

    呸,树不要皮必死,人不要脸至无敌,这话果真没说错。

    众人腹诽不已。

    躺枪最严重的是蓝尚阳,老爹丢人就算了,现在自己和女儿也被捎上了,说的好像自己奉送整座商家堡嫁女也没成功一样。

    “大哥,罡儿这小子太能整了,不过他说的确实有这么一回事。现在珠儿又后悔了,要不咱哥俩再合计合计?”段豪找到了个突破点,当然打蛇随棍上,试试这两家联姻还有没有戏。

    “这个…”

    袁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心说:我儿是混账了点,但是每次都是珠儿开口提出解除婚约或是婚姻的。哦,现在后悔了知道我儿是块宝了又想到成亲。贤弟啊贤弟,俗话说的好,事不过三。我之前同意是看在咱哥俩的份上,你的女儿是宝贝,我的儿子就不是了?大家都是为人父母,当然都有私心。

    腹诽完后,袁玑道:“贤弟,这事为兄真的帮不了你的忙。这么着吧,你去那混账东西商量。为兄不敢跟他说,说了几次,这混账东西次次都威胁我,再提这事就给我买小妾,我惹不起他啊我。”

    “哈哈……”段豪大笑,他就是个直肠子的人,不懂得其兄话中有话。道:“罡儿这张嘴确实厉害,区区半年不到,整个清城都给他给拿下了。现在,估计咱哥俩的话都没他好使。嘿嘿…你看蓝老头那脸,都气道黑紫了。痛快痛快…咱和酒喝酒。”

    “师父,咱没酒了,您再向天罡老弟赊的话,估计这辈子的俸禄都拽在他手心里了。”宇文成都好心的提醒着。

    段豪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滚刀肉的脾气便上来。“好你个不孝徒弟,不孝顺为师就算了,还喝为师的酒。我不管,你喝了我一坛酒,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得给我弄一缸回来。不然,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宇文成都“……”

    楼下竞价还在继续着,蓝正义被其儿强行拉走。上官飞龙签字画押后,兴高采烈的一手捧一坛酒离开了。

    第一批十缸酒被南宫信一百二十万两银子拍走了。

    第二批的成交价还是停留在十二万两缸。

    ……

    直到第二十五批的时候,大家才慌了。都叫到二十万了,谁都明白,只剩下五十坛了,再隔岸观火不出手的话,最后只有干瞪眼的份了。

    “我出二百一十万,谁敢跟本家主争试试?小心喝酒吃饭的时候莫名其妙就中毒了,甭管白天黑夜上茅坑的时候,突然就钻出条蛇咬掉你的蛋。嘿嘿……唐某说笑的,竞价吧!”

    唐无敌太无耻了,作为一门之主,竟然威胁恐吓的话也说的出口。就他这话说的,谁没吃饭喝酒的时候,谁没上茅坑的时候,被他这么一恐吓,谁还敢与其争。

    “剩下的酒本将军包了。”宇文成都跃到拍卖台,“本将军便是君上赐封的天宝大将军宇文成都是也,本将军是要把这些酒进贡给君上,而且还会让君上封袁天罡为车骑将军,统领蜀州所有士兵。”

    这话一出,震惊了。

    袁大少爷不屑的道:“这破职位本少爷不在乎,还是来点正经的。免税清城二十年的赋税,这点天宝大将军你要是敢保证,我袁某就替清城所有的老百姓答应你了。”

    不错不错,此子如此深明大义为百姓着想实属难得。大部分人没敢有争议,因为人家是为清城谋福利。免税二十年的赋税,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也有一部分人在暗骂你这小子,就会做作,想用免税这招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不过,这招不得不说高明,此子绝非池中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