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被吓坏了的袁大少爷

    更新时间:2015-09-08 19:41:16本章字数:3307字

    凉亭,一男一女,男才女不貌,水酒就佳肴。

    本来袁大少爷特么刁难南宫雪的,说什么他要娶的人得烧一手好菜,他认定这千家小姐别说烧菜,恐怕连米长的是怎样的都不知道。结果,他又一次失策了,南宫雪不但会烧菜,而且还烧得一手好菜。这不,某人在哼唧哼唧的大快朵颐着。

    半坛子酒下肚后,袁大少爷开始借酒耍泼皮了。他突然满脸红煞红煞的,两眼冒光仔仔细细往死里看的打量南宫雪的胸部。对,就看胸部,哪也不看,要扮演登徒浪子就得这么着。

    “你…”起初南宫雪还能淡定,被看久了,心里就开始发毛了。总觉得这货的眼神跟之前不一样了,肆无忌惮的充满了侵犯性,似乎能把自己身体看透了一样。都说酒壮怂人胆,别不是来真的吧?“不许看!”

    “嘿嘿…嘿嘿…”袁大少爷咧嘴坏笑,“没事,我就看你那里,我没看脸。”

    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你就看那里?难道本小姐的脸真有那么难看吗?南宫雪几度想揭掉易容,让这以貌取人的家伙看看倾国倾城的脸蛋是怎么样的。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公子,这饭菜可合口味?”

    “嗯…凑合,跟我家厨子差不多,美中不足就是你太丑了,影响食欲。所以嘛!水平一般,马马虎虎饿急了的时候能扒几口。”

    借着酒精上脑的袁大少爷,连说话也不含蓄了,直接说你太丑,这打脸也太狠了,一点也不会聊天。

    水平一般?饿急了的时候能扒几口?我怎么也看出你像扒几口的样子,八菜一汤都让你一个人吃光了,你竟然好意思说影响食欲?要不要脸啊你?还说本小姐丑,真是瞎了你的狗眼。南宫雪气的浑身发抖,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端起那菜汁就往某大少爷脸上泼去。

    见南宫雪气冲冲的走了,袁大少爷终于松了口气,只要这病妹子瞅不上自己就行,下限能刷多低下就刷多低下。

    过了不一会,南宫雪褪了脸上的易容,抱着琵琶盈盈的走了过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坐下。娇柔的道:“刚才小女子失礼了,望公子莫怪。”

    望本少爷莫怪?我不怪才怪呢!别以为易了容换了张漂亮的脸蛋就想蒙本少爷,哼哼…易容的再漂亮都是假象,是骗人的玩意。袁大少爷唉了一声,“姑娘,咱们萍水相逢亦可以说是话很投机,只是…只是你这种心态要不得。我也听你弟弟说过你的过去,对,意中人跳海死了这是事实,但都那么多年过去了,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还得活下去是不。你看看你把你家人折腾成什么样了?你大娘本来是一宫二把手,帮你爹搭理一切事务那叫有井有条。可是自从你天天喊着要跳海自杀后,她都不敢让你单独一个人呆了,一个不留神不是自残就是自杀,搞得你们一家子鸡飞狗跳的。

    这人呐,可不能太自私,太随性,要有大局观懂吗?什么叫大局观?大局观就是你不是为自己而活着,而是为大家活着。你意中人跳海死了,你这不能把这过错揽在自己身上。但是你自残把脸蛋毁容的这般丑,那就是你的错,大错特错的错。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至始也。立身行道,扬名於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你父母创造你出来本来就不容易,而且还把你养到这般大。抛开别的不说,就算是养头猪也得下本是不。

    再者,你出生娇贵,十几二十年下来这花费可不小吧?你作为为人子女的,不帮父母忙就算了,还添堵天天嚷着要自杀,难道你就没想过你父母会怎么想的吗?你要自杀不是不可以,找个好点的婆家嫁了换些聘礼啥的再自杀也不迟,别让你的父母最后人财两空亏本又亏人是不。你也不小了,得该为自己的父母着想了。

    这么着吧,哥给你介绍个老头,家里挺有钱的,就是人长的老了一点。六十来岁,妻子早就死了,具体怎么死的也不清楚,可能是被他折腾死的,也可能是染病死的。不过这样也好,人老折腾不了你,相敬如宾就行了。哥与他甚熟,只要你点个头,明儿我就让他八大轿过来娶你。这聘礼的事你就放心好了,随便讹他个几十万还是拿得出了。当然了,道上的规矩不能坏,哥的那中间人的费用该给的还是得给。怎样?”

    南宫雪什么话也没说,端起那碗汤就往某大少爷脸上再泼了过去。“你混蛋,你不是人。”

    “我怎么就不是人了我?”袁大少爷怔了怔,“妹子,咱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啊是不。这老头不喜欢可以找个年轻点的嘛!胖子要不?太守的儿子,这货心眼不坏,就是胖了点。不过这样也好,他那玩意整不到你,你也不用担心他会亵渎你的灵魂,和你心中保留的那份无人可代替的爱。”

    “你…”南宫雪气的说不出来了,差点想用琵琶砸死某人。她冷冷的道:“我知道你这张嘴能说会道,差点忘了提醒你,这些饭菜被我下了毒,天底下只有本小姐才能解的毒。”

    “姐,亲姐,你放心,谁丫的敢逼你成亲,我第一个饶不了他。”袁大少爷一脚踏在凳子上,一手叉摇一手指天骂地的。

    南宫雪见此状,嫣然一笑,微微躬身:“公子莫慌,小女子只是想与公子你交个朋友,别无恶意,你相信吗?”

    太阳哦,这交朋友就得下毒啊?不就是拒绝你的表白么?至于这就恨上了啊…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哥相信,一百个相信。”切,相信你就死定了。

    “好,那我们成亲吧!”南宫雪突然来这么一句,连她都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句话。

    “成…成…亲?”别逗了,长成这样了心眼还大大的坏,我有毛病才会跟你成亲。

    袁大少爷一听到成亲这两个字,舌头都打结了。

    “怎么,不愿意?”南宫雪脸刷的一下挂满了霜,“既然你不愿意,那就请走吧!”

    本少爷当然想走,但你好歹给解药是不?万一百宝炉里头解能不了这毒,我又跟你闹掰了,那我不死的太憋屈了是不。“咳咳…妹子,咱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这婚姻大事可不能赌气,也不是儿戏,得双方父母见了面好好谈谈才能落实的。”

    “不用谈了,这事我做主,现在就进洞房,跟我走。”南宫雪甩下琵琶走在前面,她内心乐疯了,暗道原来耍人的感觉是这般的好。

    肿么办,肿么办?这疯婆子恐怕是魔怔了,得想个办法才行。嗯,趁她不注意,背后给她来一闷棍,然后搜她身,还真就不信找不到解药。

    南宫雪前脚刚踏进房门,后脚某人就一记受到砍在她后颈,然后把她扔在床上。“嘿嘿…跟本少爷斗,你个小妮子还嫩着呢!别以为给我下毒,本少爷就拿你没辙。还成亲呢,也不照照镜子。嗯,你这易容术也不赖,若不是本少爷见过你的真容,恐怕也会被你迷的团团转。”

    说罢,袁大少爷开始搜身了,把南宫雪从上道下摸了个遍。“奇怪了,这么重要的解药怎么不藏在身上呢?”

    于是,某大少爷开始在房中翻箱倒柜的找解药,然后脖子一疼,啥也不知道了。

    他太小看南宫雪了,别说没有了修为,就算他还有修为未必能一手刀砍晕南宫雪。人家可是南海琉璃宫的千金小姐,自幼开始喂大量的灵药什么的,修为能低吗是不。

    “噗…咳咳…”

    被绑在长桌上的某大少爷鼻子进水呛醒过来,此时他只穿了跳四角裤,赤果着上身。旁边的桌子上放了不少小刀啥的,估计是手术刀什么的。

    “姐,亲姐,咱不带这么吓人的,你快放开我,我爹喊我回家吃饭呢!”袁大少爷被吓的不轻,拼命的挣扎。

    “袁公子莫担心,我给你喂了麻药,待会儿割起肉来,不会疼的。”南宫雪刷的一下亮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曾经的爱人是掉海里淹死的,其实不是,是被我扔下海的。他这见异思迁的负心汉,竟然被着我喜欢上了别的女人。嘻嘻,当时我也是这么绑着他的,我一刀一刀的把他身上肉割下来用药水侵泡着。”

    南宫雪抱起一个坛子,“他的心脏就泡在这里头,还有其它的内脏皮肉那些我没带来。是不是觉得我很歹毒?随你怎么想,正因为我爱他,我才要把他永远留在我身边。呵呵…现在,我好不容易爱上了你,当然也要把你永远永远留在身边。”

    “可…可是我没有见异思迁啊姐。亲姐,你不能这么对我,我不服,我要上述。”袁大少爷差点吓尿了,亲眼看着自己的肉被一刀一刀割下来,那是何等的恐怖。“咱马上成亲,谁丫的敢阻拦,本少爷跟他玩命。”

    “事已至此,没必要了。有没有听说过螳螂是怎么繁殖的?我想你应该没见过,母螳螂与公螳螂繁殖的时候是怎样的,是慢慢母螳螂把公螳螂吃掉的。这就是爱,连昆虫都知道爱,其实是可以这样的。那么,我们人类怎么就不能够呢?”南宫雪提刀在某大少爷脚底板上捣鼓了一下,拎起一块血淋淋的皮肉。“就先从你的双脚开始,我计算过,要三万八千九百五十六刀才能把人体身上的血肉割的一点不剩。放心,我会留着你的心脏和你双眼,让你到第三万刀的时候还能喘气,还能看到全身白骨的你。”

    肿么会酱紫,太可怕了这女人,简直就是加强版的变.态狂。袁大少爷大声吼道:“救命呐,快来人啊,有个变态女人要杀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