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风七雷八

    更新时间:2015-09-08 19:57:46本章字数:3317字

    “不用叫了,这是密室,没人能听到你的声音的,喊破喉咙也没用。嘻嘻…忘了告诉你,我爹娘去你家了,估计这时候你爹已经在路上等你了。”说罢,南宫雪又是捣鼓几下拎起一张皮。“脚筋快出来了,待会儿,我让你看看你的脚筋是怎样的。”

    “次哦你大爷的死变态,去死吧!”袁大少爷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愣是把桌子压断了。掉地的后迅速站起来一个背甩,把半张桌子向南宫雪的面门撞去。

    ……

    十万大山、巫族部落,突然半空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位体型庞大、肌肉壮的跟铁锭似的赤脚猛汉,从那道口子中走了出来,仿佛这口子是道门一样。这便是巫族的逆天技能,空间法则。

    他的出现,告诉了大家,这世界上不止一个空间,或许还有重叠但看不到、摸不着,却有存在的空间。

    猛汉出来后,朝那道口子说:“都出来吧,看看这世俗界的巫族,被碾成什么样了。”

    “老大,这是不能怪他们,好像是那妖皇从中作梗,要不然咱们这些后辈们也不至于输的一塌糊涂。”风部落的长老风七灿灿的说着。

    雷部落的长老雷八,傻愣傻愣的望着天。“这老狐狸太不讲规则了,几千年前早已规定好的,咱们异界不得干涉世俗界的战争。这紫衣狐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自己后辈不行,一连败了几千年,这次出来干预,无非就是想扳回一局,太无耻了。”

    “这世俗界的灵气如此稀薄,你们别吸太多,别把剩下不多的天地灵气都吸光了。”猛汉闭上双目,突然睁开,“有的中了冥界死咒的小子在不远处,正在饱受腐魂之痛,把他带回去。待将来用他去闹闹冥界,各界安逸了太久了,是时候乱一乱了。”

    “老大,这恐怕不好吧?”风七犹犹豫豫的说着。

    “有什么不好的,是那老狐狸先破坏规则的,仙界那边要是敢吭声,大不了再来场夺天之战,到最后是谁位居天界还说不定呢!”猛汉手一抹,“嗯,好像还有活着的,挑十二个资质好的回去。”

    “挑好了就上路吧!”说完,猛汉走回那道口子消失不见了。

    雷八见老大走后,开心的蹦跳起来。含笑道:“几千年没回这世俗界了,太怀念了。”

    “出息,我觉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灵气没了,人也变小了。哪像我们,一个顶他们三个大。”风七随后也大笑起来,“当然啦,这世俗界还是比我们异界好玩多了。老八,要不咱们把身体变小,到周边的城镇逛逛?”

    “不太好吧?咱们长成这样,会吓着人的。”雷八嘴上不是很同意,但身体却刷的一下变小了,但还是有两米多的个头。

    风七白了他一眼,身体也变小。“事先可得说好,别惹事,要是捅了娄子我可不帮你擦屁股的。”

    “那是那是,听说这世俗界有很多门派,杂七杂八的都有。要不咱哥俩去找个门派挑战挑战?”雷八一兴奋起来,又把他七哥的话抛耳后根了。

    风七一脚过去,“现在老大不在,你就得听我的。还找个门派挑战呢,你真以为你是老大那么无敌啊?虽然这里是世俗界,但能人也不少。你想挑战可以啊,去找龙虎宗的牛鼻子道人,或者天音寺的那些光头秃驴,看他们不把你揍个落花流水满地找牙。你以为你能唤出雷电就很了不起是吧?告诉你,那些牛鼻子还能请出五雷轰呢!”

    “还是七哥见多识广,嗯,七哥,我能发问不?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我有点怀疑是你编出来的,这世俗界我没来过,可你也没来过啊,你怎么可能知道比我多?”雷八人如其名,就是个丘八货,光顾着逞一时口快,完全没看见他七哥双目都要冒火了。

    风七起脚过去,骂道:“去尼玛的,不吭声你会死啊…”

    一脚过后,雷八的身体飞了出去,呈直线状飞出几百米,所过之处的树木无一幸免,皆被撞断。

    “七哥,我们不穿鞋不穿衣服的去城子玩耍合适吗?你看看你,几巴都快垂出来了,要是别人从你背后看你,妥妥的能看见你的蛋。”雷八建议的说着。

    “嗯,你终于说了句人话,咱们这鸟毛裤也该换换了,去这些屋里头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衣物。”

    风七口中的鸟毛裤是用草藤和青鳞鹰的羽毛所编织的,青鳞鹰这种凶禽在世俗界没有,属于是上古凶禽。

    ……

    袁大少爷从宅院里逃出来后,发疯似的指着南宫信骂,什么难听的话都骂遍了。他这次可被南宫雪吓的不轻,犹如在地狱走了一趟。最后换来的是开玩笑,操蛋了这玩笑。

    “姐夫,我姐笑了,她说好多年没这么开心过了。她让我告诉你,明天继续来陪她说说话。”南宫信捧着肚子笑抽在地。

    “陪你妹。”袁大少爷捎起鞋底就砸了过去,“你们一家子都是变态,别嘚瑟,这场子迟早本少爷会找回来的。”

    骂咧咧的某大少爷一路指手画脚的骂着回去,路人一见赶紧闪没影了。这热闹他们可不敢看,没准突然就被成了泄愤报复的对象。

    “七哥,你看那人是不是在指着咱哥俩骂?”雷八朝一路骂咧咧过来的某人努嘴说道!

    风七拉着雷八到路旁,“咱们靠边,看看他还指不指我们,若是他还指着我们,你就去赏他几耳光。”

    “额?不见了?七哥你看刚才那人不见了。”雷八揉了揉眼确定没有眼花。

    袁大少爷确实在他们视线内突然消失了,因为他看到这两大块头打扮奇异。你说两老爷们什么不穿,穿裙子逛街,这要么是傻缺,要么就是想鹤立鸡群、想出风头。

    “奇怪了,明明看着他的,咋一眨眼就不见了呢?”雷八挠着脑袋大惑不解的说着,突然他跳了起来。“靠啊,七哥你几巴着火了。”

    然后他觉得胯下一热,往下望,他的裙子也不见了。“擦哦,麻痹的。”他扑腾了老久也没能扑灭。

    风七扬手一阵风过去,那青色火焰被吹走掉地,隔了几刻才熄灭。“是天雷焰,老八,看来你遇上同宗了。”

    雷八之所以叫雷八,除了他排名第八,还有最重要的就是他便是雷属性的巫者,此巫者彼武者。世俗界的武者可外修和内修,而他们巫族的巫者修为方式特别,从小用各种兽血浸泡身体,随着时间,体格越来越健壮,而且还百毒不侵。所以,他们没有修为,只有等级。

    袁大少爷也是用兽血煮了三个多月的,按理也是百毒不侵的,但他还是中毒了,真是奇怪,这中间也许大有文章。

    “小子,哪里逃。”风七的感应能力不必妖兽的差,很快就从风的流向锁定了隐身状态的某大少爷。

    “英雄好汉,饶命。”袁大少爷还没来得及进百宝炉就被逮了个正着,这不现出身来,手里还抓着两条裙子。

    “好你个鳖孙小子,竟敢捉弄我哥俩,看我不教训你。”雷八一手揪起某人,正要下手。

    袁大少爷求饶道:“哥,别打脸。”

    “命都要没了,还顾着脸。你扒我裙子的时候怎么不给我留脸?”

    于是,某大少爷悲催了,被风七雷八轮流教训。当然,这两哥们没有出多少力的,要是他们出尽全力,开山裂石都能够。

    “嗯,好舒服,别客气,往死里招呼。”

    袁大少爷很享受的被两种属性攻击着,风灵力的攻击能强化他速度,雷属性攻击能加强他天雷焰提升速度。

    “七哥,不对劲啊?你看这小子好像不怕我用雷电他一样,还有你的风刃,竟然不能伤他,我怀疑他体内有两个内丹,要不咱哥俩一人一个,分了吧。”雷八说罢就要撕某大少爷的肚子了。

    “等等,我有话要说。”袁大少爷眼珠子乱转,“你们不能杀我。”

    雷八停住了手,“我们咋就不能杀你了?”

    “因为我师父是诸葛上仙,太白金星、太上老君、南极仙翁听过没?我师父是他们的好朋友,现在他们再我家里打麻将呢!”

    “太白金星、太上老君、南极仙翁这三位仙家我们认识,当年还跟他们打过架呢,至于那诸葛上仙就没听说过。额?刚才你说他们在你家里打马将,那马将军是冥界的马头罗剎吗?”

    土鳖,是麻将不是马头罗剎,是麻雀的麻,不是马上的马,知道不?内心咆哮完后,袁大少爷开始装了,“咳咳…我喘不过气来,先放我下来。”

    得到解脱的袁大少爷把裙子还了回去,“走,上我家去,我家里头有上好的美酒。别说你们没喝过,连那几位上仙也没喝过,所以他们经常隔三差五的下来喝。”

    “七哥,有那三个仙家在,咱去不去?”雷八信以为真,还真相信了袁大炮的话。

    风七很纠结了,“算了,不去。当然,我们不是怕他们,老八你是知道的。”

    “切,怕就怕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当年不就是被他们揍的跪地求饶么,没什么好丢人的。”雷八拍了拍袁大炮的肩膀,“小子,带路。”

    “两位亲哥,其实我们可以找个酒馆的,那个酒馆的老板我送了一大缸给他,现在应该还有。”这厮开始拉拢了,知道自己的修为没了,相信很快这事就会传了出去,倒时那些被一直打压的人就会前来试探。如果试探出袁府内根本没有黑煞魔君什么的,小命可就悬了。所以得拉几个强悍的外援进驻袁府才行,这两傻愣货看似愣头愣脑的,但绝对是高手。有他们坐镇袁府,哪怕一百个玄阶的武者来了也是送菜的份。

    t竟然定时不了,索性一块更得了。嗯,有什么建议可留言,老铁却之不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