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剧毒复发

    更新时间:2015-09-06 21:00:00本章字数:3088字

    “好吧!”白凤从石化中回头神来,“这果子狸虽然好看,但却不是什么攻击类型的,纵然是五阶灵兽也没什么大用途,只能买来观赏逗玩玩,所以…只能以一千两银子为底价,道长觉得如何?”

    “才一千两啊?本少爷,哦,不是,本道长随手也能掏出几千两的银票,不信你看。”说罢,袁大少爷摸索出五千两金票和三千两银票。道:“这金票是前天在彭城卖六阶豹子幼兽祖师爷所得的,这三千两银票是昨天在新津县卖七阶灵兽惨叫鸡祖师爷所得的。惨叫鸡听说过不?”

    白凤和总管纷纷摇头表示没听过。

    “惨叫鸡是一种变异鸡种,别看它不能攻击,但却是一种发泄的好帮手。好比你不高兴了,想揍人,但又不想伤害别人,怎么办?这时候可以找惨叫鸡,你碰它一下,它就叫一下,哪怕你拿棍子砖板往死里砸它,它也不会死,防御力逆天了这惨叫鸡。可惜就逮了一个,本想看它能不能下蛋的,谁知养了十来年也不下蛋,粮食倒吃了不少,不卖它,贫道就真成贫道了。”袁大少爷伸出五根手指,“一次性买断,这果子狸五千两带走,甭管能卖多少都是你们的。怎样?”

    “我出一万两!”

    就在这时,来了几人。当先一人便是南宫信,身后那两人袁大少爷也认识,男的事南宫雄,女的是墨灵。我出一万两这话便是南宫雄说的。

    “咝…无量天尊,贫道突然内急。敢问姑娘茅厕在哪里?”袁大少爷开始盘算怎么开溜了,这黑了人家五千两金票还不算,还把人家的灵兽顺出来卖。估计天底下,没几个人敢偷南宫雄的东西。

    “小友想上哪啊?”南宫雄知道袁大少爷袁大贪会隐身瞬间消失的功法,所以一个照面就用玄气阵锁住袁大少爷。“信儿,把他捆上带走。”

    “你们想干什么?”白凤怒叱道:“我不管这道长在外面怎么惹了你们,但进了我们商家堡,你们就不得动手。”

    “小姑娘,你年纪不,口气倒不小。叫你们堡主出来,就说南海琉璃宫的宫主求见。”南宫雄逮过袁大少爷认真的看了又看,“啧啧…信儿,好好跟人家学学,你看人家扮什么像什么,若不是他抱住这狸子,我还真认不出他呢!”

    “真的?真有认不出来?”袁大少爷一点也没有危机感的说着。

    “小友,你知道欺骗我南宫雄有几种下场吗?算了,本宫直说得了,一种是拔舌头,二种是拔了舌头砸碎牙齿,第三种是把五官都割下来了,只留意只眼睛,然后亲眼看着自己的五官被捣碎灌进肚子里。”

    “得得得,别说了,真踏马的恶心加变态。”袁大少爷咽了咽口水,“幸好本少爷没有骗你。”

    南宫雄一听眉堂微皱,“你真的没骗本宫?”

    “切,我什么时候骗你了?第一,你让我开解你女儿这事没有具体时间,也就是说,本少爷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其二,这灵兽就算是本少爷偷出来的,也不算骗吧?何况它还是自己跟着过来的,不信你把它放远一点,它过来不是蹭我的话,本少爷自己拔舌头。”袁大少爷向来歪理多多,没有实确的证据质证他,想泼他脏水,想都别想。

    “骗谁呢!”南宫信抱着果子狸到门口,放手,然后果子狸屁颠屁颠的跑到袁大少爷身旁转圈子,估计是被玄气阵法隔住进不去,要不然个、肯定会卖萌讨好某人。

    袁大少爷白了一眼南宫雄,“呐,本少爷没有骗你是不,赶紧放开我。其实呢,本少爷也不是真心想卖这小东西的。我琢磨着它既然认准了我,哪怕把它卖到别县,只要认得路,它还是会回来的。简单来说,本少爷就是想靠它发笔小财。你们想想,这前脚卖出去,后脚它就回来了,如此循环,我能不发吗是不?”

    白凤“……”

    她现在算是知道这位道长是谁了,暗道好你个小坏蛋,连姐姐都骗,小心我饶不了你。

    其实她这次冤枉某人了,不是袁大少爷要易容进商家堡,主要是他怕撞上蓝天那变态狂。说起疯子,蓝天才算是正真的疯子,心理扭曲的疯子。某大少爷充其量是个嚣张狂妄、不按套路出牌、随心所意的大财奴。

    “带走。”

    在南宫信施令下,袁大少爷又有人牵马了。

    ……

    “进去吧你。”南宫信一脚把袁大少爷踹进宅院里,“收了钱就得办好事,如果我姐姐没有笑,你这辈子就别想离开。”

    靠,要不要这样啊?事先不是都说好了吗?甭管收场如何,该给的钱还得给。你姐不笑关我毛线事啊?

    袁大少爷骂咧咧的进了深院,见凉亭上坐着个发愣的女子背影,暗道这背影当真是婀娜多姿啊,就是不知正面如何,不过多半是个背影杀手。

    “啊……”

    突然,某大少爷全身上下开始疼痛,仿佛有万千把刀子同一时间扎在他身上一样了。

    然后整个人开始失控,本来想坐的变成了跳,而且还头昏脑涨,最后难于自拔一头磕在柱子上,拼命磕的那种。

    他连想进百宝炉的念头都没有,因为残留在他骨头里的七毒断魂液开始发作了。七毒断魂液本来就是天下最毒的毒药之一,哪怕唐芝帮他吸走不少和百宝炉的清濯,也不能够把残留在骨头里面的毒素完全排除体外。

    此时的袁天罡没有任何想法,直到他体内灵气完全被毒化后,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在地上昏死过去。

    这一幕,南宫雪竟然连回头的没有,好像天下间所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一样。

    许久后,她才回头看了一样,见这道士不像是弟弟雇来装死取悦自己的。

    南宫雪轻轻的走到袁大少爷身旁,见某人面青唇黑,多是中毒之兆。

    “大娘。”她没有去试探袁大少爷是否还有救,否则说,她根本不想亲手触碰某大少爷的肌肤。

    “啥事啊闺女?”墨灵推开大门走了进来,一看地上躺着个人,以为是袁大少爷对其闺女图谋不轨,被闺女错手杀了。“雪儿,是不是这小子轻薄你被你杀了?”

    南宫雪摇摇头,“他好像中毒了。”

    “哎哟,是七毒断魂液。”墨灵没有把脉什么的,一眼便看出袁大少爷所中之毒,看来圣手神医谷青天的高徒果然不是吃素的。

    “雄哥,快进来,这小子遭暗算了。”墨灵飞快的封住某少的几处要穴,缓解毒素蔓延的速度。

    南宫雄走了过来,一见此状眉头立即拧成一捆。道:“这小子真是害人不浅,迟不发作晚不发作,偏偏这个时候发作,若是治不好他,我们这脏水可就洗不干净了。”

    “老爹,姐夫是啥时候中毒的?”南宫信知道他老爹对袁大少爷很看好,早有招婿之意,所以也不忌讳,当着他姐的面叫了出来。

    “你这死孩子,就会乱嚼舌头。”

    墨灵笑骂南宫信几句,但语气一点也没有责怪这意。看来她也对某大少爷甚是喜爱,这样的活宝当女婿,比上百个天道尊者栓一块都强。女人还是了解女人,她可是深感所受,她自己的丈夫是很厉害,而且还是宫主,那又怎样,一点风趣也没有,整天不是练功就是琢磨着干掉谁,闷油瓶一个。

    “能看出什么时候中的毒吗?”南宫雄说完自知这话欠妥,接着道:“严不严重?”

    把脉过后的墨灵,缓了口气:“不是很严重,大部分毒素之前被排出体外了,残留在骨头里面的毒素压制不住,所以又窜了出来。得赶快拔毒,不然就后果严重了。雄哥,这拔毒可能要几天的时间,你叫信儿去他家通报一声吧,别引来什么误会就不好了。”

    说完,墨灵掏出个小瓷瓶,从里头倒出一粒白色药丸喂入袁大少爷口中。“信儿,把他抱到那水池里去,我去买些拔毒的药材回来。”

    几个时辰后,袁大少爷盘坐在水池里,全身穴位插满了银针,哪怕是丁丁那里的穴位也被插上了数十根。

    “老爹,姐夫的丁丁好白,就跟萝卜一样。不过,好像比咱爷俩的都大,不知有没有偏方。”

    南宫信突然来这么一句,他爹差点没吐血。草啊,你啥时候看过本宫主的了?好你个小子竟敢偷看你爹洗澡,好吧,这小子的是比你爹我的大,但你踏马的不坑声会死啊?

    “老爹,你说姐夫还是不是童子鸡?看他丁丁不像你的,都黑到泛白了。”

    “有完没完?有完没完?你到底有完没完?”严重的事情说三遍,南宫雄一连说了三遍,证明他非常抓狂了。“滚你的蛋。”

    于是,南宫信被他爹一脚踹到屋顶上去了。

    南宫信站在屋顶上,一脸委屈的嘀咕道:“本来就是,还不承认,我都看见好几次了,还听到你自言自语说人老了,这玩意也不经用了。”

    “草泥马的,你再吭声试试?”

    南宫雄发飙了,连草他儿子娘这话都说出来了,不过他这话也没说错,不日踏马,哪里会有他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