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王知远之徒

    更新时间:2015-09-10 23:00:00本章字数:3207字

    “混账东西,还不把我跟你二叔放下来?”袁玑对这个儿子彻底头痛了,甭管啥时候都想着捞钱,说他傻呢比谁都贼,说太聪明呢却又做事不分轻重,只想着钱,早晚得死在钱的手上。

    “小兄弟,这个送给你。”帝天见差不多了,解下另一边的乾坤袋。“里头有很多灵药,希望下次来的时候能喝上那什么神仙酒。哈哈……”说完,他带着风七雷八走了。

    没一会儿,雷八跑了回来。“小兄弟,俺老大让我留下来等你酿酒,嘿嘿……”

    “嗯,这个可以,先说好别给我惹事。额,你就住我二叔家吧,他那地方忒大,而且应该还有不少好酒……”

    袁大少爷还没把话说完,段豪就被雷八牵走了,牵向出城门的那方向。

    “不是这边,不是这边。”段豪一脸郁闷的说着,面对这么强横的愣子,他能说什么,小愣遇大愣,都是自家人是不。

    某人一边数着银票一边叫嚣着,“哇哈哈…谁来帮忙数?”

    “袁公子,我来帮你。”

    袁大少爷一听这声音,连银票也不数了,拔腿就跑。“阿牛,把这银票带回去,少一张收拾你。”

    “公子别跑嘛,咱好好聊聊天,都好几天没见着你了,甚是挂念。”南宫雪在后边追着说。

    刚钻进人群的某人果断隐身,暗道你个心理扭曲狂,本少爷惹你不起还躲你不起吗?结果还是被南宫雪逮回宅院里去了。

    “姐,咱有话好好说行吗?不带这种眼神看人家的。额,刚才你是怎么发现我隐身的?”郁闷中的袁大少爷被南宫雪盯的心里发毛,只好找些话题来说。

    南宫雪很惊讶的问,“你刚才隐身了吗?明明就没有好不好,我不管,见者有份,今天你所得的钱分我一半,不然……你懂的。”

    “分你一半?你怎么不去抢?”

    袁大少爷一副你杀了我吧的表情,进了他口袋的钱,想让他吐出来,正如他所说,杀了他还容易点呢!

    “可以啊,我近几天调制出一种新型的药,貌似很管用,我弟弟的那匹马喝下后,既然流泪了几天,现在还在流呢!可惜就是没解药,要不…”南宫雪挑眼说着。

    “得得得,我给还不成吗?”太阳你个丑娘们的,想黑本少爷的钱,你做梦。“那个…刚才的银票你也看到了,被我家小厮带回家了,一时半刻也拿不到给你,改日。改日一定给你送来,再说现在也没点清有多少,这万一少给了你,你也不高兴是不。额,我还是现在就回家去点点吧,这欠人东西的感觉心里不自在。”

    “少爷…少爷你在吗?二爷找你有急事,说是太守那边来传信了,要你即日出师当州。”

    这时,阿牛的声音响了起来。某人心里那个乐的,真是及时雨啊!道:“在呢,啥?出师当州?”

    听到出师当州这话,袁大少爷笑不出来了。前段时间在段府看到过帝国的地图,而当州恰恰是边陲地带,西五百里便是党项国。这时候出师当州,多半是外敌入侵。

    “怎么了?”南宫雪见某人严肃起来,随口问着。

    袁大少爷走到门口停了下来,侧头道:“可能要带兵上战场了,不陪你疯了。他奶奶的,我的兵还没回来呢,这时候要我去上战场,光杆将军一个啊…”

    ……

    段府会客厅,里头两边坐了各五人,袁玑和段豪坐主位。

    段豪开腔道:“大哥,这杨义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为何指定一定要罡儿去?罡儿哪会带兵打仗,他就一胡闹高手,这要是让他带兵前去,估计有去无回。”

    “恐怕这不是太守大人的主意,应该是那师爷出的点子,他知道蜀州四城的官兵搬不动。而罡儿虽然被钦点车骑将军,但公文还没下来,没有正式上任。所以,那算是他任命的八品将军,这时候来了这桩子事,点罡儿带兵,等于是把你栓上。他肯定知道你不会不管的,这师爷有点计谋。”

    袁玑分析的不错,杨义的师爷就是这个意思。加上另三城的城主县令皆有事不关己的心理,蜀州背靠十万大山,前有数州郡挡住,就算当州真的被攻破了,也没那么多打到蜀州。有这种心态,叫谁谁也不会去。

    穿上盔甲的袁大少爷,煞是威风的出现在会客厅门口。“末将袁天罡拜见城主大人、县令大人。”

    众人“……”

    皆暗道这厮又想整什么幺蛾子了?

    “两位大人,末将目前还没接到上任车骑将军一职的公文,所以还是你们的部下。刚才末将来的路上考虑好了,此次出师当州,就我一人去。反正就是走走过场的,不宜带我们清城的兵走。这万一真打起来,死伤可是咱们的自己人。末将估计整的蜀州也只有我会前去协战,另外三个城池的,外敌没打到家门口,他们是不会出兵的。我一个人前去也好,不对路就跑,跑不掉就藏,想杀我除非是天阶以上的武者,要不然还真逮不着我,记得跟太守说我带了五百士兵前去协战了。嗯,我说完了,这就出发。”袁大少爷不容其他人辩口,说完转身就跑走了。

    “这…简直是胡闹。”袁玑差点骂出口这混账东西的,“贤弟,我看这事就这么办吧!”

    一口气快马跑出城的某人,心想要不要去呢?不如上断风崖睡上十天半月的,到时候仗也打完了。

    算球,还是去见识见识现场版打仗。史记可有记载,党项国出产美女,丫的敢进犯我国山河,本少爷就乱你后方。对,绕到他们身后去,趁机看看有没有油水捞。嘿嘿……

    这大财奴的喜好没治了,叫他去协战,他居然想到的是到党项国去捞油水,真亏他敢想。

    他摊开地图,看了看大致方向然后就策马奔腾了。

    半个月后,袁大少爷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个位置了,只大致知道已经出了当州。马匹早在当州边陲时放了,此时他身上带着一千两银票、半壶酒、两水袋、五块干粮、一把匕首,当真是有银子也不知上哪花。

    “麻痹的,终于不用翻山越岭了。”袁大少爷骂了几句。

    他已经不知翻过了多少座山了,魔兽遇上十几头低阶,只要不主动攻击他,他一般不去搭理,有几头魔狼意图围了他,结果牙齿都让他砸碎一半。说来他也觉得奇怪,自从被那十二蛮货拍打之后,修为便一天天恢复回来。

    下到平地后,他吃了几块干粮灌了几口酒拍拍肚皮上路了。

    他刚走几里地,突然前方传来阵阵的咆哮声,由于距离相隔太远,听不清声音那些人在咆哮什么。

    难道前面有部落啥的?哇咔咔,捞金子去咯。这厮果断隐身催动疾风步,顺着传来声音的方向飞快奔去。

    “锵锵……”

    “弟兄们,杀啊,杀死这些蛮子。”

    声音明朗起来了,是两方交战声。袁大少爷找了个角度好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两方人厮杀。

    党项国的士兵个个很是骁勇善战,隋兵人数虽多,但两个砍一个也不够人家砍。而且这些党项兵穿着简单,除了把刀,连盔甲都没有。

    这时,袁大少爷才注意到下方的石块后面同样也藏着一个人,这人一身青衣道袍,年纪不大,十六七岁左右,满脸大汗,应该是紧张亦或者吓出来的汗,毕竟一般人见到这大场面的厮杀都会害怕。

    嘿嘿…

    某人见这小道士背上贴着张符,猜测是隐身符,他又种前去揭掉那隐身符的想法。最后还是没有行动,这战场上,一不小心就会死人,这种玩笑还是不开为好。

    于是,他捡了块石子扔在小道士背上。

    “哎哟。”小道士被吓的跳了起来,往四周一看,没人,挠挠头又趴了下去。

    “呵哈哈……”

    这货太坏了,把嘴凑到小道士耳边,故意学鬼叫吓小道士。

    “鬼…鬼呀…”

    小道士拔腿就跑,没跑几步又折返回来,原因是铺天盖顶的弓箭射了过来,他要是不回来石头这藏着,不被射成刺猬才怪呢!

    当他看到也些弓箭射到一个地方被弹回来时,他又想跑。他可是看清楚的,那地方明明什么都没有,但弓箭却不能穿透,这八成是遇上老妖怪了。

    如果袁大少爷知道被人家想成是老妖怪的话,肯定会把小道士背上的符纸揭掉。

    “妖怪,你别过来,我师父可是大名鼎鼎的捉妖师王知远,你最好别惹我。”小道士朝着空气叫嚣着。

    袁大少爷以为听错了,现出身来。“你说你师父叫谁来着?”

    “叫王知远。哼哼,怕了吧?我师父可是很有名的,大家都叫他王真人。”小道士刚想冒头摆摆架子,结果被落下来的箭下的赶紧趴了回去。

    某人戚了一声,“厉害个屁,难道你师父没有跟你说过大隋第一方士是谁吗?”

    “没有,是谁?”小道士好奇的问。

    袁大少爷拍了拍胸膛,“大隋第一方士,第二勇士,最强谋士诸葛光。”

    “诸葛光?你确定不是诸葛亮?”小道士疑问道!

    某大少爷仰头四十五度角望天,“当然不是,诸葛光是诸葛亮的后人,也是唯一传承《诸葛神机》这本书的人。而这个诸葛光,便是你眼前的我。”

    t隋朝地图真踏马的难找,就这地图名称花了几个钟修修改改,最后一咬牙,就选当州。没办法,大隋的时候巴蜀没现在大,很多州郡都是领国的,如有不正确的,望见谅。