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上官飞龙化羽

    更新时间:2015-09-06 23:12:23本章字数:3267字

    三天后,袁大少爷已经被抱出了水池,身上的银针也如数拔去。

    墨灵道:“这小子看起来像贪生怕死之辈,没想到骨头却是如此的硬。雄哥,还记得当年你中此毒时拔毒的情形吗?我以为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硬骨头的人,今日看来,还有人比你更能扛。当初你痛不欲生的时候,只是眉头皱了几下,而这小子三天来,一点表情都没有,是个可造就之才,假以时日必能有一番成就。咱们出去吧,留给雪儿照顾他。”

    “雪儿,给他喂多点水,这几天他未进食,加上拔毒,体内已经严重缺水了。有什么事你自己做主就行了,我跟你爹先去袁府作客。”

    要是这事让袁大少爷听到了,他肯定会觉得这都双方家长见面喝茶了,估计这婚事恐怕没跑了。

    “嗯。”

    南宫雪自小习医,若要说此时能让她不傻傻发呆的办法,就是让她照顾伤者或者医治伤者。

    “噗…咳咳咳…”

    南宫雪喂水喂的太急了,不小心把水灌进某人的鼻孔里,袁大少爷被呛醒过来。他睁眼一看,给他喂水喝的是个面色蜡黄,而且还长得不敢恭维的女子。暗叹果然是个背影杀手,那婀娜多姿的背影瞬间在心头土崩瓦解了。

    他叹了口气,虽然这女子是丑了点,但毕竟救了自己一命,若是她提出要本少爷娶她,我是该拒绝呢还是不拒绝?拒绝的话也许别人会说本少爷忘恩负义,要是不拒绝呢?本少爷虽然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但起码这五官也得靠谱一点是不?一看着蜡黄妹子的脸,就知道是常年抱病,正所谓医者不能自医。得,抛开她有没有病,这歪瓜裂枣的五官,谁见了也吃不下饭,跟别提与她那个啥。就她这歪嘴,说不定亲个嘴都磕到牙齿,谁有心情啊是不?

    “你醒了?”南宫雪心知自己喂水喂的太急,把人家给呛着了,所以开口说话。要不然,按她这沉默寡言的性子,哪怕某大少爷说上半天她也不会回应一句。

    这不废话吗?被你喂水喂到鼻子里头去了,能不醒吗?“多谢姑娘救命之恩,贫道万分感谢再感谢。无量天尊…阿尼陀佛。”

    这厮故意说阿尼陀佛的,意思是我就是个和尚,和尚可不能结婚的,你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吧,虽然你爹很有地位的样子,但本少爷也不差,早晚有一天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再不成,可以到邻小国混个国王当当也是可以的。

    “公子误会了,救你的是我大娘,我什么也没做。”南宫雪暗道,你这人怎么这么喜欢装,都这时候还想骗谁,还贫道呢!真是可恶,竟敢假扮道士把我的小狸子拐出去卖,太坏了。

    袁大少爷一听不是她救自己的,顿时松了口气。脱口而出道:“吓死本少爷了,不是你救的就好,不是你救的就好。”

    这人真奇怪,好像如本是我救他的话,他反而不高兴了。“公子……”

    “本少爷叫袁天罡,外号袁疯子、袁大贪、袁大财奴等等,我这人一身毛病,虽然被誉为蜀州第一才子,蜀州车骑将军,但也被众人背后议论是蜀州第一纨绔。额,还有,我成过两次亲,也被那婆娘休过两次。再还有,前段时间本少爷去逛窑子,不小心得了暗病。这不,今儿差别没被这暗病给要了命,辛亏姑娘你大娘的药膏好,要不然就真成了柳下鬼了。”袁大少爷不惜往自己身上泼脏水,而且还是要多脏就有多脏。

    这人是不是有病?我都没问什么你倒是把所有的事给抖了出来,看来弟弟说的不错,这人就是随性所发不按常理处事的奇葩。虽然他所述的那些都是流传开来的,但爹爹说此子是个大智若愚、扮猪吃老虎的坏小子。看似他纨绔无比,而且还嚣张到令人发指,动不动就扯虎皮拉大旗,正因为这样,才说明他聪明之处,用外表掩盖真实的自己,这样做起事来才不会束手缚脚。

    好,你越是不想接近我,本小姐就越招惹你,看你怎么拆招。沉静多年的南宫雪,心里被袁大少爷这种刻意疏离的话给激起了涟漪。道:“袁公子太会开玩笑了,小女子听闻公子才高八斗、文韬武略,是个天纵奇才,那些闲言碎语都一些嫉妒你、意图中伤你的人胡编乱造的,谣言止于智者,相信大多数人还是能看出公子你与众不同的。”

    卧槽啊,什么情况啊这是?这病妹子不会是缺心眼吧?我怎么都不知道我有那么好?别不是这病妹子自知时日无多特么的想唬我上当,然后跟她成亲,再然后洞房花烛,再再然后临死前来几发?哦不,天呐,太黑暗这世界,本少爷的贞操已经被偷走一次了,难道又来个骗贞操的?不行不行,得让她反感才行,不然本少爷这辈子又多了一污点。刚娶她没多久她就挂了,人家准以为是被我暗病传染死的。唉,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不得不防。毕竟本少爷现在身份地位显赫,下面有大把人看着,稍微不留神,苦心经营起来的名誉也从此付之东流了。

    某大少爷脸皮还真够厚的,就他这样了,还有什么名誉可讲?

    “嘿嘿…姑娘太了解我了,本少爷就是这样的人,本想避开世俗的林林总总,所以特么的反常理处事。一来可以断了万千少女的念想,本少爷就一个,总不能一根萝卜占几百个坑是不。嗯,对,就这样。”袁大少爷说这话时,双眼特么盯着南宫雪的胸部,然后从上到下看了几十遍,而且还是两眼放光的那种。说罢,他伸手捉住南宫雪的手。“妹子,红尘有你作伴,本少爷不再寂寞了。”

    “嗯,说到红尘,哥想到了一首诗歌。”于是,某大少爷润了润嗓子,跳到桌子上。唱:“当山峰没有棱角的时候,当河水不再流,当时间停住日月不分,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不能和你分手,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啊…啊啊…啊啊啊…让我们红尘做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这厮剽窃《当》这首歌,一点也不懂得忌讳一下,好歹也改几个字或者声明一下也可以嘛!

    天呐,这蜀州第一才子果然出口成章,虽然他极力的表现出很轻浮的样子,但这首听起来好好听的诗歌啊…里头的诗词太有内涵了,真是太有内涵了。

    “公子果然出口不凡,今日小女子有幸聆听此诗歌,真乃三生有幸,祖上荫德…”南宫雪一连串的给某大少爷戴高帽,实质她也是有心而发的。

    看你这嘴贱的,唱什么歌不好非得唱这首歌,随便来首十九摸啥的不更好?袁大少爷一脸受挫,对于这病妹子他真心没辙了。都说古代的的女子最在重名节的,这又是拉手又是摸手的,可人家好像根本没当回事啊?

    难道要本少爷脱裤子或者脱她裤子才能吓怕她?

    脱裤子是下策,没脑子的人才会干的,本少爷是何许人也?本少爷可是号称帝国第一天纵奇才,怎能干出这等下作之事是不?

    嗯,有了。

    某大少爷想出好点子后,嘴角露出了弧笑。

    ……

    清城西五十里玄铁竹林,一条二十几丈长的白龙盘旋在上古。不停的嘶吼着,那声音把竹林里的上官兄妹耳膜都快震破了。

    “老道,快把本仙的内丹还给我,不然别怪本仙把你这竹林夷为平地。”白龙威胁的说着。

    上官飞龙御剑上空,道:“龙三,当年你作恶多端,你父王托我师兄才把你内丹扣押了。难道你忘了我师兄跟你说过的话吗?等你劫难一过,本道自然会奉上你的内丹。如果你执意要抢夺,那就休怪本道再把你法力夺走。”

    “大言不惭的小道,你以为你能克制本仙吗?”白龙张开巨嘴,无数的水箭射向上官飞龙。

    “来得好。”上官飞龙手指在空中画了个阴阳两仪图挡下那些水箭,“吃本道一招。”

    他左手捏诀一挥,一道万丈光芒的金符冲开那些水箭,直奔白龙而去。

    “啊……”

    白龙被金符粘住后,身体在空中不停的扭摆,不断的惨叫,然后飞走老远,掉进一处水潭下,身形也随即变小。

    上官飞龙打出金符后,身体也虚弱了,从天上掉了下来,幸亏上官端午眼疾手快接住了他。“师父,你打不打紧?”

    “唉,当年我师兄料定会有这么一天,所以特么的给我留了这道金符。这道金符跟别的金符不一样,此金符需要毕生法力催动才能起到作用。端午,金符祭出之日,便是为师化羽之时。为师化羽后,你兄妹俩去清城袁府找袁天罡,他便是我师兄唯一的徒弟,虽然我师兄没有正式收他为徒。

    你们要好好辅助他,此子虽然现在还在浅滩,但很快便会跃上龙门飞黄腾达。我们习道之人本不该牵涉太多的俗世,所以,从今日起,你们兄妹俩不再是我道门中人,待将来遇上有缘人,你们大可把本门道法相授。水清则无鱼,无鱼则水静,水静则心静。记得跟他提着十五个字,他自然会明白此话何意。嗯,去吧!待将来大局已定之时,你们跟袁天罡说,这里还有他的一件东西。切记,一定要大局已定才能告知。”

    说完,上官飞龙盘腿而坐,然后身体慢慢的虚化,最后便成漫天雪花飘上了天。

    “师父…”

    “师父…”

    上官兄妹俩人,泣不成声,哭的那叫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